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唐小峰vs极乐鬼王

    (039

    极乐城大管家狼狈而逃。

    唐小峰拿着他从宗灵极乐城背出的包裹,想往自己的百宝囊里扔,这包裹也不算大,不知怎的,却是无法装入百宝囊,他一时也没空看它,顺手交给旁边的苏亚兰。

    苏亚兰接过包裹,在一旁与紫芝小小打开一些,往里看了一眼。[.br/>虽然只打开了一条缝,宝光窜出,彻天照地,两个美眉看得目瞪口呆。

    苏亚兰为人机灵,想着财不可外露,又赶紧把它合扰,不让宝光透出。紫芝则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里头的东西哪怕只是取出来平分,她也从小富婆升级成大富婆了。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飞来一道剑光,七个妖影。

    这剑光来得极快,后跟着的又似是七个妖魔,众女大吃一惊,纷纷备战。

    唐小峰却是又惊又喜,倒迎而上:“紫绡姐?”

    剑光顿住,现出一个红衣少女。唐小峰搂着红衣少女转着圈,少女红衣红鞋红贴花,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唐小峰抱着,连脸都红了,真是红得通透。

    这少女自然便是颜紫绡,在她后的七名“妖魔”亦纷纷现出真,原来是包括林书香、墨阳香在内的隐玄七女。

    琼英则依旧化妖虎,在她背上坐着廉锦枫。廉锦枫又惊又喜:“小峰哥哥,终于找到你们了。”

    唐小峰道:“你们怎么才来?”

    颜紫绡道:“你还敢说?我们追到青莲宝境时,你们却已走了,我们只能往回追,追到这附近,却又怎么也找不着你们。”她那本《救姻缘》里的蝴蝶虽能带她找到唐小峰,但当时唐小峰进了宗灵极乐城,又藏于灰界之中,她们自然无法找到。

    及至现在唐小峰从城中出来,又有许多人妖鬼怪从这附近逃出,她们知道这附近必是出了什么事,寻了过来,这才看到唐小峰。

    林书香看到唐小山真已复活,亦是惊喜,落了下来,又让阳墨香和五英落下,见过小姐。

    当林书香随唐小峰来到岭南时,阳墨香和五英却是护送红红、亭亭沿黄河出海去了,等她们找到岭南唐府时,唐小峰却又因姐姐死去,带着徐丽蓉、祝题花、骆红蕖等人离开岭南,到了海外,故而她们直到此时,才首次见到唐小山。

    既是主人的姐姐,她们自然伏下拜。

    唐小山却不习惯,赶紧将她们拉起,又见弟弟的这些丫鬟一个比一个可,一个比一个俏丽,心里想着小弟还真是艳福不浅。

    宗灵极乐城火势汹涌,越烧越旺,土石不断塌落,这些土石皆非寻常土石,砸在海中,溅起层层浪花。

    唐小峰带着众人飞到云端之上,一同看去。

    颜紫绡问:“小峰,出了什么事?”

    唐小峰一边往下看,一边将宗灵极乐城内的形大致说出。

    只听一声震响,宗灵极乐城轰地炸开,分作两半,往大海落下,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海啸,许多人影纷纷飞出。

    极乐鬼王亦飞了出来,他的体在“八卦封魔”的作用下,越缩越小。

    那叫命符的壮汉手持盘古斧飞到高处。

    阳光照在盘古斧上,反出一束束惊人的光芒。

    眼看极乐鬼王在“八卦封魔”形成的一圈圈光环中越缩越小,直至与一个孩子一般。

    命符一声怒喝,盘古斧直劈而去。

    一道血光闪过,极乐鬼王发出惨叫,血爆裂。

    结束了?

    宗老与那七人散开,看着洒下的血雨。

    天盟的其他人则继续追杀妖魔,又或是救出宗灵极乐城里的人类。

    若花笑道:“看来已经结束了。”

    唐小山却犹豫地道:“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唐小峰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考虑到姐姐有时候也变态得紧,她既然觉得不太对劲,只怕真有什么问题,于是认真看去。

    他突然发现,极乐鬼王的体虽然爆成血雨,却有一丝黑气飘在空中,这丝黑气不断挣扎,紧接着便越来越多。

    宗老一脸凝重……那是什么?

