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就算你爸是……

    (039

    极乐鬼王眯着眼睛,更多的尸气集结而来,围着凶刀,旋转,旋转,不停地旋转。

    唐小峰仍只是飘飞在那,从从容容,一脸冷笑。[搜索最新更新尽在.br/>“他在做什么?”云端之上,师兰言诧异地道,“极乐鬼王已经在准备他的三连杀,为何唐公子却什么也不做?”

    唐小山淡淡地道:“他已经在做了。”

    师兰言疑惑看去,忽地发现,唐小峰虽然只是飘在那里,连剑气也未溢出一丝一点,却像是整个人都与天地混成一体,他明明什么也没做,却又像是做了许多,天很大,地很广,在这一瞬间,这既广且大的天地仿佛只为他一人而存在,相比之下,看似威风凛凛的极乐鬼王,却莫名地变得渺小,渺小得让人可怜。

    “这是什么?”师兰言不想问,却又无法不问。

    唐小山微微地露出笑容:“三才合一,五行幻化。”

    “但我却看不到他的剑气。”师兰言喃喃地道。

    “他没有用剑气,但是他的剑气无处不在,”唐小山缓缓地道,“因为天地之气,已经成了他的剑气。”

    师兰言惊讶地看了唐小山一眼……为何连自己也看不出的东西,她却能看得通透?

    极乐鬼王沉不住气,眼前这少年虽然动也未动,给他的感觉却一下子就变得极其高大。

    他发现再不出手,自己只怕会变得没有信心再出手。

    他暴吼一声,一刀劈去……剖判溟幸三连杀之“剖判四象”!

    天旋地转,空间塌陷。

    但是唐小峰避过了,他甚至动也未动,这明明是朝他当刀劈下的一刀,竟莫名地劈错了方向,连他的衣角也未触到。

    极乐鬼王脸色一变,刀势一转,劈出第二刀……剖判溟幸之“剖判阳”!

    天地倒挂,两仪撕裂。

    但是这一刀仍然没能劈中唐小峰。

    他居然还打了个呵欠:“这两刀太无聊,直接用第三刀吧。”

    极乐鬼王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这是不可能的。

    这两刀能割裂四象,剖开阳,刀下之人,必为天地所不容。

    然而,就是如此玄奥的两刀,居然连这少年的影子都无法劈到,这一瞬间,天地仿佛跟这少年融成一体,他割裂的四象,不是这少年的四象,他剖开的阳,不是这少年的阳。他这两刀,就像是蚂蚁撼树,树虽不动,蚂蚁却是徒劳无功。

    极乐鬼王吼道:“去死。”刀势一变,玄之又玄地斩了过去。

    这一次,唐小峰却是动了。

    极乐鬼王这三连杀的前两刀早已被他看穿,他看似不动,暗地里却是以天地之气为剑气,悄无声息地将它们破去。

    但极乐鬼王这第三刀,却是暗合大道,大道在前,天地在后,他无法再借用天地之气来破解这最后一刀。

    他全神贯注,盯着极乐鬼王这最后一刀……“剖判无名”。

    他要找出那“遁去的一”。

    大道本一,化生有万;万若失一,立归死地。

    极乐鬼王地冷笑着……不管怎样,这小子都不可能破得了他这三连杀的最后一刀。

    远处,宗老等人心惊胆战。

    云端,唐小山与一众美眉屏住呼吸。

    凶刀已劈到了唐小峰的头顶,极乐鬼王的冷笑变成了大笑。

    蓦地,剑光一闪。

    他的大笑滞在那里……唐小峰的剑尖,轻轻点在了他的刀上。

    就像一只扑向兔子的毒蛇,突然被人点中了七寸,他的刀突然动不了了。

    唐小峰微微一笑:“原来如此。”

