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巫神之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郑泽垚 书名:天之争
    第二天清晨,当年玉矶子呆过的那个水族山寨的寨民们发现天空异样地昏沉。厚厚的乌云几乎压到了地上,一切景物看起来都是灰蒙蒙的。他们不可能想到,其实就在这一天,整个人界,到处都是这样一番景象。

    由于这番景象看起来只是和暴风雨将临一般无二,所以根本没有谁过于在意。人界各个地方的人都认为这只是他们那里即将下一场大暴雨而已。可是,如果他们之间可以相互沟通,可以同时知道天南地北各个地方的况的话,他们一定会心慌意乱地猜测,是不是青天都已经塌了下来。

    然而这样昏沉的天气一直持续到中午却也不见半点风雷之声。而在这时乌云密布的天空中竟又突然间大亮起来。不过这并不代表乌云已经散开,而是因为天空中赫然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点。

    直到此时,人们才终于意识到天象的非同寻常,于是纷纷将头仰起,注视着那恢宏的天兆。而就在这一刻,那无数的白色光点竟然同时发生了异变,它们逐步放大到在地上看起来也有手掌那般大小,并且无一例外的都有两条清晰的血痕交汇其间。接着,光点上竟然开始生长出肤,很快将光点完全遮盖起来。天空再一次昏暗下来,而由于强烈的视觉反差,很多人一时间看不到空中有些什么。而一部分视觉灵敏的人却能清晰地看到,那些光点上生长出来的肤都有一条**,而且很短时间内那些**打开了。从里面露出来的,竟然是一只只滴溜溜转动着的巨大眼球。而那些眼球一露出来就不停地来回扫视着整个大地。

    “啊!”一声震惊之极的浩的尖叫同时在五湖四海响了起来。这一刻,无论是凡人还是化神级修士,无论是人类修士还是妖兽异灵,也无论是正派修士还是邪魔外道,全都被那恐怖的天兆震慑住了!他们感到了面对天地巨变时的无能为力,于是全都呆在原地不动。他们所剩下的,唯一可以做的事就只有祈求平安了。

    所幸,在出现了无数眼球之后,天空不再有进一步的异变。而那些眼球也在扫视了大地两个时辰之后就一颗不剩地同时消失了。接着乌云便散了开来,天地一下子云淡风轻,仿佛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样。

    只是,天象虽然恢复了。人们惊惶的心却难以平复。那神秘天兆给人们带来的不安和惶恐会在人界形成霾,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都无法被完全抹去。

    不过,这种霾的影响也是因人而异的。相对修士来说,凡人将其遗忘起来要更快一些。因为懂得越多,想法也就越多,对同一件事的思考和反应也就复杂得多。通常凡人的寿命很短,活动范围也很小,对那些特殊的天地法则又知之甚少。所以那个青天突然睁开无数眼睛的异兆对凡人来讲固然神奇,但究竟神奇到何种地步,他们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修士则不一样,但凡有点见识的修士都明白那等天兆是何种概念。无论它预示着宝物现世还是劫数将临,人界都不会再平静。一场血雨腥风即将到来,而到时候会被牵涉其中的绝不仅仅只是正邪各派,人界的每一寸土地都一定会被波及。

    因此,修士们不可能不挂心此事,特别是那些高阶修士以及他们所领导的家族和宗门都可能在数百年乃至数千年间一直派出弟子暗中调查此事!

    但这一切暂时还与南疆最南部的这个水族山寨无关,这里没有一个修道之人,这里全都是凡人,哪怕有一两个孩子有很好的灵根也很难被发现。加之这里地势偏僻,又没有什么特别产出,所以这里消息闭塞,无人问津。更别说有人在这里讨论那恐怖天兆背后的真实原因以及修仙界未来的发展和局势。这里只是个朴实而又迷信的山寨,这里的人们崇信巫神雾鱼,他们认为雾鱼具有至高无上的力量,是天地万物的主宰。所以在他们狭隘的思想里充满了无限的自信,他们认为他们是巫神雾鱼的子民,会得到至高之神雾鱼的保佑而逢凶化吉。所以无论是多么恐怖的天兆,也无论是多么危险的处境,他们都愚昧地坚信雾鱼会最终拯救他们。

    不过,虽说是愚昧,但这也并没有什么不好。这里的人们正是因为这种愚昧而乐观向上,他们正是因为这种愚昧而避免了许多无谓的烦恼。他们在对巫神雾鱼的崇信中逐渐淡忘了那恐怖天兆带来的震撼。但是,他们却无法忘记那一天,因为即使他们会忘记所有的事,他们也绝不会忘记巫神雾鱼显灵的时刻。是的,就在那一天,他们所崇拜的巫神雾鱼真的显灵了。

