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替天行道,八卦封魔

    第三十章替天行道,八卦封魔

    (下午有事,这章就先更了。^^)

    唐小峰与众人对望一眼,问:“令师是谁?”

    青年道:“诸位到了便知。”

    唐小峰道:“去看看?”

    谢文锦眨了眨眼,师兰言道:“你们去便是,我们与天盟稍有些过节,还是不见面的好。”

    若花淡淡地道:“是因苏南天之事?”

    师兰言笑道:“那只是其中一件。”与谢文锦一同飘走。

    那名青年带着唐小峰等人往另一个方向飞去,唐小峰低声问:“为何会跟苏南天扯上关系?”苏南天乃是东海十大寇中的“南天门”,最后被徐承志暗算而死。

    若花往那青年背影看了一眼,轻轻地道:“你可记得,当在东海,有人让苏南天杀我,苏南天却悄悄将我放过,结果苏南天自己反被暗算,惨死之事?那时我一直弄不明白苏南天为何明知危险,亦要帮我,在我当上国主后,便一直在暗中调查,然后才知道,原来苏南天竟是天盟的人。”

    又道:“天盟,乃是一个传承已久,却不怎么为人所知的神秘组织,那个组织里全都是为了信念而战之人,锄强扶弱,敢为天下人先。他们的盟主是谁,我到现在都还未能查到,年前,他们曾邀我加入天盟,我却没有答应。”

    钟绣田疑惑地问:“他们既是锄强扶弱,那就不是坏人,听若花姐所说,他们还对你有恩,你为何不愿加入?”

    “信念不同,”若花淡淡地道,“在我看来,他们的信念和处事风格过于极端,认定非我族类者,其心必异,对人类虽是仗义勇为,对妖魔鬼怪又或是翼民、厌火、鲛人等各族子民却不论好坏,务必诛之而后快,其中更为极端者,连对聂耳、黑齿这种与华夏百姓或是肤色不同,或是长相有异之人,亦视作异类。天盟虽说对我有恩,但这大半年来,我与他们亦有过多次冲突,只不过各自退让了些,才没有变成敌人。”

    唐小峰道:“怎么样的冲突?”

    若花道:“我在短时间内整合东海势力,只能学覆灭前的轩辕国,就算是翼民、厌火这类明显与人类不同的种族,只要他们服从于我,听我号令,亦将他们视作子民,只有这样,一旦龙族入侵,我才能够联合东海诸国,全力相抗。而天盟对非人之族,总举族灭之,东海好不容易整合完毕,他们要对付那些已听命于我的非人之族,我自然不能不管,双方立场不同,当然会有冲突,只不过他们大约也明白,此时此刻,对人类威胁最大的异族乃是龙族,若再让东海变得四分五裂,对谁都没有好处,这才安分了些。”

    唐小峰想,按这样子看,天盟里的那些人,大概可以算作后世所说的“皇汉”,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但是当权者却绝不可能只考虑单个民族的利益,对治下的其他民族亦必须笼络与安抚。

    在人类的历史上,就算是同一个民族,都会因为宗教、信仰等各种原因互相杀戮,不同的民族彼此屠杀更是常事,而东海的况显然更为复杂,因为它涉及到的已不是不同民族和平共处的问题,而是不同种族彼此共存的问题。

    到处都是火光。

    宗灵极乐城里原本就没有光和月光,弥漫全城的是一种灰灰白白的银光,这种银光与火光交织在一起,是一种混合了凄冷与惨烈的景。

    那青年将唐小峰等人带到一个所在,在那里,等着他们的是一名老者。

    周围散落着许多天盟的高手,老者满发皆白,却是立得笔直,予人一种拔而干练的感觉。

    “本人宗道乾,见过诸位。”老者抱了抱拳。

    若花道:“原来是天盟四位护法中的宗老,若花失敬。”

    又道:“宗老怎会出现在这鬼城之中?”

