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鬼仙之术,鬼灵之身

    第三十四章鬼仙之术,鬼灵之

    这两天原本就是月中,今晚的月亮,又比昨晚更圆一些。

    岛上本有两座山峰,长生宫的入口便藏在峰下。

    他飞到峰头,夏季的海风清爽怡人,远处涛声依旧,海鸥飞翔。

    他取出天女散花图,唤了一声:“银蟾,玉蟾。”

    二女魂魄飞了出来,左看右看,玉蟾道:“唐公子,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已经是东海,”唐小峰道,“岛下方,藏的便是东海的长生宫。”

    他将从谢文锦那得来鬼仙之术入门心法《幽夜鬼经》的事告诉二女,道:“我已将它看了几遍,要以鬼修仙,首先要采取月精,修成神,达至鬼灵境界,这是所有鬼仙之术的第一步,有了鬼灵之,才可摆脱孤魂野鬼的状态,真正开始修行鬼仙之道。”

    又道:“鬼仙之道,既艰且难,你们真的要学么?”

    二女对望一眼,宰银蟾笑道:“自然要学。”

    唐小峰无奈地道:“我本是想替你们找到起死回生的办法,但你们的尸体却已不在这里,且过了这么久,就算再有还魂仙草,也无法让你们复活。我姐姐的古今颠反如意挂虽也有颠反生死之能,但她说,那东西太过逆天,若用它强行逆转你们的死生,不但帮不了你们,反会害了你们。”

    宰玉蟾道:“公子为我们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小女子感激不尽。”

    唐小峰道:“你们稍等。”

    只见他祭出五精泰煞宗天鼎,收集天上月精,同时又扔入了一颗珠子。

    宰银蟾道:“那是何物?”

    唐小峰道:“那是夜叉王大夫人的内丹,又唤作月珠。其实妖怪修行和鬼仙之术相差不多,只不过妖怪一开始可以同时吸收月精华,而孤魂野鬼因为没有体,在太阳下晒得久了,便会魂飞魄散,若是吸引精,更会自燃而死,所以刚开始时,只能采取月精,等到修成鬼灵,有了新的体,才可以开始吸收精。”

    精强,月精弱,单单靠着月光照来吸收月之精华,效果极慢,按《幽夜鬼经》上所记,一般来说,孤魂野鬼要想靠着吸收月精修成鬼灵,起码要有两三年的时间,而且一不小心便会前功尽弃。

    但他的五精泰煞宗天鼎却可以自动收集月精华、五行精气,而他现在更把从红夫人那得来的月珠放入鼎中,将精剥离。

    红夫人乃是八爪鱼成精,修行中,吸收了不少月精华,汇集成丹,其中的月精正好能够帮上她们。

    唐小峰让宰氏姐妹对月跪拜,又道:“我先把心法念给你们听,歌曰:月兔一轮圆,先天核难取,月夜望中采,地魄结灵丹神守玄宫,意迎牝府,恍恍惚惚,杳杳冥冥……”

    二女按他所教,神意相合。

    泰煞鼎对着她们洒下月精,月精如无数萤火,围着她们旋转不休,慢慢渗入她们体内。

    似这般过了一个时辰,他让泰煞鼎飞上空中,继续收集月精。

    二女飘起,清清爽爽,遍体生光。

    宰银蟾笑道:“我只觉舒服得紧,如沐风一般,为何却又停了?”

    “《鬼经》上说:乃抱阳,阳乃激”唐小峰道,“等炼出鬼灵之后,激进一些没有关系,在那之前,还是慢慢来得好。”

    又道:“你们可要记得,在修成鬼灵前,千万不能被阳光照到,一旦被精混了进去,月精不够纯净,马上就会前功尽弃。”

    “知道了,”宰银蟾故意打了个呵欠,笑道,“我困得紧,先去睡了,就让我妹妹在这陪你,花好月圆的,你可要好好疼她。”说完一钻,钻入天女散花图去了。

    宰玉蟾气得跺脚:“姐姐……”又见唐小峰盯着她看,一下子害起羞来。

    唐小峰道:“鬼魂也会犯困么?”

