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无名地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郑泽垚 书名:天之争
    “啊!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就在血衣大汉刚刚调头往北面飞出去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就遇上了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状况。他只感觉全的灵力在一刹那间就消失不见!他此刻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凡人。他正从空中急速地往下掉。好在,他为了隐蔽而故意选择了低空飞行,离地面不过十余丈。对他来说这并不算太高。

    说话间血衣大汉已经坠落到地面。但到了地面的高度后坠落并没有停止!他继续向下坠去,因为正巧下面是一个没人知道其名字的地渊。血衣大汉运气极为不好,他离地渊的崖壁只有三尺,要是再靠前一点的话他就可以摔在地上。而凭他强悍的躯从并不算太高的地方摔在地上是不会有事的。但是现在却不一样,要是从这深不见底的地渊摔下去,失去了灵力保护他无疑会粉碎骨。至少,他保护不了那孩子。不过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那地渊的崖壁有微微的隆起。血衣大汉下坠到隆起的最高点时他已经能够够着那地渊的崖壁。而且崖壁上长了一些坚韧的乌黑色藤蔓。血衣大汉本能地用一只手抓住了那些藤蔓,停止了下坠。而他的另一只手一时间腾不出来,因为那只手还抓着托米克。

    “伊邪那岐前辈,不知什么原因我的灵力全被压制在体内,一丁点儿都使不出来。您快帮帮忙把我们拉上去。”血衣大汉始终无法激发出体内的灵力,于是向黑色小猫求助道。

    “哼!真没想到人界还有这种鬼地方!我要是能使用灵力我会让你掉到这里吗?现在我连和那些妖兽的联系都失去了。这说明不仅是我们的灵力被压制,任何灵流或灵波到了这个地方都会被切断。这种事我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遇上。而且这个地方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异样。我也搞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那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爬上去呗。难道你想下去?你看看下面,根本就没有底。”

    血衣大汉低头看了看下,无奈地说道:“可是我一只手抱着那孩子,怎么爬啊?”

    “叫他自己用双手抱住你的大腿,你把那只手腾出来。”黑色小猫对血衣大汉说完后又转向了托米克。“喂小子。按照我说的去做,否则大家都得摔死。”

    “哼,摔死了好。我正愁连和你们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有呢!”托米克的话让黑色小猫和血衣大汉都是一惊。果然,托米克双脚蹬住崖壁,使劲地把血衣大汉往下拉。他确实说到做到,他这可真是要找那血衣大汉他们同归于尽呢!

    “你疯啦!小子,快住手。”黑色小猫很快爬到托米克面前,双眼中寒光闪闪。

    “是的,我疯了。你们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难道还不疯一个人么?所以去死吧。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会怕死吗?大恶人,还有你这鬼猫,你们听着,我要你们去死。”托米克话音刚落便“啊!啊!啊!”地发疯地向下猛力拉扯。不一会儿他面前崖壁上的土石都被他蹬下去不少。

    “岩小子,快把这小子扔上去。否则一会儿真要和他同归于尽了。”看着托米克那架势,再看看早已晃晃悠悠的血衣大汉。黑色小猫意识到况极其不妙,立刻向血衣大汉下了命令。

    “嗯。”血衣大汉一边答应,一边大手一挥,想要将托米克扔上去。然而托米克紧紧地抓着血衣大汉的手,拼死不放。血衣大汉手臂轮了好几转也还是没把托米克扔出去。

    “不好,岩小子,你快看。正派修士赶到了。要是再不爬上去的话你会被他们轻易灭杀的。”黑色小猫说这话时眼睛看着天上,只见那里有几名正道修士正驾驭着各自的法宝徘徊不定,似乎正在寻找突然没有了踪迹的他们。

    “前辈,为什么他们的灵力不受到压制?”血衣大汉看着天上,疑惑地问道。

    “也许是这诡异地渊压制灵力的范围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修士们通常都是在高空飞行,这也许就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注意到这南疆万重山中的这个极度诡异的地渊的原因吧。好了,你快点爬上去,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的。”

    “可是这小子死不放手,我怎么个爬法?”血衣大汉皱紧了眉头。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小子要寻死就让他去。你我死在这里了谈何大道?”

