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10.针锋相对得允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你当真想要保护她?”玉祁清一脸正色,龙靴轻轻向前移动了一点,严肃地问着茉颜旁的玉堂

    茉颜也是很紧张的微微侧首看着玉堂,心里也是很不希望自己牵连他的。

    玉堂上前一步,双手作揖,稳稳道来:“是,本太子决定...”

    “茉颜甘愿陪同太子上战场!”不想陷玉大哥于水火之中,茉颜打断了玉堂未说完的话。

    玉堂侧首不解的看着茉颜,茉颜却也是微微一笑带过,希望玉祁清可以答应。

    玉祁清这才好好打量了一眼茉颜,这头发未束的女子,竟然说要去沙场征战,真是天下奇闻,更不可思议的是,她正是挑开两国战乱的红颜祸水...

    玉祁清看着茉颜的眼睛越来越深邃,直到突然说了一句:“哦?你真的想如此?可是孤没有说要太子去征战啊...”

    玉堂雪满意的看了看父皇,挑衅的眼微微上挑,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看着茉颜。

    一直没有说话的玉堂缓缓道:“父皇,儿臣方才想说的正是本太子决定亲自带兵迎战沙塞。”

    不言而喻的默契,玉堂雪见了真是有些牙痒痒,想不到自己的大哥竟然真的会护着这个宇王妃!

    玉堂雪本是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见父皇紧紧锁住的白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终于还只是在一旁站着,没有开口。

    说茉颜没有害怕是万万不能的,虽然茉颜天冷淡,对生死也是没有惧怕的,但是她对于边的人的生死是很在乎的。

    朝堂上的氛围一下就紧张起来,所有的大臣一时间都不知如何是好,但看着皇上紧皱的眉和充满杀意的眼,早就已经招架不住,有些担忧的看着太子玉堂和跪在大上的白衣披头散发的女子。

    这时候,众臣之中上前一位老者,正是茉颜的义父齐文中,苍老的脸更是苍白了不少,令茉颜有些心痛,小声念着:爹爹...

    齐文中也是有些心痛的看了一眼茉颜,接着上前奏请:“老臣也是愿意追随太子远赴战场,救治患者。”

    玉祁清本来就是有些发黑的脸更是黑得更深,而堂上的所有大臣更是为齐文中捏了一把汗。这蓝影茉颜本来是他的女儿齐若箫,如今突然成为宇王妃,还引起两国战乱。若不是皇上网开一面,他这老骨头早就烂在荒郊野外了...

    茉颜也是没有想到义父竟然为了自己做到如此,本来义父救了自己一命自己无以为报不说,现在竟还要义父跟着自己受苦,一时间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开始蔓延。

    就在这静谧到诡异的气氛中,玉祁清突然解开紧皱的眉,大笑道:“哈哈哈,好好好,就要你们一同前往,但是,生死就有命了。”

    说完一挥袍袖,站起来,铿锵有力的说了句“退朝!”后,也就是离开了。

    而堂下的三人,齐纷纷的对着那远去的黄影道:“谢主隆恩。”

    “若箫~”齐文中看见茉颜就忍不住叫道,茉颜却是垂首不敢面对老人家。

    “对不起,爹爹,都是若箫连累了你。”茉颜一直低着头走到齐文中面前,就是不敢抬眼与老人家对视。

    齐文中苍老的手握住茉颜藏在衣袖中的手,捋了捋茉颜的发,关怀道:“傻孩子,爹爹怎么会怪你呢?爹爹还要高兴你恢复记忆呢。”

    茉颜闻声抬头,双眼却是早已泪眼婆娑,抱住爹爹,哽咽着:“爹爹...”

    “好了,傻孩子,没有一个爹爹会责怪儿女的,快些回家吧,你齐馨姐很是挂念你,就怕你出事。”

    茉颜点点头,擦了擦泪水,道:“好。”

    玉堂则是轻轻拍了拍茉颜的肩,不敢正视茉颜的眼,转准备离开。

    茉颜肩上的温暖稍纵即逝,松开抱在齐文中腰间的手,转道:“玉大哥,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玉堂果然闻声一滞,站在原地不动,却也没有转看着茉颜。

    齐文中早就看出两人的关系不简单,尤其是太子看着若箫的眼神,那般温柔至极...齐文中笑着看着两人,识趣地先行出去了。

    “玉大哥,那天,你没事吧?”茉颜走上前去,笑意盈盈道。

    玉堂仍是不好意思直视茉颜,没有说什么,抬脚又是准备离开。

    茉颜的动作比思维更快,才看见玉堂微微抬脚,就已经挡在玉堂前面了。“我知道那天玉大哥你喝醉了,茉颜真的不介意。”

    玉堂更是觉得十分愧疚,却又是不能推开茉颜,只能低头歉意道:“对不起。”

    茉颜从没有见过如此紧张的玉大哥,轻轻掩笑,淡淡道:“茉颜从来没有责怪过玉大哥。那玉大哥也就不要一直对那件事耿耿于怀了。”

    玉堂一向是以理为重的,那夜,却是醉酒又加上气氛所致,竟然轻薄了茉颜,一时间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茉颜看着玉堂紧紧锁住的英眉就知道他还是无法原谅自己,便接着道:“玉大哥,你就当做是茉颜对你的谢礼好不好,就当做是你就了两次茉颜的谢礼就好了。致以你最诚挚的祝福之吻,可以吗?”

    玉堂终于抬眼看着茉颜了,眼睛里充溢着不可思议...

    这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啊,分明是自己轻薄于她,可是她竟然为自己找借口开脱,现在还找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让自己不再自责...

    看着玉堂有些深邃的眼,茉颜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解开了玉堂心里的纠结所在了,便开心的笑笑,接着道:“茉颜决定在出战前在齐府过夜,太子陛下要不要来吃践行饭?”

    终于看见茉颜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纯真的笑,玉堂绪也随着这抹笑完全好转,道:“好,既然你这么诚恳的邀请,本太子可以赏脸一去。”

    茉颜不顾形象的笑得更是欢,弯弯如月牙的眼看着玉堂

    玉堂却突然皱眉,一脸嫌弃道:“看你什么样子,明明是萧国宇王妃,却也是不梳妆,不束发,现在又大笑,就不怕吓到人?”

    茉颜更是不在乎道:“这不是更好?在沙场之上,就凭我这模样,就能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将沙塞大军吓个半死。”

    玉堂无奈的摇摇头,又似以往一样摸了摸茉颜的额头,宠溺道:“好了,快些过去吧,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

    茉颜看着那样的单凤眼,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同样拥有单凤眼的玄衣男子...

    倒在自己脚边的男子,你,现在好吗?是不是很是担心自己?...

    萧国,宇王府。

    “王爷,真的不找王妃?”康管家憋了很久,还是问了出来。

    邱宇然背对着他翻看着一些书册,道:“不必,她既然有胆量找人帮她出去,就一定有胆量活着回来。”

    康管家真是不知王爷的心思,明明很是担心王妃,却整天把自己困在这书房之中...

    但是那王妃也真是,竟然串通外人在王爷分心之时打昏王爷,私逃。那王爷生气也是有些理所当然了...

    邱宇然眼睛虽是没有离开书册,但心早已飘到了那抹白衣人儿边。

    无论你去哪里,一定要给我平安回来...

    其实邱宇然是了解茉颜的,知道茉颜一定会去渝国的,去渝国偿还自己所连累出的罪过。但邱宇然心里明白,若是她的这个心愿未了就将她硬带回来,她会恨自己的,与其如此,不如就不要将她带回来了,让她好好驰骋一番...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