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恶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郑泽垚 书名:天之争
    这是个光明媚的早晨。蓝天如洗,风和清。一路上的群芳争艳,四下里的百鸟和音,优美如画的南疆青山中,一个英俊的少年与一位美丽的少女结伴同行。他们就是上山采药的托米克和玉蓝两人。玉蓝背着背篓,一路上唱着动人的歌谣,托米克提着绳子和攀爬的工具,却是很少言语。玉蓝唱的是南疆古老的歌,她的歌声很美,歌词也很美:

    阿哥哥这青青的山哎

    这水幽幽

    多美的一条河水哎多俊的一座山哟

    哥哥你可曾看见

    那鸟儿比翼飞

    妹妹我望着这河中

    鸳鸯戏水

    ······

    “阿蓝,你唱得真好听。我真的好想听你唱一辈子。”托米克沉醉在了玉蓝的歌声中,不由衷地赞美道。

    “哼,托米克哥哥真会骗人。”阿蓝撒地嘟了嘟嘴,继续说道:“我要是唱得好听,那你干嘛还老是板着个脸,对人家理不理的。”

    “阿蓝,对不起,哥哥刚才在想一句话,一直没想明白,所以才没怎么理你。”托米克解释道。

    “又是那些石碑上的鬼画符吧?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喜欢专研那个?”玉蓝眨巴着大眼睛,盼着托米克的回答。但托米克却只是皱了下眉头,什么也没说。玉蓝不依不饶,道:“是什么样一句话,把你这么聪明的人也难住了,说来我也听听吧。”

    “说了你也不会懂的。那句话还牵涉到其他一些复杂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你都不知道。所以你不会懂的。”

    “算了,不听了。什么复杂的东西,还不是嫌我笨呗。”玉蓝朝托米克吐了吐舌头。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那句话就只是‘另有玄机’四个字。我说了你不会懂的。这没头没脑的四个字。谁会懂呢?”

    玉蓝顽皮地道:“哈哈,我可没请你说,是你自己说的哈。果然是些神神叨叨的话。”

    看到玉蓝的天真活泼,托米克意识到他真正该做的是珍惜眼前,而不是为将来的事悲哀。于是他微笑道:“嗯,我不想那些话了。阿蓝,我想听你唱歌。再唱首歌给我听吧!好吗?”

    “嗯,好。”玉蓝看到托米克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于是爽快地答应了。

    “多好听啊!这个姑娘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算十分漂亮,而且难能可贵的是她没有修过仙,她这可算是天生丽质呀!再加上那美妙绝伦的歌声,也总之可以配得上拥有不灭之魂的他了。”玉蓝唱着歌和托米克一起走远了之后一个全血红的高大汉子站在他们呆过的地方自言自语地说道。

    “没有什么配不配的。”另一个声音传了出来,而说这话的竟然是站在那个血衣大汉肩膀上的一只黑色小猫。那黑色小猫除了一双似乎可以洞察一切的眼睛外与别的小猫并并没有什么不同。它顿了顿,继续说道:“在真正的面前是没有地位之分的。我就过这样一个单纯美丽的凡人少女,可惜她已经死了八万年了。”

    “伊邪那岐前辈可真是个种啊!可以将一个凡人女子记挂八万年之久。”血衣大汉明明说的是调侃的话,表却是一脸的冷漠。

    “哼!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终于找到那小子了。快动手吧。正派那些化神期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追来的人多了,你我都脱不了。”黑色小猫语气中充满了下指令的意思,仿佛它才是主人。

    “真的要那么做吗?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这么好的姑娘啊,何况你不是说她很像你过的那个女孩吗?”血衣大汉突然一改先前的冷漠,一脸真诚的仁慈。

    “哎!”黑色小猫摇头一叹,“要是有别的办法我会带你来这正道的地盘拼死冒险么?要实现你我的大道,唯一的机会就是万魂幡。在这个世界上,无数伟大的事业都常常会有无辜的人为之牺牲,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前辈。这个女孩似乎对他特别地重要呢。杀了她应该足够了吧!后面的计划应该没有必要进行了。”血衣大汉略带恳求地说道。

    “不行!成大事者何计小节?你忘了支牙、沙赫、零幽以及像烈焰荒原和喀萨迦伊那些地方每天都在发生的事了吗?”黑色小猫语气中充满了坚定。

    “好吧!为了我们的大道。我就将恶人做得彻底一些吧。”血衣大汉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然恢复了先前漠然的表

    一炷香之后,在托米克和玉蓝采药的那座山里突然血光一闪。托米克和玉蓝消失在了原地。转瞬间,他们又出现在了空中,而此时他们竟然被一个全血红的大汉夹在了他的两个腋下并和他一起悬浮在半空。