    听了黑色小猫的话,血衣大汉皱了皱眉,语重心长地对托米克说道:“小子,你也听到了。再不抱住我的大腿让我用双手爬上去,你就自己在这里等死吧。我们可绝不会陪你死的。”

    “哼!恶人,你吓唬谁呢?那些正派修士到了,你的死期也到了。我可不会让你那么容易爬上去的。”

    “找死!”血衣大汉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把抓着托米克的手用力地杵向崖壁。

    “啪。”托米克扎扎实实地撞在了崖壁之上,他的头也磕了一下。两股剧烈的疼痛同时从背后与头部传了过来。然而他并未就此放手,依旧死死抓住血衣大汉的胳膊。这一下血衣大汉和黑色小猫都愣住了。他们没料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能承受住血衣大汉这猛力一击,没料到托米克的意志竟如此顽强。

    黑色小猫摇头叹道:“这么倔的孩子,真是可惜了。岩小子,速速解决他。”

    话音刚落,“啪”“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在连续承受了十七八次猛烈的撞击之后托米克终于坚持不住了,从空中摔了下去,摔下了那无底的深渊。

    由于血衣大汉拽着托米克撞崖壁的动静实在太大,天空中的正派修士早就已经发现。于是当血衣大汉一爬到地面上时就已被他们团团围住。

    “嘿嘿!果然是栽到这地渊下面去了。要不是我早在两年前就发现了这里的异常恐怕连我们几个也要一起在此送命。”那个带着猛鬼面具的男子冷冷地说道。

    “说吧,你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做什么?为什么屠杀那些无辜的山民?不回答的话我们会立即将你就地灭杀。”那个枯瘦的老和尚看着血衣大汉和他肩上的小猫说道。

    “要将你们全部灭杀我没那个把握。但你们要想杀我恐怕办不到吧。”因为感到全灵力已经完全恢复,而且可以施展自如,所以血衣大汉心中有了底气。

    “哼!口出狂言。你以为你养了一只化形期的九命灵猫你就天下无敌了么?我告诉你,你那灵猫别说只有九条命,它就是有一万条命也得留在这儿。”正派修士中穿黄色道袍的那个道士似乎是个急子,话音刚落他便朝血衣大汉发动了攻击。只见他将手中那把寒冰伏魔剑一抖,无数的剑气混合着冰锥朝血衣大汉激而来。

    “哼,我倒要看看是谁口出狂言。”黑色小猫说话间竟变成了一个高大男子。他穿一夜行衣,头顶一个大斗笠,背上则一共背了八把长剑。他挡在血衣大汉前,面对那激而来的让人眼花缭乱的冰锥和剑气,他一脸的轻松写意,似乎完全不知那道士这一招的真正威力。那道士是太虚观的化神中期修士,道号宏清,修为在门内仅排第四名开外,实力却高居门中第二,仅排在太虚观观主宏一之后。他那把寒冰伏魔剑在人界也是威名赫赫。在十几代主人手中斩杀了无数邪魔妖兽。由于后还有一大帮正派修士,他觉得没有必要和对方慢慢地混个知己知彼之后才尽出绝招。他觉得在这种同阶修士以多战少的况下只要人数绝对占优的一方一上来就绝招尽出那么人少的一方就会大吃其亏。所以他刚才使出的那一招并非简简单单的剑气斩杀术与冰锥术的混合使用而已。那可是他的成名绝技影月分斩。只要不是拥有顶级防御法宝与丰富战斗经验的修士将很难在这一招之下生还下来。原来,宏清是一名拥有异灵根的修士。他的灵根为九成暗灵根,十成水灵根和七成金灵根。他在那无数的冰锥和剑气之下暗藏着上百把暗属灵力幻化的隐形刀片。而那无数的隐形刀片恰好天衣无缝地拼成一弯完整的月牙,并且在激出去之后仍然能够保持月牙的形状不变。这样即使被对手发现之后也会让对手以为这只是个影藏的半月斩,以为只要格挡一下就可以解决。殊不知若光是格挡的话那些刀片会破散开来攻击对手的全。而这样短的距离会让人很难再有所反应,这样一来对手的护体光罩必然大受损害,而对手的注意力也将全部投入到对这些刀片的防守上面,却哪里还能料在他后还有宏清幻化出的隐形分的惊天一斩。

    果然,那幻化成人形的九命猫妖虽然用两把长剑挡住了所有的冰锥和剑气。却没料到那无数的暗影刀片向他袭来。本来他可以召唤盾牌类法宝,也可使用土墙和巨木盾之类的防御术,那样他就可以将那些暗影刀片一起防守。但是,那样做也是有缺陷的,要么就是根本承受不了那些犀利的冰锥和剑气,要么就是需要耗费巨大的灵力。于是“啪嗒啪嗒”的声音大作,就如暴雨拍打着芭蕉的树叶一般。很快,九命灵猫的护罩破碎,而这时他惊恐地发现,那把原本拿在宏清手中的寒冰伏魔剑从后雷霆霹雳般地斩将而下。然而,九命灵猫毫不躲闪,脸上还反而露出一丝嘲笑。

    “不好,是分。”

    “华而不实。”