    随着惊动天地的一声锵响,极乐鬼王的修罗刀碎散开来。

    紧接着便是剑光暴散,极乐鬼王那顶天立地般的体,被这些剑光不断地刺穿。

    他挣扎,怒吼,却是毫无用处,集结而来的尸气被不停地分割、切碎,他的体越来越小,直至被轰得只剩一丝黑气。

    虽然只剩下了一丝黑气,但这丝黑气却怎么也无法消散。

    黑气中更是传来的冷笑。

    其他人开始担心,因为就在前番,这种形也出现过一次。

    周围的尸气又开始聚集。

    极乐鬼王发出嘲弄的笑、得意的笑。

    不管体被击碎成什么样子,只要自己的元神还在,就能够以散落在天地间的尸气一次又一次地“活”过来。

    而他的元神,藉由冥合**的修炼,早已达至非非阳的境界,任何神兵都无法伤他。

    唐小峰凝神看着,他的墨虹剑有杀伤元神的效用,尊圣门的前任圣主田嗣皇就是被他暗算了一剑,然后再也没有反击的余地。

    但是极乐鬼王的这丝魂魄实在太过奇怪,不管他如何斩杀,都无法将其毁去。

    弥漫在天地间的尸气无穷无尽,若不能将极乐鬼王的魂魄彻底毁去,他就算能够杀他一次两次,难道还能无止境地杀下去?

    极乐鬼王的体又开始涨大,他的笑声是那样的刺耳,以至于让宗老和其他人都开始痛恨和无奈。

    就在这时,花香忽起。

    这花香如风一般卷来,吹散了周围所有的尸气。

    紧接着,一道光束照下,照在了极乐鬼王上。

    极乐鬼王心中一惊,他突然发现,他再也无法让自己的元神保持在非非阳的状态。

    但这原本是不可能的,练成了冥合**的他,阳间管不住,间不敢收,非非阳,不生不死。

    但这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竟然长出了“血”,他竟然“活”了过来。

    这种“活”,不是藉由尸气重新生出体的那种复活,而是像婴儿一般的“出生”,他已从非非阳的“灰界”回到了阳间,他甚至已不再是魔,而是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凡人。

    他惊恐地看去,他看到云端之上,一个美少女手中拿着一串珠子,罩住他的光束便是由这串珠子出。

    就是这道光束将他从“不生不死”,硬生生扯回了“生”。

    “胎藏琉璃珠?!”他发出难以置信的嘶吼。

    胎藏琉璃珠,又叫做古今颠反如意挂。

    古今颠反,祸福颠反,是非颠反,死生颠反。

    它原本是百花仙子亲手所制,之所以唤作胎藏琉璃珠,是因为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胎藏界地藏王所用的佛珠。

    地藏王菩萨男相女,她在投入地狱前,本是百花仙子的秘友,为了救她母亲,请百花仙子为她制造了这串可以颠反祸福的佛珠。

    虽然有了这串佛珠,她最终还是不敢使用,只得舍地狱,换回自己的母亲,并立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愿,终成地藏王菩萨。

    花香四溢,不知不觉换了百种清香。

    极乐鬼王看着云端之上的那个美少女,又惊又恐……原来她就是百花仙子?

    他想要逃,但是剑光一闪,血光飞溅。

    唐小峰的墨虹剑已经刺入了他的体内……斩元伤魄的墨虹剑!

    他的元神已经从“不生不死”变成了“生”。

    既然有生,就会有死。

    “杀了我,你也没有好处,”极乐鬼王吼着,“你知不知道我爹是谁?”

    唐小峰道:“李刚?”又是一剑。

    极乐鬼王痛得发颤,他从来也没有经受过这样的痛楚。

    他的声音都开始发颤:“我、我爹是……”

    唐小峰笑道:“我知道,卞城王是不?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极乐鬼王的心不断地往下掉,仿佛掉入了永无止境的深渊。

    就算他爹是卞城王,但这少年的姐姐却是下凡的百花仙子。

    卞城王不过是天庭所封的正神,百花仙子却是天庭还未创建之前便已成真的天仙。

    就算这个少年终有一天会死,就算他死后也会落入间,那又如何?