    “快放开我们,你这个可恶的家伙。”玉蓝吓得哭了,托米克却是凶狠地瞪着那血衣人,大声地吼道。

    “会放了你的。待会儿还要给你看好戏呢。”血衣大汉对托米克说完这句话后空中突然周血光暴涨,随即一道血色长虹冲天而起。

    不一会儿后,托米克居住的那个水族寨子的巫神神台上出现了三个人,他们分别是托米克,玉蓝,还有那个神秘的血衣大汉。而在他们后,是巫神雾鱼的巨大图腾以及它的泥塑真

    “恶人。你快放开我们。”趁着血衣大汉稍微松了下手,托米克立即拔出了别在靴上的尖刀。并用它指着血衣大汉的喉咙。

    “哟!嘿嘿!不愧是拥有不灭之魂的人,小小年纪就能这般果敢机敏。可惜你杀不了我的,就算给你杀你也杀不了。”血衣大汉说话时眼中竟闪过了一丝欣赏之意。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全是我们的族人,你还不放开我们的话,我们的族人是不会饶了你的。”

    “呵呵!族人?威胁我吗?那好我帮你把他们叫来吧。你不是问我来做什么吗?我说了啊,我是来请你看戏的。而戏的主角就是我,配角是你们全寨的人。当然,除了你,因为你是观众嘛!所以看着吧,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你会受到巫神雾鱼的惩罚的。”玉蓝这时候恢复了一些勇敢,毕竟水族的人在巫神雾鱼的神台上是不用担心太多的,这也许就是信仰的力量吧。

    “巫神?哈哈哈哈!什么时候五巫那种小角色也自封为神了?真是个笑话。动手吧,岩小子。这事要办得彻底,但是也拖不得。”站在那血衣大汉肩上的黑色小猫开口道。

    “啊!”听了那只黑色小猫说话,托米克与玉蓝都一下子惊呆了。

    “好的,前辈!”血衣大汉转过头向那小猫点了点。然后又对托米克说道:“小子,你不是要你族人们来救你吗?我这就帮你叫来。”

    血衣大汉话音刚落那巫神神台就笼罩在了一片血色红云之下。顿时,一股浓烈的腥臭扑面而来,托米克几作呕,而玉蓝则当场晕倒在地。托米克一咬牙,把手中的尖刀往前一送,想要结果了血衣大汉的命。然而惊变陡生,一丝看似微弱的血气不知何时绕上了那尖刀的刀刃,三两下就将那把托米克自己用精钢打造的尖刀绞成一团废铁。托米克还没来得及惊呼,只见头顶的红云一下子扯出无数触角,鲜血淋漓地在空中摇摆了一会儿。然后便咻地一声朝四面八方延伸出去。很快,那些触角收了回来,然而每只触角上竟然都抓着寨子里的一个人!那些触角抓来了寨子里的每一个人,有强壮如托米克的猎人老师古克的,也有柔弱如玉西一般的。总之那些触角没有放过任何人。

    突然“啪啪啪啪”之声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那些触角全都被那血色红云收了回去,寨子里的人们则被无地摔在了神台周围。很多人倒在地上呻吟,而玉西更是当场气绝。突如其来的震惊把所有人都吓坏了。但一些如古克一般强悍的水族男子竟然从惊慌失措中镇定下来,他们没带武器,于是握紧拳头想要朝血衣大汉冲过去。然而他们动不了,他们这才发现自己被一种血色黏液固定在了地上。

    “啊!!”托米克见到玉西被无地摔死心中无比的悲痛。于是他攥紧拳头向血衣大汉扑了过来,并一路朝他怒吼道:“你这个大恶人,我要杀了你。”

    然而,他还没冲出一步便被一团扑面而来的绿云包裹住体并被其固定在了原地。托米克的全都被包裹住了,除了他的头以外。托米克使劲地左突右撞拼命挣扎,然而那诡异的绿色气云虽然软绵绵的如棉花一般却怎么也撕它不破。于是托米克只能干着急!一时间他急恨攻心,竟将自己的嘴唇咬破了很大一块。嘴唇上的鲜血随即喷涌出来,血腥的味道彻底溢满了他的鼻子和嘴巴。这一下,他再次想起了那些石碑上的杀戮故事,再次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和自己以前的族人!

    “额。凡人真是脆弱啊!好戏还没真正开始呢,怎么就死了一个。那老婆娘一定是怕一会儿黄泉路上太挤自己先赶路去了吧。算了,由她去吧,反正也是叫不回来了。那么剩下的由谁开始呢?”血衣大汉说话时始终保持着一种冷漠到将生命与泥土混为一谈的表

    “你究竟要干什么?”托米克朝着血衣大汉狂啸。

    “呵呵,说了啊。演戏嘛,演一部邪派修士屠杀正派村寨的故事。嘿嘿,有味道吧。不会让你失望的。好了,小子。大戏开始了。就由族长开始吧。开头得开好一点。”血衣大汉说完这话后,不急不缓地走下神台将老族长从地上提了起来。并对老族长说道:“这位应该就是族长了吧。抓你的时候听别人都是这么叫你的。应该没错吧。”

