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12.英姿飒爽犹酣战(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出东升,同样的天空下,看着出的人确实有着不同的心境。

    昨夜的那餐,说不定是最后的一餐了,茉颜还记得饭桌之上那诡秘的气氛...或许,齐馨姐也是知道了吧...

    茉颜转看了看仍在酣睡的齐馨姐,月眉弯弯,走到香台拔下**香。

    多亏了睡前找爹爹要的**香,不然齐馨姐很是有可能阻止自己前去战场的。

    没有留恋,只有狠绝的转,只留下房里还在酣睡的齐馨,脸上流出两行清泪。

    换上男装的茉颜手持缰绳,威风凛凛的跨坐在骏马上,颇有大将之风。

    “太子爷,还用等皇上吗?”上前一个将士,行了一个军礼,问着玉堂

    玉堂意味深长的看着城门,终究还是道:“不必了,启程!”

    “等一下,等一下~”一抹黄色影越靠越近,手举着一壶酒慢慢跑过来。

    玉堂拧着俊眉看着越来越近的影,冷喝道:“雪儿,你来做什么!不要胡闹!”

    众将士纷纷下马行跪礼,恭敬道:“参见公主。”

    玉堂雪左闪右避地躲过了众人,直奔到玉堂边,撒道:“哥哥,你在战场上一定要万事小心啊,雪儿等着哥哥回来给雪儿过诞辰。”

    玉堂的摸摸玉堂雪的头,道:“知道了,哥哥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小丫头,你也是一样啊,好好照顾自己和父皇。”

    玉堂雪筛豆似地使劲点头,将手中的酒壶举到玉堂眼前,笑着接着道:“哥哥,雪儿想为你斟上一杯饯行酒。”

    “好!”玉堂夺过酒一口气喝个精光。

    玉堂雪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将酒喝完后,将酒壶潇洒的摔在地上。那酒壶碰地的清脆声好似在告诉自己:哥哥,一定会胜利归来的。

    玉堂雪看着哥哥后的茉颜,黛眉皱了起来,小声道:“哥哥,你打仗的时候千万不要顾着那只狐狸精,免得丢了命。”

    玉堂知道雪儿说的是茉颜,心里有些不悦,正色道:“不得无礼。”

    玉堂雪又是狠狠的看着茉颜,将邱宇然的心勾走不算,现在竟然开始勾自己大哥的心,蓝影茉颜,沙场上,刀剑可是无眼的!

    茉颜默默的承受着玉堂雪投过来的狠目光,嘴角却是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反正自己早已经知道玉堂雪对自己的怨恨,早已经习以为常了,若是有朝一小丫头对自己笑脸相迎,那才是真正的古怪。

    可是,玉堂雪狠的目光不过两下眨眼的功夫就变得柔和起来,笑脸相对着茉颜,茉颜当下心里有些费解。

    “出发!”随着一白色军装的玉堂手中长剑直指苍穹,大军齐齐地出城向着远边进军着。

    行军之可谓真是度如年,茉颜一个女子亏得有爹爹与玉堂无微不至的照顾才得以适应。

    “还好吧?”路上休息时,玉堂总是下马走向自己,为自己递上一瓶清水,就如同现在这样。

    茉颜轻轻笑了笑,道:“还好啊,只怕,太子爷是不妙了。”

    玉堂见茉颜越来越深的笑意,很是不解的看着茉颜,想要听茉颜接着说下去。

    茉颜看着玉大哥充满渴求的眼,笑了笑,“玉大哥难不成没有发觉熊熊四万大军将士在注视着我们吗?”

    玉堂看过去,果然许多本是注视着自己的头纷纷低下,心里很是纳闷。

    “为什么关注我们?”

    “太子爷难道没有发觉对一个男子过于好了吗?”

    看着茉颜有些鬼灵精怪的眼,玉堂瞬间明白了茉颜所指,俊白的脸上霎时红了红。

    玉堂从不知道茉颜有这样鬼精灵的一面,一如茉颜从不知自己心中高大温柔的玉大哥有这样害羞的一面...

    “禀太子,还有一万米到达军营。”这尴尬的气氛,被一个刚从远边勘察好地形的将士打断了。

    玉堂轻轻颔首,道:“好!我们出发!马上就到了!”

    众将士果然纷纷上马赶路,丝毫不敢耽误,茉颜看着这样天生君王的玉大哥,心里陡升一种自豪感。

    是夜,浩势如虹的军队,果然到达边境的军营。

    “孩子,今夜好好睡吧,明,说不定就是一场酣战。”齐文中终于在玉堂之前来到茉颜边,语重心长道。

    茉颜淡淡笑,乖巧道:“爹爹才是,明一定要在军营里不要乱走动,茉颜一定会好好听太子吩咐的。”

    其实茉颜在军中担任的是军师一职,只是瘦弱的影在军中没有什么威信。

    齐文中担心道:“为父知道,可是你前去前线,一定要万事小心,刀剑可是无眼的。”

    茉颜轻轻搂住爹爹,道:“爹爹放心。”

    “来!都说酒壮怂人胆,今夜,大家小喝一杯!”

    远处,远离这温馨场面的,是众将士兴致勃勃的在喝壮胆酒...

    沙塞国。

    夜色深沉,上官站在冥河岸边,河水在月色映照下,波光盈闪,孤雁盘旋于其上翱翔。

    寂静的夜色之中,唯有他的黑色衣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就在这里,有一丝异声出现,是河水“哗啦”的声音,接着一个人影从河水中钻了出来。

    那人浑湿漉漉的,冷的打颤。洮河水极是汹涌,很难有人能够游得过来,何况又是秋凉之时,那河水极是冰凉。

    那人影上了岸边,抬头看到眼前的上官,慌忙跪了下来。

    上官早就算准玉堂在今夜驻扎,但是远望河对岸的军营,便知道此次大战,非同一般。

    “怎么样了!”上官第一次心里有些没有底,居高在上的看着地上跪着的暗探。

    “敌方戒备森严,但,据线人提供线索,军师是一名瘦弱的男子,怕是不为大王所忧虑。”

    军师是瘦弱的男子?哼!什么军师,一定要你渝国好看!

    上官眼色一冷,这算什么军...“回去吧!”

    翌,在渝国与沙塞的边境之上,战鼓声声惊梦,怂恿着每个战士的报国之心。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