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地魄结灵丹

    第三十五章地魄结灵丹

    (求票啊求票。)

    祝题花有些犹豫,那圆峤秘境听起来确实是个修行的好去处,再加上她原本就是想要找个无人打扰之处,自耐得住清静,倒不用担心寂寞。

    唐小峰看出她已是意动,笑着将玄天璧塞到她的手中,道:“反正这种东西我现在也用不上,就交给题花姐你好了。岭南的罗浮山乃是十大洞天的‘朱明辉真之天”罗浮山十八寺主也只是各持一寺,并没有霸占整个罗浮山,你可以从那里登上圆峤秘境。你要是觉得一个人上去太过无聊,还可以约上巧文、耕烟等几位姑娘。”

    祝题花见他这样说,也就未再客气,接下了玄天璧。

    林书香却道:“我们陪小姐先回岭南,公子你岂不无人服侍?”

    唐小峰失笑道:“我有手有脚的,难道非得要人服侍不可?”

    又嘿嘿笑道:“那就把墨香留下吧,让她帮我洗洗衣服也是好的。”

    阳墨香嘀咕:“为什么又是我?”

    芸芝与紫芝道:“大哥,那我们呢?”

    唐小峰想了想,道:“你们不如也先跟姐姐和书香她们回去,我也不会在这里待上太久,最多比你们迟上二十多天,也许更早。”

    当下,他们一同飞出长生宫,红红与司徒妩儿也来送她们。月亮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左看右看,问他们去哪里?

    唐小山牵着她:“我们要先回去,小月你可要跟我们走?”

    小女孩茫然地点着头,看她那样子,真的让人很想把她拐去卖掉。

    林书香与五英伴着唐小山、祝题花、芸芝、紫芝飞了起来,正与唐小峰挥别,月亮却又抬起头来:“是去岭南么?我带你们去。”

    唐小峰一惊,唐小山一怔,姐弟两人同时叫道:“等一下。”

    迟了,小女孩彩带一卷,九宫图闪过,他们立时消失在空中。

    唐小峰看着空空旷旷的天空,发了好一会呆,转回长生宫。

    算了,姐姐,书香,题花姑娘……你们就好自为之吧

    不知道会不会迷路迷到天边去……

    接下来的子倒也清闲,唐小峰白天就是逗逗红红与阳墨香,又或是练练剑,与司徒妩儿说说话,晚上则继续帮助宰氏姐妹吸收月精。

    颜紫绡与廉锦枫也抽空到长生宫来了一趟,又约好到时与他一同“回家”。

    宰氏姐妹吸收的月精越来越多,原本半透明的子也渐渐凝聚起来。

    月兔一轮圆,先天核难取,月夜望中采,地魄结灵丹。

    有唐小峰以五精泰煞宗天鼎替她们收集月之精华,她们凝魄结丹,自是极快。

    有时上半夜便已修行完毕,她们便会伴着他,坐在峰头谈天说地,极是惬意。

    阳墨香闲得死,与红红结伴,又去逛了黑齿国和其它地方。

    夜空中的月亮由圆到弯,又由弯到半圆。

    离月圆之夜还有几天时间,那天,颜紫绡又来到长生宫,与她一同前来的居然不是锦枫美眉,而是枝兰音。

    颜紫绡道:“兰音以前不曾来过这里,她听说这里有许多书,想跟我过来看看,我便带她来了。”

    枝兰音穿的是白色的襦裙,白得有些透明,内里衬着金丝缀边的抹,露出精美锁骨,浅浅美沟。襦裙本是五胡乱华后才开始在天朝盛行的女子装束,东海穿的人并不多,尤其她们是从女儿国来到这里,在女儿国中,女人穿的本是男装。

    由此可见,枝兰音来此之前,显然是经过精心打扮。

    枝兰音朝唐小峰福了一福,妩媚一笑:“小女子对公子闻名已久,听说公子不便要回天朝去,公子若是有空,去之前,还请到女儿国来,由小女子做一趟东。”她的声音极是好听,绕梁三尺,让人回味无穷。

    颜紫绡诧异地看了枝兰音一眼。唐小峰却想着,她为何对我笑得这么暧昧?难道是对我有意思?于是呵呵地笑着:“没问题,没问题。”

    唐小峰问颜紫绡,她与廉锦枫这些子到底在帮若花忙些什么?

