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怨.12.美人共妒春来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一片黑暗。

    若箫什么都看不到,眼前都只有一片黑暗,走在一条好似永远不会有尽头的羊肠小道上,除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有些微薄光芒,其余都是无穷无尽的寒与暗。

    恐惧充斥着内心,但若箫还是继续走着,不知走了多久,边还是没有一个人的影,恐惧淹没理智,若箫忍不住叫出声:“有人吗?”

    “没有人吗?”

    “有人在这里吗?”...

    一次又一次的叫喊,一次又一次的希望,全部化成深深的失望,以至现在演变成绝望。

    若箫停下脚步,慢慢蹲下来,不争气的眼泪跑了出来,一颗一颗打在地上,形成一朵朵绝美的泪莲。

    就在此时,一束淡淡的光就在前方出现,缓缓向若箫移动着。

    若箫感觉到光的存在,下意识的向光跑去,与光相碰的那一瞬,眼睛被光里所含的白光刺激了一下,是阳光下的那次美丽的邂逅,那抹白衣翩翩...

    “茉颜?”手在此时却被一个人紧紧握住,若箫侧过看去,竟是---萧国王爷邱宇然?

    若箫猛地睁开眼,环视了一周,发现自己不是处暗中,而是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寝室,而边的,也不是邱宇然,是两三个穿渝国服饰的小丫鬟。

    “公主醒了!快去叫大汗过来!”年纪较大的丫鬟吩咐着两个小丫鬟,两个小丫鬟也就匆匆跑远。

    若箫此时明白自己原来是做了个噩梦,然,噩梦中出现白衣是对的,因为那白衣一定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光,可是,为什么会出现邱宇然呢?还有邱宇然声声念得茉颜又是谁?和自己是什么关系?...

    “哈哈,美人醒了!”上官云霆在若箫离神之际已经坐到若箫边,常年握刀的大掌温柔的抚着若箫小的容颜。

    冷薄与暴蘖,这本是若箫没有见过上官时对上官所有评价,但是,见过面之后,发觉他真是花心,美女成群...

    若箫低下头,黛眉微蹙,“可汗担心了。”

    上官却好似一定要若箫直视他一般,手掌一个用力,将若箫的脸硬生生扳了起来,“今孤摆宴,封美人为‘虞美人’。”

    “大汗,娉婷姓玉,并非虞。”若箫对这样一位霸道的可汗,真是有些不满。

    “娉婷公主不要坏了大汉兴致不是,既封你为虞美人,就要懂得感恩,平平女子刚进宫里,也就是个小主称号。”赫连贵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后还跟着两个火红袍子的侍女,暂称其为袍子吧,因为若箫实在是没有见过那样的服饰。

    “赫连,你怎么来了?”上官有些不悦的说。

    赫连孤芳倒是紧紧贴上上官云霆的膛,羞的样子让若箫不面红耳赤,以至于若箫不得不别过脸去。

    “大汗~我们别在这里打扰妹妹休息了,不如到臣妾宫中休息如何?”

    休息...真的是休息吗?...

    上官有些深地看着若箫,若箫虽然是背过去的,但还是感到后背的火燎燎,上官见此回道:“好,那就不打扰美人休息了。”

    这个女子,纵然是一个渝国公主也没有用,他上官云霆一定要收服她的心!

    一步一步越来越远,若箫这才转过来,旁已不是渝国丫鬟,而是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沙塞服饰的侍女,“公主有什么吩咐?”

    “没有。”若箫本是想出去看看的,心里毕竟还是有些担心那个萧国王爷的。

    一定是因为想知道自己的甚是才担心的,若箫自己对自己说着。

    “那个...”若箫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一定要问出口了,这可关系到自己的世。

    侍女恭恭敬敬的上前,微微低头,“是,公主有什么吩咐?”

    若箫心里也是很矛盾的,若是自己问出口,那心里至少有些安心,可是上官云霆知道了不知又有什么惩罚;若是不问出口,虽然上官云霆那边没什么,可是自己一定无法安心休息。

    “公主?”见若箫久久没有开口,侍女疑惑的试探问着。

    不管了,他是唯一的线索。

    “萧国的王爷...现在怎么样了?”

    侍女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这渝国公主不是可汗的新妃吗,怎么会一醒过来不问问可汗的伤势,反倒问起可汗敌手的况。

    纵然心里满是对可汗的不平,但还是恭敬道:“王爷安好,已经离开了沙塞。”

    离开?不是一定要带自己离开吗?怎的又走了?

    “去了哪里?”若箫眼看着侍女的眼又大了一圈...

    “自然是回萧国了。”侍女的语气开始冷了下来。

    萧国...莫不是自己是萧国人?很有可能,爹爹齐文中曾说自己是从忘瀑上冲下来的,她去看过,忘瀑的上端是萧国境地。

    “好了,你下去吧。”现在的若箫,需要时间空间好好想想。

    夜晚,沙塞晚宴。

    “孤今娶了渝国娉婷为妃,特封以‘虞美人’。”上官云霆浓眉微挑,气势磅礴的看着众人。

    这晚宴,萧国所有大臣都没有参加,他们统统同邱宇然一起回国了;而渝国也仅仅剩下几人;其余,多是沙塞大臣,妃子。

    “恭喜可汗,玉堂敬可汗一杯。”

    白衣飘飘,随风而扬,仙人般的飘逸,若箫心里一震,莫不是他?

    赫连贵妃登时叫道:“诶呀,公主竟然穿一落纱裙?是厌恶做可汗的美人?”

    赫连与此同时看向众位德妃、昭仪、婕妤,以眼神示意她们顺着自己的意思说。

    众位德妃、昭仪、婕妤早也就不满若箫的到来,纷纷附和:“还是嫌弃我们沙塞服饰太过丑陋,不想穿上会毁了虞美人形象?”

    好个赫连孤芳,竟然这样...若箫只有暗自叫糟的份,一时语塞,她并没有留意这些,可是眼睛瞟向上官云霆一脸黑青,若是说自己没有留意,定然不可。

    “可汗不必恼,渝国女子出嫁第一夜必然是穿着由娘家所带的衣物,这是渝国的婚仪。”玉堂优哉游哉的说道,眼睛还时不时的的看着若箫。

    玉堂...渝国太子,自己认识他吗?还是他就是那一天救了自己的人?

    若箫看着玉堂俊逸的脸,竟然有些脸红了,默默低下了头。

    “既然如此,那虞美人先下去歇息吧。”上官不喜欢玉堂直直看着娉婷,好像两人不是兄妹,而是恋人...

    “是,臣妾先行告退。”若箫抬眼,看着玉堂,眼神交汇中尽是感激,玉堂也只是微微一笑。

    众位嫔妃则是狠狠的看着若箫,这个虞美人,今后一定有她好受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