    宰玉蟾道:“听她瞎说。”

    唐小峰缓缓上前,离她近些,他们一个是人,一个是鬼,他一靠近,宰玉蟾被阳气所,弱不风,仿佛要散去一般。

    唐小峰赶紧退开,心中一动,道:“你等等。”在一旁盘膝坐下,以玄关化体变了一个分出来。

    宰玉蟾见突然多了一个他,大感惊奇。唐小峰以分慢慢上前,他的分乃是以五行之气所化,并非真人,宰玉蟾果然不再害怕。

    他立在宰玉蟾面前,宰玉蟾抬头看他,颇有些欣喜。唐小峰伸出手向她的脸儿摸去,他的分虽是五行之气所化,却是实体,宰玉蟾却仍是一个无形无质的鬼魂,他自然无法将她触到。

    少女却是害羞地略低着头,极是难为的样子,令他心动。

    他虚虚地托起少女的脸,少女抬起头来,再次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明媚如星。

    即便只是看着她的眼睛,唐小峰亦是深深地明了她对自己的意。

    而对宰玉蟾来说,她却也很难说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的,女孩子总是喜欢英雄,在小瀛山上,唐小峰一指击碎辟魔刀,大显手,又在战争上连番发威,那个时候,她便喜欢在他的背后,看着他的背影,后来又因他去扮大是欢喜佛,自己假扮成大是欢喜佛的女弟子,虽被他吃了许多豆腐,面上羞羞恼恼,心里实则喜欢。

    豆蔻年华,原本就是思的年纪,唐小峰在战场上的威风与他显露出来的才智,早已化作不可磨灭的影子,深深地闯入她的心灵。

    而在最后,她更是死在他的怀中,虽然死去,但在死去的那一刻,在自己被他紧紧抱着,看着他为自己而难过的那一刻,她心里反有一种奇怪的温馨与安慰,对于死亡,她并不恐惧,亦不害怕,唯一可惜的是自己再也无法看到他。

    却没想到,杳冥之间,仿佛真的有着某种牵系,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与姐姐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又会是他。

    唐小峰看到少女的欣喜与羞意,想起在洛阳皇宫里,自己眼睁睁地看着他被黄天道地公所杀的景,亦是感触。又在她耳边轻轻说道:“等你们修成鬼灵之后,就一同嫁给我,这可是说好的哟”

    少女红着脸儿,轻轻地退了一步,凌在风中,慢慢地脱下上的霓裳。

    她本是画中之鬼,上的霓裳只是一个幻影,这一褪下,随风消逝,露出纤美的体态与细腻的肌肤。

    看着她那对衬的**,窈窕的腰,纤细的**,以及腹下神秘得仿佛在人抚去的处女泉眼,唐小峰屏住呼吸。

    月色如烟,薄纱一般笼在少女上,少女羞羞地用双手轻掩小腹,手臂将柔软的**挤压着,峰沟惑人。她低着头,美的体在月光下朦胧而又醉人,她微启檀唇,羞涩中鼓起勇气:“我、我好看吗?”

    唐小峰正要说话,旁边已有人笑道:“好看,好看,连我都想一直看着。”

    宰玉蟾吓了一跳,见说话的是从天女散花图中钻出半个子的姐姐。宰银蟾以画卷当作桌子,单手撑着脸颊,取笑道:“连我这做姐姐的,都才知道自己的妹子这般好看,你放心,他要敢说你不好看,我就帮你揍他。”

    宰玉蟾哪里想到姐姐竟然在那偷看?气得扑了上去,把姐姐推入画中,姐妹两人都失了踪影,画里却传来打打闹闹的声音。

    唐小峰摇头失笑。

    唐小峰回到长生宫,穿过书和元室,来到地下的花园,居然看到了阳墨香。

    阳墨香坐在一个亭子里,往溪流中扔着花瓣,他悄悄溜过去,在她后一声大叫。

    阳墨香惊叫一声,吓得跳起,见到是他,气得握紧粉拳。唐小峰笑道:“三更半夜的,你怎么还不睡?”

