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郎.22.桥到船头自然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茉颜见秋雨离开,便毫不客气地对邱宇然下了逐客令,“王爷还不离开吗?”

    “本王的竹墨苑,本王为何离开。”邱宇然就是想和茉颜单独在一起,所以借此不离去。

    茉颜揣度良久,思量自己的确不应在竹墨苑出现,便起道:“既然如此,茉颜回冷苑也是一样的。”

    “该死的女人,你就不能和本王共处一室吗!?本王还有话要说!”是啊,邱宇然还有很重要的话想要对茉颜说,或许...这关系到两人的未来。

    茉颜想了想,无奈道:“好,那茉颜就听王爷把话说完...”邱宇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料茉颜接着说:“然后再离开。”可谓气煞邱宇然...

    “好,听完你再离开也不迟。”邱宇然压抑住火气,有些温柔道。

    许是太不习惯邱宇然突来的温柔,茉颜别过头去,“王爷有什么话,还请直说。”

    邱宇然脸色有些出奇的发红,完全没有了往的霸气,“本王...本王喜欢上一个丫头...”

    丫头?莫不是秋雨?“茉颜不知王爷的意思,直说无妨。”若真是秋雨,茉颜是断然不会将秋雨留在这个危险王爷的边。

    “是一个同熙熙玩耍的丫头,是一个关老人家的丫头,是一个随意忤逆本王的丫头...”邱宇然大小也是个王爷,所以表明心意时不宜点破,点到即止。

    而此话落入茉颜耳中却是别有一番意味,邱宇然所说的一切,分明就是指向秋雨,原来他真是喜欢上秋雨丫头了,竟来请求自己帮他向秋雨说些好话?心里有些失望,但仍是淡定自若说道:“王爷与茉颜说这些,想必也是希望茉颜答应的,但是茉颜还是奉劝王爷死了这条心吧。”

    茉颜的话显然激怒了邱宇然,愤愤道:“那是为什么!难不成心里已经有了人?”

    “是,已有了人。”茉颜一时间找不到相应的借口,只好顺着邱宇然的话接下去。

    邱宇然心里一沉,但脸色更加难看,“是谁!颜莫熙?”

    茉颜有些惊异他怎会将莫熙哥哥的名讳说出,摇摇头,宛声道:“不是,是翼...”脑海中忽而闪现出秋雨曾默默地观看翼在王府练兵场练武的样子,脱口而出。

    “你...你竟喜欢翼?”翼是他邱宇然的好兄弟,若茉颜真是喜欢上翼,那邱宇然也无法多加阻拦了,心里又是害怕,又是绝望,这可是自己第一个动的女子啊,即使自己的容貌已毁,但自己还是上了一个善良的女子,他本以为茉颜这样的女子是不会注重自己良人的容貌的,却不想她也是独那俊逸之人...

    “我?我怎会喜欢翼?王爷说笑了。”茉颜实在有些弄不明白邱宇然是何意思了,本说着秋雨,怎又转到自己上了。

    邱宇然冷冷道:“王妃适才不是说自己喜欢翼?”

    茉颜喜欢翼?茉颜怎的回想也想不出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只是说秋雨喜欢翼...该不会是...茉颜努力地控制住忐忑不停的心,稳言道:“王爷不是说喜欢上秋雨丫头,茉颜才说秋雨丫头喜欢上翼护卫的。”

    “秋雨?又关秋雨何事?本王现在说的是你我之间的事!”邱宇然对这茉颜真是一点办法没有。

    茉颜的脸上火红,好似有火烧云拂过,羞涩道:“王爷...王爷说笑了...”

    邱宇然上前紧紧抓住茉颜的手,道:“本王是认真的,没有同你说笑。”

    茉颜看着邱宇然满是真挚的眼,一时间想不出该如何答复,抽回自己被握在邱宇然大掌中的手也是不能。邱宇然的心中也是同茉颜一样紧张,但唯一确定的便是自己的心意,不似茉颜那般看不清自己所想,不明了自己所要。

    “你当真是不能原谅本王以前对你所做的一切?”邱宇然再也无法忍受茉颜的沉默,先开口了。

    茉颜也不清楚自己的心思,迷茫道:“王爷误会了,茉颜并不是无法原谅,早在王爷为茉颜挡下那一爪时便已经原谅了昔王爷对茉颜所做的一切。”

    “那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只是茉颜想不明白,为何前些子王爷明明是如此的不想看见茉颜,此时又说出这样的话,不得不令茉颜心生疑虑。”茉颜的双颊渐渐褪去了火云,取而代之的是一派认真。

    邱宇然没有回答茉颜的疑问,心里很是平静,同样也很严肃的问:“你在乎本王的貌丑?”

