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拜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郑泽垚 书名:天之争
    托米克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是被一个大恶人抓去的。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他的衣服是血红色的,他的肩头还有一只会说话的小猫。”虽然那鬼面男子的语气很温和,但托米克的直觉告诉他他必须如实说话。何况,自己的命都是眼前这位鬼面男子救回来的,他若非要要回去的话他也认了。再何况,他还是有一些分寸的。虽说他对眼前的这位鬼面男子是正是邪难以分辨,但邪派之间通常是没有友谊的,都是相互利用而已。所以即使眼前这位鬼面男子是邪派修士他也不必太过担忧。

    “哦,我知道了。你是那个水族山寨的人吧。你叫什么名字?”鬼面男子似乎对托米克的回答还算满意。

    “我叫托米克。恩人也知道我们寨子里发生的事了吗?”

    “嗯,是的,我知道。托米克,你的事我都知道。”鬼面男子貌似非常感伤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他继续说道:“托米克,我很同你,也很对不起你。我们作为南疆唯一的正道大派,却没能保护好自己门派管辖范围内的百姓,这是我们的责任,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不过,托米克,你放心,我会帮你报仇的。我们曹地府定会举全教之力将那妖魔揪出来,我们一定会叫他血债血还!”

    鬼面男子说这些话的时候极力地用自己的声音和肢体阐释着自己的真诚。但是托米克却觉得他的眼睛里流露出的东西给他的感觉是很不真诚的。所以,他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眼前这个人,尽管他以前救过自己一命。

    但是,出于礼貌,他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不信任。于是他扬起了头,用一种十分坚定的语气说道:“多谢恩人。但是我对那恶魔恨之入骨,我必须要亲自杀了他才能解我心头之恨。所以,我只能谢谢您,我真的不需要您去帮我报仇。”

    “好,有志气,是个男人。但是托米克,你要相信我,你现在是杀不了他的。那个人我是知道的,他可是个极难对付的邪派化神后期高手。”

    听了鬼面男子的话,托米克咬着牙说道:“我知道我现在我杀不了他,但是我也知道,总有一天,他必须是死在我的手头。”

    “呵呵,托米克。好孩子,我就喜欢你这样意志坚硬的人。”鬼面男子似乎被托米克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决心触动了,他对托米克说话时的语气也含带了一丝欣赏之意。而这丝欣赏之意也完全不是他那种一贯的让人产生疑惑的虚伪的表达,而是让人很明显地看得出他这是真正的欣赏。“好,我答应你,你自己的仇你自己去报,但是你现在还得先提升自己的实力。我虽不济,却也是化神中期修士,我若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愿意。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托米克飞速地思考了一下鬼面男子提及的收他为徒的事,然后他便毫不犹豫地就跪下拜了师。

    托米克之所以会答应得如此之爽快,一则是苦于自己没有修仙门路,二则是鬼面男子救了他且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另外,做了鬼面男子的徒弟至少短时间之内的生命危险就能彻底解除。而那其中主要就包括眼前这位正邪难分的鬼面男子可能会对他突施毒手。何况,人家还是化神期的修士!托米克从他看到的那些远古石碑的碑文上所讲的故事中知道,这可是别人梦寐以求的天大好事。再何况这鬼面男子虽然穿着和举止上都有些怪异,但托米克始终觉得他的本质应该是不坏的。他和刚才那鬼袍老者都一直以正派自居,想来也应该是真的才对。不然就他这么一个凡人孩子,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合起伙来骗他。

    “呵呵,好。乖徒儿,你是我唯一的徒弟,我现在就把这本威力无穷的绝世功法传给你。”说着,鬼面男子一边去扶起托米克,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兽皮古书。

    “要传我绝世功法?怎么可能?”托米克在心中起了这样的疑问。虽说他已经拜了师,但这也有点过早了吧。同自己的世所以收自己为徒还算是合理的,但他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为人,甚至连自己的灵根都还没有检测便要传授自己绝世功法,这也太不合理了吧。但是,若他是在忽悠自己,那他就必定是对自己有所图谋。然而,他这样一个化神中期的修士,能对自己这么个一穷二白的凡人有什么图谋呢?

