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18.胡歌羌笛绵延绝(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我可是怎么了?”帐门外,温温的声音那般熟悉。

    上官虽是想到玉堂没有死,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已经恢复回来了。

    看着不远处的茉颜,一时间不知怎么办才好,这一次,真的就这样毁在一个女人手里吗?

    不!他不甘!也不愿!

    鹰眼轻轻眯着,浓眉之间好像平添了一抹淡淡的忧愁,与这张飞扬跋扈的脸极为不符,茉颜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小小的变化,一心扑在门外的玉大哥上。

    上官见茉颜从始至终的清眸都是没有看向自己一次,除了自己胁迫她直视自己,她好像都是愿意无视自己的,本来还是对茉颜有些耐的上官在要败的只一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索上前一只手提起茉颜,抓住茉颜的后衣领就往外走着,而旁的小厮也是极为识相的撩着帐门。

    看见了那一抹白,茉颜心中的大石才算是落了下来,只是那白衣上还残余着他与上官决战时触目惊心的斑斑血迹,令茉颜看着极为不舒服。

    “哼,想不到渝国太子爷竟然也是这样的卑鄙小人。”上官一手提着茉颜,一手抚着自己的宝刀,好像随时就要让刀出鞘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玉堂万年不变的是那浅浅的笑意,温柔的注释着茉颜,好像在说:不要害怕,有我在。

    齐文中从后面缓缓走上来,手里拽着一根绳子,好像在费力的拖着什么。

    “齐老,我来就可以了!”一位士兵见齐老行动不便,便上前搭了一把手。

    “那这位不更是可汗你的卑鄙所在吗?”淡淡的语气,可是却让人感觉到其中的轻蔑,玉堂见沙塞线人带到后,一只手指着齐老拽来的渝军叛兵。

    竟然有线人?怪不得,一般出战不会要十万大军,而沙塞一出场就派了十万大军,而且是御驾亲征...

    茉颜揉了揉有些困意的眼,想要将自己军队中的叛兵看个清楚,却是发现...他,是那个出口讽刺自己最欢的那个人。

    “不得不说,很是佩服可汗的,竟然派了这样一个‘军’的人在我渝军之中,口口声声辱骂着出了叛国之计的茉颜的他,怎么可能会被人怀疑呢?”

    玉堂走到抓来的线人旁,半蹲着直视这位叛兵,好像是想要看出一些什么,却又是感觉不屑看。

    而这位叛兵,一直在渝国生活多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栽在一个还没有自己年纪大的玉堂手里,自己在渝国生活多年,为的就是可以替沙塞出一份力,没有想到...

    “知道我是如何发现你的吗?”玉堂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目光之中却是透露着微微凶意。

    线人从没有想过温柔太子竟会有如此气势,一时间整个体都不自觉的抖动起来。

    玉堂一只手轻轻搭上线人的肩,淡淡道:“因为你太过偏激,你一定想不到,你越是偏激,却越是容易暴露。”

    自己一心想要为自己洗脱线人罪名所安排的军士兵形象竟然是自己致命马脚所在?

    上官并不知道线人竟然那是他,只是知道是有位线人被自己的父王在幼年之时就安插到渝国了,但是从没有见过他...想不到就是他,那个自己差点杀掉的出言伤人的他。

    上官见着自己的士兵全全被大火包围,而四万渝军精神抖擞的站在玉堂后准备随时待命,就知道自己这一仗,输了,输得彻底。

    “孤,输了。”纵然很是不愿意承认,但是男子汉大丈夫,有输有赢,拿得起放得下,上官有些佩服的对着玉堂道。

    茉颜没有想过这样的跋扈可汗竟然会认输,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如今,确实是应当对这位可汗另眼相看了。

    “既然如此,还请可汗放人!”玉堂上的伤只是包扎了一下,仅仅休息一会儿就辗转来到沙塞军营,路上的颠簸已经让伤口绷开,现在说的每一句话更是扯动着伤口,分外痛苦,脸色自然也是有些苍白的。

    上官明知玉堂所指手中的茉颜,可是还是装傻左瞧右看寻找着,“孤并没有锢人啊,你说的是谁?”