    命符连劈几斧,以盘古斧斩那黑气,竟都无法将它毁去。

    蓦地,无数气从远处涌来,周围聚满了乌云,道道雷光闪错而下。

    这些气仿佛是那被丝黑气抽着一般,先是旋成一圈又一圈的涡流,再诡异地扯入其中。

    黑丝涨成了黑团,黑团涨成了黑云,越来越大,越来越黑。

    黑云中传来极乐鬼王森冷的冷笑,直令人头皮发麻。

    谢文锦一脸忧色,眨了眨眼。师兰言轻叹一声,道:“文锦妹子说,极乐鬼王已经修成了冥合**,此刻他正化冥合,天盟看来是完蛋了,我们最好也马上逃走。”

    唐小峰道:“冥合**?”

    师兰言道:“冥合**修到极致,不但可以让人吞噬残存在天地间的尸气,生成更强大的体,还可以将周围那些孤魂野鬼的力量聚为己有。即便是这两个时辰里,宗灵极乐城里便已死了不知多少生灵,这些生灵的力量已是全都融合进极乐鬼王的体内。”

    说话间,黑云已聚现成形,顶天立地。

    宗老脸色大变,边七人重新使用八卦封魔**,极乐鬼王却只是伸手一拍,直接便杀了五人。

    命符以盘古斧劈出道道斧光,斧光斩在极乐鬼王新生的体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却没有什么用处。

    极乐鬼王一声大笑,蓦地抽刀,一刀劈向命符,命符以盘古斧一挡,只听锵声震响,他喷血抛飞。

    极乐鬼王得意地笑着,修罗刀变得巨大,四处乱斩,天盟的人纷纷惨死。

    若花怒道:“难道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唐小峰亦是眯着眼睛,怒至极点,他恨这魔头给姐姐和若花、紫芝下药,她们,看到他如此嚣张,心头火起。

    他冷然道:“我来杀他。”

    看向边诸女:“你们帮我。”

    谢文锦错愕地眨了眨眼,师兰言亦是惊道:“唐公子,你如何会是他对手?况且就算再杀他一次,他有冥合**,还是能像刚才一样复生……”

    唐小山却道:“这个倒是可以放心,我已看出他刚才那道黑丝的玄虚,若能毁去他这个体,我必能够令他形神俱灭,复活不得。”

    师兰言诧异地看向唐小山,实不知她怎会有如此自信。

    唐小峰却知道姐姐绝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人,为百花仙子转世的她,既已说出这话,那就必定能够做到。他看着依旧在下方大肆屠杀的极乐鬼王,沉吟道:“有你们这么多人的先天灵气助我,我或许能够在力量上胜过他,但他若是使用前番那三连杀,那第三刀,我却到现在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那时,他似是接下了极乐鬼王的三连杀,但其实不过是仗着玄关化体的分之术,以分去硬挨极乐鬼王的第三刀,然后趁机偷袭,这才从背后给了极乐鬼王一剑,并非真的能够躲过极乐鬼王的三连杀。

    而现在,极乐鬼王既已知道他有分之术,绝不可能再次上当。

    唐小山却道:“我看他那三刀,也不过就是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这一。第一刀斩开四象,第二刀剖开阳,第三刀看似玄玄虚玄,其实不过是将两仪四象重新整合,回归太极。你用前两刀的思维去看他的第三刀,自然看不明白。书曰:大道本一,化生有万;万若失一,立归死地。你只要找出他那‘遁去的一”他那三刀在你眼中,就再无秘密。”

    唐小峰蓦地一震,一时兴奋过度,冲过去捧着姐姐的脸狠狠地亲了一下。

    唐小山气得打他……死小弟,怎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姐姐?

    其他人亦是目瞪口呆……他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他姐姐?

