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7.水晶般透明的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准夫人,你觉得这个颜色好还是这个颜色好?”一个长相乖巧的小丫鬟手里拿着两种不同深度的红帕,问着茉颜。

    茉颜被点了哑,说不出来话,但是眼睛还是可以受自己控制的,不想看见这些忙里忙外为自己明“婚礼”不可开交的人,也就闭上双眼。

    “准夫人,你不要这样,宫主他看见了肯定是要责罚我们的。”小丫鬟已经是有些哭腔了,跪在地上就不肯起来。

    “准夫人...”水晶宫中所有的丫鬟全部跪了下来,场面很是壮观。

    茉颜心里也不是滋味,迫于无奈睁开了眼,想让这些人起来可是口不能说不能动...

    “你们惹准夫人生气了?”温温悠悠的慵懒声音在那张鬼面具下飘了出来,好似又是能看见那张笑脸。

    各位丫鬟更是哭腔更深,觉得很是冤枉,“奴婢们只是想问准夫人喜欢什么颜色的红,可是准夫人并不配合...”

    鬼面唯一露在外面的眼,慵懒而深附笑意,充满邪魅的磁音道:“本宫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丫鬟们一齐说着,很是规整的转离开。

    鬼面解开了茉颜的上各处大,眼睛紧紧盯住茉颜,“你是想做我的夫人呢,还是想做渝国皇上的俘虏?”

    “我宁愿做渝国皇上的俘虏。”茉颜没有看鬼面,实话实说。

    鬼面轻轻扳过茉颜的脸,道:“宇王妃,与萧国宇王爷有名无实,想不到竟然对渝国皇上有所感觉?竟然喜欢一个大叔?”

    茉颜不痛不痒,依旧是淡淡道:“总比喜欢一个鬼脸人来得好。”

    鬼面的眼又是上扬不少,笑意不减道:“是么,可是怎么办呢?你可是鬼脸人未来的夫人。”

    茉颜终于转过头来直视鬼面,语气中夹带一些怒气,“堂堂水影宫宫主也可以言而无信?”

    鬼面那幽黑的凤眸,如同墨玉般的眸,眼底燃烧着火,带着一丝探究,好似要望到她的灵魂里去。

    “我只是言明事实,只是要夫人选择,却没有说一定要尊重夫人所选。”

    茉颜当下有些气急,不知该说些什么,瘦弱的肩剧烈的抖动着。

    “当然,夫人也不必心急,距离大婚还有五个时辰。”

    “你不是说明吗?”如果时间多一些,说不定自己可以逃出去的。

    鬼面指了指远处的晷,道:“夫人可自己看啊。忘了告诉夫人,水影宫中夜如昼,是分不清夜的。好了,本宫主不会再封你道,你可以自相走动,开始准备吧。”

    看着鬼面离去的背影,茉颜觉得安心许多,只要与他在一起,就觉得自己不由己,很有可能就变成他的人,很是危险。

    “夫人,要不要试妆?”小丫鬟们又回来了,纷纷拿着方才自己没有表态的东西。

    茉颜左思右想,深知自己是不会背叛邱宇然的,自己的一颗心,全然已经早邱宇然那的上,纵然是邱宇然骗了自己,也不会改变。当下做出了一个计谋。

    “一会儿再试,我现在想出去走走,你陪我去。”茉颜淡淡笑着,指着方才那乖巧的丫鬟道。

    乖巧的丫鬟有些不可置信,宫主才来了一会儿,就将准夫人的态度弄得大变,不愧是宫主啊,心里对宫主的慕又多了一层。但脚下还是乖巧的为准夫人领路。

    “夫人,您所居住的叫思箫,这边不远处就是宫主居住的念白...”

    好奇怪的名字...但是自己已经没有心思想这些了,勘察地形是真。

    “不过,很奇怪,宫主也是最近才取名的。”小丫鬟有些不解的自言自语,殊不知已经进入茉颜的耳中。

    “为什么?”

    小丫鬟显然是不知道茉颜竟然听见了,忙跪下,“准夫人恕罪,小蝶不应该议论宫主之事。”

    茉颜自觉的没有很可怕,但为什么这些丫头总是看见自己就跪呢,自己明明还没有说什么啊。

    茉颜亟亟扶起小蝶,笑容浅浅,道:“你叫小蝶?”

    小蝶垂首,道:“是,奴婢小蝶。”

    又是奴婢自称,茉颜好不容易将秋雨改了通透,如今又是需要听着奴婢长奴婢短的自称了,有些不自在。

    茉颜完全忘记了自己方才好奇的名,清眸温柔的看着小蝶,仿佛看着秋雨,“你是怎么到这里的呢?”

    小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和未来的夫人这般亲近,好似拉家常一般自在,顿时也是轻松不少,道:“奴婢是被宫主所救,十岁那年奴婢的家乡被一群山贼洗劫,奴婢侥幸存活,亏得宫主救了奴婢,将奴婢带回水影宫。”

    “那你知不知道进来的路?”茉颜相信这个小丫鬟是不会说谎的,从见到与自己一样的清眸开始就深信着。

    小蝶不明白为什么准夫人还是不愿意嫁给宫主,但还是诚实道:“进出的路只有宫主和宫主边的近卫军才会知道,我们这些低等奴婢是不会知道的。”

    最后一条路也生生被截断了,茉颜如今才是心如死灰,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可是看着小蝶那双有些思乡的眼,茉颜摸了摸小蝶的头,莞尔一笑,道:“无碍,以后若是宫主许夫人我出去,我一定会带上你的。”

    这夫人怎么一会儿想出去一会儿想留下的,让小蝶摸不着头脑,但是听夫人说要带自己出去,还是很高兴的。

    “谢过夫人。”

    “看样子你是决定做本宫主的夫人了?”又是慵懒之音,茉颜想也知道是鬼面。

    小蝶万万不料已经离开的宫主其实是一直跟在两人后的,有些慌张道:“见过宫主。”

    鬼面轻轻挥手,示意小蝶先下去,接着对茉颜道:“想不到你竟然真的自称夫人?”

    茉颜也是轻轻一笑,“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好聪明的女子,一如以往...

    鬼面一手搂住茉颜,两人间的距离更是贴近许多,“你可不要忘记你的自称。”

    茉颜没有一丝惧色,依旧是淡如云烟的回答:“我不会忘记的,宫主大可放心。”

    “还有就是,别指望邱宇然会来救你,这是不可能的,他是不会找到水影宫的。”

    水影宫,到底在哪里...怎么才能出去...看着鬼面的那张面具,茉颜突然有些烦闷的想要将那张面具揭下去...

    “宫主,有要事要报!”一个红衣男子突然上前说着,解救了在鬼面怀中的茉颜...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