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郎.8.琴瑟相思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我要赎她,这是二十万两黄金,人我就带走了。”这是茉颜记得颜莫熙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在怡香楼对那个一香气的老鸨说的。

    这一次在回家的路上,两个人不似以往那样有说不完的话,茉颜知道这是自己打断莫熙哥哥的话引来的尴尬,可是她一点也不后悔,他们的命运,早就在自己出嫁那一天毫无交集,况且,要茉颜拖累莫熙,是万万不能的...

    时光匆匆,眨眼间就来到了宇王府,颜莫熙在转的刹那敛去满眼的悲伤,他还是无法接受茉颜嫁人的事实,所以这一路他没有和茉颜说话,害怕自己的心事被茉颜看穿,“到了,你进去吧。”

    看着如以往一样如沐风的笑颜,茉颜也笑了,道:“莫熙哥哥,回去的时候要小心啊,最近皇城很乱...”

    颜莫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似以前一样轻抚了茉颜的头,绽放一个更加温柔的笑容,“早些休息吧,我走了。”说罢,收回自己的手,转离开,消失在巷口的黑暗中。茉颜望着那样凄凉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苦闷。

    “这,这不是王妃嘛!”一个家丁推门而出正好见到站在门口的茉颜不激动的叫了起来,“快来人啊,王妃回来了!”已过三更,本是一片死寂的宇王府却因这一声喊叫灯火辉煌,悉悉索索的走来很多人,当然,邱宇然没有在众人之中。

    为首的邱浩泽快步上前,有些紧张道:“王嫂无碍吧?”

    短短时间内从厢房赶到这里,还穿着这么整齐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压根未睡,念此,茉颜的心有些感动,语气温柔地道:“无碍,只是烦劳大家为我担心了。”

    “王嫂这是哪的话,三哥还在外面带人寻你呢,我派人去找他。”

    听见这话,茉颜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邱宇然竟然亲自带人寻她,“有劳王弟了。”

    “小姐...小姐...”果真是人尚未至,先闻其声,秋雨的这一声叫喊恐怕方圆五十里内无一人不晓,不过大家也都明白她是担心过度。转眼间,秋雨已经来到众人眼前,不顾大家异样的眼光,自顾自的奔向茉颜,上下打量着茉颜,口中还念叨:“是哪帮混蛋刚绑架我家小姐,要我逮到有他们好看!”

    茉颜无奈的笑笑,邱浩泽更是贴心的将众人打发回房了,徒留茉颜主仆二人在庭院私语,茉颜会意地对浩泽淡淡微笑,邱浩泽点点头也转离去了。待到秋雨缓和一些后,茉颜才发现自己边多了三个侍卫,想想他方才和旁管家低头窃语便明白了龙脉,心里对这个少年的贴心也很是感激,眼角的笑意也更加明显,弄得秋雨一头雾水。

    茉颜二人方踏入含湘苑,一锦衣老婆婆便上门道谢,“老奴谢过王妃。”

    茉颜知道这位便是两个时辰前自己所救回的老人家,忙上前扶起她,“老人家不必客气,茉颜只是做了晚辈应当做的,您不要这样。”

    “是啊,娘,您用不着对她这样,她本来就应该救您的。”一道充满磁的声音响起,屋内的茉颜和老人家均抬头望去,只见邱宇然一玄衣站在门口,他头发有些凌乱,甚至有些因汗水的关系紧紧贴在了颈部,黝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

    原来,这位老人家是他的娘,怪不得那两名蒙面黑衣男子劫持老人家,原来老人家是一手带大邱宇然的娘啊,早就听闻他的娘对他的重要了,今,也算见识到了。“宇儿,别说笑了,我怎么能和王妃相论呢?王妃是千金之躯,更是你的妻子,你不要让王妃觉得你不疼她!”老人家有些重语气的对邱宇然说道。

    然后老人家又回头温柔的对茉颜道:“颜儿,我可以这样唤你吗?”茉颜瞧见了老人家后邱宇然警告的眼神,却没有理会,淡淡一笑,“当然可以。”

    “你莫要怪宇儿,他这孩子只是嘴硬,其实他很关心你的,今夜你出事时他才刚回府,他知道你出事后就立马召集大队人马全城搜索你的下落。”

    茉颜一面微笑地听着老人家所讲,一面有些惊异的抬头望向邱宇然,然,瞧见的仅是他的背影,看不出他的任何表,也就无从考证他是否真的关心自己,罢了,有名无实的妻,他又能有多在乎呢?怕是老人家误会了吧...

