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拍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花魂错 书名:高手高手
    沫璇熟络地在花阵中穿梭,初冉和玖魇则是寸步不离地紧紧跟随。

    “呜呜!”玖魇后突然扑过来一个白色影子,玖魇一直精力集中地盯着走在前面的沫璇,此刻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一撞击,竟然不小心走偏了方向!仅仅只是一步之差,玖魇本打算快速返回去,结果却发现再也看不见沫璇和初冉了!他的周围全是颜色灼目的花,生生灼伤着他的神经。

    “银幻,你这个白痴!”玖魇当下就发出一声怒吼,声音顺着花海绵绵而散,不知道传去了哪里。

    “呜!”银幻很是委屈地蹭着玖魇的小腿,黑瞳里早已积蓄满了泪水。

    “走不出去了!”玖魇又朝周围细细地观察了一圈。他现在完全被围在花海的中央,看不到一个人影,寻不到一个出口,视线里只有无穷无尽的花!眼睛被生生刺痛,阵阵眩晕凶猛地袭来,玖魇忍不住冒出了冷汗。

    “呜呜!”银幻突然咬住了玖魇的裤脚,用力朝着一面拉扯起来。

    玖魇眼中灵光一闪,猛然想起来也许银幻能带自己走出这鬼地方!当下他便不再犹豫,跟着银幻步入了花阵。

    脚下的花被玖魇一朵一朵挨着踩歪了下去,但是很快又顽强地立了起来,丝毫找不出被践踏过的痕迹。

    银幻每跑出去几步就停下来看一眼后的玖魇,待他跟上来之后又继续前进。

    不知道过了多久,玖魇的视线里仍然是看不到任何尽头的花!要不是他旁经过的花有明显向后倒退的况,玖魇真的有点怀疑自己一直没有移动!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累得全困乏,却没有看到丝毫希望!

    无边嗜杀,到底有什么玄机?!

    比绝望更绝望的事,就是你根本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却又死也死不了!

    玖魇又跟着银幻坚持走了一个时辰之后,终于累得坐到了地上。他粗粗喘了几口气,伸手摘下了旁边一朵淡粉色的花。

    它的根茎似乎比一般的植物长得结实许多,放佛有什么东西深深地嵌进了泥土里,使得采摘的时候有些困难。玖魇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它从土里拔出来!本来玖魇是直立坐着的,结果将花拔出来的时候,力量瞬间没了抵消点,他重重地朝后仰去!

    “哎哟!”玖魇感到他的背被一个硬东西咯了一下,脊椎骨差点错位。快速回头看去,那里赫然是两副白森森的骷髅!那两具骷髅的双手死死插在一起,其中一具骷髅全的骨骼没有几处是完整的,只剩下了一条腿还被以一个想象不到的角度弯在地上!另一具骷髅的脑袋不知道被丢去了哪里,有一半的脊椎骨被拧成了麻花!如果把他们还原为血之躯,呈现于眼前的将会是怎样一个死命拼杀的场景!?

    玖魇的胃立刻就失控地蠕动起来,秽物如开闸般急急喷出!更骇人的是,那些散发着酸臭味道的秽物在接触到周围的花时,竟瞬间被吸收了进去!

    玖魇顾不上擦拭残留在嘴边的脏污,吓得连连后移。突然,他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握紧的手里挣扎。玖魇当下就如同被鬼附般将手里的东西死命地丢了出去!只见一朵粉色的花在空中诡异地扭动着体,在落地之后,那沾着黄土的根瞬间变长,快速地深入了泥土里,不出三秒钟,那花又重新长回了地上!

    玖魇将头深深地埋进了口,任由银幻在边呜呜乱吼,他再也不想移动一下!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完全超出了自己的忍耐限度,他需要时间先慢慢消化掉!如果再动一下,他怕会看见更可怕的事!到时候,他说不定会失去理智跟银幻厮杀起来!