    宗老道:“极乐鬼王仗着自己无人敢惹,在这城中买卖人口,许多无辜之人被拐骗至此,受尽各种压迫,甚至沦为妖魔口腹,纵连幼儿都不放过,我们毁此城已有多时,只不过没想到国主亦会出现在此。”

    若花苦笑道:“我们只是因深入南海,后被龙族派出杀手追杀,无路可逃,才不得不误闯此间罢了。”

    骆红蕖道:“那极乐鬼王不但自神通广大,且是间十阎王中的卞城王之子,贵盟竟敢与他作对,实是令人意想不到。”

    宗道乾眉头一挑,白发飞舞:“天若不公,我等更该替天行道,正因为这世上瞻前顾后、畏畏缩缩之人太多,才使得这种仗势欺人之辈更加猖狂。不管那极乐鬼王有何背景,我等只看到那些因他胡作为非而受苦受难的无辜之人,天既不管,那就我们来管。”

    唐小峰与若花、骆红蕖等人对望一眼,尽皆佩服。这些人明知道极乐鬼王乃卞城王之子,就算杀了他,亦会得罪卞城王,凡人总有一死,死后终是要入曹地府,谁敢去轻易得罪掌握曹地府的十阎王?但这些人为了心中信念,却是真正做到了不畏强权,置生死于度外。

    天既不公,那就更该替天行道。

    这世上,从来不缺仗势欺人、视他人如刍狗的权贵。

    却也总有这种仗义行侠,一怒拔剑的英豪,给人以希望。

    宗老道:“这位便是唐小峰兄弟?”

    唐小峰笑道:“宗老客气了。”

    宗老道:“唐兄弟当在东海所行之事,我等已关注许久,尤其是唐兄弟阻止龙族夺得五色笔,灭了龙族内应尊圣门,拖延了龙族侵入神州的时,对神州百姓,实有莫大功德。不知唐兄弟可愿加入天盟?”

    唐小峰叹道:“诸位所行之事,在下虽然敬重,只可惜在下优哉惯了的人,实不想加入任何组织。”

    宗老道:“唐兄弟可以再考虑考虑。”

    唐小峰道:“不用考虑了。”

    宗老道:“可惜,可惜。”

    骆红蕖道:“在铭宝弓买下,送与小女子的可是贵盟的人?”

    宗老道:“东海小杨香之名,我亦早有耳闻,当时本就要炸铭宝大,买下弓,不过是顺手之劳罢了。”

    骆红蕖道一声谢。唐小峰道:“那极乐鬼王神通了得,我与他对过三刀,深知他的本事远远在我之上,不知贵盟要如何对付他?”

    宗老道:“我等有备而来,绝不会轻易将他放过。倒是今,我等若杀了极乐鬼王,势必要毁了此城,若是杀不了他,随我在内,都不免死在这里,诸位与此事无关,何不尽快离开这里?”

    若花道:“他们已封了宗灵极乐城,我们无法出去。”

    宗老道:“诸位放心,老朽可以助诸位离开。”又叫道:“命符”

    一个魁梧的壮汉从远处跃了过来,虬目赤上背着一柄黄色大斧。这大斧玄气人,唐小峰一眼看去,立时看出,此斧的威力只怕绝不弱于轩辕剑、弓。

    宗老朝壮汉道:“唐兄弟与国主等人想要离开,你速速打开通往外头之路。”

    壮汉叫道:“好勒。”反手一拔,拔出大斧,对着远处,吼上一声,一斧劈去。

    远处,灰暗的天际蓦地拉开缺口,阳光入,将森森的鬼气了开来。唐小峰与众女见这大斧竟有撕天裂地之能,尽皆动容。

    唐小峰道:“这莫非便是传说中的混元开天斧?”混元开天斧,又称盘古斧,相传为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所用,当然,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时是否真的用过此斧,并不可考,但当年刑天与天帝争神,被砍了脑袋后,仍以为目,以脐为口,手持干戈以舞。

