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5.面见圣上知内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夜,天色清朗,星空静美,层层叠叠的流云忽卷忽舒,有些朦胧。

    今夜就要面见圣上了...若说茉颜心里一点也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自己的另一个份竟然是沙塞虞美人,这样,父皇还会接受吗?纵然邱宇然和父皇相信自己的清白之躯,可是怎么能堵住那些大臣的嘴...

    茉颜悄悄的溜出王府散心,走着走着就来到绝命崖上,如今再看忘瀑,多少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茉颜一边整理着被风吹乱的头发,一边努力的站起来,在山崖之上,眺望皇城。

    此刻的皇城正在沉睡之中,黑暗之中,偶尔闪过几点灯火,好似从天上跌落人间的星辰。护城河犹如一道华丽的玉带,倒映着两岸的屋舍人家。很少从这样的角度俯瞰皇城,茉颜心中涌起一丝别样的感觉,这样美丽的都城,自己却是独自孤赏的...

    茉颜一个转眼就见不远处篝火微亮,在这高山上怎么会有人呢?莫不是与自己一样无法入眠的人?

    “你是...”茉颜试着向篝火处慢慢移动,问着未知的陌生人,丝毫不害怕对方是坏人。

    走近才看清,玉堂穿着与他上气质完全不符的下人服一手不时地为篝火堆添柴,一手举杯邀月对饮。从他红润的面泽上来看,他醉了。

    茉颜浅浅一笑,坐到玉堂边,玉手夺过酒杯,没有说话。

    玉堂凤眸一眯,聚焦于夺过自己酒杯的人上,看清是茉颜后,浅浅一笑,“怎么没有和邱宇然在一起?”

    茉颜先是一愣,没有想到玉堂竟这么直接的问出来这种令人害羞的事,待到垂首想到自己记忆恢复的事玉堂不应知道,更是一愣。

    “玉大哥怎么会知道茉颜恢复记忆?”

    玉堂不似以往那般闲逸,好似折了翅的鸟儿,眼中没有了光华,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痛楚。他摇了摇头,苦笑着道:“你要好好的和他在一起,什么都不要想。”

    茉颜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玉堂,有些害怕道:“玉大哥,发生什么事了?可以告诉茉颜吗?”

    玉堂自嘲的笑了笑,手指模糊不清的指着茉颜,“谁都可以,唯独你不可以...”

    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一个仙人般的男子变成这样一副流浪汉的模样,那下颚上浅浅冒出尖尖角的胡渣,令茉颜很是心痛。

    茉颜从怀中掏出香帕,莲步轻移到忘瀑边上,克服着极度的恐惧心理,闭着眼将手伸了进去,只为用水浸湿香帕。

    玉堂半醉半醒,看着茉颜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那件事,一定不会让你知道的,小丫头...

    茉颜感觉到手上的湿润,便也就将手抽了回来,退后几步,才敢睁开眼。望着那一如既往湍流不息的瀑流,也是说不出的感慨。

    夜间的风,总是有些凉的,即使是盛夏,却依旧如此。

    茉颜不紧了紧衣襟,走到玉堂边坐定,用手中香帕为他擦拭着额头,动作轻缓而温柔。

    额头的清凉,犹如一阵风,吹到了心田之上,玉堂从来没有和女子这般亲近,借着酒意,唇不自觉的就要贴上茉颜的。

    茉颜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只是看着有些汗水的额头,微微笑着道:“茉颜从不知玉大哥会这样地...唔...”

    茉颜后面的话,全全消失在玉堂的一吻中,茉颜睁大眼睛想要推开玉堂,可是女子的力量毕竟有限,玉堂如一座石雕一般无法推开。

    无奈之下,茉颜想要开口说话叫醒醉意正浓的玉堂,却不料一个“玉...”刚脱口,玉堂的舌便顺着滑入茉颜口中,与茉颜的香舌搅作一团,一如将茉颜的心搅作一团。

    急之下,茉颜一狠心,狠狠的咬了一口,两人的口中暧昧不再,只余下无尽的腥甜,玉堂在痛楚下清醒了许多,也就推开了茉颜,看着茉颜被自己亲红的香唇,神色尴尬道:“对...对不起...我...”