    阳墨香抿着嘴儿:“你自己才是,三更半夜在这吓人。”

    唐小峰道:“你又忘了叫主人了。”

    阳墨香恨恨地道:“为什么姐姐可以叫你公子,我们就非要叫你主人?”

    “要跟书香一样,也很简单。”唐小峰嘿笑地打量着她。

    “你要做什么?”阳墨香双手捂,向后缩。

    “要不,你也跟书香一样,做我的通大丫鬟?”唐小峰过去,恶魔般地笑着。

    阳墨香继续往后缩,差点掉到池里去:“只听说通房丫鬟,哪、哪来的通丫鬟?”

    “通房通到上去,那不就通了?”唐小峰居然还往前,“你要不要当?”

    “我才不呢。”阳墨香变成妖狐往外一跳,跃过溪流,逃了开来。

    唐小峰嘿嘿地笑着,方笑未久,却听少女又是一声惊叫。

    她又怎么了?唐小峰赶紧掠了过去,却见阳墨香所化的妖狐僵在那里,在她面前飘着一个小女孩。

    那个小女孩自然是月亮。

    周围一片安静,月亮飘在那里,一的白,仿佛幽幽怨怨的小女鬼一般。

    阳墨香舒了口气……这小丫头怎么来无影去无踪的,一个傍晚都没看到,现在突然一下子就窜了出来?

    唐小峰以前也觉得这小女孩神出鬼没得紧,现在却知道她只是太过迷糊,总是迷路,迷啊迷啊的就失踪了,然后找着找着又会找回来。

    但这一次,小女孩却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只见她飘在满地的花瓣上,抬起头来,泪眼蒙蒙地看着他,很委屈很伤心的样子。

    唐小峰对小女孩一向很有同心,赶紧问她:“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小女孩擦着眼泪,指了指他。

    我?唐小峰睁大眼睛指着自己。

    阳墨香回过头来,拿眼睛斜他……坏蛋主人,连这么小的女孩儿都要欺负,你还有没有人啊?

    “我怎么欺负你了?”唐小峰小心翼翼地问。

    小女孩伸出手来,怯生生地道:“棒棒糖。”

    唐小峰:“……”

    天上的月亮虽已移过中天,月色却还明亮。

    海面上,一只妖狐踏着月光,往前飞奔,在其背上,坐着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少年。

    妖狐嘀咕:“为什么要骑我?你自己可以飞去啊。”

    唐小峰教训道:“你有没有同心?她要吃糖,你背她一下会死啊?唉,书香那么温柔那么贤惠,她的妹妹怎么会这么没人,连小孩子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肯帮?”

    阳墨香极是郁闷……怎又成我的错了?

    被他骑还要被他骂,这世界真是没天理了。

    月亮想要棒棒糖,但长生宫里当然不会有,离长生宫最近的只有智佳国,飞得快些,一便可来回,他只好叫醒书香,跟她说了一声,然后便骑着阳墨香,搂着小女孩,飞出长生宫,往智佳国飞去。

    到智佳国时,天已大亮,他带着丫鬟与小女孩逛了一番,给小女孩买了棒棒糖,又带着她们上了酒楼,吃了些东西后又开始逛。

    阳墨香对这种与大唐风俗习惯完全不同的东海小国,倒也极是好奇,与月亮两个人跑来跑去,开心得紧。

    然后小女孩不知道又迷路到哪里去了,他们找了一整条街,找不到她。

    阳墨香虽觉不放心,唐小峰却早已习惯了,于是又骑着丫鬟,飞回长生宫。

    到了宫内,兰英琼英等人拉着阳墨香,怪她不够义气,跑去玩也不带上她们,弄得阳墨香极是郁闷……早知道就让主人骑你们。

    唐小峰来到花园,却发现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睡在姐姐怀中。

    姐姐则跟祝题花、红红、司徒妩儿、芸芝、紫芝几人在园中谈天说地,林书香为她们煮水泡茶。

    到了夜半,唐小峰又到峰头,将宰氏姐妹唤出,助她们吸收月精。

    似这般过了几天,唐小山虽然喜欢这地方安静,书又极多,却终是想着虽有丽蓉和红蕖回家报信,但爹娘终会担心,不如早些回去,让爹娘放心得好,于是与弟弟说了一声。

    唐小峰却犹豫起来,有些下不了决心的样子。

    唐小山诧异地问:“小弟,你难道还有什么要事不成?”