    混天开天斧便是战神刑天所持干戈中的“干”。

    想不到今盘古斧、弓、轩辕剑这三样传说中的上古神器,竟会聚于一堂。

    宗老道:“此城封闭之时,乃是位于非非阳的灰界,固不可进,不可出。但混元开天斧有开天之能,自能打通通往阳间之路。”

    骆红蕖自己用的也是神器,叹道:“就算有混元开天斧,亦要有将其威力发挥出来的本事,却不是谁都能够做到。”

    壮汉回过头来,咧嘴一笑:“我叫命符。”

    他们在这边说话,头顶上,层与层之间的混凝土与灵山金刚石不断坍塌。

    极乐鬼王座下五大金刚率城中众多妖魔,与天盟闯入此城的高手战成一团,尸体堕落,血雨纷洒。极乐天宫、极乐海市、极乐人间、极乐地狱,许多人无端端被卷入战火,到处都是奔逃的鬼女,哭喊一片。

    宗老道:“通往阳界之路已经打开,诸位可以离开了。”

    唐小峰与若花、骆红蕖、唐小山等人对望一眼,若花笑道:“不急,我们看一看再走。”

    宗老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再说。

    战斗仍在持续,城中妖魔虽多,但天盟个个奋不顾,事前又做足准备,来此之前,便已将此处一众魔头的实力探个清楚。再加上极乐城三魔中的燎魔缚离死于谢文锦之手,翔魔青血曾与师兰言对恃,虽然唐小峰未问她结果,但师兰言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翔魔却连影子都没了,其中胜负可想而知。

    这场战斗,准备充分的天盟自然慢慢占了上风。

    就在这时,上方传来一声震响,一团黑色乌云冲了下来,天盟这一方纷纷坠落。

    宗老淡淡地道:“来了。”

    来的是极乐鬼王。

    唐小峰抬头看着,沉吟道:“前辈,恕我直言,你们只怕无人是这魔头的敌手。”

    宗老道:“唐兄弟好眼力。”

    唐小峰道:“那你们打算如何对付他?”

    宗老冷冷一笑,忽地将一纵,远处,又有七人飞来,与他一同飞向极乐鬼王。

    极乐鬼王正在大肆屠杀,见有八人飞来,修罗无影刀疾斩,宗老却率着那七人,布成八门,在极乐鬼王边不断飘飞。以极乐鬼王为中心,这八人上各现奇光,围成一个圆,绕着极乐鬼王不断旋转,旋成一圈又一圈的彩环。极乐鬼王大怒,凶刀乱斩,奇怪的是,不管他如何施展手段,竟都无法突破宗老等八人布下的光圈。

    极乐鬼王时而上冲,时而下闯,这八人总是围着他来,让他抓狂。

    “原来是八卦封魔**,”两个倩影飘了过来,其中一个在唐小峰后轻声道,“难怪天盟如此自信,敢到极乐鬼王的地盘与他为敌。”

    唐小峰回头看去,见说话的是师兰言,在她旁边的则是谢文锦。

    唐小山道:“靠着这法子,真能对付极乐鬼王?”

    师兰言沉吟道:“五帝正天,八卦封魔,此法虽不能杀死极乐鬼王,却能够封住他的力量,再配合混元开天斧的威力,杀死极乐鬼王,令他魂飞魄散,应当是做得到的。”

    谢文锦眨了眨眼。师兰言道:“文锦妹子说,前提是极乐鬼王还未修完第九重的冥合**,不过传闻中,极乐鬼王的冥合**只修到第八重境界,单靠第八重的冥合**,是无法阻住八卦封魔**和混元开天斧的。”

    若花长叹一声:“为了对付极乐鬼王,也不知天盟到底下了多少工夫。”

    此时,紫芝也醒了过来,看着四面八方的火海和天空中的战斗,目瞪口呆。唐小峰瞅着她:“不再往大哥上爬了?”

