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怨.20.有幸初得小姐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安抚好若箫后,笙御晔见天色不早,便悄悄关门出去了,留下若箫一人在房里。

    若箫此刻的绪极是不稳,而边又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想着,两行清泪脸上流。

    “嘭”的一声,房门又被推开了,若箫抬眼就见笙御晔手端着饭菜有些不自然的开口:“本少爷只是不想自己的丫鬟饿死,你明天要起来干活。”

    趁若箫还没有反应过来,正主已经大喇喇的躺在了怀蝶轩里面的憩榻,那可是下人睡的榻啊...

    “少爷...你还是到这边来吧。”

    自己后的睡榻才是正主应该休息的地方吧,既然被人家买了回来,就要努力的为人家做事。

    笙御晔双眼微闭,正在假寐,英眉一挑,“不要打扰我休息。”

    若箫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笙御晔就像没有闭眼一样,在若箫正开口的那一瞬抬手示意若箫不必多言,继而指了指桌上的饭。

    真是个别扭的主子...明明就是害怕自己又像刚才一样失控,可还装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心里有着些许不满,但是若箫还是乖乖的吃了起来,既然是人家的心意,怎么不接受呢,况且,一路的舟车劳顿,自己也是累了的。

    正在专心吃饭的若箫没有看见憩榻上有一双眼正在饶有趣味的盯着自己的眸。

    一刻工夫,若箫的大快朵颐已经结束了,一桌的美食,自己已经尽力所能及的吃了,可看起来也只是吃了一点点。

    若箫看着外面的天已经有些黑了,知道少爷不宜在房间久留,便起准备叫醒笙御晔。

    而笙御晔在若箫起的一瞬就再度闭上眼,装出一副熟睡模样,甚至还有微微的呼噜声。

    若箫走到笙御晔前,听着这样均匀的呼吸,知道他已熟睡,不忍叫醒,也就只能看着他的睡颜有些无奈。

    斜飞入鬓的眉,似水墨般一笔勾勒出来;一双丹凤眼,虽已闭上,但是仍然可以看出其完美的框架;鼻子高,好似人为手工般雕刻出来的;唇形堪称完美,此时微微勾起,带着一抹笑意,很淡,好像梦中有着什么高兴的事

    怎么最近总是有类似这般的俊公子救下自己呢?先是白衣玉堂,再是红衣白疏影,再来便是眼前的银衣笙御晔...

    似寒潭般深邃的眼随即睁开,若箫恍然慌张的别开视线,“少爷,该回房休息了。”

    微微勾起的唇,此刻肆意上扬,“不用了,本少爷今夜就在此处安歇,对了,本少爷要睡在睡榻上,你就睡在这憩榻上吧。”

    若是笙御晔说自己要睡在睡榻之上,若箫定是万万不的,因此,微微退后一步,便可海阔天空。

    “是,奴婢这就为少爷铺。”若箫很是乖巧的张罗起来,虽然没有做过丫鬟,但是被丫鬟伺候的也多了,没吃过猪也是见过猪跑的,也是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做的。

    “恩。”一个丫鬟,自己竟然真的和一个丫鬟睡在一个房间,笙御晔也有些不可置信...

    若箫将睡榻已经收拾好,擦擦额上的些许香汗,有些愉悦的道:“好了,少爷请睡。”

    笙御晔果然大步走了过来,背对着若箫,张开双臂,理所应当的道:“伺候本少爷安寝。”

    真是为难的差事,算了,为了在萧国不至于饿死街头,还是忍下吧...

    若箫笨拙的做着宽衣解带之事,小小的颜上绽放出两朵美丽淡雅的红花。

    笙御晔自然没有看到背后若箫的羞,一个翻就躺在了榻上,惹得若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还愣在原地手拿着刚解下的衣带...