    唐小峰把宰氏姐妹正在吸收月之精华的事告诉她,又道:“一般来说,通过吸收月精凝成鬼灵之,少则需要半年一年,多则需要数年,其间还不能出错,否则又要重修。虽然有泰煞鼎帮她们,可以快上许多,但按我计算,仍是要到下一个月圆之夜才能功成。长生宫乃是灵气所钟之处,有助于她们的修行,现在带她们回去,且不说在路上不好修炼,到了岭南那种人多的地方,也不适合鬼类修行,所以我想……”

    “你想先助她们修成鬼灵再回去?”唐小山笑道,“想不到你这般有心,难怪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

    唐小峰得意地道:“那当然,那当然。”

    唐小山无语……自己这弟弟别的都好,就是脸皮太厚。

    唐小峰道:“姐,不如你也等到月圆之后再回去?”

    “那还要二十多天,爹娘会担心的,”唐小山道,“不如我跟书香她们先回去,你也早些回来?”

    唐小峰劝了一阵,姐姐却执意要先走,无奈之下,他只好唤来祝题花和芸芝紫芝、隐玄七女一同商量。祝题花却犹豫了下,道:“我倒是想在这里多留一阵,自上次被小山你点醒后,总感觉自己于剑术上多了一些领悟,想要找个清静的地方修行,这长生宫灵气独钟,又无外人打扰,恰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

    唐小峰心中一动,道:“要说修行的最佳之处,长生宫怎么也比不上神州的十大洞天,而十大洞天,却又比不上圆峤秘境,题花姐,你何不到圆峤秘境去?”

    祝题花道:“圆峤秘境?那是何处?”

    唐小峰道:“圆峤秘境,乃是神州大陆各门各派都向往无比的一处神秘所在,内中还有一座白玉城,据说伏羲、女娲、皇天、后土等上古仙人都曾在里头住过。白玉城里光流得极慢,只要待在里头,就算是凡人也可活个几千年,城中还有一棵蟠桃树,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九千年才结三十颗蟠桃,吃上一颗,听说就能长生不老,不过丽蓉说,那棵蟠桃树离下一次成熟还要七千年,现在就算上去了也吃不到蟠桃。”

    祝题花诧异地道:“丽蓉还去过这种地方?”

    “嗯,”唐小峰道,“她在那里呆了一个月,然后觉得那地方无聊得紧,又回来了。丽蓉臭美得紧,在那种地方没人看她,她当然待不住,但题花姐你想找个清修之处的话,那倒是个好地方,跟其他地方比起来,那里才是真正的仙境。”

    祝题花道:“那要如何才能上去?”

    唐小峰取出玄天璧,道:“只要拿着这个,月圆之夜,在十大洞天里的任何一处用它收集灵气,自然便可以打开通往圆峤秘境白玉城的天梯。不过题花姐你要记得的是,一旦上了白玉城,最快也要到下一个月圆之夜才能回到人间。”

    林书香笑道:“去年十天之会,包括茅山宗宗主白云子、青城派派主紫玄真人、罗浮山十八寺主之首黄岩大师等各派之主为了这玄天璧打死打活,却没想到最后却落在公子手中,看来公子真是有福气的人。”

    紫芝兴奋地道:“那白玉城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也想去。”

    唐小峰瞅她:“要去也可以,不过丽蓉只待了一个月就无聊得受不了了,不知道你可以待多久?”

    紫芝咬了咬嘴儿:“大哥你、你去不去?”

    唐小峰打着呵欠:“不去,那种地方听起来就很没意思。”

    “哦,”紫芝低着头,“那我也不去了。”

    唐小山道:“那里有没有书?”

    众人无语……她就知道看书。

    (求月票,拼命地求月票。)

    (有票一定要投哟^_^)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