    颜紫绡道:“你可还记得,东海十大寇里‘贺岁龙’敖萨之子敖历成?”

    唐小峰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么个家伙,笑道:“倒是记得,他老爹想要强娶红蕖,最后被我给杀了,连四时乖错太平铃都被我抢了过来。那家伙怎么了?”

    颜紫绡道:“若花姐虽然控制了东海,却还有一些人在暗中与她作对,其中为首的似乎就是那敖历成。这些人大多数时候都是藏在海底深处,若花姐也无法找出他们,这一次若花姐去了南海,他们便跑出来兴风作浪,伤了不少人。若花姐相信,在背后支持他们惹事的多半是龙族,只是她虽然想把这些家伙挖出来,却始终找不到他们的藏之处。”

    唐小峰笑道:“就算是些跳梁小蚤,要是一直放着不管,说不定也会成为腹疥之患,难怪若花那么头疼。”

    颜紫绡道:“其实若花姐这一趟之所以跟你离开东海,亦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引蛇出洞,好弄清他们的藏之处,在暗地里,她早已做了准备。只是不知为何,虽然几次弄清他们藏在哪里,但每次都被他们提前逃了,即便是有锦枫的内景神视之术,闭上眼睛便可看到十里之外,我们仍然会被他们抢先一步发现我们,也不知对方到底用了什么妖术。”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唐小峰暗自诧异。

    锦枫美眉的内景神视之术几可比得佛门的“天眼通”,以若花的智慧,再加上廉锦枫的神视之术,居然还会被那些人抢先逃了?

    这倒是有些奇怪。

    颜紫绡笑道:“若花姐知道你机灵,本是想让你去帮她,你却躲在这里不肯过去,让她怨得紧。”

    唐小峰无奈耸肩……他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扔下银蟾和玉蟾,把她们放着不管?

    颜紫绡事多,到了傍晚,便带着枝兰音离开了长生宫。

    唐小峰则与阳墨香、红红、司徒妩儿在岛上烧烤,红红笨手笨脚,阳墨香其实比她好不了多少,结果全靠司徒妩儿和唐小峰两人动手。

    唐小峰故意埋怨阳墨香比不得她姐姐。

    他本是故意逗阳墨香,想看她生闷气的样子,结果却把红红给郁闷到了,想着自己聪明能干不如亭亭,同样是在女儿国做官,她在这里大半个月了,若花国主一点都不想她,看来有她没她都是一样,漂亮好看不如廉锦枫,其实她在黑齿国也是极漂亮的,架不住黑齿国外的人都喜欢皮肤白的啊?

    还有,声音不如枝兰音好听,打架比不上颜紫绡小拇指上的指甲头,现在连烤鱼都不如妩儿,真是要多没用有多没用。

    唐小峰见着好笑,又把红红搂过来,将她哄了一番。

    似这般又过了几天,那天夜里,圆月当空。

    圆圆的月亮像一轮银色的剪纸,清清冷冷地挂在高处,海中的倒影随波浪晃动,切割成一条条的银光,又不时聚合在一起,反觉活泼。

    星星很多,铺在夜空,一闪一闪,仿佛缀上了无数的鲛珠。

    泰煞鼎飞在天空,倒下两束月光,无数星点在月光中飞舞,竟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闪亮。

    宰氏姐妹对月跪坐,各自沐浴着一束月光,这些星点不断飞入她们体内,越聚越多,她们的体开始发光。

    唐小峰知道,就像他可以用五行之气变出分一样,她们现在正在用月精凝结成新的体,五行之气虽长存于天地之间,却远不如月精华,所以变出来的分只能维持几个时辰。月精华只存在于光与月光中,难以吸收,但结出来的体却可以长久。

