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回到东海

    (039第三十三章

    回到东海

    东海,女儿国王宫。

    亭亭坐在案后,一边批着公文,一边气苦地想:“还不回来,还不回来……”[.br/>她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答应下来,给那个说走就走的国君当宰相?

    东海诸国原本就是百废待兴,若花一走,一些藏在暗处的宵小又开始蠢蠢动,这段时间里,她累死累活,忙都忙不过来。

    外头突然变得闹起来。

    又怎么了?她想。

    不一会儿,却见红红冲了进来:“亭亭,若花姐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亭亭的黑脸上黑线涌动,看上去益发地黑,她一拍桌子,吼道:“让她给我进来。”

    外头,唐小峰、若花等人一边走着,一边说话。

    听到里头那气急败坏的少女声音,唐小峰错愕地道:“这是谁的声音?”

    廉锦枫失笑道:“这不是亭亭的声音么?”

    “亭亭?”唐小峰道,“那黑丫头一向都文文静静,书呆子一个,怎么也会叫成这样?”

    廉锦枫瞅了若花一眼:“这还用问?”

    若花笑道:“我去安抚一下她,她要是真的撂担子不干了,我可再找不出这么吃苦耐劳的宰相替我干活。”让枝兰音给众人安排住处,准备酒宴,然后便飘了进去。

    到了傍晚,若花在园中摆下酒宴,唐小峰与众女会在一起,饮酒聊天。

    唐小山与亭亭还是第一次见面,两人在桌上聊了起来,亭亭本是学贯古今的书虫,谁知两人谈起文来,唐小山竟是丝毫不弱下风。

    亭亭大感惊奇,对唐小山亦极是佩服起来。

    唐小峰却想着,这场聚会还真是群芳斗艳。

    抛开史幽探、哀萃芳那伙人不算,在书里面,他的姐姐、若花、印巧文、书香、墨香、秀英等可都是在试中排名极其靠近的。

    在《镜花缘》的试中,他姐姐本是排名榜首,若花乃是榜眼,印巧文则是探花,书香、墨香、秀英、兰英几人他是记不得了,但肯定也都在前十之内。只不过后来受他姐姐的名字连累,前十名掉到了后十名。换句话说,如果不考虑其它因素,百花榜上学问最好的几人,基本上已尽在这里。

    宴上,若花还着枝兰音唱歌,枝兰音就是不肯。

    只是这位来自岐舌国的美眉虽不唱歌,单是说起话来,亦是有若黄鹂,极是悦耳,听着就令人心醉。

    唐小峰虽然知道枝兰音亦是东海十二花之一,但对这个美眉却是了解不多,也就是上次在女儿国中匆匆见了一面。

    就算是在《镜花缘》中,这位花神好像也没有什么存在感,唐小峰只记得,在书里面,枝兰音被他的父亲唐敖收作义女,百花聚会后,又跟着红红、亭亭一同到了女儿国,来做若花的臣子。

    换句话说,如果一切都按着书里的节走,枝兰音才是他货真价实的义妹。

    但除此之外,唐小峰就不记得她做过什么其它事。

    虽然大家聊得尽兴,但因在南海的那段子里,众人时时遇险,压力极大,现在来到女儿国,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反更觉困乏。

    宴散之后,便一个个梳洗睡去。

    林书香亦服侍唐小山去了,其实唐小山原本并不习惯让人服侍,虽然唐家家境也还不错,但她从小到大,边从来没有过丫鬟,现在突然多了几个丫鬟照顾,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只是她虽然不要服侍,但对于从“不照顾人不舒服星球”穿越过来的林书香来说,服侍小姐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怎可以放着不管?

