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11.困难降临时请记得有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黄昏已过,夜幕降临。

    “齐馨姐~”才进齐府,就看见齐馨正在收拾晾晒的草药,茉颜就一个箭步冲上前抱住那抹橘黄影。

    还是一样的药香,淡淡的,却是很清香,此刻充溢在茉颜的鼻翼之间。

    齐馨被这一抱弄得有些傻眼,但是看见随后进来的爹爹和太子一脸的温笑,就明白怀中的人儿真的是若箫,便也很是激动道:“若...若箫吗?”

    茉颜抬抬头,笑着道:“是,是若箫回来了。齐馨姐,若箫对不起你...”茉颜说着眼眶就红了。

    齐馨莞尔笑笑,温柔道:“你这丫头,不是说最不喜欢别人哭吗?怎么自己倒是哭了...什么对不起啊,是姐姐对不起你才是,害你嫁给沙塞的蛮夷,如今又害你被皇上追捕。对了,皇上没有抓到你吧!”

    齐馨本是很温柔的说着,但是一提到皇上,眼睛却是露出浓浓的关心,深怕茉颜被捕,目光望着太子,希望得到答案。

    玉堂温温一笑,什么也没有说,注视着茉颜。

    茉颜轻轻摇头,道:“齐馨姐放心,皇上他没有捕我,我也还没有被他抓到。”

    齐馨自看见玉堂脸就是有些发红,方才玉堂的那抹笑,惹得脸儿更是如同那田间熟透的红苹果。

    齐文中苍老的声音又响起,“快些进屋吧,老夫我准备晚饭去了。”边说边迈着苍劲的步伐,一脸笑意的走着。

    齐馨这才回过来,垂首道:“见过太子。”说着还要向玉堂行礼。

    玉堂上前一步,扶起准备行礼的齐馨,温温道:“在这里,只有主客之分,毫无君臣之礼,也就免了吧。”

    茉颜也是走过来,挽住齐馨的一只胳膊道:“是啊,齐馨姐,玉大哥才不是那种高傲的太子爷呢。”

    齐馨惊异的看着两人,“玉大哥?你们很早就认识了吗?”

    玉堂笑了笑,看着茉颜没有回答。茉颜则是点点头,诚实道:“是啊,很早就认识了,可以说是十几年前就认识了。”

    怪不得,怪不得高高在上的太子爷竟然会来自己府上...

    齐馨眼神瞬间黯淡下来,垂首没有再开口。

    玉堂看着垂首的齐馨,以为是自己在场带来不便,也就识趣道:“你们俩个姐们聊着,我先去看看齐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

    留下一个温柔的笑,也是走向了厨房。

    茉颜觉得方才开始齐馨姐就是有些不对劲了,一听自己说和玉大哥认识后就更是一副不对劲,自己说错什么了吗?

    抱着困惑,茉颜将齐馨拉到一边的石凳坐下,关心道:“齐馨姐,你有没有事啊?”

    齐馨抬起头,轻轻一笑,摇着头道:“没有事啊,为什么这么问。”

    或许是有心事不想告诉自己吧...茉颜很是体贴的没有继续问下去,道:“没什么,对了,齐馨姐,家里的佣人呢?”

    自打进府后,就是没有看见一个丫鬟仆人的踪影,按理说应该是不可能的事啊...

    齐馨有些勉强的笑了笑,“啊...她们啊,爹爹准许她们回家放假了。”

    齐馨姐眼睛里闪乎不定的东西被茉颜看得一清二楚,茉颜握住齐馨的手,正色道:“齐馨姐,你老实说,是不是皇上将那些人赶走了?”

    齐馨一愣,没有想到茉颜竟然如此聪慧,一猜即中,但是自己是绝对不会将事告诉茉颜的。

    齐馨拍了拍茉颜的肩,“怎么会呢,你多想啦,真的是爹爹放她们假。对了,你渴不渴?我去沏一壶茶来。”

    说着,莲步轻移,不动风声的走远了。

    而石凳上的茉颜,藏在衣袖中的双手更是握的紧,手掌上竟然渗出一些些血,但是手上的痛却是敌不过心里的痛与愧疚...都是因为自己,好好的齐府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竟然连一个下人都没有...

    手轻轻被人拿起,茉颜吃惊的看着来人,眼前竟是玉堂一脸不改的淡淡笑意。

    “玉大哥?”

    不是说去厨房帮忙吗,怎么会在这里?

    将茉颜的吃惊尽收眼底,玉堂眼中的笑意更深,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摊开茉颜的手掌,从玉瓶中倒出一些白色的粉末在茉颜血迹斑斑的双手,温柔道:“你一个女子,竟然这么不疼惜自己?”语气中不知是生气还是一些别的。

    茉颜很少犯傻,但是面对玉大哥的温柔,好像每次自己都像一个出糗的存在,于是憨憨道:“没有啊,不知不觉就...”

    玉堂仔细的看着茉颜的手,好在自己出现的及时,不然一定会留疤的。

    轻轻坐在茉颜的边,看着远边的月亮,道:“对不起,我没有能力制止这件事。”

    “玉大哥...”茉颜从没有责怪别人,只是怪自己为什么会引出这么多事来。

    “不要内疚了,其实,我们也是有错的。如果我早一些认出你来,你就不会嫁到沙塞;如果我在认出你来的时候就把你带走,也许事就会不一样了;如果我...”

    “够了!玉大哥,你不要这样说了!”茉颜的心狠狠的被刺痛,她没有想过别人竟然都是将责任推到自己上的。

    玉堂没有想到茉颜反应竟会如此之大,转过头来看着茉颜。茉颜也是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脸颊有些泛红,结巴道:“那,那个,我是说,玉大哥,你你,不要这样。是茉颜的错才是。”

    玉堂轻轻摸摸茉颜的额头,道:“大家都是害怕你会自责明白吗?不要让关心你的大家担心了,好吗?”

    茉颜觉得鼻尖好像有些酸楚,“我明白,但是,你们也不要这样将罪责都推到自己上好不好?”

    齐文中不知何时也已经走到两人不远处,道:“好,这件事,就让它随风而去,眼下关键是如何解决。”

    玉堂点点头,道:“齐老所言极是,我们是该好好打算了。”

    躲在墙角手里拿着一壶茶的齐馨眼眶通红,擦了擦眼中泪水,暗骂自己一声,走了出来,道:“好,算我一份。”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