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郎.15.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还没有消息么?”竹墨苑内,玄衣男子背窗而站。

    后的黑衣男子道:“目前,属下已查出她当有半柱香的时间离开了含湘苑,却人没有看见她去了何处。”

    玄衣男子转过,道:“再去查,一定要将她的罪证找出来。”

    黑衣男子低头道:“属下明白。”

    蓝影湘语,本王再也不会让你欺负茉颜一次了...邱宇然望着窗外隐约可见的袭凉苑,默默想着。

    “小姐,你看那个王爷啊,根本就不给咱们派什么守卫保护咱们,前不久我看他对小姐那么好,还以为他转了呢。”秋雨一边整理着包袱里的衣服,一边发着牢

    茉颜有些心不在焉,“好了,秋雨,赶紧做事吧,做完我们还要为柑树浇水呢。”

    秋雨嘟起嘴,小声道:“真是的,替小姐不平嘛。”

    “不用不平,我们本就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秋雨惊讶的看着茉颜,没有想到自己小声的咕哝声都被小姐听见,但是也很尴尬,只得再低下头继续整理衣服。

    “起风了,我去关门。”茉颜看着紧紧低头的秋雨,眼角有些笑意道。

    茉颜才走到门前,有两个黑衣蒙面男子便用手刀将自己打晕,甚至连一个呼叫救命的时间都没有给自己...

    两名黑衣男子正因轻松得手而高兴之时,漾从树上跳到两人面前,道:“将王妃放下。”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两名黑衣男子已经对漾展开攻势,因为袭凉苑地址偏僻,所以没有人听到这边的打斗声,只有漾一个人与两名男子交手。

    漾也不是徒有虚名的,几下就将两名男子制服了,却在这时,另一蒙面男子不知从何处跃了出来,在漾不备之时将手一挥,漾登时昏了过去...

    “就知道你们两个人无能,连一个小小的暗卫都打不过..”最后一个黑衣人对着另两个黑衣人说道,“还竟然没有解决那个小丫鬟就轻易下手。”

    “属下这就去...”两名男子起走到屋内,领头男子道,“废物!等你们办事早就被抓了!快走!有人来了!”

    “漾侍卫,漾侍卫!快来人啊!”一个前来袭凉苑送饭的丫鬟呼喊道。

    “王爷,人已带到。”为首的蒙面黑衣男子说道。

    堂上一紫色华衣的男子,“你们下去吧。”

    邱宇然,我就不相信你不会来救她。紫衣男子一边品茶一边想着...

    “来人,将这封信送到宇王府...”

    邱宇然手中紧紧握着两封信,道:“翼,你替本王去一趟狄王府。”

    “是。”翼转退下。

    茉颜,你不能有事...蓝影湘语,好,本王就陪你玩此一遭!邱宇然手中的两封信掉到了地上,可以看见其中一封:三哥,别来无恙啊,前,三王嫂在府上与本王小叙,三哥也前来助兴如何?

    而另一封则道:宇王爷,听说您最近在查湘语,如果您真的是想在湘语这里知道些什么,请亲自到茗香阁,湘语在此候着您。

    “六王爷。”翼对着堂上的紫衣男子恭敬道。

    “怎么三哥未来,翼护卫倒是来了?”邱仲狄一面玩味地看着堂下成群而舞的美女,一面邪魅的说道。

    翼没有一丝怯懦,道:“王爷有要事不能前来,特派翼来将王妃接回。”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几名暗士从门外跳进来,与翼打作一团。

    邱仲狄还有些不明所以地道:“怎么打起来了?”

    话音才落,翼已经被众人擒住,虽说翼的功夫当今众侠士而言位列前十,但终究敌不过邱仲狄手下的谋诡计。

    “这样才是嘛,何必伤了和气呢,翼护卫?”邱仲狄看着双手被绑住的翼淡然地说道。

    翼没有理会,将头扭到了一旁。邱仲狄又道:“来来,将翼护卫带到玉麒山,还有好戏请翼护卫看呢~”

    玉麒山上,白衣女子背河而坐,旁有两个男子一人抓住她一只胳膊,后来的邱仲狄一脸惋惜的上前,摸着女子的脸,道:“如此佳人,若不是邱宇然的妃,倒也真是一尤物,可是可惜啊...”

    “开始吧。”邱仲狄放开自己捏在茉颜脸上的手,转对擒住茉颜的两名男子道。

    翼从刚才看见茉颜之后内心就无法平静下来,自然大脑也无法正常思考,适才他是故意让邱仲狄将自己擒住的,因为他想知道六王爷在玩什么把戏,而且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完全可以逃出去...“六王爷您这是...”翼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不要着急,翼护卫,有好戏就要上演了...”邱仲狄不带一丝感的说着。

    一名男子走上茉颜前,一手执刀,一手紧握蘸着浓墨的笔...墨刑?翼心中暗自叫着不好,对女子而言没有比毁了她的容颜更恶毒的酷刑了,翼无法忍受茉颜遭此酷刑,被得无奈之时,用尽蛮力睁开捆在自己手上的绳,可距离太远,还是来不及了...

    就在执刑男子手中的刀差毫厘之距便在茉颜的容颜上留下印记之时,一白衣男子匆忙将茉颜抱在怀中救走,以千里传音之法对着仍在原地的人道:“我最是见不得以多欺少,这女子我就救走了,至于那个男子,我想你有能力逃脱这里...”

    看着怀中仍是昏迷的白衣女子,白衣男子有些一震,她,为何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宇王爷,蓝影湘语恭候您多时了。”邱宇然一进茗香阁,蓝影湘语便起道。

    邱宇然不带语气的道:“你是来认罪?”

    蓝影湘语笑了笑,道:“是,王爷既然知道是湘语做的,那湘语也就没有什么必要隐瞒了...”

    “好个蓝影湘语,竟如此狠毒,毒害本王的娘不说,竟还陷害自己的妹妹。”邱宇然恶狠狠的道。

    湘语不恼,不慌不忙的道:“王爷喝杯茶消消火气,若您想,您随时可以要了湘语的命,但是,请王爷不要忘记,湘语可是我爹爹蓝影甫最疼的女儿,王爷若是将湘语杀了,是可解了心头愤恨,却无法抵住朝政上的祸事...”

    邱宇然因为是毒害锦妃的梅妃所出,故在朝堂上尚未有什么依靠,若是连蓝影甫都...“说吧,你的条件。”邱宇然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直接道。

    湘语笑意更浓,道:“湘语哪里敢同王爷谈条件,只是希望王爷将此事忘却...”

    “好,不过,若你在对本王的王妃有什么小动作,休怪本王翻脸不认人!”

    湘语识趣地道:“好,湘语自然明白。”说着,起为邱宇然斟酒,却不想一个没有站稳,手中的酒溅了邱宇然一脸,湘语急忙拿出香帕为邱宇然擦拭着,触碰上邱宇然脸的一瞬间有些一愣...

    邱宇然厌恶的甩开了湘语的手,湘语忙道:“真是对不起。”

    “罢了罢了,本王先行离开了!”

    茗香阁,蓝影湘语望着邱宇然远去的背影,有些明白了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