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怨.11.众里寻她千百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不对,她一定是茉颜,虽说她一直在否认,疑点也有很多,但是邱宇然仍是相信她是茉颜,或者说宁愿相信她是茉颜...

    被甩开的手,还是不死心的想要抓住若箫的手,一只红色的袖挡住了邱宇然,“孤看王爷累了,还是下去休息吧。”

    邱宇然很是不耐烦的看着上官云霆,自己今无论如何都要带走茉颜,绝对不能许茉颜嫁给上官云霆,再次握住若箫有些冰冷的手,直视着上官云霆:“今,本王就要带她走。”

    上官云霆浓眉渐渐凝在一起,眼睛又回到冷峻,本是想给邱宇然一次机会,没想到邱宇然竟是这样不知好歹,那就休怪他上官云霆不仁了。

    转拔出旁边侍卫的剑,直直指着邱宇然的命脉。

    这次,是邱宇然大意了,若不是心在茉颜上,这样的低级错误他是万万不会犯的。

    若箫直直走向邱宇然,玉手握住剑尖,将上官的剑挪开。

    “大汗,不必因为王爷的误会而坏了兴致,请准许娉婷和王爷说清楚。”

    “哼。”上官云霆当然不是怕了邱宇然,一个小小萧国王爷,在自己大婚上握住自己新妃的手,想想就觉得颜面尽失,但是又想到娉婷方才那曲舞,一时间又不想将喜事变成丧事,便也没有阻拦。

    若箫看见上官云霆默许了,有些紧张,毕竟是她曾经相识的人,他说不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了,不然看见自己怎会如此激动?

    “王爷还是先回去吧,若箫当真不是茉颜小姐,王爷你...啊...”

    若箫话尚未说完,邱宇然便抱着若箫施以轻功想要离开,若箫因此有些受惊。

    上官云霆形一展,如同黑色大鸟一般,翩然降落在邱宇然的面前,阻挡住邱宇然的脚步,缓缓拔出了手中的宝刀。

    一向做事瞻前顾后的邱宇然却因为茉颜出现的突然事件乱了分寸,失了理智,一时间竟忘记自己在沙塞,况且他要劫的还是上官云霆的新妃,怎会容易。

    上官的宝刀,即使是出鞘,也是乌黑的,不似通常兵刃一般闪着寒光,阳光照上去,没有往的温暖,却仿佛被刀的乌黑湮灭一般。但是,刀意却是有的,刀一出鞘,邱宇然便感到了冰冷的寒意弥漫开来。

    若箫看得有些傻了,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还在邱宇然怀中,只是想着手无寸铁的邱宇然是无论如何也斗不过手持宝刀的上官云霆的,若是邱宇然当真葬此处,那自己的世又如何得知?

    邱宇然则显得轻松许多,以一种淡然自若的神色面对上官的怒视,淡淡道:“不如,本王同可汗打个赌,若是谁赢,谁便可将娉婷带走。”

    娉婷?他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名字,一点也不配茉颜的清丽。

    “好!”难得许久没有人敢同自己单挑了,邱宇然的一句话,惹得上官有些心痒了。

    见上官同意,邱宇然先是将若箫放到地上,继而伸手,拿出上官侍卫挂在腰间的宝剑,淡笑着以优雅动人的姿势缓缓拔出。宝剑出鞘,刹那间,冷光四溢,邱宇然的剑,也和他的人一样,雅而秀。长剑反着阳光,映亮了他的黑眸,眸光清冽如冰。

    这一仗,两人均抱着必胜的心态。

    赫连贵妃一阵怒叹,这小小的小主,竟然惹得两位如此人中之龙为她大打出手,她妒,为一个女子,她深深地嫉妒她娉婷公主,手中的香帕不自觉的拧做一团。

    两人自然也是听过彼此的大名的,也都仰慕彼此许久,尤其是上官,他自听说邱宇然竟为了自己弟弟而自戴丑面具,便对他又深了一层敬佩。

    今这一战,想也知道是最为残酷的一战。

    天有些转黑了,也刮起了丝丝凉风,就在这时,上官持刀出招,一招一式都绝不含糊,乌黑的刀影好似排山倒海一般滚滚袭向邱宇然,就连空气里,也想起嘶嘶的破风之声。

    上官的每一招每一势,都带有破竹之势,令本是前来贺喜的一帮达官贵人看得惊心动魄,这周围的空气中也是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若箫惊呼一声,她为离着两者最为近的观战者,心里本就有些害怕,又看到上官如此阵仗,心里更是为邱宇然担心。

    若箫紧紧捂住自己的嘴,眼睛几乎也全全闭上,实在是不敢去看,这样的凌厉攻势,邱宇然怎能抵住?

    而迎敌的邱宇然,淡淡的一笑,开始出招。

    手中的剑直直而上,寒光淡淡,与剑合二为一,如此俊逸,飘摇,本是众兵器中最为秀气的剑,此刻在邱宇然手中却成了制胜法宝一般,搅乱了上官招招势势的狠。

    而邱宇然自己,竟然白衣飘飘,形渺渺,好不轻松。

    若箫有些看得痴了,她虽没有见过眼前这个俊逸非凡的男子,但也不反感他,反而一想到自己的手被他方才紧紧握着,心里竟然无法平静下来。

    若箫自然也是不喜欢打斗场面,但是她当真不知道原来剑术竟可以这样清逸好看,这出奇的男子,自己真的认识吗?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上官和邱宇然两道影一个交错,刀剑间相抵磨出了嘶嘶星火,惹得众人忍不住大叫称快。

    两人被彼此的力道都是一震,双双后退一步。

    “哈哈,今真是痛快!”上官云霆不敢懈怠,大叫称快,一个纵飞跃,刀光再次直对邱宇然。

    邱宇然倒是也不慌,手中长剑如雪花般盈盈而上,俊秀的脸上满是自信。

    “可汗好帅啊~”“我倒是觉得萧国王爷帅~”若箫有些无奈的看向了后喋喋不休的侍女,竟然在此谈论了起来...

    上官似是听到了这些叨扰,还不经意的往这边看了看,更是惹得无数侍女面红心跳,若箫则是心里对他很是不满,她最讨厌的便是花心男子。

    几轮恶战下来,两人离自己越来越远,若箫也只是能看到他们的一个背影,两个背影均是一动不动,好似石化了一般。

    若箫正走上前去瞧个究竟,两个男子均直直的倒在了地上,与地平线平齐...

    这一倒,不光是若箫,所有大臣公主王爷侍卫侍女都是快步跑过去,口中还声念:“可汗!”或是“王爷!”

    “我...今天...一定要带她走。”邱宇然在翼的搀扶之下起了,冷冷的说道。

    这边的上官也在侍卫的搀扶下起来了,刚毅的唇便有些笑意,“看你...本事了。”

    说话间,两人又一次拿起刀剑准备开战,若箫一个激灵挡在两人中间,淡淡的话语中注入了些许怒气:“不要再打了!”

    这一吼,似是用尽了若箫所有力气,形也渐渐有些不稳了,如同在枝头摇摇坠的片片枯叶。

    就在这时,由远及近走来一抹纯白,在若箫的眼中渐渐聚焦,慢慢放大...

    伴着阳光,最后,竟然与那一刺眼阳光下的白重叠在一起...

    脑袋一沉,眼前一黑,若箫终是抵不住脑袋的剧痛,晕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