芳心苦.20.胡歌羌笛绵延绝(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茉颜莞尔一笑,果然对自己最为温柔的永远是玉大哥和五弟邱浩泽,不会是自己的良人---邱宇然。

    玉手接过所有东西,轻轻执起笔来写着,玉堂也趁着这个功夫坐到了茉颜的榻边。

    “那个牛的计划成功了?”

    玉堂笑着看了看茉颜递过来的纸,轻轻颔首,很是满意的看了茉颜一眼,“成功了,很是成功,我听你的让齐老组织了这附近所有的牛群,将它们全全带了回来。趁着沙塞军队最为松懈的时候,我偷偷驾马来此,与齐老一同每一只牛上都拴好一撮烧着的稻草。”

    茉颜听着,脑海中想象着话中场景,时不时的微笑或轻轻点头,示意玉堂接着说下去。

    “果不其然,当那些牛尾巴上的稻草烧到它们的股时,它们便如同疯了一般横冲直撞。齐老和我趁着夜深人静,将沙塞所有食粮聚到一起,将喝醉的沙塞士兵围了个紧。到处乱窜的牛群果不其然就是以那烧着的尾巴无意间点燃了所有稻草,整个沙塞军队都陷入了火海中,除了一个我特意留着的人进去报告况。”

    玉堂一提,茉颜就想起来了当时确实是有一个人匆匆进来报告,也就是那个人,才帮助自己逃离狼口,玉大哥真的是帮助自己将原本的计划好好的完善了一番...可是分明记得自己被上官抓着威胁玉大哥了,自己不甘愿成为玉大哥的累赘咬舌自尽了,那上官呢?

    看着茉颜充满疑惑的眼,还不等茉颜提笔写字,玉堂便缓缓道:“后来,我想你也是记得的,我从你昏后说起吧。”

    茉颜点点头,玉堂便接着道:“邱宇然不知怎的突然出现在上官面前,上官一时间没有料到,有些乱了阵脚,还有就是你的咬舌举动彻底震撼了上官,令他紧抱着你的手不住松了许多。”

    也许是一口气说了太多的话,玉堂的唇有些干了,茉颜很懂察言观色之理,便贴心的为他倒了一杯茶水。

    玉堂轻轻接过那杯水,喝了一口,接着道:“邱宇然本是想要和上官最后一战,可是火中哀嚎的沙塞士兵上官也是不得不管的,于是邱宇然背水一战,向上官开出了一个交换条件,也就是以你交换十万沙塞士兵。”

    茉颜瞪大的眼中写满不可置信,也写满了惋惜和微微的悲痛。

    以自己换十万大军?这个条件是不是对上官有些太好了?

    “但你想不到,上官起初竟然没有答应。最后还是火中的士兵苦苦哀求,上官才算是答应的。”

    竟然没有答应?上官又在想什么,自己还有什么可以让他利用的地方...

    茉颜执起笔,在纸上娟娟写道:那岂不是便宜了上官?

    玉堂看着跃于纸上的娟娟小字温温一笑,轻轻摆了摆首,“此言差矣,由于上官决定过迟,十万大军已有超过四成烧伤,剩下的,多少也是吸入了过量的烟尘,想必,兵力大减,这还要多亏你的计谋啊。”

    十分诚恳的夸赞,令茉颜的双颊微微泛红,竟然忘记了理应的推脱之词。

    “颜儿,有件事,玉大哥还是必须要同你说的。”

    茉颜抬眼看着玉堂,仿若清泉漾的眼眸满满的疑惑。

    玉堂险些就要被那汪清泉吸了进去,幸好念力极高的他没有受到影响,接着道:“父皇...可能还是会请你回国一遭。”

    也是才收到的十万火急军书,父皇得知捷报后竟然还是要求茉颜一同返回,否则还是要请水影宫做掉茉颜。想想前后利弊,玉堂还是选择将茉颜带回去,至少,这样自己还可以保护着她,总比放她会萧国遭人暗算来得好。

    “休想!”一只俊黑的靴迈了进来,帐门一掀,一张俊脸就呈现在自己眼前。

    他是绝对不会许自己的妻子让别人裁决的,本来就是想去除茉颜心中的愧疚即可,怎料着渝国君主太过纠缠,真是越想越过分。

    玉堂见邱宇然进来了,忙起,放下手中的茶杯,道:“邱兄,你有所不知...”

    一只手抬起,隔着咫尺的距离,却还是理所当然的堵住了玉堂接下来的话,邱宇然深款款的看了眼茉颜,淡淡道:“本王说,不想你去,那么你的选择是?”

    茉颜没有想到邱宇然会征询自己的意见,也不知道邱宇然在门口有多久,只知道自己心田是甜甜的,心海是暖暖的,这是第一次切实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在乎,真的是好想答应他,就这样抛开一切同他回到萧国,但,事终究还是要有一个了结的,这件因为自己而起的一连串之间也是必须解决的。这一次,对不起....

    茉颜拿起轻于鸿毛的笔,却是切实的感到了执笔如投石的沉重之感,艰难的在纸上写着无奈的选择。

    其实早已经知道她的选择了不是吗,可是还是想知道她亲口的选择,结果还是一样...

    忍住心里的失望,看着茉颜的憔悴模样。

    邱宇然紧紧攥住那张纸,有些压抑着道:“要不要我同你一起去。”

    茉颜摇了摇头,没有写原因。

    邱宇然轻轻点点头,上前轻轻抚了抚茉颜的头,有些心痛的看了看茉颜的唇,其实茉颜明白,他是在担心自己的舌。

    邱宇然好想将她绑在自己的边,他还记得独自在府中抱着熙熙游在柑香亭中的苦涩,她一定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想她...

    就在邱宇然到深处,突然收回自己停留在茉颜头上的手,转过去,淡淡道:“那我在府中等你,这一次,绝对不能再受伤了。”

    说完,邱宇然一边掀着帐门一边缓缓道:“玉兄,有劳费心了,请你保护她。”

    音落,他已经不在两人视线之内了,屋内的他们,只能听见回在天空的嘚嘚儿声,和马上人儿吹着的羌笛,唱着的胡歌....

    茉颜是惊异的,她从来不知道他竟然会胡歌与羌笛,也不知道他竟然会将对自己的依恋与想念表现在这异国的曲中。

    就算对沙塞乐曲一窍不通,但是茉颜依旧能感受得到邱宇然的苦涩。

    绵绵长长的歌声,久久没有散去,纵然是马儿奔跑的声音消失,这歌声与笛声都没有舍得离去,环绕在茉颜的周围不肯断绝,就如同他对她的,绵绵无绝期...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