    这两句话几乎同时出口,说前面那句话的人是那个枯瘦的老和尚,而说后面那句话的则是已经站在宏清旁一尺之内的九命灵猫。

    “啊。”宏清尚未弄清是何状况,便见腰间银芒一闪,而下一刻他的体已拦腰断为两截。

    宏清也算是经历过无数大风浪的人物,当他发现自己已毁时忍下了巨大的惊怒和悲痛趁着腰部还未错开,体还有活力的一瞬间抽出了自己的元神。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另一道银芒闪过,宏清的元神竟然也被斩为两截并很快消散为没有任何记忆的原始的精神之力。

    “啊!十拳剑!此人非同小可,大家一起上。”枯瘦老和尚先是见宏清被此人眨眼间灭杀,又看见他背上的另一把长剑竟然可以攻击元神,于是一边大声警示周围众人,一边在护体光罩之外又召唤出他的顶阶防御法宝乙木龙神盾。接着他手中禅杖一砸,一个杖头型罡影朝着九命灵猫狂雷奔电一般激而来。

    “老一点果然阅历多一点,竟然还有人知道老夫当年纵横人界时所使用的兵器。”九命灵猫正说话间,那罡影已来到跟前,罡影乃是灵力所化,刀罡就像剑气一般锐利,而锤形或杖头型罡影则气势磅礴,劲大力沉。九命灵猫正闪躲,却见四面皆有法宝罩过来,地下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封锁型阵法。他眉头一皱,知道当下唯有硬接那罡影,于是飞快念动咒语,并用左手食指和中指按住右肩肩井,然后急速扫向虎口合谷。做完这一切后那杖头型罡影已飞到前,九命灵猫右手一抬,拳头正好对上了那杖头型罡影。“轰!”一声剧烈的爆破声响起,罡影被击得粉碎,而九命灵猫的拳头则金光流转,不见有伤。

    接着,谁也没有喘息,混战一触即发。血衣大汉自然也加入了战斗,而他一对三,九命灵猫则一对五。唯有鬼面男子没有加入混战之中,只是远远地冷冷看着。

    轰隆霹雳之声不断响起,两边都是不遗余力,招数尽出。很快,正派修士与那血衣大汉均有负伤,只有那九命灵猫尚未有事。突然,“刺啦”一声响,一条鲜血长虹从血衣大汉口奔涌而出,汇入那突然加入战斗的鬼面男子手中青铜长剑之内。

    “噬血青红!嘿嘿,蚩博,你师父和你师妹呢?他们怎么不来?”九命灵猫语气极度冰寒地向那鬼面男子说出这样一句话之后突然一下子攻势狂暴,退了眼前众人,瞬步闪将到鬼面男子前。

    “你话真多!”鬼面男子亦是一种极度冰寒的语气。说话间他手中长剑剑锋一转,对上了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九命灵猫。而此时,那血衣大汉口流向鬼面男子的鲜血长虹竟然还是没有断开。

    “欺师灭祖,残害同门,留你何用?”九命灵猫毫不顾忌那向自己刺来的青铜长剑,而是眼中寒芒一现,背上八把长剑齐出,以一次眼花缭乱的强大攻击代替了对青铜长剑的防守。

    “走。”九命猫妖说这句话时鬼面男子已重伤倒地,而九命猫妖此时已到了血衣大汉前,帮他退了围攻他的那三名正派化神前期修士。

    话音未落,两道遁光冲天而起,短短的一个“走”字,竟然也有半截撩在半空。正派众人哪肯放手,包括重伤的鬼面男子也驾起遁光,朝先前那两道遁光消失之处追了过去。

    两个时辰之后,一个老头领着一个少年出现在了先前正派修士与血衣大汉他们交过战的地方。那老头白发苍苍,形色枯槁,背还有一些驼,他不算太高,背上却背着一个比他自己还长的木箱。而那少年则是英姿勃发,俊美异常,一眼看过去便会叫观看之人将之惊为天人!然而他的长相却也有致命缺陷,那就是他是独臂,没有左手。

    “老祖宗,你在看什么呢?这里怎么这么多血?那俊美少年开口向旁的驼背老头问道。

    “天阔呀,你老祖宗我明天就要飞升了。你可要好好把我的话记住。”驼背老头怜惜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嗯,老祖宗有什么话就说吧。”

    “天阔呀,这人界就要不太平了。我飞升之后你把这个收好。”驼背老头一边说一边把背上那个箱子取了下来交到少年手中。并继续说道:“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休要打开。另外,你先不忙去那些正道门派拜师,你现在心智还不够成熟,怀重宝容易遭人暗算。你先回洞府中读完我留给你的那些玉简。那些东西会教会你怎么做人,所以一定要用心去读。这几年你先不用修炼了。就炼气期拜师要好一些,再则凭你的资质修炼也不在乎这几年。”

    “嗯,孩儿一定谨记。”那叫天阔的少年微笑着望向那老头,他微笑着,虽然眼中尽是不舍之

    “好孩子,我在灵界等着你。”那老头也微笑着望向那少年,他也微笑着,虽然他眼中也尽是不舍之

重要声明:小说《天之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