    “多谢师父大恩。”虽然一直对鬼面男子的话深表怀疑,但托米克说话时却是一副喜极而泣的样子。他伸出双手接过了鬼面男子的那本古书,他看见那上面写着“玄鬼经”三个字。托米克努力地回忆了一下自己在那些远古南疆碑文上看到的故事中提到的功法,虽然那些石碑上面记载的功法不多,并且大多数已经失传。但还好这玄鬼经恰好就在上面,而且托米克也正好读过有关它的详细记载。他记得,他看到的那块石碑的碑文拓本上是这样记载的:

    玄鬼经,当年云荒国玄鬼门的基础功法。包含修仙术、法术及巫术。其中修仙术专攻玄鬼门功法,属炼魂术,所有灵根修士皆可修炼。而其法术多为偷袭类攻击法术,适合于暗属灵根修士修炼,威力奇大。另外一部分法术中多数为木属毒功和土属封印术,威力皆不小。而其真正的强大威力其实是存在于它所记载的那些巫术当中。不过可惜的是那些巫术修习难度巨大,有的甚至于盖过了同阶咒术。所以玄鬼门中其实没有几个人会使。这也是玄鬼门被灭门的一大因素。

    回想完了那段有关玄鬼经的记载,托米克心道:“果然并非是什么绝世功法,不过是一个已被灭门的普通正道门派的基础功法而已。只是,既然是正道功法,修习一下也无所谓。何况按照记载上的说法,这本功法还是有一些威力的。”

    想清楚之后,托米克便把那本《玄鬼经》收入了怀中。鬼面男子看着托米克把那本《玄鬼经》收入怀中之后开口对他说道:“嗯,好了。托米克,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传弟子了。你就和我一起住在这冥王中吧。这块出入符石你拿去,以后进出的时候把这块符石的有符文的那一面对着那块石壁,然后再往其中注入一点灵力就可以了。”

    托米克伸手接过了符石,并说道:“可是师父,我现在还没有灵力啊。”

    “我知道,所以你要先在这里待上一阵时间。我会亲手把你带到炼气期三四层,然后才叫你自己去按那本功法修炼。好了,我现在就带你去你以后要住的地方,那里还配有一间练功房可以供你修炼呢。”鬼面男子说完后也不管托米克,自顾自地转向内走去。

    “嗯,多谢师父。”托米克一边说话,一边跟了上去。不久后托米克来到了鬼面男子给他指定的那个房间。鬼面男子给了他几瓶辟谷丹供他常食用,另外还给了他一些初级的练功丹药后便关上门出去了。鬼面男子临走时对托米克说道:“今天是第一天,你先不忙修炼,修仙这种东西可是急不得的。你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早上我再来传你功法。”

    托米克虽然分不清楚洞内的白天和黑夜,但他心想,既然鬼面男子像那样说了,他就听他到时候的安排就是了。现在自己就暂且在这个自己将要长期居住的房间里呆上一段时间吧。毕竟,熟悉熟悉环境也还是有必要的。

    于是托米克开始观察起自己的房间来。从拜师到现在,他都没有问鬼面男子的份,因为他知道他不需要着急,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而如果鬼面男子一直都不让他知道,那就说明他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将自己的房间观察了一会儿后,托米克发现,这个房间很素雅,墙壁上没有那些鬼怪壁画。房间的陈设也很简单,就一张不带帘帐的檀木大,一张桦木圆桌和两把楠木靠背椅。而四壁上除了开了两扇窗户以外全都是一片空白。他在房间内走了两转后便躺在上休息起来,他没有仔细地去研究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他不担心安全问题,因为这里不可能有猛兽毒虫,也不可能有外人到来。只要那鬼面男子不来伤害便万事无忧。

    现在,躺在上的托米克又开始想事了。确实,很多时候一个人一躺在上就容易心思活跃,就容易胡思乱想。而托米克想的自然是他当年居住过的那个山寨里的一幕幕美好生活,还有就是那个血衣大汉对他所做的一切。虽然,如今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年,但托米克这三年来乃是一觉而过。对他来说那件事就像才发生在几天前。那一幕幕痛心和无助的场面一直在他心头徘徊,一切都还历历在目。

    何况,就算是过了三年又怎样?再过三年又能怎样?所谓的时间能够冲淡一切是不包括仇恨的。而对于托米克这样一个被仇恨反复噬咬着灵魂,被仇人无剥夺了一切的人,时间只会不断地翻检仇恨,直至所有的心思汇聚成一把复仇的利刃。

