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3.千千心结一一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萧国。

    笙府,怀蝶轩。

    尚不到一个时辰,颜莫熙已经确定茉颜血块消失且完全无碍,有些担心的大石已经化为灰烬虽茉颜的箫曲飘远了。

    鸟儿不时在窗外鸣叫几声,喜鹊更是忍不住地啼叫的欢,有种天大好事降临的感觉...

    随着喜鹊的最后一声啼叫,茉颜与邱宇然的萧瑟合奏也是结束了,缓缓睁开眼,茉颜水汪汪的清眸满是期待的问:“莫熙哥哥,他是邱宇然对吧?”

    颜莫熙看着那一双充满寄希的眼,怎会舍得让它的光辉黯淡下来,便道:“是,是邱宇然。”

    茉颜心中很是欣喜,她的记忆恢复了,而且失忆后的记忆也还是有的,邱宇然为自己在沙塞做的一切,种种邱宇然为自己与大汗上官云霆争执飞画面都还历历在目,这样的男子,是自己的夫,想必是天下女子所渴求的。可是,玉堂雪...

    眼睛的光华还是褪去不少,茉颜垂头问着:“莫熙哥哥可知道邱宇然的新妃玉堂雪如何?”

    颜莫熙不知原来茉颜一直郁结于此,轻轻笑着:“茉颜这点倒是不用担心,他没有娶她。”

    轻松的语气,是用着怎样的心说出来的?恐怕只有颜莫熙自己能够知晓那种快要窒息的心痛...

    茉颜抬首,眼睛中内含更多的憧憬,“真的吗?”

    颜莫熙输得心服口服,自己输给一个更茉颜的男子,又还能说些什么呢?更何况,茉颜上他了,而自己,同茉颜是永远不可能的...

    颜莫熙温柔的看着茉颜的清眸,淡淡的点了点头,便起出去了。

    那一眼,颜莫熙真是希望自己可以将茉颜揉在眼里,刻在心里,这样便永远可以在边形影不离的守着茉颜了,他深知,以后在她的边的人,一定不会是自己。

    一见颜莫熙从若箫厢房出来,笙御晔一下从石凳上跳起,抓住颜莫熙的衣袖,问着:“她怎么样?”

    颜莫熙知道自己兄弟笙御晔也是上茉颜的,同的看着笙御晔,还是决然的说着:“她恢复记忆了,她就是蓝影茉颜。”

    笙御晔剧烈的摇着颜莫熙,激动地说:“你开什么玩笑!她是齐若箫!”

    颜莫熙还不急着安慰笙御晔,眼下最为要紧的事就是那个在抚着瑟的男子。

    颜莫熙一步一步向邱宇然走着,却是一步比一步艰难,一步比一步沉重,淡淡道:“你进去吧,她醒了。我想她最想见的应该是你。”

    邱宇然冰峻的眼有种冰山融化之感,向颜莫熙点点头,一切言语伴着感激尽在这几下点头中,然后邱宇然潇洒的起,迈着激动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幸福所在。

    邱宇然一进门,便看见茉颜背对着自己,穿那一袭银色百蝶共舞衣,又想起笙御晔也是一银衣,心里有种不言而喻的微痛。

    “邱宇然,我知道是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说完,”茉颜知道最是了解自己的莫熙哥哥肯定是出去叫邱宇然进来的,心里有许多心事想同邱宇然说,但,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颜面比那羊脂薄纸还薄上三分,就选择了背对邱宇然讲话,“我,知道你没有娶王妃,宇王妃还是我,这点而言我很高兴...”

    很高兴?那是不是说茉颜其实是喜欢自己的?邱宇然已经猜出茉颜想说的话,但是还是想听茉颜亲口说出。

    “我...在失去记忆的那些天,眼睛也是失明的,容貌是被改过的,听说是顺着瀑布冲下来的时候撞到了一块大石上,脑中撞出了血块,容貌被毁,但幸亏救下茉颜的是义父,义父高明的医术,将自己的失明治好,将自己被毁的容貌改变...”

    淡淡的语气,好似在讲故事那般轻松,但是邱宇然可以想象得到的治伤那是多么痛,心里不自觉也随之而痛,若是可以,他真是希望自己可以代替茉颜承受那样不堪的痛楚。

    茉颜莞尔一笑,脸上的梨涡若隐若现,“可是,就在我替姐姐出嫁之时,你出现了,像一颗石子,投到我心湖之中,令我为此泛起层层涟漪...”

    茉颜的脸上泛起两朵羞涩的红晕,邱宇然则是英眉高挑的继续听着茉颜的话。

    “我是一个失忆之人,自然也不敢奢求什么感之说,但是,那夜你的一抱,却让若箫没有忘记,现在茉颜恢复记忆,我想说的是...”茉颜转过来,有些羞涩的看着邱宇然的眼,淡淡的继续说:“你不必等我的答案了。”

    邱宇然没有听到自己想听之话则罢了,反而听到了茉颜说不要自己再等的话,心里犹如刀绞,高挑的英眉还是回到正常高度,有些融化的冰冷也重新爬上俊颜上,冷冷的看了一眼茉颜上的衣,明白茉颜所想,站起来就要出去。

    茉颜却在此时声音有些提高,道:“我已经想好了,无论是若箫还是茉颜,都是喜欢你的。”

    邱宇然背对着将心事全全吐出的茉颜,心里的欣喜是无法言语的,宽大坚实的肩,随心而有些微微颤抖,“你说的是本王邱宇然?”

    茉颜走到邱宇然后,大胆的抱住邱宇然,将有些冰冷的脸贴到邱宇然的后背,淡淡道:“是,是天下第一傻瓜邱宇然。”

    邱宇然一个转,将茉颜紧紧搂在怀里,以下颚抵住茉颜的头,语气中尽是喜悦,“茉颜,你,果真没有辜负本王的心意!”

    茉颜知道那沙塞大汗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邱宇然,试想又有哪一个男人可以见到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抱着而无动于衷呢,纵然当着众宾客没有做出一些动作,背后肯定也是有些动作的。茉颜便抬头看着邱宇然,“你没有受伤吧?那上官云霆有没有对你...”

    邱宇然挂了一下茉颜的鼻子,有些嗔怪道:“还说啊,你怎么会嫁给他!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我是为了齐馨姐的幸福才会代嫁给他的。放心,他没有对我怎么样,不知为什么他每每一靠近我,就会皱着眉头离开。”

    邱宇然搂住茉颜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心疼道:“我知道你一定会自保的...”

    茉颜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为什么上官云霆一靠近自己就会紧皱眉头离开呢?难不成自己是什么蛇蝎?可是自己此刻分明感受到邱宇然浓烈的男子气息,那么真实,怎么会呢...甩了甩头,茉颜忽而庆幸自己上的某种令上官云霆厌恶的东西存在,多亏它,自己才能自保...

    窗外,一个依靠着窗户望天的家丁,笑着看着窗内幸福的两人,脚边,正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瓶。

    这小瓶,不久前装的正是茉颜上的断丹的解药。

    这家丁,正是渝国太子玉堂

    玉堂那夜将邱宇然送走后便偷偷一人潜回沙塞皇宫,却得知若箫偷跑出宫的消息,便在沙塞明察暗访,几经波折才找到醉生楼,遇到束流流那一刚毅女子...

    而在邱宇然怀里的茉颜唇边洋溢着幸福的笑,却不知,自己的幸福,带来的却是两国的战乱...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