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怨.14.深宫得知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淅淅沥沥的雨,滴在了片片枝叶上,也滴在了若箫的心田。

    若箫不知是怎样到榻上歇息的,也不知是谁将自己抱到榻上的,但睁开眼的一瞬,看见自己上丝毫未动的衣衫,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昨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妹妹好兴致啊。”苏贵妃踱着莲花步,婀娜的扭动着腰肢,令若箫有些担心她的腰肢横断。

    香气人,苏贵妃用的什么香啊,竟然如此刺鼻...香?昨夜好似也闻到了一股香气,之后发生的事就没有印象了,难道有人暗算自己?

    苏贵妃本就是不喜欢若箫的到来,如今若箫不早早请安就算了,自己与她说话竟也不回,真是好大的胆子。

    殷红的唇本是应该发出弱的绵音,此时却是十分狠,“妹妹啊,你有没有在听姐姐说话?”

    若箫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欠,“还请姐姐原谅,方才妹妹想事有些入神了。”

    “呵呵,无碍无碍。”纤纤玉手执起一块香帕捂住了殷红的唇,脸上露出虚假的笑意。

    苏乞儿对若箫上下打量了一番,黛眉紧凑,“妹妹还没有梳妆?”

    若箫真是不明白苏贵妃一大早来此是为何,但也还算恭敬道:“尚未梳洗。”

    苏乞儿忙回吩咐着:“你们都退下吧,这里有本宫一个就行了。”

    “是...”一个个侍女将手中的洗漱用品放下后就离开了。

    苏乞儿半推半就的将若箫拉到了梳妆铜镜前,将若箫摁在了椅子上,拿起若箫的青丝,认真的梳了起来。

    “姐姐,不可啊。”若箫虽说没有进过渝国**,但是听齐馨姐说过**女人统统都是城府极深之人,一个不小心就会遭人暗算,因而,对刚见第一面的苏乞儿有些提防,伸手就要将苏贵妃手中的玉梳抢过来。

    苏乞儿也没有挣扎,静静的任若箫将玉梳抢走,只是美眸中有些晶莹,声音有些委屈,“妹妹是对我不放心吗?也对,在这深宫之中,怎么能交到好姐妹呢?是我自己一厢愿罢了。既然如此,我还是走吧,省的妹妹看见了不高兴。”

    深宫中的人都是如此吗?若箫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纵然是谎言,也是抵不过几滴泪,若箫终是心软了。

    “姐姐留步,娉婷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娉婷很是好奇,为何姐姐竟然清早便来看望娉婷,又为何对娉婷如此好?”

    苏乞儿擦了擦眼泪,声细语,“妹妹有所不知,姐姐我在宫外也是有个亲妹妹的,你与她实在太像了,所以本宫不自的将你视为妹妹了。”

    “多谢苏贵妃厚。”

    真的是这样吗?宫中女人难道不似齐馨姐说的那般勾心斗角?齐馨姐...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远嫁沙塞了吧...

    苏乞儿连连微笑,伸出玉手扶起若箫,“妹妹不必这般客气。来,姐姐继续为你梳妆。”

    “有劳姐姐了。”

    这般姐姐妹妹的叫着真是别扭,困在这深宫之中,若箫好怕自己有一天也变的如此...

    苏乞儿的手很是精巧,几下功夫,就将若箫一头青丝变成柔美的飞仙髻。

    这样的发髻,在渝国没有见过啊...若箫有些困惑的看着苏乞儿。

    苏乞儿盈盈一笑,“妹妹,姐姐是萧国人士,没有去过渝国,因此只能给你梳个飞仙髻了,请你见谅。”

    飞仙髻?好美的名字...

    “哪里的话,姐姐的飞仙髻真是美得有些让人出神,娉婷着实喜欢。”显然,这样的发髻真的很适合若箫。

    “我就知道你定会喜欢的,毕竟渝国萧国都是地处南方,风水差不太多,而沙塞就大不相同了,女子都是着裤子居多。”苏乞儿看着若箫头上的飞仙髻,很是自信的说着。

    若箫看着边放的一些换洗衣物,果然都是裤子居多,又看了看苏乞儿,有些困惑。

    苏乞儿自然也看到了若箫困惑的眼,“妹妹有所不知,妃子都是以裙为衫的,妃以下的嫔等均须着裤。”

    若箫自然知道自己不是妃这一等级,便急换衣,苏乞儿将跨步正要离开的若箫一把拦住,“妹妹难道不知道吗,昨夜大汗特许你可以着裙。”

    既然特许着裙,为何又送来一堆裤?苏乞儿陷害人难道都没有仔细思考吗?

    “还是着裤吧,不要因娉婷一人的关系就坏了规矩。”若箫说着就要走到寝室换衣物。

    苏乞儿当然也是知道若箫尚且还不信她,微微扬起笑容,“那姐姐我就先走了,有时间再来看妹妹,好生休息吧。”

    “姐姐慢走。”

    看着旁边花花绿绿的衣裤,若箫很是想哭,怎么沙塞的服饰都是这般晃眼,有一股俗气透在其中。

    “虞美人?”有些冷,却又透着欣喜的声音响彻孤鹰,若箫一个激灵,急忙整理上的衣物,走出寝室。

    面对上官云霆这样一个强大的气场,想必无论是谁都会低眉顺眼吧,若箫倒是没有,淡淡道:“大汗早。”

    好个渝国公主,竟然这般无礼,不请安,反倒问早?

    心里驯服野兽的心来了,但看见若箫一衣裤,浓眉又紧紧拧在了一起。

    这样的翩翩女子,怎能用衣裤来阻碍住她的美?昨夜不是特许她着裙了吗?

    脑海中尽是若箫大婚之一曲翩翩蝶舞的上官云霆吼道:“来人!”

    几个侍女颤颤悠悠的进来,纷纷跪倒在地,这样的吼叫,只有大汗生气时才会有,大家心镜自明。

    “不是说特许虞美人袭裙衫吗,怎么依刹裤会在这里又会穿到虞美人上!”

    “大汗息怒,息怒,奴婢也不知道...分明早上拿来的是渝国服饰落纱裙啊...”

    上官云霆在最是讨厌狡辩之人,“来人,将这几个侍女全部送到马场。”

    马场?那是连男子都不一定能承受得了的地方...

    看着侍女抖动的肩,若箫也明白了马场定是很恐怖的一个地方,“不关她们的事,是我要穿的,娉婷见识浅薄,没有见过沙塞服饰,便要来穿穿。”

    几位侍女虽然容色上没有半点感激若箫的意思,但心里还是有些奇怪的。

    “好,孤放了她们。”上官的犀利眼神竟没有看到若箫那双清眸中的一丝惧怕,有些妥协。

    “谢可汗。”若箫没有想到如此轻松就可以搞定。

    上官吩咐一句“以后只准着裙后”,匆匆赶去早朝了。

    那苏乞儿竟真的没有欺骗自己?看来是自己误会她了...好姐妹?萧国人士?既然苏乞儿是这般诚善,那自己又有什么可拒绝的呢?

    一想到以后在宫中有了一个姐姐,若箫的心就不自觉轻快。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