    当天的事是这样的。就在那个恐怖天兆刚刚结束的下午,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灰衣老者突然闯进了斯图克夫妇的家里。他怀抱着一个婴儿,一进门便开始讲述自己的来历。他说他来自竺紫国的一个修仙大家族,是族里的长老之一,而他怀里的孩子是他们一族唯一的继承人。他们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他们的家族在与仇家的决战当中落败,导致一族几近绝灭。如今只剩下他和他手中的婴儿两人而已。而且他认为仇家会最终追来,将他们也斩杀干净。他说他不在乎自己的命,但是一族的希望不能灭。他必须让孩子活下去。因为那个孩子上有他们一族的正统血继,只要孩子能活下去,他们一族就还能延续。所以他希望斯图克夫妇能够帮他把孩子抚养成人,并送他到修真门派去修真炼道。而他自己,将会把仇人引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后自杀,绝不给斯图克夫妇惹来祸端。并且他还会拿出十两黄金和两百两白银作为对斯图克夫妇帮他抚养孩子的报酬以及作为孩子长大后去修仙门派拜师的盘缠。

    斯图克夫妇欣然答应了帮老者抚养孩子的请求。斯图克说他答应的原因之一是那孩子实在是生得太招人喜,而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没有自己的孩子,他和他妻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个孩子。所以他们不需要那些钱,他们一定会尽心尽力地帮他把孩子抚养长大。

    斯图克和他妻子始终都不愿接受老者的钱财,于是那灰衣老者也不便再说什么。他最后向斯图克郑重地交代了几句便凭空消失了。斯图克和他妻子虽然明白灰衣老者是个修仙之人,但他们生平并未见过真正的修士,所以他们夫妇两个都一下子愣住了。而且愣了很长一会儿,他们俩才终于回过神来。而首先回过神来的斯图克立刻发现自家桌子上亮澄澄一片。他走过去一看,十两黄金,两百两白银在桌子上摆得整整齐齐。

    此时斯图克脑中回着灰衣老者临别时交代他的那几句话。首先,得让孩子在十二岁之后知道自己的世,然后必须送孩子去修仙门派拜师,但必须在十八岁之后方可离家远行。最后,就是必须把老者对孩子讲的话转告给那孩子,并叫他终记住。而老者的话仅有短短的四个字,即“另有玄机。”

    灰衣老者就那样急匆匆地走了,从此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也许已经兑现了他的诺言。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慌忙之中竟忘了告诉斯图克夫妇那个孩子的名字。斯图克夫妇无奈,只好自己给那孩子取名字。但是在这个崇信巫神雾鱼的水族的传统中,所有巫神雾鱼的子民中女人的名字前面都必须加一个“玉”字而男人的名字后面都必须加一个“克”字。而这是由于“玉克”是巫神雾鱼的名字,水族人认为取了那样的名字后才算是巫神的子民,才会一直受到巫神的保佑。所以,按理说给那个孩子取的名字后面也应该加上一个“克”字,但是斯图克夫妇考虑到孩子是外族人,不知道是否可以这么做,于是他们决定去找族长定夺。

    然而,就在斯图克夫妇准备出门的时候,整个山寨的人们都聚集到了他家门口。原来,在那灰衣老者刚刚离开之时,寨子里就发生了一件十分神奇的事。由于是崇信巫神雾鱼的水族,所以寨子里的每一个人衣服上都绣着一个雾鱼图腾。原本那些图腾都该是完全没有生息的死物,但今他们却神奇地活了过来,它们在寨民们衣服上四处游走,最后竟全都把头对准了斯图克的家。于是,所有的寨民都按照图腾的指示,赶来斯图克家看个究竟。而在这时他们才发现了斯图克的妻子玉腊手里竟然抱着一个孩子。而这时还有一些人正在陆续地朝斯图克家赶来。

    直到所有人都赶到之后,人们衣服上的图腾竟然从衣服上飞了起来,飞到空中盘旋着。不久,其中一部分图腾拼成了一个巫神雾鱼的幻影。幻影从空中飞下,接过了玉腊手中的孩子。接着他又抱着孩子悬浮于众人上空。这时其余图腾悄悄来到幻影后,拼成了一个南疆古字。虽然,云荒语早已在人界通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的南疆人其实已经没有几个能够读得懂自己祖先的文字。但这个南疆古字却是依旧为人们所熟悉的的几个南疆古字之一。人们在各种图腾和器具上都会看见这个字,它的意思是强大的庇佑。

    这个字出现了一段时间后巫神雾鱼的幻影便开始消散,所有的图腾再次散开盘旋,形成一团云状。那团云将婴儿缓缓送回到玉腊手中,然后其中的图腾开始一个一个分离开来,飞回人们的衣服之上,并顺势将早已叩头大拜的人们托了起来。