    唐小峰干咳一声,他只是被姐姐突然点醒,一下子弄清极乐鬼王那三连杀的奥秘,太过高兴,想也不想就这样做了。他虽是厚脸皮的人,但亲别人也就算了,自己的亲姐姐怎么也捧着亲。

    唉,我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我姐姐?

    他深吸一口气,纵到前方。

    颜紫绡、若花、廉锦枫、徐丽蓉、骆红蕖、祝题花、隐玄七女、孟家姐妹花等,全都飞到他的后。

    未曾习过九天星月轮的师兰言、谢文锦、米兰芬、月亮则在后方看着。

    诸女伸出手,以九天星月轮中的“众星拱月”,将自己的真度入他的体内。

    她们原本就是天上的仙子。

    她们的真混有先天灵气。

    大量的先天灵气与唐小峰体内的剑气混成一体,他闭上眼睛,剑气在体内澎湃如大海,无垠如宇宙。

    同一时间,天盟护法宗道乾已是受重伤,被边人强行救下。

    他在远处看着大至顶天立地的极乐鬼王,心中绝望。

    这就是差距么?纵然用了这么多的苦心,纵然牺牲了这么多的人,亦只能看着这无恶不作的魔头活在世上,继续为所为?

    天既不公,那便更该替天行道。

    但这世上,又有几人真能逆天而行?

    血,到处都是血。

    他们奋不顾的冲向极乐鬼王,然后死在他的刀下,死后连魂魄都被他饥渴地吸了过去,让他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凶残。

    他们勇往直前,他们舍赴难,他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他们最终却又死得毫无意义。

    极乐鬼王猖狂大笑,更多的气集结而来,遮去金乌,遮去了天。

    鲜血染红了大海,血海沸腾,血海汹涌,汹涌得像亘古不灭的死亡,亘古不灭的杀戮。阳光失去,昏昏暗暗,昏昏暗暗的天,昏昏暗暗的地。

    永不见天的暗!

    命符手持盘古斧,怒吼着冲向极乐鬼王。

    宗老失声道:“回来。”

    但是命符没有回来,他甚至再也无法回来。

    看着战友一个个的死去,他不能退缩,不愿退缩。

    极乐鬼王连挥两刀,劈飞了盘古斧,剖开了命符。

    宗老一口鲜血喷出。

    他看着命符长大,对他来说,命符就像是他的儿子。

    而他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命符死去,看着更多的人死去。

    纵连死去,他们的魂魄都还要被极乐鬼王吞噬,增强他的力量,助他杀戮更多的人。

    天昏地暗,气幢幢;尸风血雨,神鬼惶惶!

    蓦地,风云变幻,一道剑光刺破乌云,阳光随之而下,与剑光凝成一束,照向极乐鬼王。

    极乐鬼王右手持刀,左手遮目,那刺目的阳光,耀花了他的眼。

    阳光中,飘飞着一个少年,凌风而立,神采飞扬。

    “鬼王,”少年的声音穿透云霄,将漫天的血气一波又一波地震开来,“敢不敢与我一战?”

    极乐鬼王嘲弄地笑着,宗老与残存的天盟中人急急散开,看着那从从容容地飞在极乐鬼王面前的少年。

    他疯了么?在其他人被这魔头血洗与宰割的时候,这少年不但不逃,居然还冲上前来,主动挑战?

    宗老与这些人看着那少年,只觉难以置信,只是他们虽然佩服他的胆量,却不相信他真的能够抗得住现在的极乐鬼王。

    他是来送死的,他只不过是来送死罢了。

    就像命符一样,明知道是死,却依旧不肯退缩,虽然血,虽然豪,却终将死得悲惨,死得毫无意义。

    极乐鬼王森森冷冷地怪笑道:“好胆!”凶刀一劈。

    所有人都已不敢再看。

    却听锵的一声,精光一闪。

    整个天地都亮了一亮。

    那闪亮的精光,刺痛了所有人的眼,震慑了所有人的心。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想着。