    本是出神的茉颜,被老人家轻握一下就回了神,此时老婆婆语重心长的说:“颜儿,宇儿小时候受过很多苦,以前有我可以护着他,可是我现在老了,不知还能活多久,以后,就烦劳你多多照顾他了,他这个孩子外冷内,若是说话得罪了你,你要多多担待些...”

    “娘,您在说什么!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邱宇然毅然打断老人家的话语,神坚定道。

    老人家双眼含着些许泪水,点头道:“哎,哎,我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我还等着看你和颜儿的孩子呢。”

    此话一出,惹得邱宇然和茉颜都有些许别扭,两人都凝视着前方没有说话,老人家见状以为是小两口不好意思,便笑着说道:“好了好了,老人家我先走了,你们慢聊。”说罢便示意一旁不做声的秋雨一同离开。

    这下房间只剩下茉颜和邱宇然两人了,邱宇然正离开之际,茉颜恍然开口:“今,谢谢你。”

    邱宇然的单凤眼那一愣,表明了他的诧异,口上却满不在乎的说:“我又没有做什么可以让你道谢的事。”

    茉颜此时有些明白了方才老婆婆讲的那些话,他,还真是有些别扭,心口不一。茉颜压抑住想笑的冲动,尽量平静的说:“你亲自带人寻我的事,我很...”

    “啊,本王累了,先休息了,今就在你这含湘苑歇下了。”邱宇然边说边在外寝室的榻卧下,这原本是给丫鬟准备的榻,他堂堂王爷竟如此无所谓的就寝,茉颜更觉惊奇,而且他明明就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不然也不会在自己的小苑委屈一夜了...想着想着,茉颜竟不觉嘴角上扬,方才被劫的坏心也烟消云散,欣欣然地走到内寝室就寝。

    而外寝室的邱宇然,缓缓睁开眼睛,细细想着方才那个一月白落纱衣,面容清丽的女子,她是如此善良,竟然为一名不知来历的老人家牺牲自己,难道,是自己以前错怪她了?她其实嫁给自己是有苦衷的?想着神缓和了许多,可又想起她竟毫发未伤的回府,察觉不对劲,一名弱女子,怎么会被两名男子劫走后安然返回?除非...是她自己贼喊捉贼!那么,其实她早就知道那名老婆婆是自己的娘,而且花钱雇凶劫持娘,再装出一副善良模样...邱宇然想到此便愈发觉得茉颜的恶毒,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竟然什么招数都用上了,一个起,便匆匆离开含湘苑,朝着自己的竹墨苑走去,片刻也不想与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共处一室。

    颜府内,颜莫熙凝视着窗前放置的紫玉琢,本想用来向心的她表明心意的,如今却只得孤独的与月共眠,悲从中来,便拿出腰间的竹箫,奏出自己内心的愁苦。时光,仿佛回到了十二年前,一个四岁大的小女孩看见因玉箫丢失而一脸不悦的自己,悄悄将她自己刚做出来的竹箫送给他,女孩天真的神,犹如天籁的声音,早已深深刻在自己脑中,印在自己心中...他曾暗自发誓要守护住她那样的笑容一辈子,可那个女孩如今已长成一妙龄女子,已经不需要他了,她,便是如今的茉颜...

    寂静的夜幕下,又有多少恩怨,有多少误解,有多少愫暗生,有谁明白呢?一曲箫音飘过,曲中的真与困苦无人解...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