    百花仙子有一个闺中密友,唤作地藏王……掌管胎藏界与十八重地狱,地位远在卞城王之上的地藏王。

    唐小峰冷冷地笑着:“有个在间做官的爹,很了不起么?”剑光暴散。

    极乐鬼王发出绝望的惨叫,魂飞魄散……

    随着战斗的结束,露出海底的巨大涡流开始消失,海浪互相撞击,反形成更强更大的海啸。

    天盟的人互相对望着,只觉适才所看到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般。

    宗灵极乐城垮了,极乐鬼王也被这少年杀了,阳光照耀着大海,滚滚的海啸轰呜不止。

    天盟的人寻到盘古斧,与唐小峰等人聚在一起。

    宗老长叹一声,道:“若不是有唐兄弟,这一趟,我们只怕是无一人能够活下来。”

    唐小峰笑道:“我们也只是在做我们当作之事,那家伙可并不只是你们的敌人。”

    若花道:“此处似乎仍是南海,乃是龙族的地盘,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众人结伴,一同飞离此处,飞往东海。

    在他们后的远处有一团迷雾,迷雾中,美女、双龙尾的冰夷与群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冰夷咬了咬牙:“他们方自大战一番,死伤惨重,若是趁着这个时候……”

    “但是那家伙杀了极乐鬼王……”旁边传来怯怯的声音。

    冰夷冷笑道:“我们监视他已不止一,那姓唐的小子绝无如此能耐,他必是用了什么奇妙却不可持久的功法,我们若趁着这个时候……”

    “但是他杀了极乐鬼王……”另一妖喃喃地重复着有人说过的话。

    冰夷怒道:“我说过,他本并没有那种实力,我们只要趁着这个机会,必能让他们回不了东海。”

    群妖一片沉默。

    那少年与极乐鬼王之间的战斗太过震撼,他们已是没有信心追上去,与他为敌。

    那些人毁了宗灵极乐城,那少年连间十阎王中卞城王的儿子都敢杀,他们中还有弓、轩辕剑、盘古斧等各种神器。

    尤其是那个杀了极乐鬼王的少年,他的背影已深深地印在他们眼中,让他们失去了与他为敌的胆量。

    冰夷冷然道:“你们怕什么?我说过,那家伙与极乐鬼王大战一场,此刻必定已是力竭,没有能力再……”

    “万一他有呢?”旁边又有人说话。

    万一他有呢?冰夷也不动摇起来。

    也许那就是他的实力呢?就算不是他真正的实力,也许他还能再来一次呢?

    那他们岂不是冲上去送死?

    这一犹豫,冰夷发现自己也开始失去信心。

    她只好跟着群妖一同沉默,沉默地看着那少年跟他的同伴飞往天际,直至消失不见。

    极乐鬼城陨落的位置,离东海已是不远。

    到了东海,天盟的人开始向唐小峰与若花等人告辞。

    看着他们离去,若花微微一笑:“只希望下次见面,不要是敌人的好。”

    骆红蕖道:“在龙族这最大威胁解决之前,相信他们会顾虑许多。”

    远处,一阵海啸急涌而来。

    若花叹道:“这番天灾**,不知又要害死东海多少人。”

    颜紫绡却道:“我有办法。”

    只见她从囊中取出一个珠子,落在海面上。

    珠子散出一波又一波的蓝光,这些蓝光仿佛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海浪开始平息,海啸开始消失。

    本是汹涌的大海很快就变得平缓而安静。

    师兰言讶道:“这个莫非是……”

    骆红蕖笑道:“定海珠?!”

    若花诧异地道:“定海珠怎么会出现在紫绡手中?”

    唐小峰笑道:“白话送给她的。”在秦城宝库里,他便看出这珠子来历不凡,想不到它竟还有如此能量。

    若花看向苏亚兰提着的那个大包裹:“这里面装的又是什么?”

