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郎.9.误解重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小姐,醒了么?”伴随着秋雨试探的一语,茉颜缓缓睁眼起,匆匆换上白衣,便出了内寝,来到外寝却不见邱宇然的影...心里又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莫非是自己自作多?此刻在茉颜脑海猛然闪过“有名无实的妃”,那种决绝的语气,怎么会对自己转呢,茉颜轻笑了笑自己的想太多,继而转为秋雨开门。

    看着满头大汗的秋雨,茉颜宠溺的笑了笑,掏出自己的香帕为秋雨擦汗,“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跑得如此急?”

    “小姐,今...今是小姐姑爷回蓝影府的省亲啊。”茉颜闻言便有些不知所措了,回府之事,邱宇然定然是不应了,可是省亲该怎么办啊?“丫头,以后没事都回来看看爹...”茉颜清楚地记得出阁之爹爹微红的双眼和略带期盼的苍老声音,虽然自己曾埋怨过爹爹对娘的不贞,但那毕竟是以前的事了,现在自己已为人妇,万万不能再让年迈的爹劳了。

    “秋雨,王爷在哪?”秋雨立即明白茉颜的意思,看样子小姐是定要将王爷带回府省亲的,忙道“应该在竹墨苑。”

    “前去竹墨苑。”茉颜又恢复成平常的冷淡模样,每每到此时,秋雨便想:若是小姐可以一直那样自然微笑该有多好...

    转眼间两人已来到竹墨苑门口,正抬脚进入时,一黑衣的翼不知从何处上前,以手中未拔出剑鞘的剑挡住二人的去路。茉颜抬眼见到翼,缓声道:“翼护卫,为何阻拦?”

    翼的神不似前几那般自若,冷眼扫过二人,道:“王爷今不见任何人,王妃请回。”

    “可是我家...”“秋雨,莫要多言!”茉颜打断秋雨的话后对翼道:“这封信,请你务必交给王爷。”

    翼依旧毫无表的接过信,双眼空洞,不带任何感道:“属下遵命。”

    看着这样的翼,茉颜真的不知还能多说什么,发生什么事令那个几前神自若的翼变成这般?茉颜无从知晓,只得适应任何突如其来的变化,微微点头后便和秋雨离开了。而后的翼,双手紧紧握成拳,发白的指节微微颤抖,他知道她是王妃,所以不得不这样,他必须要让自己死心,尽管,对她冷漠自己的心也很痛...

    “翼,方才她来过了?”邱宇然不知何时已经来到翼的前。

    翼忙道:“王妃刚走,不过她要属下给王爷转交一封信。”翼说罢便将一张略被自己攒皱的信交给王爷。

    邱宇然见到这张皱巴巴的信有些不悦,但未表现的很明显,翼却忙请罪道:“属下该死,王妃适才送来时此信并未这般,是属下无意将信...”

    邱宇然很是欣赏翼的这般敢做敢当,因此翼才从小便被自己带在旁,成为自己的兄弟之一,邱宇然笑了笑,“说什么呢,本王怎么会因为这么小的事责罚你,无碍无碍。”

    翼却丝毫没有起的意思,邱宇然便佯装道:“如若你再这样,本王当真生气了。”

    翼闻言这才起,见王爷入了书房,道:“王爷,王妃的神好像有急事找你,你...”

    “她能与有什么急事,你先退下吧。”

    而另一苑内的茉颜,正在和秋雨收拾些行囊回蓝影府小住,其实茉颜早就料到邱宇然是不会同自己回府的,既然如此,省亲被自己擅自改为小住应该也是没有什么大碍的。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后,茉颜带着秋雨上了马车,回到蓝影府中,见二娘与蓝影湘语都不在,便第一次为爹爹下厨。虽然蓝影甫眼中透露出深深的失望,但一想起茉颜竟亲自为自己下厨,便也忘记邱宇然没有回府省亲的苦闷了。

    蓝影湘语此时正在宇王府门口,她就是前来看蓝影茉颜的“幸福生活”的,未等仆人通报,她已私自来到含湘苑,她早就听闻蓝影茉颜其实是与邱宇然分苑而居的,今所闻得到亲眼证实,心中不觉大快。

    湘语一边走进含湘苑一边暗道:怎么这般荒凉,看样子邱宇然王爷对她蓝影茉颜真是不怎么样,小苑中没有侍卫守护就算了,竟然连丫鬟仆人都不见个影...暗暗咋舌也不忘心中窃喜。

    “扣扣,扣扣...”一连敲了几声门却无人应门,湘语有些急躁,“蓝影茉颜!给我开门!”

