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怨6.浴火重生火凤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是夜,绝命崖刮起狂风,所有的树枝都在为茉颜的死鸣奏一曲哀曲。翼连夜冒着狂风搜索整个绝命崖,却依旧没有找到任何茉颜的踪迹...

    绝命崖的忘瀑下的冥河边,一名老者在四处采药,或许是太累了,老者站直了,抬头看了看忘瀑所流下的水,这一瞧不要紧,老者马上瞧见一抹白色的影如同断

    了线的风筝般急速下落,老者连忙放下手边的草药筐,走到河边拿起一根大树枝准备救起这白衣人。

    忘瀑的水流很急,老者年事已高,仅是站在水边就有些不稳了,但是老者依旧咬紧牙关,毅然跳下了水,坚持救人。

    逆着水流,老者步履蹒跚,是如何也不能再多跨出一步了,只得在原处等着白衣人随流而至。

    白衣人终于随流来到老者边,老者将其扛在肩上,十分困难的向岸上走去。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老者终于将白衣人救到岸上,还未来得及将上的水甩开,亟亟便给白衣人把脉。感觉到白衣人脉象混乱,生命迹象有些薄弱,老者这才看向白衣人的

    脸,竟然...是个女子?但是脸上为何有斑斑血迹?

    老者没有想过太多,背起白衣女子便向自己的别院走去。

    老者尚未离开多久,邱宇然所带领的人马便来到了该处,冷冷狂风使得邱宇然本就冷峻的容颜看起来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仔细的找,一定要找到。”

    翼与漾早已下河捞着寻探着,忽而一个小卒手拿一只白色布履,高喊:“找到一只鞋~”

    可是刚喊没一会儿,手中的布履便被人夺了去,邱宇然定睛一看来人竟然是颜莫熙,上下打量一番颜莫熙,英的鼻子发出一声冷哼,“你来做什么,连一个女子都保护

    不了的人又来做什么。”

    颜莫熙原本就有些颓然的眼听过邱宇然的一语便更是空洞,手中刚夺过的布履也随声落地。

    邱宇然下马将布履从地上拾起,眼神更加冰冷的看着颜莫熙,“本王绝对不会让你在本王之前找到茉颜。”

    颜莫熙很是自责,自己竟然没有来得及阻止茉颜的行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的女子结束自己的生命,以至于对着向来欺负茉颜的邱宇然都没有办法回嘴。

    看着颜莫熙的颓废,邱宇然皱起远山英眉,不屑的道:“你若有时间在此颓然,不如去找找她在何处。”

    颜莫熙可算是抬了头,眼神对上邱宇然的,坚定的说:“好,我一定比你先找到她。”

    “走!”邱宇然将被水浸湿的布履紧紧握在手心,上马指挥道。

    “爹,她没事吧?”白衣女子依旧昏迷着,边,一个橘黄衣的女子玉手抚上茉颜的粉额问道。

    老者手里研磨着草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她看来是从绝命崖被人推了下来,又被水流中的大石撞到,脑部淤积了肿块,容貌有些被毁。”

    橘黄衣女子怜惜的抚上女子的容颜,“爹,你就帮人帮到底,将她的容貌也恢复了吧。”

    老者将手中碾磨好的草药端在手上,有些责怪,“你这丫头,你爹爹我也不是不想帮她,只是你爹爹我实在是不会恢复容貌,但是...”

    橘黄衣女子站起,上前握住老者的手,道:“但是什么?”

    “可以替她局部换颜,也就是说,以往的容貌定是不能恢复了,只能在这张残颜之上修整了。”

    橘黄衣女子欣喜万分,虽说是第一次见到这白衣女子,脸上的容貌也有些被毁,但她就是觉得被白衣女子上的清丽所吸引,默默将她视为自己的妹妹。

    “那爹爹快点采药为她医治啊!”

    老者使劲的维持着手里药碗的平衡,“你这丫头,休得再闹,你爹爹我手里端的就是休整她容貌之药,你再胡闹草药洒了就不怪我了。”

    橘衣女子果然乖乖松了手,老者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馨儿,去打盆水来,我要为她上药了。”

    “好~”馨儿开心的走到井边打上一盆水端进屋内。

    老者郑重的用手中的匕首将白衣女子的容颜被毁处挑开,将碗中的草药掺上少许水后全然倒了进去,黑绿色的草药与那鲜红的血液是那样刺眼。

    “爹...”毕竟是个没有见过血腥场面的女子,见到白衣女子脸上不绝流出的血,有些害怕了。

    老者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白衣女子脸上敷药后的动静,直到草药渗下去了,老者这才有些放松,回头望了望后的女儿。

    馨儿一脸的恐惧,老者忙上前安慰,“早就和你说过在爹爹救人治病时不要在屋里看着,你就是不听,害怕了吧。”

    “啊...”白衣女子终究是敌不过脸上的疼痛,意识清醒了。

    “你醒了?”馨儿抑住心中的恐惧,走上前去。

    “为什么不点灯?好黑...”

    馨儿和老者相视一眼,又看了看窗外湛蓝是天空,“姑娘,你不要害怕,这里是齐府,我叫齐馨,这是我爹爹齐文中。”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为什么不点灯?”

    齐文中比齐馨反应快一些,小声对着齐馨说道:“看样子脑部的淤块很大,既压住了她的视觉脉络,又压住了她的精神脉络,她失明了。”

    齐心看着眼前气质与众不同的女子有些不可置信,试探的问:“姑娘你还记得你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吗?”

    白衣女子用力的想了想,脑子里依旧是空白,越是用力地想,脑子里便越是疼,“啊,头好痛,好痛...”

    看着白衣女子双手抱头的痛苦模样,齐馨走上前抱住她,低声说:“没事,没事,我爹爹会医治好你的。”

    “对,没错,老夫会医治好你的。”

    “可是我连名字都没有...”

    齐文中见到这样一个命运多舛的女子心里也是心疼,“你若不嫌弃,老夫今便收你为义女。”

    白衣女子眼中含泪,“可以吗?”

    齐馨点了点头,又想到白衣女子看不见,便又改为出声,“当然,妹妹。”

    “齐若箫,以后你就是我的二女儿,齐若箫。”齐文中也是很喜这个白衣女子的。

    齐若箫,人如其名,若箫音般清丽高雅...齐馨心中想着。

    白衣女子开心的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多谢义父。”

    齐馨很是开心的握住若箫的手,“若箫妹妹,以后我们就多多关照了~”

    若箫很是庆幸自己被这样一户好人家所救,“齐馨姐,若箫一定会好好的在这个家...”

    见若箫说到此黛眉紧皱,齐馨马上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脸上又疼了?”

    若箫摇摇头,怎的提及家这个字眼时心中会如此疼痛,甩甩杂念,继续道:“在这个家中,好好生活。”

    齐文中看着两个女儿如此和谐,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有人欢喜有人忧...在另一端的萧国,谁能知晓有两个人中之龙为了一个小女子颓然若失?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