    茉颜双眼是有些晶泪含着的,但是知道方才一定是玉大哥喝醉而至,也就轻轻垂首,“玉大哥,你不用说了,茉颜知道你是喝醉才这样的。”

    玉堂轻轻自嘲了一声,一个翻就跃进忘瀑,空中远远回着:茉颜,对不起,你要好好过啊...

    茉颜完全不顾内心对忘瀑的抵触,大喊着:“玉大哥!”

    墨色深夜,唯有女子伴着篝火,端坐。也不知何时离开了...

    不知在崖上坐了多久,此时的茉颜已经到了皇宫晚宴之上。

    茉颜才到,晚宴便正式开始,侍女们如同穿花蝴蝶般,将美味佳肴和琼浆玉液流水般呈了上来。欢快的丝竹声起,十二个美艳的舞姬穿着轻罗舞裙,在大正中的红毯上,翩翩起舞。

    人美,乐美,舞美。

    酒香,菜香,花香。

    这是一个美好的夜,她没有理由不享受这一切的美好。于是茉颜没有再想今夜玉堂的反常,径直走到邱宇然边。

    邱宇然看着迟来的茉颜本就是有些不悦的,一见到茉颜过分红润的唇,火气更是陡增,抓住茉颜的手低声问着:“刚才去哪儿了?!”

    茉颜笑笑,没有让邱宇然从自己的眼中看出端倪,静静道:“出去走走,毕竟...今夜,不知父皇会如何抉择。”

    自己是一定不能将玉堂玉大哥的醉酒之举贸然告知邱宇然的,不然定会引起无谓的敌对。

    “王嫂,许久不见。”温柔至极的声音如此熟悉,茉颜抬眼望着缓缓走来的邱浩泽,淡淡的一笑。

    “三王兄,你怎么这样怒不可遏?谁惹你了?不会是王嫂吧?”邱浩泽看着两人有些疏远的距离,却又是双眼露出的恋,问着。

    邱宇然敲了敲浩泽的头,“小孩子家,快些找其他王兄玩去,我还和你王嫂有事要说。”

    邱浩泽看了看茉颜,茉颜回以微笑,知道两人确实无事后,也是盈盈一笑,离开了。

    邱宇然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一位小公公俯在自己耳边轻轻道:“王爷,皇上有请您和王妃过去。”

    邱宇然听后向着父皇望去,只见皇上一脸兴致的看着自己。

    邱宇然先是对着公公道:“你下去吧。”公公也就是一个欠,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继而邱宇然对着茉颜道:“父皇请咱们过去一下。”

    茉颜当下心又是提了上来,好不容易邱宇然不再追究红唇之事,现在又是父皇召见,比前者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皇上并没有在晚宴上大大方方的同两人说着,而是选择了晚宴不远处的小道,借以休息之口,带着两人离开晚宴。

    “参见父皇。”茉颜跟在父皇后面,还是恭敬道。

    皇上没有回头,只是道:“不必多礼了颜儿,不过...你可知一件事?”

    “不知父皇所指何事?”

    “沙塞要攻打渝国。”

    怎么可能!茉颜当下就问了出口,“为什么!”

    皇上就知道茉颜全然不知,接着道:“然儿,你知道吗?”

    茉颜看着邱宇然,邱宇然微微点头,“知道。”

    “那你告诉颜儿为什么。”皇上依旧闲逸的走着。

    “沙塞认为渝国有意送来一位出逃公主,便决定出兵攻打,最为主要的是,沙塞曾找渝国要人,渝国却说没有娉婷公主。”

    那么...刚才,玉堂是...茉颜恨极了自己的一时冲动...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该怎样才好...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