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1.重重记忆接踵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是哪里?”若箫一睁眼,就看见笙御晔守在自己边,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

    笙御晔一手压住准备起的若箫,“你躺好,这里是悦来客栈。”

    若箫有些记起自己方才在锦街昏迷,又看看笙御晔面色发黄,就想起两人还未进食,便掀开被子,道:“我们回去吧,我已经好多了。”

    “躺下来,我们等会儿再走。”笙御晔依旧是不容置疑的说着,神也很是严厉。

    若箫不同一般女子,见到男子语气过硬会有所妥协。若箫是那种越是硬的语气,越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若箫没有停下,穿好鞋子,已经坐在边了,下一瞬,就要起

    “本少爷饿了,吃完饭再走。”笙御晔自知这样过激的语言是没有办法让若箫打消即刻离开的念头,也就使出杀手锏--自己少爷的份。

    若箫果然如笙御晔所想,停下自己的动作,“好吧,我去叫小二准备。”

    笙御晔手里握着方才从锦街买来的胭脂,正开口时,“嘭”一声,门被硬生生的破开了。

    “茉颜!”颜莫熙还是没有忍住,尽管自己的爹爹正派人监视着自己的行为,自己还是跟着过来了。

    颜莫熙打开房门的一瞬就看见了迎面而站的若箫,有些激动道。

    “夫君,等等我。”随后,映入若箫眼前的是因跑得太急而一脸红晕的笙叶筱。

    “小姐?”若箫分明听见笙叶筱叫眼前的蓝衣男子为夫君,怎么却没有听别人提起姑爷呢?而眼前的姑爷,怎么又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小姐,反而紧张起自己,还叫着自己茉颜...

    “若箫?还是茉颜?”笙叶筱看见若箫也很是惊讶。不是应当回府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笙御晔一跨步,走到若箫前,挡住了颜莫熙的视线,冷声道:“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她是我的贴丫鬟,而且,她不是茉颜,是若箫,我的好妹夫。”

    笙叶筱知道两个男子如果继续呆在一起准会有事,后还有爹爹的探子呢,夫君这次真是大意了...

    笙叶筱越想越觉得事态严重,便拽住颜莫熙的衣袖,柔声道:“我们走吧。”

    颜莫熙还想上前,却听见门外不远传来一声长叹,“诶...不知道如果老爷知道细心安排的夫妻二人重修旧好的约会,毁在一个神似蓝影茉颜的姑娘上怎么办...”

    该死,竟然威胁自己...颜莫熙深款款的看了一眼若箫,希望若箫可以有所挽留,然,失望的是,若箫并没有说任何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

    莫不是失忆?有些冷静下来的颜莫熙想着这种可能,终是离开了客栈,随之出去的,还有小姐笙叶筱...

    那双温柔的眼,自己见过吗?那般清澈,若是见过自己一定有印象的啊,可是为什么还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奋力地想着前尘往事,脑子又是一片空白,若箫顶着脑子轰轰作响,艰难的开口:“少爷,我们回府吃好不好?”

    若箫那样苍白的脸,令笙御晔想说不也不忍,点点头,“还能走吗?”

    “没问题啊。”若箫挤出了一个比哭好看不到哪里去的笑容,却不知令人看了更是难受。

    若箫说完,就先笙御晔一步走出了客房,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

    笙御晔紧随其后,心里明白若箫是一名刚毅的女子,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软弱被人看见,也就迟迟没有上前,只是默默跟在其后。

    笙府。

    “终于到了,好长啊。”若箫有些形恍惚,有些左摇右摆,笙御晔正想扶她一把,却被她巧妙的躲了开来。

    “少爷早些休息,若箫累了,不想吃晚饭了。”若箫不等少爷做出任何回应,自己快步走向怀蝶轩,将门栓拴好。

    笙御晔无奈的看着被关上的门,轻轻道:“早些休息,晚安。”

    “扣扣~”

    “若箫姑娘,姑爷求见。”

    脑子还是沉甸甸的,好像有很多很多的事压在脑子里没有发泄出来,以至于脑子过于沉重。可是当若箫听见敲门之音时,还是硬着头皮起了

    “在哪里?”又是姑爷,他到底与自己有何关联?

    绿绿看见一头青丝随意飘散的若箫,有些惊异,但仍是指着不远处的怀蝶轩大门,“在门口。”

    若箫并不介意外貌之说,也就不顾绿绿的惊异目光,走到大门口。

    今的颜莫熙,还是一蓝衣,但同昨不同,今,他整个人透着一股忧伤...

    “姑爷有什么事找若箫?”写满忧伤的背影,若箫很想知道它的主人所为何事而来。

    颜莫熙缓缓转过,眼神中闪着些许晶莹,“你是若箫?”

    “你认识我?”四下无人,若箫很想打听一下自己的过往,也是有些激动了,竟跨前一步。

    颜莫熙不只是摇头还是点头,继续道:“你是...”

    “妹夫!好言相劝你不听!大清早的,不在舍妹厢房中呆着,倒是跑到我丫鬟的寝室前了!”笙御晔不知何事冲到了两人中间,动作迅猛的打了颜莫熙一拳。

    颜莫熙不可置信的看着笙御晔,大小也是自己的兄弟,怎么会出手...

    颜莫熙嘴角流下了一流血丝,却未理会,道:“笙御晔,你...”

    “我说过,你是我妹夫,应当好好照顾我妹妹,别再想那个已经不知去向的女人了!”笙御晔很是激动道。

    颜莫熙没有任何怒意,盯着若箫道:“你是不是茉颜?”

    笙御晔眼睛发红,吼道:“竟然无视我!”说着就要将第二拳打在颜莫熙脸上。

    “停手啊,你们干什么大打出手啊?”若箫看着越来越失控的场面,顶着脑子带来的剧痛尽力拉开两人。

    笙御晔却好似发了疯一般,“你为什么不还手!”

    颜莫熙擦了擦嘴角的血,依旧是温声:“因为你是叶筱的哥哥。”

    “该死,你还知道我是她的哥哥!那你为什么就是对她那般冷淡!”笙御晔说着就要打到颜莫熙上,若箫立刻挡在两人中间,气头上的笙御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来人是若箫,一把推开了若箫。

    而轻如燕的若箫怎能经得住如此大的冲击,一个哫咧倒在了地上...

    颜莫熙没有理会发疯的笙御晔,大叫道:“茉颜!”

    眼睛恢复常色的笙御晔看见满头是血的若箫,很是害怕,声音也随之颤抖起来,“若...若箫...”

    颜莫熙一把抱起她,走向怀蝶轩寝室...

    而昏迷中的若箫,种种过往闪现在眼前...

    “你,只是有名无实的妃!”

    “好,接下来欢迎月老指定的侣当众接吻~”“小姐,得罪了...”

    “我等你,等你知道自己心意的那一天...”

    “我要你休了她!不然就要她做侧妃,我做王妃...”

    ......

    种种过往如泉涌般闪现在若箫的脑海,若箫黛眉从未松开,“不要,不要,然...”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