    “茉颜虽看不惯王爷对一些事的处理方法,但从没有嫌过王爷的丑容。”茉颜是将外貌置之外的,于茉颜而言,即使外表再如何美丽,但内心邪恶,也是丑陋之人,正如蓝影湘语和邱仲狄一般。

    邱宇然对茉颜的回答很是满意,又道:“如若你深的男子一辈子只得以丑容相对于你,你会不会后悔?”

    “不会。”茉颜一口否决的邱宇然的疑问,坚定的语气令陌生人也可信服。

    邱宇然当然知道茉颜说的是真话,莞尔一笑,将握在手心的茉颜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茉颜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又恼又羞,不有些生气道:“王爷...请你...”

    手上的触感...这并不是正常人脸的触感,过于滑腻了,虽说王爷自小养尊处优,但是绝不会有如此的细滑之感,何况是个男子...茉颜顺着邱宇然的手看向邱宇然的耳后,贴近一看便发现了有一个小小玄机,竟是人皮面具?

    邱宇然没有顾及茉颜的惊讶,大手依旧引导着茉颜的手,让茉颜亲手撕下自己脸上的面皮。

    随着茉颜手中一点一点将邱宇然脸上的面皮揭下,双眼更是瞪得很大,惊道:“原来是你!”

    眼前,一张俊秀的脸上嵌着一对浓密的远山眉,眉下一双墨色单凤眼,鼻梁毅,而一张薄唇更是将男子的俊秀点缀到极致,这不正是元夜中救她一命又将给她一吻的无名吗?

    薄唇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道:“王妃不必过于惊讶,本王现在就为王妃解去所有疑惑。”

    “本王的母妃也就是现在被打入冷宫的梅妃,在本王幼年时便因贪恋权位,将父皇的宠妃——锦妃害死,而我,也就理所应当的被父皇轻视,以至于皇宫上下无一人不想置我于死地。而仲狄为锦妃唯一与父皇的牵绊,父皇更是对他宠有加,便对他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后来也就发生了仲狄下毒毁我容颜之事。但是或许是天意,我并没有喝下那碗掺着毒药的汤,而是本王的娘喝下了...以至于娘她年纪轻轻便貌如花甲...”

    茉颜看着邱宇然眼中的愤恨,心里很是不忍,双手扶住邱宇然,给邱宇然极大的安慰。

    “我深知若不将颜面毁去,便永无安宁之,便求陆神医做出一张极其像人面的人皮面具,如此便在旁人鄙夷的眼光中度过这十余年。”小小年纪却要在深宫中自求生存,一定比自己的童年还要悲惨...茉颜心中更是说不出的痛楚。

    “不过无碍,如今本王已扩大势力,量仲狄也不会轻举妄动了。”说着,竟还向茉颜微微一笑,茉颜看后更是心酸。

    “你很好奇为何本王前些天会对你态度大变?是因为你的姐姐发现本王这个掩藏真容的秘密,并以此作为要挟,要本王不得让你好过,否则就将此秘密告知天下。”

    好狠毒的湘语,竟然对自己的妹妹这样...茉颜心里不知是该为邱宇然的悲惨过往而深表同,还是为邱宇然的任人布控而愤懑,冷冷道:“那王爷对茉颜如此好,此时不怕姐姐将此事诸告天下?”

    邱宇然就知茉颜会有些不满,他其实也很后悔,但当时他尚未明了自己的心意,有些愧疚道:“当时尚未了解夫人的重要,还请夫人息怒。”

    茉颜被这一声“夫人”搅乱了思绪,双颊又露出可疑的红晕。

    邱宇然玩味又生,道:“当下什么都不如夫人重要,我决定自己将此事告知父皇,以示天下。”

    茉颜抬起头,并没有想到邱宇然竟会如此,“你当真愿意如此?”

    “恩。”如同方才茉颜回答邱宇然问题的毋庸置疑的语气。

    “你不必这样,我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心意...”茉颜试图劝退邱宇然这样太过冒险的念头,毕竟,欺君...那是死罪。

    “我等你,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等下去,等到你明了自己的心意...”

    “我...”茉颜还说些什么,邱宇然却将其扶下道:“你累了,先休息吧。我还有事,晚些再来看你。你上有伤,切不可乱走动,若有事便喊秋雨,秋雨自会告知与我的。”抚了抚茉颜的额头,又怜的看了看茉颜的容颜,便转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