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怨.13.夜闯皇宫惨遭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夜。

    夜幕降临,雄鹰回巢,众兽回窝,自然,人也不例外。

    若箫顺着上官云霆的意思先行回宫,可是心里却是极不平静的,一方面她有些担心邱宇然为什么突然回国,是否遭上官毒手;另一方面,她很是害怕今夜上官云霆在此过夜。

    “这里很漂亮,叫什么?”若箫看着金金的顶,问着旁的侍女。

    “回虞美人,这里是可汗寝宫,叫孤鹰。”

    什么?自己竟然是在上官的寝宫?也就是说婚宴时自己昏倒,也是被抬进了这里?在这张上?

    想了想定有无数女子躺过这张榻,若箫突然有些恶心,使劲蹭了蹭自己的落纱裙。

    侍女很是聪明,一眼便瞧出若箫的心思,脸上有些笑意,但语气仍是恭敬:“虞美人请放心,这张榻仅有您一位妃嫔躺过,可汗是从不许妃嫔在这里过夜的。”

    看着侍女想笑又不能笑的面容,若箫知道她一定是误会自己吃醋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本宫想一个人待会儿。”

    搞什么,自己竟然是上官云霆第一个带进自己寝宫的女子?渝国公主竟有如此大的地位?

    香,好香,似玫瑰,似罂粟,似蝶兰,似荷莲。

    香味瞬间充斥的整个寝宫,若箫闻着这不知何处来的香气,视线竟渐渐模糊,头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困难,神智越来越不清醒...

    若箫的头左摇右摆,坚持有两三分后,还是直直倒下了,碰到的桌子却是没有想象中的硬,那是因为后伸出一掌,丝毫不差的接住了若箫小小的额。

    邱宇然默默看着若箫的睡颜,睫毛忽闪,好似要冲破牢笼的蝶翼,眼睛紧闭,却是可以从白净的眼皮中想象到睁开眼时的美丽。

    这张脸,有很多地方像茉颜,又有很多地方不像茉颜,无论是不是茉颜,他邱宇然都要将她带回萧国慢慢了解。

    而为了这次掳人行动,自己不惜耽误回国行程,瞒着通行的众位大臣夜探沙塞皇宫,真是有够惊险。

    由于处危险之中,且此次行动是孤一人,邱宇然不敢继续耽误下去,将若箫抱在怀中,便要离开。

    “王爷怎么这就走了?”上官云霆早已来到孤鹰,静静的看着邱宇然。

    邱宇然有些后悔自己竟然在此地停留过久,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怕,也仅是平常似的淡淡回着:“恩,时候不早了。”

    上官云霆上前走了一步,棱角分明的眼似雄鹰看见猎物一般,分外狠的看着邱宇然,口气却装出一种懒洋洋的口吻:“是啊,天色是不早了,所以王爷请回吧。”

    邱宇然没有回答,抱着若箫的手也没有松开,大步流星的向寝宫正门口走去。

    上官云霆一伸手,拦住了邱宇然前行的脚步,“孤有些不明白,你为何一定要抢这娉婷公主呢?论容貌,比她貌美的女子比比皆是。”

    “娉婷公主?哼。”娉婷?这样的字眼对上他心中纯洁无暇的清丽茉颜,简直是侮辱。

    上官收回了自己的手,继续懒懒道:“好,你若是带她走出这孤鹰,孤就放你带她离开。”

    “希望沙塞可汗说话算话。”邱宇然冷冷的看着上官,心里自然明白上官一定是有些什么计谋的,顿时警惕提高了不少。

    浓眉高扬,信誓旦旦的回着:“放心,孤说一不二。”

    仅有几步的距离,难不成上官要对自己进行攻击?一面想着,邱宇然一面开始迈出第一步,结果,上官只是看着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都是这样...