    若不考虑雷劫,一旦修成鬼灵,靠着吸收月精华,永存于天地之间亦是可能的。

    宰氏姐妹上的光芒越来越薄,她们的体反而越来越真实。

    她们原本只是鬼魂,上的霓裳不过是天女散花图中所画,现在开始凝结出新的体,上自然是一丝不挂。

    宰银蟾的岁数更大一些,发育也更为美,宰玉蟾更小一些,含苞放,更显可

    唐小峰看着月光下的二女,那不着寸缕的美丽**在月色间,美感十足,既令人心动,又引人遐想。

    万法唯识,她们原本就是两个美人,以前的体早已不在,现在的体乃是按着她们的自我意识,以月精所化,在每个人的自我意识中,总是会将自己想象得更加完美,她们的肌肤白皙得毫无瑕疵,秀发如瀑,黑黑地披在背上,蛮腰纤细,美绷紧,仿若神女下凡一般,美得不近俗尘。

    光芒越来越淡,直至消失,她们飘了起来,欣喜对望,又看向唐小峰。

    唐小峰微笑地看着她们,二女有了新的体,海风吹过,清清凉凉,相比之下,唐小峰的目光却更让她们羞涩。

    宰玉蟾红着脸儿,捂掩腹,却又哪里能够掩住多少?宰银蟾倒是大方一些,左手轻掩光洁的腹下,右手轻轻拔弄着秀发,海风吹拂,连那白嫩峰尖嫣红的豆儿都一颤一颤的。

    唐小峰大步踏到她们面前,宰玉蟾低着头,羞得不敢看他,他试着伸手,将她搂在怀中,触怀的感觉清凉而又柔软。

    “唐公子?”宰玉蟾抬起头来,一阵欣喜。

    宰银蟾笑道:“可要我回避一下,让你好好摸她……呀。”

    唐小峰连银蟾也大力地搂了过来。

    他搂着二女飞上天空,直上云端,仿佛要朝天上的星星飞去,又一头扎去,落向大海。

    二女原本只是鬼魂,飘来飘去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聚月精之气,修成鬼灵之,这一飞,反觉惊心动魄。

    他们在海水里嬉戏个够,又飞上峰头,一同看着东方。海天先是拉开一线,玫瑰色的云彩铺上天空,紧接着,太阳一点一点地升起。

    二女已许久不见阳光,此时看着这海上的出,只觉壮丽宏伟,一同偎在唐小峰怀中,看得呆了。

    天亮后,唐小峰嘿笑着从怀中取出两衣裳,这两衣裳都是以五瘟月华所练,不用任何丝线与布料,乃是凝气成形的五彩之衣,恰与二女一般。他熟读《幽夜鬼经》,自然知道鬼仙之道虽然难走,但修成鬼灵后,因为体乃是凝月精华而成,后变化也多,穿着寻常衣裳,反而碍事。

    宰银蟾瞅他一眼……这坏蛋,既然准备了衣裳,却还让她们姐妹二人一丝不挂地陪了他一晚。

    二女子一旋,五彩天衣已穿了上去,美艳丽,明媚动人。

    唐小峰嘻嘻笑道:“我帮了你们这么多,你们该怎么报答我?”

    宰银蟾笑着将妹妹推他怀中:“我把妹妹送给你。”

    唐小峰瞅她:“那你呢?”宰银蟾妩媚地道:“你这人贪心得紧。”

    唐小峰笑道:“我要你们两个。”一手搂一个,飞入长生宫。

    阳墨香与宰氏姐妹原本就是认识的,此刻再次见到她们,自然替她们高兴。

    司徒妩儿虽然早知道唐小峰这些子在帮助两名女鬼修行,却直到现在才真正见到她们,见这两个“女鬼”竟是如此漂亮,心想难怪他对她们这般用心。

    红红更是想着,看来唐大哥就是喜欢白白嫩嫩的女孩子,我虽然嫩嫩,却不白白,就不知我要是死了,唐大哥会不会这样助我?但我生前黑,死了只怕也是黑的,成了黑鬼,他在晚上找啊找,但是我太黑了,他找不到我,于是我只好天天跟着他,让他找我,但他要是不找我呢?那我就只好天天哭,唉呀,那我岂不就成了好哭鬼?