    唐小峰却早已被几个丫鬟服侍惯了。

    几个丫鬟帮他打好水,他泡在桶里,还把红英抱了进来,你搓我,我摸你。

    红英脸蛋红红的,却也只能任由主人欺负。

    唐小峰居然还把手伸进她的青囊小裤裤,摸啊摸。

    洗完澡,换了一干净的衣裳,没过多久,却是廉锦枫悄悄溜了过来。

    唐小峰笑着搂住她来:“怎么,就这么想要我陪着睡么?”

    廉锦枫瞅他一眼,抿着嘴儿:“还敢说呢,这大半年来,总感觉见都见不到小峰哥哥你几天,你好像总是东跑西跑,弄得奴家只能追着你跑。”

    这也是没办法的啊!就算这是一个有剑侠的世界,没有手机,无法上q,稍微隔得远些,联络起来还是很不方便。

    锦枫美眉低声道:“小峰哥哥,你会很快回去么?”

    “为什么问这个?”

    “若花姐边帮手不够,她又去了南海一趟,东海虽有亭亭及时处理事物,没若花姐镇着,事还是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廉锦枫低着头,“她要我在她边帮她,我却又不想离开小峰哥哥……”

    唐小峰心想,东海百废待兴,但他求助若花,让若花跟他一同去南海时,她却是说走就走。

    虽说一方面,若花也有报答他在轩辕国时救过她的恩的意思,但另一方面,那姑娘倒也确实是义气。

    他牵起廉锦枫的手:“走,我们一起去外头逛逛。”

    廉锦枫欣喜地看他一眼。

    此时已是初夏,月色如丝,到处虫鸣不断。

    蒙蒙的月色罩在天空,清风拂过,带来几缕清香。

    两人手牵着手离开房间,刚到园中,却看到枝兰言捧着盘子,从前方走过。

    廉锦枫诧异地道:“兰音,这么迟了,你怎么还没有睡?”

    枝兰音柔一福,道:“陛下方自回来,朝中还有许多事务要她处理,她正在熬夜批文,我给她送些点心。”说完匆匆离去。

    廉锦枫瞅了枝兰音的背影一眼,有些鄙夷的样子。

    唐小峰诧异地道:“你不喜欢她?”

    廉锦枫道:“总觉得她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令人讨厌。”

    唐小峰笑道:“人家说美女相妒,但她声音虽然好听,人却不及你漂亮,你讨厌她做什么?”他边漂亮美眉虽多,最漂亮的却还是徐丽蓉和锦枫,几可算是绝代佳人,只不过徐丽蓉人虽漂亮,子却不好,对其他人总是理不理的,不及廉锦枫有人缘。

    廉锦枫犹豫了下,道:“奴家也说不清楚,奴家总觉得兰音对我似有敌意,但表面上,却又与我称姐道妹的,有些虚假意的样子。”

    唐小峰失笑道:“必是你自己弄错了,她是岐舌国的,你是君子国的,就算一同在女儿国中做臣子,却也八杆子打不到一处,她对你哪来的敌意?”

    廉锦枫道:“反正奴家就是不喜欢她。”

    唐小峰耸了耸肩……锦枫多少有些小心眼,这个他早就知道的,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他带着廉锦枫飞出王宫,往海边飞去。

    飞出女儿国,来到海边,他们手牵着手跃入海水,在海里嬉戏,海中鱼虾成群,光影万千。廉锦枫本是水仙花仙子转世,可以在海里闭气一天一夜,连唐小峰的内景闭气之术都是她所教。

    他们玩了一会,浮出海面,一道剑光飞了过来:“小峰?”飞来的却是颜紫绡,她亦是夜半去找唐小峰,谁知唐小峰不在屋中,于是便四处找他,找到这里来。

    蓝色的大海倒映着天上的月,唐小峰带着二女四处逛了一圈,又寻了个礁石岛,烤了些鱼儿,聊起天来。唐小峰想起一年前,他与颜紫绡闯入“鬼剑”石中天的巢救下锦枫,然后三人结伴找到长生宫等经历,觉得子过得好快。