    就差最后一步了,邱宇然的警惕可谓到达了极端,心也不安的狂跳了起来。

    脚只是微微抬起,后背的一股气力便袭来,不出所料,上官是不会这么轻松的放自己离开。

    邱宇然抱着若箫一个斜,巧妙地躲过了上官的攻击,也是以柔克刚。

    上官唇边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又出了手,这次的力道更加重,有些要夺命的气势。

    方才那一小胜若是依靠敏捷,那么这次就不得不运功了。

    邱宇然才将气提到丹田,上就如没有了气力一般,功力尽失,本是抱着若箫的手竟一抖,将若箫松开了。

    这一次,上官的掌牢牢的拍上邱宇然的前,喉头也想当然的尝到了一丝丝腥甜。

    “你...做了什么?”自己明明很是小心了,怎么还是让上官有了机会呢?

    上官走到邱宇然前,缓缓蹲下,仅是狠的眼直直的看着邱宇然:“孤没有做什么,只是你声声念念的娉婷公主上有一种脂粉,这种脂粉不适宜沾到练武之人的上,否则三天内武功尽失。”

    竟敢用茉颜...“这就是你的手段?堂堂沙塞可汗的手段?”

    “孤也很是讨厌这样暗算别人,但是萧国王爷本是回国却又暗返沙塞,令云霆不得不防,只能出此下策。”

    邱宇然自知今无法将若箫带走,心里很是愤懑,但当下最重要的是自保,才能有希望将若箫带回宇王府,“你想怎么办?”

    上官缓缓站起,看着倒在一旁的若箫,又冷冷的看向邱宇然:“自然是将王爷送到一个看不到孤的妃的地方。”

    双拳紧紧握着,他的妃?明明是他邱宇然的王妃!

    忍住自己的火气,邱宇然淡淡道:“不必了,然自己可以走出去。”

    上官浓眉紧紧皱着,眼睛看着若箫的睡颜,有些明白为何邱宇然这样一位人中之龙三番四次的来此掳人,“不可,孤会派人送王爷出关。”

    “来人!送宇王爷出关!”

    进来了两个精将,一左一右的架着唇边仍有血迹的邱宇然,上官也是有些不放心,走在邱宇然后,好似真的看他离开了自己的皇宫才安心。

    趁这个无人的空当,一袭白衣从房顶跃到地面,翩翩白衣随风扬起一个好看的角度,好似张开的羽翼。

    玉堂踱到若箫前,蹲在地上,细细的看着若箫的睡颜,看着看着自己的唇边挂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这样的容颜自己竟然没有在第一眼就认出来,真是该死。

    但,若不是因为自家小妹骗了自己,茉颜失踪这一说自己还不知道呢,也就不能确定眼前的人儿就是茉颜了。

    若箫在梦中似是有些温馨,轻轻一个转,颈间的琥珀石便漏了出来,玉堂看着便更是愉悦,她那么护这颗琥珀石...

    玉堂从怀中掏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将塞子拔出,从中倒出一颗与琥珀石色泽相当的赤丹,轻柔的送到了若箫口中。

    若箫也很是配合的咽下了口中的朱丹,玉堂满意的看着若箫的睡颜,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一个翻,离开了皇宫...

    上官回来就看见若箫一脸粉嫩的容颜,樱桃般的红唇此刻充满惑,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上官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有些过薄的唇正在向若箫的唇贴近,突然,他心中一痛,还是没有下口,又试着靠近若箫,结果还是心里阵阵疼痛,这样一闹,上官的兴致也是没有了,吩咐了一个侍女将若箫抬到榻上歇息后,也就离开去找赫连贵妃了。

    没错,玉堂给若箫吃下的,便是绝丹,吃下的人不会有任何感觉,但是靠近所食之人从而吸入过多所食之人呼出的气,便会中毒,而中毒的症状,就是想要亲近食药之人时,心会阵阵刺痛。

    而此刻算是又救了茉颜一命的玉堂,却马不停蹄的奔向沙塞的关卡...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