    修成鬼灵之,其实只是鬼仙之道的第一步,但有了这一步,接下来才可继续修行,唐小峰带着她们逛了长生宫,寻了一些更高层次的鬼经给她们,还替她们炼了新的法宝。

    二女对他原本已是感激,此时好感更甚,早已将自己视作他的人……啊,错了,是视作他的鬼。

    唐小峰还带她们逛啊逛,逛到采女房间,她们生前不曾嫁过人,死后更未体验过男女滋味,看着采女留下的各种图与典籍,自是难免脸红。唐小峰原本也就是个厚脸皮的家伙,又拉着她们去睡午觉,二女刚刚修成鬼灵之气仍重,还不可与人*房,但这世上的闺中之趣可有许多,不止一样。

    一番戏语,百般调戏,最后,唐小峰立在那儿,姐妹二鬼温柔跪在他的腹前,在他的指点下轮流含弄,低吟浅唱,姐妹二鬼第一次做这种事儿,虽然害羞,却也心甘愿,殷勤服侍,唐小峰还不曾同时让两个美眉替他做这种事儿,心畅快,舒服至极……

    同一时间,某个荒岛。

    一伙美眉在岛上晒着太阳,吃着烤

    烤味道极好,因为是出自唐小峰边第一丫鬟林书香之手。

    众女一边吃,一边聊天。

    唐小山道:“天气真好,好想看书。”

    钟绣田道:“昨晚那些鬼怪还会不会追来?”

    苏亚兰笑道:“放心吧,它们已经被我们杀怕了,哪里还敢追?”

    祝题花无奈道:“我看它们也被我们吓得死。”

    印巧文摇头道:“一伙人哗的一下出现在你的家里,你也会怕的。”

    琼英笑道:“尤其是红英一声尖叫,直接把那些鬼怪吓得跟她一起叫,真是有趣。”

    紫芝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红英那声叫可是有道理的,她是在跟那些鬼怪说笑话呢。”

    窦耕烟道:“什么笑话?”

    紫芝道:“她问它们:‘你们说我漂不漂亮?’”

    芸芝道:“这算什么笑话?”

    紫芝道:“笑话在后头呢,红英问它们她漂不漂亮,群鬼吓得大叫:‘鬼啊’”

    众女失笑,红英红着脸儿:“紫芝小姐就会捉弄人。”

    林书香道:“我们可要继续赶跑?”

    玉英面无表:“还是睡觉算了。”

    唐小山道:“不如睡觉的睡觉,看书的看书?”

    祝题花头疼地道:“这样子,什么时候到得了岭南?”

    钟绣田喃喃地道:“我怎觉得,我们越是赶路,离家越远?”

    众女看向旁边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握着拳头:“我肯定会把大家带回去,嗯嗯。”她对自己一向很有信心。

    琼英小声问:“我们现在在哪里?”小女孩摇头。

    琼英看向大家,大家一同摇头。

    然后,除了那虽有信心却又一脸迷茫的小女孩,所有人都叹了口气……

    唐小峰按着腹前二女的螓首,抬起头来,舒服得仿佛吃了人参果一般。

    她们果然不愧是转世的花神,连这种事都学得极快。

    直至那涌动的激流再也无法压抑,如熔岩一般喷出,打在了玉蟾的脸上。

    玉蟾极是害羞,银蟾笑着伸出舌头,在她脸上了一下,替她弄去一些。

    唐小峰搂着二女,飞出楼阁,来到地底花图东侧的清泉,与她们一同泡在池中。

    笑语连连,欢声不断。

    到了傍晚,他们又与红红、墨香、妩儿一同,在岛上捉鱼捉鸟,一同野炊。

    第二天,他们又约好,飞出长生宫,去逛了黑齿国和智佳国。

    宰氏姐妹既已修成鬼灵之,唐小峰在东海也就再无其它要事。

    他心想,按照推算,姐姐她们应该早已到了家中,祝题花弄不好也已经上了圆峤秘境……如果她们没有被月亮带着迷路的话……

    我也应该回去了他想着。

    第三天,他将其他人先留在长生宫,自己子一纵,化作剑光,飞往女儿国,一方面,是要带颜紫绡与廉锦枫一同回家,另一方面,也要向若花告辞……

    (要记得投票哟^_^)。.。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