    等那种刺痛与震慑的感觉终于散去,他们突然发现,他们错了。

    那少年并没有如他们想象般死去,他依旧飘飞在那里,手中一支漆黑却又锋利至极的剑,架住了极乐鬼王的刀。

    聚集了无数尸气的极乐鬼王壮如泰山,连他手中的修罗刀,也大得不可思议。

    那少年在极乐鬼王的面前小如蚂蚁,连他手中的黑剑在凶刀之下,也渺小得不值一提。

    但少年那渺小的剑,偏偏就是架住了极乐鬼王硕大的刀。

    这是不可能的!即便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宗老跟天盟残存的那些人,仍然是无法相信。

    极乐鬼王却是眯着眼,本是嘲弄的眼神,慢慢变得认真起来。

    风惨淡,剑气流转,风与剑气互相撞击,撞击出一道道诡异的光环。

    大海开始呼啸,翻腾起一阵又一阵的海浪,激昂,坠落,无止尽,无止竭。

    忽地,极乐鬼王开始动了,他劈出无数凶狠而又惊人的刀光,少年也开始反击,击出道道华丽而奇诡的剑光。

    玄气狂卷,杀意冲霄!随着他们的战斗,海浪向外翻滚,以他们为中心,翻卷出深邃的涡流,连污浊的海底都露了出来。

    周围的人下意识地退却,即便是刚才那明知必死的局面,也不曾让他们恐惧和害怕,然而现在,少年与鬼王那惊天动地的战斗,却让他们无法抑制自己的恐慌。一道道光芒彻天照地,一条条闪电划破虚空,天盘摇坠,大地震响,许多流星坠了下来,纵连金乌也悄悄退却。

    修成了冥合**的极乐鬼王,已将南海之上的所有尸气都聚集了过来,千百万年,这片大海里不知死了多少生灵,这无数生灵死后的尸体聚在一起,让他变得更加强大与可怕,如此强大的他,如此可怕的他,本该已是无人能敌,无人敢敌。

    但是这少年却跟他拼得势均力敌,连退也不曾退上一步。

    如果说,极乐鬼王以无上法力,集结了南海之上无数生灵的尸气。

    那么在背后支持唐小峰的,就是云端之上,那些全力支持他的众多花神的先天灵气。

    颜紫绡是与他一同练剑,彼此心心相印的侣,廉锦枫是他的“女朋友”,丽蓉是他的妻子,红蕖、芸芝、紫芝是他的义妹。

    林书香、阳墨香、兰英、秀英、琼英、玉英、红英早已不止是他的丫鬟,同时更是他的家人,她们受过苦,遭过罪,最后却被他所救。她们无家可归,只能跟着他,却又在一天天的相处间,开始信任他,依赖他,成为他的家人。

    还有祝题花、印巧文、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她们被他捉弄过,她们也被他帮助过,这些子,她们更是跟着他一同闯入南海,共同战斗,彼此扶持,这一刻,他需要她们的帮助,于是她们毫不犹豫地支持了他。

    她们本是天上的仙子,她们本是禀气成真的花神,女娲还未造人,天地间便已有了她们。

    而现在,她们就在他的后,全心全意地支援着他。

    十八位花神的先天灵气聚集在唐小峰的体内,让他全新的剑气,在一瞬间突破了不知多少重境界。

    极乐鬼王凶刀乱劈,却越劈越是暴躁,越劈越不耐烦。

    不管他如何凶恶,如何狂妄,但是现在,他却怎么也击不败这个在他眼中,原本只是不值一提的少年。

    这也是当然的,就算他集结了南海之上无数生灵的尸气,收为己用,但这些尸气虽然多得惊人,近乎无穷,大多数生前却只是鱼虾虫蟹之类的渺小之物,终究比不上十八位应天地之气而生、在女娲造人之前便已存在的花神的先天灵气。况且这些尸气无识无觉,只不过是残存于天地,被迫为他所用,怎及得上这些花神美眉的全心全意?

    极乐鬼王蓦地收刀,凶刀高高地举在头顶:“有没有胆量,再接我三刀?”

    唐小峰收剑,剑尖斜斜地指向海水外翻所露出的海下礁岩,淡淡地道:“我等着呢。”

    天昏,地暗,剑气,冲霄……。.。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