    “咳咳”老族长站起后咳了两声,对血衣大汉垂手低头地说道:“仙师乃得道大仙,何必和我们这些形同蝼蚁的凡人计较。还请仙师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吧。仙师要是有何需求,我等一族万死不辞。”

    “嘿嘿,果然是族长,是个顾全大局的人。可惜了,我要的东西比你们整个南疆都还重要,所以你给不了得。因此,我没办法也只好自己去取了。”

    “什么东西,仙师不妨说说看。”老族长不想放过一线生机。他是知道一些修仙的,他知道要是血衣大汉要灭杀他们一族的话,那将谁也逃不掉。

    “说说倒是无妨,我要的是一颗充满憎恨的灵魂。我说了,这东西你给不了!所以我没必要和你耽搁时间了。”说完话后,血衣大汉用左手揪住老族长的头发,并用右手扫出一股血色真气。顷刻间,老族长的体只剩下一个头颅在血衣大汉手里攥着。而其余的部分则被血衣大汉发出的血色真气溶为一滩血水。

    “族长!啊!你这不得好死的万恶的恶人,我要杀了你。”托米克看着老族长的头颅,心中冲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

    “别慌着叫唤,小子,看下一个吧。好戏还在后头呢。”血衣大汉的声音不温不火,却比魔咒更加吓人。他随意抓起了一个男人,而那个人竟然就是托米克的父亲斯图克!

    托米克心中无限着急,他一边拼尽全力去摆脱那团绿云,一边大声喊道:“爹。”

    “哦?这是你爹吗?那得等等了。那么这个与他在一间屋子里被抓来的女人应该是你娘了吧。你放心,他们是压轴戏,现在不杀。”血衣大汉说完后将斯图克放回了原地。然后他走向了另一个人。他用对待老族长的方式对待了那个人。接着是下一个,再接着就是下下一个。很快,巫神神台周围就只剩下了托米克一家和玉蓝四个人,另外就是一堆孤零零的头颅。那些头颅上的眼睛充满了绝望,全都紧紧地盯着神台上的巫神雾鱼的图腾与它的泥塑真

    “现在是压轴的了,打起精神来,小子。”血衣大汉摇了摇被包裹在绿云中的托米克。这时的托米克已经不会撕声力竭地怒吼了,也不会歇斯底里地悲鸣了。巨大的悲哀让他虚脱了。他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若不是那团绿云,他会立刻瘫倒在地。

    “轮到你的青梅竹马了小子。还不打起精神来吗?”血衣大汉似乎永远都是那般冷漠。

    “我······要······杀······了······你!”托米克咬着牙使出全的力气挤出了这几个字,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角流出了泪水。

    “这一次让你见识一下群魔噬体吧。这可是我的绝招之一哦。很刺激的。要是一般的凡人我才不会用这招呢!”血衣大汉一边说,一边开始念咒施法。

    血衣大汉施法的过程当中,神台四周突然风大作,并且传出了无数的凶厉的咆哮。突然间,一大群妖魔鬼怪凭空钻了出来。这些妖魔鬼怪一个个穷凶极恶,它们一出现后就立即朝玉蓝扑了过去。刹那间,这些妖魔鬼怪已扑到了玉蓝前。它们张口就咬,很快就把尚未清醒的玉蓝一口口地撕扯了干净。

    美丽的玉蓝啊,多么美好的一个姑娘啊!山寨里的人都这说!就连那个血衣大汉也这么说。可是她就这样生生地给群魔撕碎了。她是如此的美好,她美丽、善良、温柔、可!可是命运之神并不她,她竟死得如此悲惨!

    血衣大汉始终没有露出一丝的不忍。他的心是刀子做的。竟然如此喜欢杀戮!他残忍地杀害了寨子里的每一个人。而最后对于托米克的父母,他更是使用了最最残忍的手段,凌迟而死。凌迟本来需要很长的时间,但血衣大汉上带了许多愈伤保命的灵药,他割了一刀后就会立即给斯图克夫妇把伤治好。然后再割第二刀,然后是第三刀,第四刀,第五刀,直到三百六十刀。

    最后神台上只剩下托米克和血衣大汉两个人,血衣大汉收起了缠住托米克的绿云。此时托米克已经不会逃跑,也不会攻击了。他瘫软在地,他本来应该是可以晕过去的,但他怎么也晕不过去,他只能清醒而又虚弱地看着一切,承受着一切!

    这时候血衣大汉轻轻地走到他边,面无表地对着他说道:“今天我看见你和那小姑娘无忧无虑的样子让我感到非常的痛心。因为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你这样的人不应该是无忧无虑的,你应该是充满仇恨的。你的命运,你的生活,你的灵魂都应该充斥着仇恨。而我,将作为你仇恨的对象一直存在下去,直到你强大起来,将我灭杀。”

重要声明:小说《天之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