    紫芝脸一红,羞羞地捶她一下,当时虽然中了媚药,但由于药不深,自己做了什么还是很清楚的。

    被“五帝正天、八卦封魔”困住的极乐鬼王依旧在乱撞,直撞得到处坍塌。命符手持盘古斧飞到高处,斩出几斧,将空间划出更多裂缝,阳光不断透下,又被冲天的焰光退。

    火海卷来,徐丽蓉将手一招,火海退散。

    骆红蕖道:“这宗灵极乐城,看来是要完蛋了。”

    唐小峰道:“我们还是先出去算了。”

    他们或是御剑,各是御气,各施手,从被劈开的空间裂缝飞了出去。

    来到外头,阳光明媚,大海茫茫,脚下有一些礁石岛,还有一些海鸟飞来飞去。

    单从这里,无法看到整个宗灵极乐城,只能从被盘古斧劈开的那些裂缝看到内中景象。

    没过几下,宗灵极乐城却又现了出来,有许多妖魔飞出,极乐城里,传来极乐鬼王愤怒的嘶吼。

    师兰言笑道:“必是有谁看到极乐鬼王形势不妙,悄悄打开制,让宗灵极乐城回到阳间,好趁乱逃出。”

    紫芝伸手一指:“你们看,那不是极乐城的大管家么?”

    唐小峰等人一看,果然看到极乐城大管家彭尸背着什么东西,飞了出来,想要偷偷溜走。

    想起在他们刚入极乐城时,这老头的势利与让人不爽的态度,唐小峰嘿笑一声,纵了过去,将他拦住:“大管家,您这是要去哪呢?”

    极乐城大管家的脸闪过戾的凶光,却又发现不只唐小峰,连若花和徐丽蓉、骆红蕖等也都围了上来,想起燎魔和翔魔好像就是被这些人杀了的,脸一下子又白了。

    唐小峰将剑一指,冷笑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在关键时候背主而逃的人渣,你家城主待你不薄,你却在这种时候弃他不顾,像你这种人,怎有脸活在世上?不如死了算了。”

    大管家背着包裹,将手乱摆:“我是……我这是……我这是去搬救兵,我是去搬救兵……”

    唐小峰笑道:“原来如此,这种时候你都还想着要帮你家城主,果然是忠心耿耿。”

    大管家呵呵地道:“正是,正是。”

    若花却冷笑一声,蓦地出剑,轩辕剑指向大管家,霸气狂卷:“你家城主以设宴为名,暗藏计,竟敢对本姑娘下药,如此险之人,本姑娘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你若只是自己逃走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去搬救兵救他,本姑娘今天,无论如何也饶不了你。”

    大管家赶紧道:“不不,我不是去帮救兵,我是要逃,我是……”

    唐小峰墨虹剑一指,森森冷笑:“你是要做什么?”

    大管家怔在那里,看着死盯着他的唐小峰和若花,额上尽是冷汗……他到底该说自己背主而逃呢,还是该说自己搬兵救主?

    紫芝御着飞天绫,飞了过来,笑道:“有一句话,不知大管家听没听过?”

    大管家惶惶道:“什、什么话?”

    紫芝嘿嘿嘿地笑:“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

    大管家小小声道:“这里没有山也没有树……”

    “这样啊,”紫芝摆摆手,“那我帮不了你了,你就好自为之吧。”

    唐小峰与若花森然近,大管家叫道:“我买,我买。”

    唐小峰顿在那里,瞅了他后的包裹一眼,那布也不知是用何种材料制成,仿若七彩云霞,一看就知道是宝贝,布内更有宝气透出,也不知装了多少好东西。

    在这种危急时刻,这极乐城大管家都还要卷走的东西……嘿嘿嘿嘿……

    大管家见他笑得险,只得一脸苦相,心不甘不愿地献上包裹……没财总比没命好。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