    颜、廉二女分左右倚着他,一同看着月起月落,旭东升……

    唐小峰等人在女儿国住了两,第三,印巧文、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四女便来向若花告辞。

    唐小峰因颜紫绡与廉锦枫答应了暂时留下来帮若花,自己又不想扔下她们,本想过一段再走,见印巧文等人这么急着离开,便问了起来。

    印巧文道:“当我们为了救小山,事出紧急,只来得急跟家人匆匆打声招呼,现在再不回去,只怕家人着急。”

    若花殷勤留客,又鼓动她们干脆留下来,就在这女儿国中当官好了。印巧文等听得倒是有些意动,天朝虽好,但她们为女儿家,就算一剑技,才华过人,也难有出头之

    千百年来,天朝也就出过那么一个女皇帝,最终还被人推翻,至于女县令、女郡守什么的,那可比女皇帝还稀奇,女子要想一展所学,真心不如留在女儿国。

    印巧文笑道:“就算我们有这心,也得先回去跟家里人说上一声,我们以前从不曾离家这么久过,再不回去,他们只怕还以为我们在海外被妖怪吃了。”

    这时,徐丽蓉与骆红蕖也一同来告辞。

    若花道:“你们怎么也不多留几?”

    骆红蕖道:“巧文她们虽是剑侠,从这里回岭南,却也要十天大半月的,路程不短。她们在东海不熟,我与她们一同回去,既可引路,途中还可招待她们在麟凤山歇息。况且小山姐既已无事,我干脆先回岭南,跟伯父伯母报一声信,也让蘅香等人安下心来。”

    唐小峰心想,还是红蕖想得周到,又问徐丽蓉为何也这么急?

    徐丽蓉拿着镜子左照右照,抚着脸儿,忧郁地道:“这些子时时赶路,睡眠颇有些不足,皮肤都差了许多,倒不如早些回到家中,也好保养。”

    唐小山见她们都走,于是犹豫着要跟她们一同回去,若花却拉着她,非要让她多玩两,唐小山却不过她,只好答应先留下来。

    唐小峰又将那些宝贝分了许多给印巧文她们。

    印巧文道:“我们跟你出海,本就是为了小山,难道还真的贪图这些东西?”

    唐小峰嘿嘿地道:“你们不要?你们真的不要?”

    苏亚兰笑道:“你们不要跟他客气,反正他也是抢来的,我们不要,只是白白便宜了他,收下来,以后留着作嫁妆也好。不过绣田倒是可以不收,你不是对唐公子仰慕得紧么?就算收下来,只怕最终也还是要赔给他做嫁妆。”

    钟绣田惊道:“胡说。”又见唐小峰盯着她笑,脸儿一下子就红了。

    当下,印巧文、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徐丽蓉、骆红蕖六女结伴,一同飞出女儿国,先回岭南去了。

    祝题花则因为早已无家可归,这大半年来都是住在唐府,此时便也陪着唐小山留了下来。

    唐小峰与姐姐、祝题花、月亮、芸芝紫芝、二香五英又在女儿国玩了几,因姐姐想起他曾说过,在东海长生宫还藏有许多书籍,想要去看一看,便与若花说了一声,准备带着姐姐等人到长生宫去。

    “长生宫么?”若花道,“自你们离开后,亭亭在外头重新布了一些阵法制,她现在离不开,你们不如把红红也带去,省得你们把亭亭好不容易弄好的制弄坏了。妩儿也还在长生宫里,你们可不要吓着她。”

    司徒妩儿么?唐小峰想着。

    因颜紫绡、廉锦枫还要帮若花处理一些事,唐小峰便带着姐姐等人离开女儿国,飞往长生宫。

    到了那里,因以前的制都在长生宫被围时,被玄机三祖破了个干净,现在的制是重新弄过的,红红便帮他们打开制,进入宫中。

    在最上层的书中,唐小峰果然见到了司徒妩儿。

    司徒妩儿文静而又易怯,唐小峰去年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的精神原本已是崩溃,后来服了忘忧草,忘却了许多事,才没有再像那般疯疯傻傻。

    唐小峰本担心她记不得自己,结果司徒妩儿却是记得他的,他又试着向她问起徐承志,她却是茫茫然然地看着他。

    被她忘掉的只有徐承志么?唐小峰叹一口气,不知怎的,竟又想起哀萃芳。

    曾经那般深着一个人,却又被那个人重重伤害着。

    不知道哀萃芳,现在是不是也很想忘了他?