    “睡!”笙御晔吩咐着。

    若箫脚步轻盈的退下了,悄悄将蜡烛熄灭,走到憩榻上也就睡了。

    丝丝乐音,飘入耳中,似仙人般飘逸俊秀,似流水轻云般涓涓而出,似黑夜皎月般微弱泛光,又似幽咽泉流般冰下难...好精湛的琴艺...

    “蹦~”的一声,仙乐乍停,一个女声响起:“小姐!你的手!”

    若箫睁开眼来,左右瞧了瞧,头顶的锦绣帷帐,上的丝被,自己竟然在睡榻上!

    若箫慌忙穿好衣物,来到憩榻前一看究竟...结果,空空的憩榻上根本就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小姐,你的手,怎么办啊...”

    若箫听着声在近处的女音,知晓自己方才听到的是确确实实的乐音,便急忙出门看个究竟。

    怀蝶轩离着笙叶筱的流光苑极是近,若箫寻着声音也就走到了。

    “我来看看。”若箫早已忘了自己的丫鬟份,以一个略通琴艺女子的份看着笙叶筱的手。

    红袖有些不放心,眼前的女子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上也没有穿笙府的丫鬟服,到底是谁啊,“你是谁!竟敢私闯流光苑!”

    若箫这才想起自己的份,正开口解释,笙叶筱率先开口,有些嗔怪道:“红袖,不得无礼!”

    笙叶筱继而笑对若箫,“昨叶筱也是见过姑娘的,只是见姑娘有些感伤,也就没有上前。”

    原来,昨的女子是她啊,那个叫笙御晔哥哥的女子。

    若箫淡淡道:“小姐客气了,若箫不过是少爷在沙塞买回来的丫鬟。”

    红袖这下得意不少,刚才听小姐的描绘以为这是少爷带回来的少夫人,却不想还是与自己份一样的丫鬟啊,心里也就轻松许多。

    笙叶筱这下看清了若箫的脸,是个美人胚子,虽称不上绝美,但也是美人一个,“你说你可以帮我看手?”

    “恩,若箫也是个通琴之人,自己偶有被断弦割伤,也是懂得一些止血之法的。”若箫如实道来。

    笙叶筱缓缓将藏在帕中的手拿出,伸到这个好像似曾相识的若箫眼前。

    割得很是深了,竟然可以隐约见到发白的骨,若箫坐定,从怀中掏出齐馨姐给自己的药膏,抹了上去,边道:“小姐请放心,这是家父自制良药,有消毒灭菌之效,还可有助于伤口愈合。”

    在若箫认真抹药的那一瞬,叶筱终于想到她的容貌并非只是似曾相识,而是确实认识的,可是容貌并不完全是茉颜啊...

    “家父?请问姑娘是哪里人士?”

    若箫一心在笙叶筱的伤势之上,也就淡淡回着:“渝国人士。”

    再确认自己是萧国人士之前,暂且称自己为渝国人士吧。

    若箫抹好药膏之后,撕下自己上的流苏裙摆,当做纱布为小姐的手包扎。

    不是茉颜啊,天下竟还有如此神似的人啊...

    “喂喂喂!你是不是想小姐的手作废啊!竟然用衣摆这样的不净之物未小姐包扎!”红袖说着就要拆下若箫仅差一步就绑好的衣摆。

    看着若箫动作的迟疑,笙叶筱道:“红袖!姑娘如此不计较的为我撕衣为带,不得再这般无礼了!”

    要知道,无论萧国渝国,女子上的衣完好无损才是最为重要的,若箫如此,便可知其之真诚。

    红袖只得退下了,可是转念又道:“方才姑娘说通得琴艺,不知可否为咱家小姐弹奏一曲?”

    断了的弦,随风而起,孤零零的飘在空中...

    笙叶筱本是再想责备一下红袖的,谁知若箫将衣摆系好,淡淡道:“好。”

    莲步走到琴台坐下,若箫闭上清眸,仅用六根琴弦,便开始弹奏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