    “你是什么人!”正从竹墨苑出来的翼不放心茉颜便绕到含湘苑时恰巧看见撒泼状的湘语。

    湘语见是有人前来,便忙恢复成大家闺秀的模样,转瞧见翼一脸的俊逸,心弦微拨,嗲声道:“我是王妃的姐姐,前来看望她,不知王妃有没有在府中?”

    翼暗叹眼前这个女人虽外表倾国倾城,但内里着实不简单,短短几分表就变化的如此之快...想想方才茉颜去到竹墨苑的焦急模样,又算了算子,恍然明白了什么,便没有什么好语气的回:“王妃早早便出府了。”

    湘语有些不甘,“那,我在这里等她。”

    “请便。”翼留下毫无感的两个字后便离去了,原地的湘语火气又增三分,怎么所有俊男都对自己这副态度,蓝影茉颜,你凭什么!想着,憎恨茉颜的心又重了几分。“汪汪...”熙熙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正一脸怒样对着湘语吼叫,湘语见是熙熙,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小小的狗竟然都敢吼她,她蓝影湘语连它主人都不怕,何况它呢。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湘语突然离开了宇王府,面色从容地走上玉麒山与母亲拜佛去了。而一打扫含湘苑的丫鬟突然大叫:“啊啊啊!!!!!!”

    原本在小憩的邱宇然闻声前来,心里有些紧张,害怕那个女人出事,便匆匆赶到,没有见到茉颜心里的紧张更是多了几分,问:“发生什么事了,王妃呢!”

    小丫鬟本就有些惊吓,此刻被王爷一吼就更是发不出声音了,一手颤颤悠悠的指着前方,邱宇然顺着她所指却见熙熙原本一的白毛此刻掉了个精光,而且浑泛着紫色。

    刚刚赶到的翼见此形便懊悔方才为什么自己先走,应当盯着那个女人的。“翼,王妃在哪里?”冷静先来的邱宇然看见翼的到来便开口问道。

    “回王爷,今是王妃省亲之,应当在蓝影府中。”

    邱宇然有些气结,竟然省亲不叫自己,她还真不把自己当成她的妻,哼,她也不配,但他就是瞧不惯她蓝影茉颜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感觉!“漾,去将王妃请回来,就说是她的犬中毒了!”

    一墨衣男子上前,“属下遵命。”说完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翼,把她安顿好。”邱宇然看着地上还在发抖的丫鬟冷言道。翼听着就会意两名丫鬟搀扶着惊吓过度的小丫鬟回下人房了。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茉颜匆匆赶到含湘苑,见地上惨不忍睹的熙熙,怒瞪着邱宇然:“怎么会这样!”

    邱宇然丑陋的脸上依旧没有表,“一只狗而已,你没有必要对本王大呼小叫,本王没有替你看狗的义务。”

    “那可不是一般的狗,是颜...”“秋雨,闭嘴!”茉颜粗鲁的打断了秋雨的话,害秋雨眼眶有些微红,这应该是小姐第一次吼她。

    “臣妾没有责怪王爷的意思,臣妾还要谢谢王爷能够派人通知茉颜。”

    邱宇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茉颜,便也走了,翼跟在邱宇然后,思量了很久后,走上前去阻拦住邱宇然的去路,道:“王爷,属下或许知道是谁下的毒。”

    “讲。”“蓝影湘语。”邱宇然比以往任何一次听到有关茉颜的事都惊讶,“她不是蓝影茉颜的姐姐么?”

    翼接着道:“属下不知,只是今蓝影湘语前来找王妃时语气并不佳。”

    邱宇然眉头紧皱,“你去查一下蓝影湘语,还有,查那只狗。”

    此刻,茉颜抱着熙熙正与颜莫熙在客栈中商讨熙熙的病,毕竟颜莫熙十年学医,医术早已到达登峰造极的境界,在施针加草药的双重作用下,熙熙终于不再脱毛,肤色也恢复正常...但这种种的工序下来,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邱宇然手下的漾将茉颜与颜莫熙在某某客栈单独待一天的消息告诉邱宇然后,邱宇然本就厌恶茉颜的心更加重了几分...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