    唐小山、祝题花、林书香、芸芝、紫芝等人都是第一次来长生宫,见大里果然到处都是书,有许多更是外头难以见到的孤本,俱是惊奇。

    唐小山虽知弟弟带了许多回家,现在才知他带回去的,其实还是极小的一部分,她跟亭亭一样见书则喜,看着这些书都省不得走。唐小峰却又拉着她,带着她们继续往深处走。

    再进去,是纵横交错、迷宫般的通道,散布着许许多多的元室,其中一些被葛洪、魏伯阳等古时候的修仙之人住过,留下了许多口诀与道书,大部分则是空的。

    阳墨香与琼英极是好奇,到处乱跑,跑到其中一间,却又很快跑了出来,羞得满脸通红……那是以前采女住过的元室,壁上挂了许多男女交合的画儿。

    穿过这些元室,再往下,却是一片地底花园,园中有小亭、楼阁、瀑布、清泉,也不知像这样的地底深处,怎么会有如此画一般的景色。

    虽是各种花都有,其中又以桃花居多,这些桃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竟像是开之不尽,落之不竭,于是,到处都是飘飞的桃花,地上满是花瓣,清香四溢,艳丽缤纷。

    祝题花赞道:“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种地方,难怪连魏伯阳这等仙人,都曾在此间修行。”

    唐小山心喜这里到处都是书,祝题花心喜这里藏有许多剑谱,芸芝找到了好几本不曾见过的六壬课书,紫芝与阳墨香等人对这里极是好奇,跑来跑去,林书香则只要陪在公子与小姐边就好。

    于是大家便各自选了阁楼,先住了下来。

    那傍晚,唐小峰独自一人坐在阁楼里,翻看着手中的书卷。

    外头传来姐姐跟其他人说说笑笑的声音,他虽很想出去,却终是强迫自己坐在这里。

    翻看许久,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看到红英羞羞怯怯地立在那里。

    他笑道:“怎么了?”

    红英脸儿微红,道:“书香姐让我来看看主人在做什么,可需要奴婢服侍?”

    “那也不用这样小心翼翼的啊?”

    “书香姐还说,主人是喜欢凑闹的子,却这么久没有出去,说不定是在练功,所以让我轻一些,若是主人在练功又或是睡着,就不要打扰主人。”

    唐小峰摇头失笑……书香那丫鬟,还真是想得周到,无微不至。

    红英来到他边:“主人在看什么?”

    唐小峰将手中书卷一翻,红英看去,见上面写的是《幽夜鬼经》。

    鬼经?红英想着,主人明明是人,怎的去看鬼经?

    唐小峰将她抱了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道:“你帮我一个忙。”

    “主人,什么事?”

    “帮我把它背下来,”唐小峰笑道,“我本想抄一份,不过抄起来也麻烦,背起来更快一些。”

    百花里无一不是才女,红英乃是茉莉花仙子,茉莉花在百花里亦是名花,聪慧过人,背起东西自然极快。

    只是她记虽好,主人却抱着她,在她上摸来摸去,居然还伸入她的襦衣,陪着兜肚揉她微鼓却又未熟的儿,弄得她脸的,直读了好几遍才终于背了下来。

    唐小峰算算时辰,月亮应该已经升起,这才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让她早点儿去歇息。

    然后他便拿着《幽夜鬼经》,飞出地底花园,出了长生宫,来到外头岛上……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