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怨.23.夜游花灯遇故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好了,太阳都快下山了,该走了。”笙御晔看着地平线上仅剩一半的太阳,对着还在与孩子们玩耍的若箫说着。

    但心里,笙御晔其实还是不希望离开的,因为只有在这里,若箫可能才是真正的若箫吧...

    若箫手里的动作一滞,眼神有些黯淡下来,低下头来收拾院子里的残局,语气也是有些失落:“好啊,我收拾完就走。”

    她还是,想留在这里的吧...

    笙御晔走到若箫边蹲下,手握住若箫正在收拾的手,有些抚慰道:“下次在一起来啊。”

    豆豆和小茵跑到两人边,开心的说:“是啊,姐姐下次再来啊,我们都等着你~”

    笙御晔刮了两个小不点的鼻子,“那就是不想大哥哥了?”

    两个小家伙嘟起嘴来一齐摇头,高声说:“不想!”喊着两个小家伙就跑远了。

    “看我不收拾你们两个小家伙!”笙御晔也站了起来,追着豆豆和小茵跑...

    若箫看着这样的场面,嘴角挂着暖暖的笑意,神也是暖了下来。不错啊,以后有很多机会可以来这里的啊,又何必感伤呢。

    想着,若箫也是开心的追着笙御晔,同其他小孩子一起作弄着笙御晔...

    “少爷,饭已经做好了,要不要一起吃啊?”清风阁的管家从厨房走了出来,有些讶异的看着这样纯真童趣的少爷。

    笙御晔轻轻咳了两声,整了整衣襟,双手背后,道:“不用了,我这就走,你好好照顾孩子们。”

    “是,少爷。”管家立即低头恭敬道。

    “不要姐姐哥哥走嘛!”豆豆拽住若箫的衣角,不肯放两人离去。

    若箫弯下腰,从怀中拿出一个上一直带着的拨浪鼓,摸着豆豆的头:“看,是鼓,豆豆要乖乖的,下次姐姐来的时候,给豆豆跳舞好不好?”

    “跳舞?”豆豆眨着豆大的眼,忽闪着如蝶翼的睫毛,很是期待的看着若箫。

    若箫点点头,“是啊,但是,姐姐跳舞时需要伴乐啊,豆豆要赶快学会打鼓哦,这样姐姐才会跳出漂亮的舞啊。”

    豆豆很是兴高采烈的点头,伸出自己的小指,“拉钩,约定啊。”

    若箫也是伸出自己的玉指,同豆豆的小小手指勾在一起。

    “一定要来啊...”

    恍惚间,若箫已经和笙御晔坐到马车之上,耳边却还是孩子们的呼叫声。

    这一次,两人是坐在一起的,若箫的眼一直没有离开窗外。

    笙御晔握住若箫的手,“又不是永远不见,怎么弄的这般感伤?”

    “我没有过去的,你知道吗?”淡淡的口吻,眼睛却渗出两行清泪。

    笙御晔的手握的更紧,试图将自己的温暖化为力量传递给若箫,一把拉过若箫,“我知道,我知道,都知道。”

    “那只鼓,我一直不知道是谁给我的,是爹?还是娘?或是哥哥姐姐?”

    笙御晔不想若箫继续纠结于过往,道:“那,我们今晚制造回忆就好了啊。”

    “什么?”若箫抬头看着笙御晔。

    笙御晔嘴角一勾,不等若箫反应过来,抱起若箫就跳下马车。

    若箫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马车,有些困惑,“不需要和车夫交代一下?”

    笙御晔将若箫放到地上,道:“不必的,他下车时自然明白。我们走吧。”

    泪水还未完全干掉的脸,被风吹得有些泛痒,若箫抬手就想要擦拭泪痕,手却被笙御晔抓住,“别动,不要擦,本来就是丑女要是再毁了容还怎么做我笙御晔的丫鬟。”

    若箫纵然脾气再好也受不住这般恶语,有些气闷的丢下笙御晔走了,“那少爷你就自己一个人倜傥吧。”

    毕竟长,笙御晔两步就追上了若箫,拉住若箫道:“走错方向了,是这边!”

    就这样,两个人亟亟的跑到了锦街...

    “这里?”若箫惊奇的看着满街锦华,不长的街上竟然有这么多花灯,还有数不胜数的成双入对的男女...

    脚好像不听使唤,径直的走到一盏花灯前,手也不听使唤的拿起那盏花灯。

    “小姐,买一盏吧,花灯节怎么能不买花灯呢?小六我包管锦街上绝无二家,你看看这材质,这图案...”卖家一看若箫一华衣,纵然上有些灰尘,却依旧不影响若箫脱骨而出的气质,也就滔滔不绝的鼓动着若箫买灯,心里也是有些其他想法的,“小姐你叫什么?”

    “我买了。”笙御晔将一锭金子放到桌子上,牵起若箫的手就离开了。

    小六则傻了眼,竟然名花有主....诶...

    “等我一下,不要走远。”笙御晔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卖脂粉的,说完就跑去了。

    若箫看着手中的花灯,想象着曾经自己应该也是这样游花市,赏花灯的吧...

    “让开,让开!快让开!”一个粗汉手持赶马鞭,粗暴的抽打着挡路的路人。

    若箫闻声抬头时已经有些来不及了,眼见马车就要过来了...

    穿一袭白衣的女子推开了一个险些被马车碾过的乞丐,那是谁?想着,若箫脑子一痛,昏了过去...

    一袭蓝衣飞驰奔来,一把托住若箫,将若箫抱到路边,“真是岂有此理。”男子看着飞驰而过的粗汉,手紧紧握着,愤懑道。

    手中的温软感觉好似曾经相识,颜莫熙将视线凝在怀中女子脸上,是茉颜!纵然眼睛紧闭着,容貌也是有些不同,但是颜莫熙坚信她就是茉颜。

    “颜兄!”“夫君!”笙家兄妹同时走到这边,看着颜莫熙怀抱美人,脱口叫着颜莫熙。

    笙御晔走得较为快些,看清颜莫熙怀中的若箫,惊道:“若箫?怎么了?”

    颜莫熙俊眉拧在一起,喃喃道:“若箫?不是茉颜吗?”

    “哥哥,她不是你的丫鬟吗?”后来的叶筱看见夫君怀中的女子,也是很震惊。

    心里很是不开心的笙御晔,一把夺过若箫,“妹夫还是同妹妹好好游玩吧,我的丫鬟我自己会照顾的。”

    颜莫熙拽住若箫的一只手,“她分明是茉颜!”

    笙御晔一声轻笑,“颜莫熙,昔你是我的好兄弟,如今你是我的妹夫,纵然她是蓝影茉颜,你如今也是有了我的妹妹,怎么能还对另一女子念念不忘!”

    “真的是茉颜吗?”笙叶筱小声的说着,自己曾经看见那双清眸有怀疑过,可是若箫不是说自己是渝国人士吗...

    颜莫熙听着笙御晔的话手一松,笙御晔顺势就抱着若箫离开了...

    若不是今夜被爹监视,自己一定会追上去的...

    颜莫熙捏着手中的花灯,极为不甘的只得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