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8.女扮男装巧出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红衣男子附耳在鬼面耳边小声说着什么,鬼面也就将怀里的茉颜放下了。

    前一刻还是笑意满盈的鬼面,听着红衣男子的窃语,笑意全无,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好像有什么很是重要的事

    茉颜看着鬼面离去的背影,紧绷的弦也是松了许多。莲步轻移,却看见红衣男子一脸冷的看着自己。

    茉颜一心想要逃出去,也就没有理会红衣男子,轻轻点头,就要越过男子,擦肩而过。

    “你也不是真心想做宫主夫人的对吧?”红衣男子突然在背后说道。

    茉颜先是一愣,待到明白红衣男子所指后,浅浅一笑,不温不火道:“是又怎么样。”

    红衣男子转,走到茉颜前,道:“留着你对宫主来说只是祸端,渝国君主要宫主抓到你,可是不知为什么宫主见你第一眼就要非你不娶,我也很是好奇为什么,但是好

    奇也不会容许你在这里多留一。”

    “那就把我送回去啊。”若是回家,茉颜求之不得。

    男子狠绝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哼了一声,接着道:“你当你自己是什么?准夫人吗?你以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我想你错了,我不会让宫主错下去,我要瞒着他将你送给

    渝国君主。”

    也许,这也是一个机会,一个偿还自己罪过的机会。

    “好,多谢你。”茉颜真挚的说着,清澈见底的眸看不出一丝虚假。

    送给渝国君主,非据为己有就是屠杀致死,眼前这个瘦弱的千金王妃真的是不害怕?红衣有些明白为什么宫主会非她不娶了。但是这也仅仅是欣赏,绝不会因为欣赏一个女子

    就会将水影宫命运葬送。

    “既然如此,还省我背你出去了。”红衣还是一脸冰冷冷的样子,浑透着杀气。

    茉颜倒是很轻松的样子,不甚很雅的伸了个懒腰,道:“拿来吧。”

    红衣更是没有想到这王妃竟然知道自己已经准备好易容衣物,但惊异之余还是双手呈给茉颜。

    茉颜当真还要感谢这一个一心为主的杀手,若不是他,自己还没有办法逃脱出去了。几句之间,茉颜已经在暗处将衣物换好,一同男子一样的红衣,腰间别着一把短短的匕

    首,挂着一块水影宫的腰牌,一脸的粗犷。想必这样的形象走出去,哪怕自己的爹爹也是不会认出来了。

    茉颜才迈出一小步,红衣便拦住自己,冷冷道:“注意步伐!”

    茉颜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男子,便轻轻咳了一声,将玉足尽量向外撇开,呈倒八字状,大步走着。

    红衣满意的看了一眼茉颜,却还是没有一丝笑意,“一会儿,腰间的腰牌一定要放到正确的位置,跟着我就好了。”

    茉颜一直一位腰牌只是出入时供检查的凭据,可看红衣这般紧张,就说明腰牌不简单。

    一扇小小的门,在这水影宫里可谓随处可见,若不是细细看它上面的小孔,定是发觉不出它的不同的。

    “这是出口。”红衣瞻前顾后看着有无人经过的同时,还不忘对茉颜解释着。

    怎么可能?这不就是鬼面寝室的后门?

    红衣当然知道茉颜一定会不可置信,接着解释道:“若是不知道出宫密道的人断然推开门进入的是念白;但若是宫主和我们近卫军出入,用腰间腰牌,就会打开另一扇门。

    ”

    好狡猾的鬼面,知道自己的份地位在这水影宫极为高贵,便就将出入口设置在自己寝宫后门。这样,定然是不会有人察觉到的...

    红衣知道时间所剩不多,也就将自己腰牌拿出,竖着插到了门缝之中,轻轻滑动了三个来回,门外好像有什么吸引力,人晃眼间就不见了。

    已经出去的红衣在门外说:“看清楚了,就赶紧照做,不然一会儿宫主发现事不对派人找你,那就前功尽弃了!”

    茉颜看着不远处的晷,耳边好像有个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心里有些紧张,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可是那腰牌却怎么也插不进去,一时间更是香汗满淋。

    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已经到自己前了,茉颜却怎么也出不去,手里的腰牌也是有些颤抖的。

    “寒玉,你怎么在这里?还有两个时辰就到宫主大婚了,喝两杯吧!”另一个红衣男子拍着茉颜的肩,醉醺醺的说着。

    茉颜嘿嘿的笑了笑,粗着嗓子说:“你先进去吧,宫主要我出去办点事。”

    红衣男又是更重的拍了两下,道:“好好好,快点回来,别耽误正事儿。”

    茉颜学着他的样子,憨憨的点了点头,道:“知道。”

    红衣男这才放心的将手收回来,转准备离开了。

    茉颜看着这样晃晃悠悠的背影,心里更是紧张。眼中的红衣男还没有走出两步,突然又回过头来,惊得茉颜打了一个寒噤。

    “寒玉,上有够香,下回带我一起去啊!”

    茉颜尴尬的呵呵笑出声,“好啊!”

    红衣男摆了摆手,“去吧去吧,赶紧回来。”

    红衣男这才真真正正的离开了,茉颜擦了擦额头汗水,继续着方才未完的工程。将腰牌放到门缝中,来回滑动三次,门未开,却是已经在门外了。

    茉颜还没有惊叹出这门的神奇,鼻子就觉得有些难受,是呛水的感觉!

    红衣自小就习水,也就是在水中憋了这么久也是没有大碍,可是茉颜不同,自四岁掉入冰窟后,再也没有接近冰的胆量,再加上几月前掉入过河流、瀑布中,更是对水产生一种惧怕节。

    红衣游了过去,一手将茉颜抱起,一手捂住茉颜的口鼻,奋力的向岸上游去,心里却是暗喜:幸亏你不习水,不然眼睛就要被剜出来了...

    水影宫老宫主创宫时便有所规定,出入口可以是在特殊况供宫主及近卫军以外的人出入,但是,他一定不能看见入口的位置!也就是说,若是茉颜此刻没有昏过去,红衣是要将她的眼剜去的。

    红衣将她放到岸边,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茉颜,还是没有依恋,冷冷的决然离开了。

    就在红衣走后不久,一位少女上前,诧异的看了一眼昏迷的茉颜。由于水的关系,茉颜脸上的易容妆容早已褪去,少女看见的是真实的茉颜的清丽容颜。

    少女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眼中透着怒气,冷冷的看着茉颜。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