    然后,一切恢复了平静。人们衣服上的图腾又变成了没有生气的死物。这时斯图克向族长讲述了孩子的来历,并提起了给孩子取名字的事。族长听了后说道:“无论这个孩子在何处降生,他已经来到了我们的寨子,并即将在这里长大,所以他当然应该算作是我们这里的人。再加上他能得到巫神雾鱼的认可和庇佑,那在他的名字之后加上克字是理所当然的。我看,就叫托米克吧。对,就叫托米克。我猜小托米克一定是巫神赐予我们一族的礼物。他是巫神之子。古克,你是我们这里最好的猎人,以后你要教会托米克所有打猎的技巧,他一定会成为比你更好的猎人。还有,卡司克,你要教会托米克读书认字,你要将你所有的知识都教给他。托米克注定将会成为我们水族的领袖,光会打猎怎么行呢?还有,我们最好的艺人巴都克,你也要教托米克。”

    “族长,这么多的东西,托米克他学得过来吗?”寨子里的“心老光棍”谷谷克打断了老族长的话。谷谷克总是与人唱反调,他总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不过人们并不讨厌他,因为他是个心人,无论谁家有什么事,他都很上心,他总会努力去帮忙,虽然有时候会帮倒忙。谷谷克长相不是很好,而且他对别人的事很上心却对自己一点不上心。他几乎什么都没有。他也不会唱歌,不会哄女人,所以他一直是个光棍。不过他自己并不在乎,他好像对“心老光棍”的生活很上瘾,他并不寂寞,因为寨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的朋友。

    “学得过来,学得过来。”老族长对着谷谷克笑了笑,然后信心百倍地说道:“托米克是巫神之子,这点东西能算得了什么呢?说不定他以后还能去修仙呢。对,托米克一定能够去修仙,他不就是在修仙家族里诞生的吗?族人们,我们水族的命运就要改变了,巫神雾鱼给我们赐福了。让我们为巫神的希望之子托米克欢呼吧!”

    族人们都看到了巫神雾鱼显灵的那一幕,而且这让他们把刚刚发生的那个恐怖天兆也联系到了好的方向上,他们都十分认同老族长的话。于是都大声欢呼起来。“托米克,托米克。巫神的希望之子托米克,托米克。”此时,连那最唱反调的谷谷克也同样欢呼着。为水族族人,他对巫神雾鱼的崇拜同样是根深蒂固的。加之他听说了托米克出于修仙家族,于是他更加认同了族长的看法。因为在他们这些人的传说里,修仙者就等于是神仙,他们能够移山倒海,他们能够寿同天地。神仙家族的人自然也就不是他们凡人所能相比的了。

    于是,托米克成了全族的宠子,他就这样在全族人的宠下长大了。他接受了这个寨子里最良好的教育,他听到了这个寨子里所能听到的最好的道理。还有谷谷克,托米克的最好的非同龄朋友,他总会给托米克讲好多好多的故事,逗得他十分开心。而托米克也确实天赋异禀,他很快就证实了老族长当年的猜测,如今他才刚刚满十二岁,却已经是寨子里最好的猎人之一了。除了古克等几位在无数次出猎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的猎人外,托米克便是寨子里最好的猎人了。他经常会猎到一些好东西,避免了许多让族人饿饿的子。另外,他在学识上竟然已经远远超越了自己的老师卡司克。他精通了南疆的古文字,他看懂了许多他的老师卡司克也看不懂的碑文拓本。在那些拓本上托米克看到了一个充满各种传奇的外面世界。他也知道了修仙者的存在,而且他对修仙的理解虽然谈不上了如指掌,但却已经比寨子里的所有人都客观正确得多。另外他的算术也比他的老师强上太多。而他对于各种手艺也有着很强的天赋,他的艺人师父巴都克总是拿着托米克做的各种东西给众人传看,并向他们夸耀托米克的作品有多么的精妙绝伦。

    托米克的名字是老族长取的,这是水族男子中意义最好的名字之一。托米克的“托”是强壮正直的意思,而“米”的意思则是俊秀和善良。老族长一直都很自豪自己给托米克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因为,如今年仅十二岁的托米克竟然已经完全配得上他自己的名字了。在长相方面,托米克虽然年纪尚幼,但却早已看得出一定是一个英俊强健的美少年。特别是他那一双明亮的双眸,更是极其地打动人。而格方面,在整个寨子的朴实善良的民风的影响下,在他的充满心的正直的父母的教导下,他也成了一个善良、正直的人。他很厉害,但他从来不欺负族里的别的孩子,他尊重山寨里的每一个人,他还总是和一个同他有一样的善良纯真的美好格的美丽而又温柔的女孩子玉蓝一同去看望并长期照顾着山寨里可怜的老寡妇玉西

重要声明:小说《天之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