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怨.8.两情若是久长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沙塞国使者拜见渝国皇帝。尊敬的陛下,我国大汗久闻渝国多美女,渝国公主更是貌美非凡,特意派卑职前来提亲。”朝堂上,玉祁清的手紧紧扣住龙椅扶手处的龙头,什么提亲,说得好听,提亲会带来五万大军吗,分明是婚!

    玉祁清有些勉强,平静地问:“不知贵国大汗上官云霆为何不亲自前来提亲?”

    使者的嘴角扬起一个轻蔑的笑,但目光依旧是没有离开火红的地毯,恭敬的回道:“大汗理万机,国内有诸多事宜尚未处理完全,特派卑职前来。”

    好个理万机,暗指自己整天无所事事?这个上官云霆,当他玉祁清真的是年事已高力不从心?小小年纪竟敢口出狂言,所说近几年沙塞国势力的确骤增,但也不能如此吧...

    极度的隐忍着,玉祁清有些笑道:“寡人的小女怕是难入云霆的眼吧,年级过小,尚还不懂事...”

    “那陛下之意是拒绝这次和亲?”使者这次竟直接打断玉祁清的话。

    若不是顾及两国纵然交战也不斩来者,玉祁清可不能保证这沙塞使者的脑袋此刻还在原位。

    和亲...这又是另一说了,前沙塞势力愈加强大,萧国对渝国也是虎视眈眈,若是与沙塞和亲,渝国定然是有了强大后盾。

    但,将自己的宝贝明珠嫁到北方荒芜的沙塞,玉祁清心里何止是不舍...

    就在玉祁清纠结之际,齐文中上前谏言,“微臣认为皇上应当为国着想。”

    原本一个小小的太医是不足以在朝堂上站着的,但齐文中乃救玉祁清一命的太医,也就特许可以早朝了。

    玉祁清起先听了齐文中的话多少是有些不悦的,但是又转念一想,忽然喜上眉梢,笑盈盈的对着使者道:“好,寡人应这门亲事,不公主便可上路。”

    使者松了一口气,虽说他心知肚明渝国皇帝定然会将公主交出来,但还是怕个万一,自己可是立了军令状的。

    “来人,将使者送下去,好好款待,今夜摆宴!”

    “是~”边的公公半男不女的声音尖锐的响起...

    “众卿家若是无事可奏便也就退朝吧。”玉祁清见堂下臣子无要事可奏,便开口说道。

    “微臣告退...”齐刷刷的一声,众位大臣纷纷转离开朝堂,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齐文中这个太医。

    玉祁清在众位大臣之中一眼便瞧见了齐文中离开的影,“齐卿请留下来。”

    原本只差一步就迈出了朝堂,却因皇帝这一话,硬生生的停滞住了,回过来,走上前,“不知皇上还有何事?”

    玉祁清心里早已有所盘算,依照计划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语重心长的道:“齐卿,你说寡人是不是不祥之人?”

    齐文中一听就愣了,一时间竟然语塞了,良久才道:“皇上何出此言?”

    “儿雪儿的娘亲早早便也就过世了,寡人只得孤独终老,好不容易盼到雪儿长大,却不成想竟会被那沙塞国的小儿云霆看重,诶...”

    可怜天下父母心,齐文中当然理解皇上此刻的心境,看着那本应该是光滑如纸的额上陡升几条微线条,齐文中这个臣子的心中自然也不很是好过。

    “不知微臣可否替皇上分担些什么?”

    玉祁清先是很苦恼的样子,突然又好似想到了什么,有些惊喜道:“早闻齐卿的女儿貌美如花,不知可否替雪儿代嫁?”

    好一个皇帝,竟然将当年的救命恩人推下水...齐文中暗叫不妙,“恐怕有所不妥,沙塞可汗要的是公主...”

    “哎,那有什么关系,寡人可以特封一个公主头衔。”好不容易才想到的缓兵之计,玉祁清怎是那般好打发的。

    玉祁清见齐文中一时答不上来,便抓住时机,添道:“难道是卿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

    “微臣不敢。”齐文中速速作揖低头,纯属一副恭敬模样。

    玉祁清心大好,满是笑意的眼盯着齐文中,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走到齐文中前,将齐文中的手放下,用一种做作又正派的声音道:“寡人就知道卿是那忠诚之臣。好了,请馨儿多做准备吧,不便要起程沙塞了。恭喜恭喜啊~哈哈~”

    玉祁清似是害怕齐文中突然后悔,立刻转向御花园走去,半空中满是玉祁清的爽朗笑声。

    “就是这样...”才从皇宫早朝回来,便被刚恢复光明的若箫带到书房询问心事的齐文中说道。

    若箫听过义父的早朝经过,很是气愤,方才看见义父早朝回来便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竟然是皇上使诈婚!

    “此事齐馨姐知道吗?”若箫正好可以从窗户的缝隙间看见齐馨一脸幸福的晒着草药,有些心疼的问道。

    齐文中摇了摇头,苍老的脸上好似又横添了几道刀刻般的皱纹,若箫更是心疼,但也有些轻松,“还好齐馨姐还不知道...”

    “若箫,你...”齐文中有些明白若箫的意思,惊异的看着若箫。

    若箫则一脸微笑,粉嫩的容颜上红唇慢慢道:“爹爹不必担心,若箫本就是爹爹所救,又经齐馨姐几几夜不眠为若箫照料,眼睛才得以复明,而今便正是若箫回报之佳时。”

    纵然舍不得自己的馨儿,但是齐文中也不是这卑鄙小人,况且他救人从不图回报,更何况经过这几相处,他对若箫很是喜,早已视为己出,当下也就绝然回道:“休想,爹爹是不会让你这样做的!”

    若箫就知道会如此,倒也不心急,踱到齐文中边,小手握住齐文中苍劲的大手,莞尔一笑,“爹~若箫自然知道你是舍不得若箫的,可是若箫自己都不确定自己的份,万一若箫是个坏人...”

    “不会的,你永远是爹爹的好女儿!”齐文中的手突然激动的反握住若箫的手。

    心,又疼了一下,难道与自己的曾经有关?若箫忍住适才心的突然疼痛,接着道:“既然如此,既然若箫永远是爹爹的好女儿,那么就让若箫嫁去吧,还有齐馨姐在爹爹边,若箫也放心啊。”

    齐文中终于抑不住泪水,老泪纵横,一把抱住若箫,“爹爹对不起你啊,爹爹还是存有私心...”

    若箫也应流出泪水,哽咽道:“爹爹,无论若箫在何处,你永远是若箫的好爹爹!”

    “欸,好女儿,好女儿...”齐文中心中的感动与不舍又岂是一两句语言便可表达出来?一切,尽在这个拥抱之中...

    “还是没有消息?”飞虎队旁,一烟色劲装的男子,双手背过,冷冷的开口。

    “属下无能,并未找到任何有关王妃的消息。”

    烟色劲装男子转过来,单凤眼中竟让人看不出所想,依旧冷冷道:“罢了,我们还是以大局为重,此事先搁置起来。”

    “是!”

    “好了,你去训练吧...”

    男子继而转处在黑暗的地下练室之中眼却望向练室唯一的窗,看着那白云飘飘,想到一抹翩翩白衣,心里有些疼,俊眉有些成川,心中默念:两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本王相信你,一定在某个角落等着本王去找你...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