    银幻折腾了一会,见玖魇始终不理自己,当下也就不再出声。它轻轻地将体靠在玖魇的腿边,耳朵警惕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魇儿呢?他怎么不见了!”已经走到无边嗜杀中心的初冉睁开眼不见了玖魇,当下就焦急地喊出声来。

    沫璇也连忙朝周围看去,再确定玖魇没有跟上来之后,面色瞬间黑了下去。

    “玖魇哥哥迷失在幻阵里了!”沫璇像是在进行一个死亡宣判一样,全不住地发抖。

    “怎么会这样!还不找人去救他!”深知无边嗜杀的可怕,初冉疯了一样扯住了沫璇的衣领,用力地拉扯着。

    “咳咳!”沫璇被初冉拉地有些呼吸困难,她移动了下子勉强吸了口气,:“前辈快些放开沫璇,我才好找人进幻阵里救人啊!”

    初冉终于恢复了一丝冷静,她朝周围无尽的花海望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尽数插进了里,血迹汩汩流出。

    “还不快去!”初冉朝着沫璇吼了一声,面色愠怒。

    “前辈切忌不要进入幻阵,我马上去找宗主!”

    无态玄派的大之内,高坐在上位的舞千玥满脸的皱纹在听到璇沫的诉说之后全被拉扯开来。不过她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是一言不发地轻轻拍打着椅子扶手。

    “宗主,请你速去把玖魇从无边嗜杀里救出来!”沫璇见舞千玥没有丝毫前去营救的意思,当即就急的跪到了地上。

    “你急什么?那小子一时半刻还死不了!”舞千玥冷冷地瞥向已满脸泪痕的沫璇,脸色甚是不悦。

    沫璇惊得不敢抬头看舞千玥,她将头低了下去,嘴角不停地抿着,心像是被数把尖刀切割着!

    “请恕沫璇不能再等了!”

    沫璇朝着舞千玥重重磕了下头,起跑出了大

    “舞千卓秀,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好徒弟!”舞千玥气愤地用力将手拍了下去,那受力的椅把手瞬间就脆弱地崩裂!

    “宗主恕罪,是卓秀管教不严!”

    舞千卓秀连忙走上前来,惶恐地朝舞千玥俯请罪。

    “那小子现在还不能死!”舞千玥沉默了片刻,声音幽幽地传出。“我去看一下,你等在这里!”

    舞千玥拄着拐杖走下了中央的高台,浑散着冷意。

    “呜呜!”银幻看着终于把头抬起来的玖魇,激动地跳了起来。

    玖魇缓缓转向银幻,眼里生气、无奈、坚强、狠厉,各种神色混杂在一起,让人无法看穿他的心思。玖魇将嘴角用力扯了扯,:“银幻,我还真是命里跟你犯冲!一遇见你准没好事!”将头慢慢靠近银幻,盯着它的眼里突然冒出了一丝杀气,语调有些调侃地说到:“我很快肚子就饿了,一会我要是还出不去,我会考虑把你给吃了!怎么样?”

    “呜呜!”银幻在原地跑了一圈,朝着玖魇叫得有些放肆。好像在说:想吃我,恐怕你没那机会!很快我就能带你走出去!

    玖魇在刚才那段沉默中想了很多,他把那些诡异的场景全部过滤了一遍,突然就变得不再那么害怕了。这些花的颜色太炽烈,要是不停地看下去肯定受不了。但是,如果他闭目不看,就不会再被那炽烈灼伤,眼下,等着人来找他似乎是最好的方法了!

    他嘴角向上邪气地扬了扬,:“就算我想死,恐怕某些人也不会答应!”玖魇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衫,调整了下姿势开始打坐。

    “呜呜!”银幻很是不解地朝着玖魇叫起来。

    “走也是白走,我可不信你真能把我带出去!你带我再去找出几具骷髅还差不多!”

    玖魇慢慢地吸气、吐气,按照平里的方法试着发动魄魂珠。

    “想必不出一会就会有人来找我们了,我还是决定省点力气!”玖魇的心态突然放宽了很多,他从起初的惊慌到后来的惊吓,现在已然变得冷静了。

    果不其然,才过了一会,他便感到周围似有人慢慢地接近了。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高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