    紫芝叫道:“说好了,大家要平分,谁也不许独吞。”她生怕别人不分给她。

    苏亚兰眯着眼睛:“要平分,一定要平分。”

    骆红蕖道:“我看看。”在苏亚兰边,打开袋口,往里头看了一眼,紧接着便是目瞪口呆。

    印巧文笑道:“看来必是一些好东西。”

    唐小山道:“可有书籍?”

    祝题花无奈摇头:“小山你就知道看书。”

    他们飞到一个无人荒岛,苏亚兰把包裹往下一抖。

    不知多少的宝贝掉了出来,越掉越多,密密麻麻,金光四,宝气冲霄。

    整个荒岛都装满了宝贝,这么大一个岛居然还无法装下,溢了出来,不断地往海里掉。

    这一下,连唐小峰都看得目瞪口呆。

    若花笑道:“难怪大管家把它交给我们时,疼成那个样子。”

    紫芝跳着脚:“发财了,发财了。”

    谢文锦飞了过来,掩着嘴儿,眨眨眼睛,师兰言笑道:“文锦妹子说,公子你可不要忘了,你还欠她九千片仙叶呢,她准备跟你算利息。”

    唐小峰嘻嘻一笑:“要不,我把凑来的那四万片仙叶全都给你?三万多片的利息,你也不吃亏。”

    师兰言笑道:“极乐城都没了,这些仙叶还有啥用?”

    唐小峰嘿笑着,把这些宝贝分了许多给她们,反正这些也是抢来的,送出一些也不心疼。谢文锦也不客气,接了过来,又眨眨眼。

    师兰言道:“她说,这些是利息,公子欠她的人,可还是逃不掉的。”

    唐小峰装作叹气:“我现在开始后悔要她帮忙了。”

    谢文锦掩着嘴儿,菀尔一笑,眼睛又眨了好几下。

    她的眼睛眨起来时,水灵灵的,极是动人。

    师兰言道:“文锦妹子说,你杀了卞城王之子,那卞城王乃是间十阎王之一,掌理大海之底,沃焦石下大叫唤大地狱,你可不要死了,落在他的手中,定无好子过。”

    唐小峰笑道:“那我不死便是。”

    师兰言道:“这世上岂有不死之人?”

    “没事,”唐小峰耸肩,“从石头里窜出来的猴子都能改了生死簿,我难道还怕一个卞城王?”

    师兰言疑惑地道:“石头里窜出来的猴子?”

    唐小峰干咳一声:“你们难道不曾听说,西方极乐世界斗战胜佛,成佛之前是只猴子?”

    师兰言道:“斗战胜佛乃是常住十方一切世界的三十五佛之一,倒不曾听说他本是猴子。”

    紫芝取笑道:“以大哥你这色就是色,空还是色,连枯骨都是美女的子,要想成佛,只怕比猴子还难呢……哎唷。”她的脑袋被唐小峰狠狠敲了一下。

    众女尽皆失笑。

    师、谢二女向唐小山、唐小峰姐弟二人告辞。

    唐小峰想,不知道以后自己跟她们会不会又变成敌人?

    这世上,总会有许多难以意料的事。

    苏亚兰看着手中用来包这些宝贝的布,发现它竟是一件披风,于是道:“这只怕也是个宝贝。”她将披风一卷,霞光卷过,那一大堆的宝贝,竟然一下子就装了进去。印巧文笑道:“你可不要卷宝而逃,害得我们还要去追杀你。”

    苏亚兰道:“若是追着了,就把我的那份给你们。”

    钟绣田笑道:“追不着就全是你的?这个主意打得好。”

    唐小峰道:“你们只管逃,要是被我追着了,你们连人带宝都得给我。”

    钟绣田红着脸儿:“亚兰姐是想得好,你这个却是想得美。”

    当下,唐小峰便与姐姐、孟家姐妹、隐玄七女、若花,颜紫绡、祝题花、月亮等人,说说笑笑地,往女儿国飞去……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