    玉堂脸上的笑有些僵硬,冷冷道:“可汗手上之人。”

    上官恍然大悟的看着茉颜,意味深长道:“哦~原来太子说的是她啊,孤的虞美人,怎么,太子要她做什么?”

    “她并不是可汗的虞美人,而是的妹妹。”玉堂的没有大怒,自己现在一定不能轻举妄动,好言道。

    上官不薄的唇扬起一个弧度,像是听到了什么新鲜之事,道:“据孤王所知,她并非出皇室。”

    据报,她是齐文中的二女儿才是...

    齐文中移动着老步,走到玉堂侧边,低声说着,“太子,他并不知道若箫是茉颜。”

    玉堂闻言,笑意更深,没有想到这个沙塞的一国之君,竟然连最基础的报都没有得到。

    “你并不知道的一些事,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可汗,放人吧。”玉堂脸上的笑意这下全无,一本正经的看着上官,眼神第一次变得犀利异常。

    茉颜见过少年的玉大哥,见过颓废的玉大哥,见过潇洒的玉大哥,这样久经沙场一副老将模样的玉大哥,还是第一次见。

    上官也是发觉到玉堂很是紧张茉颜,便改提着茉颜为掐着茉颜的脖子,喝道:“若是想要得到她,就和孤单挑,不然,就给孤让出一条路来!”

    玉堂看着呼吸困难的茉颜,完全忘记了自己上的伤势,一个跨步就要上前与其单挑。

    说时迟,那时快,齐文中比他先一步拦住他,如实道:“太子,为了渝国百姓,请不要冲动。”

    该死,又是百姓,国家,为什么一定要拿这些枷锁捆绑住自己,令自己连最为疼的人都救不了...

    眼见茉颜呼吸更为困难,玉堂管不了那么多,再多的百姓不能抵过一个茉颜,就是自己葬于此,自己也是一定要将茉颜救出来的。

    看着玉大哥再一次准备上前,茉颜绽放了一个绝美的笑颜,伴着月光,缀着星光,在夜空之下口中的两排玉齿狠狠咬住了舌头,一丝鲜血顺着上扬的嘴角流出。夜风吹散的发,飘忽不定的摇曳在唇角,与鲜血混在一起,让人分不清月光下那女人嘴边的究竟是血还是发...

    玉堂见到这样场面,脚步好像被生生定在了土地之上,竟是一步也移不开了,只能惊异的看着绝美的茉颜。

    手上的湿润让上官一时之间也慌了阵脚,自己本来只是料定玉堂的伤势未好,想要以挟持茉颜为由带着她逃回皇宫的,没有想到这弱女子为了口中的玉大哥竟然咬舌自我了断。

    粗手像是被烙铁烫过,猛地松开掐在茉颜颈上的手,将茉颜顺势揽在怀中,一边使劲拍打着茉颜的脸,一边紧张道:“你不能死!绝对不能!”

    “我...我死不死...与...你...无,咳咳...”茉颜舌尖的痛接踵而来,每说一字血就流出来一些,一次比一次多,却还是坚持道:“无...无...关...”

    玉堂不敢再靠前,深怕茉颜又一次咬住自己的舌,只能在原地拔出腰间长剑,温温看着茉颜,“若是你死,玉大哥也不会苟活。”

    茉颜摇摇头,她绝对不会让玉大哥同自己陪葬,还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远边缓缓走来一个玄衣男子,冷冷道:“你,不要再说话。”

    很明显,这一句是对着茉颜所言。

    接着则是玄衣男子更为冰冷的声音道:“你,放开她。”这一句,明显是对着上官而言。

    熟悉的影,熟悉的声音,他,终究还是来了...茉颜嘴角挂起暖暖笑意,昏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