    而此时,就在托米克深深地陷入到仇恨的泥潭中时,冥王中的另外一个地方,一个庄严肃穆的灵堂前,鬼面男子看着眼前的牌位怔怔出神。

    “师父,小师妹,我蚩博就要给你们报仇了。”鬼面男子突然开了口,原来他的名字叫蚩博。“师父,今天我可给您添了一个徒孙呢。那个孩子很不错。虽然我现在只是在利用他给我办事。让他学习《玄鬼经》,学习炼尸术。让他帮助我组建一支尸大军,好用来对付仙剑盟。但是一旦我大仇得报,我就会把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当然不包括这血巫之术。另外我还会把我们一门的道义传授给他。师父说得对,我们一门的道义必须要传承下去,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正义。哼!像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所谓正人君子,不过是以华丽的借口来保护自己的利益,都不是些人东西。师父,小师妹,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亲手杀了剑龙飞那个伪君子的。

    呵呵,师父,再给您说说那个徒孙吧。我想他一定会让你满意的。他也是个孤儿,但他不像我,他知道杀他全族的人是谁。他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他说话的语气和我还真是一模一样呢。师父,我不是给你说过的吗?我说过我知道我现在暂时杀不了剑龙飞,但是我同样知道,总有一天,他必须是死在我的手头。而那个孩子,他也是这样说的,他也是那种下了决心便连天都敢拆的人!怎么样?不错吧?我收他做徒弟的时候可是考虑了您是否会同意了的啊!

    我知道,您会问我他是否善良。这一点你放心,我都是活了一千四百岁的人了,这一点我还是能够看得很清楚的。他是个纯良正直的人,这是他的眼睛告诉我的。另外他的言行还告诉我,他是非常聪明的人。小小年纪,心思便缜密得让人惊叹。而且他上还有好多很奇异的东西,也许是某种特殊体质吧。

    小师妹,我给你说,那小子可好玩了。他一觉睡了三年呢,他不仅没睡出病来,还把一的重伤都养好了,而且体也一直都在长,三年中他可是什么东西都没吃啊。这简直太神奇了!这可是说明了他的体能够自动吸收天地间的阳之精啊!这种事好像古往今来还没有出现过吧。按照他这样的况,他要是能够活得久一些,他哪怕是根本不修炼也可以飞升灵界啊!所以他修行起来的时候应该很快吧。而且,我现在还没有检测他的灵根,要是他的灵根也很好的话他的潜力就太大了,说不定将来还会将我们一门发扬光大呢。所以以后我要是不幸被正道的人追杀而死的话,我也会把他推荐给大师兄的。总之这个浑浊的世界可不能失去了像我们一门中的那些真正宣扬众生平等的天道的人啊。

    师父,您地下有知的话一定会高兴死了。因为按照您的理论,那孩子灵根资质肯定不会差的。你说过灵根优劣实际是指一个人**属的优劣,所以一般来说长得好看的人和长得很有某种属的特色的人的灵根都不会很差。因为长相是**的外表体现,是肯定会受到一些体属的决定和影响的。而那个孩子,长得特别地俊秀,想来他的木属和水属灵根都应该很优秀的,这样就非常适合修炼您的浩气决和捆仙术啊。

    呵呵,好了。师父,小师妹,我要去练功了。我明天会把那孩子带来给你们看的。”

    那个叫蚩博的鬼面男子在他口中的“师父”和“小师妹”的牌位前站了很久,也说了很久,最后他默默地离开了。

    出了灵堂后,蚩博拿出一张传音符,对着符纸说道:“时间到了,下一批去见大阎王的教众有没有准备好,叫他们进来。”说完后,蚩博手中升起一团火光,那张传音符在顷刻间化为灰烬。

    过了一会儿后,一批衣服上绣着一只恶鬼的人从托米克来的时候走过的那条石廊中走了出来。他们显然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从石廊中走出来后便一个个东张西望的不知自己到底该继续朝哪里走。就在这个时候蚩博出现了,他形一闪便到了众人面前。他背对着众人一言不发。众人看到他出现后全都立刻跪拜在地,口中喊道:“属下参加教······”。

    就在众人的话还没说完之时他们便看见眼前出现了一片寒光,他们尚不知发生了何事,便看见自己早已首异处,而且准确地说是被砍成了好几截。然而,他们的鲜血却没有滴到地上,而是随着自己已被肢解的体飞到了半空中那团悄然出现的血色红云之内。

    片刻后,一切消失了,地上什么也没有,那个叫蚩博的鬼面男子也早已不知所踪。只有那股浓烈的血腥味依旧还在独自默默地阐述着刚刚才发生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天之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