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黑杀天女

    ('

    唐小峰见燎魔庞大,焰光惊人,谢文锦虽飘来飘去,却难以看出虚实,道:“谢姑娘可是它的对手?”

    师兰言微笑:“公大概只在东海和岭南等有限几个地方待过,尤其是对魔道接触不多,否则便该听过她的名字。”[搜索尽在br/&t;唐小峰剑光飞撩,杀了一伙鬼怪:“她很厉害?”

    师兰言袖一卷,玄气袭出,一伙鬼怪被杀:“她很厉害。”

    唐小峰黑剑一劈,三百多道剑光斩过,满地都是尸体:“有多厉害?”

    师兰言连闪,躲过剑光的鬼怪莫名地倒了下去:“是不需要公替她担心的那种厉害。”

    两人联手强闯,初时虽然顺利,但这里乃是以前从来无人敢闯的、极乐鬼王的宫,敌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他们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后却有炎气迫来,唐小峰回头一看,看到燎魔追着谢文锦,竟是越追越近。

    谢文锦左飘右飘,像是拿它毫无办法的样。

    唐小峰叫道:“你刚说她很厉害的。”

    谢文锦飘到他们中间,向他们眨了眨眼。师兰言笑道:“她说她多帮我们解决一些敌人,不过公可要记得,这个人她可是会要你还的。”

    谢文锦抓住他们,双手一扔,他们借着她的玄气,闪电般从成群的鬼怪间穿了过去。

    燎魔缚离大吼一声,焰光变出大锤,一锤敲向谢文锦。谢文锦闪开大锤,继续飘,但是周围的鬼怪实在大多,且个个都是戾凶残,很,她就被重重围住,竟是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她没有再逃,也没有再避。

    她掷住了一张符,符纸化作黑光,窜到高处,速一卷。

    空间拉开一个惊人的黑色涡流,黑色涡流不断旋转,周围无数鬼怪竟都被卷了进去。

    只一瞬间、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瞬间,周围上千名鬼怪,竟被卷得连影都不见了。

    整个大,突然变得一片空旷……忽如其来的空旷。

    燎魔缚离以四足扎进地底,死撑着,没有让自己被那不断旋转的黑色涡流卷入其中。那黑色涡流实在太过惊人,连它都开始心悸。

    在诡异至极的黑色涡流下,那穿着青色衣裳,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的少女,静静地立在那里,她是那般的俏丽,那般的美丽。

    但是这种俏丽与美丽却掩不住她眼眸中闪动的愉悦,与嘴角那丝、因将上千条生命在瞬间杀死所带来的感。

    “走符摄录,绝断鬼门,”燎魔缚离嘶声道,“你是黑杀天女?”

    谢文锦缓缓张开口。

    她无法发出声音。

    但从她的口型,燎魔清清楚楚地知道,她说的是……“猜对”!

    她将手一指,黑色涡流撞向燎魔。

    燎魔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后方传来燎魔缚离的惨叫。

    唐小峰回过头来,看到那团直可令风云变色、神鬼惶惶的黑色涡流,动容道:“那是什么?”

    师兰言道:“文锦妹的‘绝断鬼门’!”

    唐小峰实是无法相信,那个明明已经死过一次,连话都无法说的少女竟然能够用出如此可怕的招数。他道:“她既有这样的绝招,怎么还会被人杀了?还是说她这招是死后练出来的?”

    “不,她以前就会,不过这招并不是想用就能用的,她现在一天只能用这么一次,就算是生前,一天也只能用上两次,”师兰言道,“文锦本是魔道中人,因杀人太多,一年前被茅山宗宗主白云和净明宗洞真天师率两派高手,出动了七名元老连番追杀,虽被她杀了三名元老与两派不少弟,终却未能脱,死在白云司马承桢剑下,只逃出一丝魂魄,这不得不转修鬼道。”

    唐小峰哑然……那姑娘到底做了多大的孽,会落得被茅山、净明这道教大的两大门派联手追杀的地步?

    师兰言道:“文锦妹现在的本事比生前差了太多,这‘绝断鬼门’一天只能用一次,接下来只好靠我们自己了。”

    唐小峰无语……就她那一招杀了燎魔和上千鬼怪的本事,居然还“比生前差了太多”,她以前到底是怎么个变态?

    穿过一处金碧辉煌的拱门,跃过一处鬼气森然的大

    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俱是世间罕见的材料,由此便可知极乐鬼王的富贵,虽然如此,整个建筑的设计却是极差,完全没有协调之感,就像是一个上戴满金银的暴发富,虽然人人都知道他有钱,却是完全没有品味可言。

    单是看着这个宫,便可知道极乐鬼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他们继续往前飞。

    “小心。”唐小峰忽地叫了一声。

    一道影沿地而来,突然窜出。

    他们急急闪开,影划过,将虚空划出数道口,又一闪即逝。

    他们想往前闯,这影却是纠缠不放,时而飞在空中,时而藏于地底,让他们怎么也无法甩开。

    它的每一次袭击俱是选在两人难以警觉与躲避的方向,却又一击即遁,藏起来时,唐小峰纵用灵郁之气也找不着它。

    师兰言道:“必是三魔中的翔魔青血。”

    唐小峰道:“该怎么办?”这魔头忽焉在前,忽焉在后,神出鬼没,手段毒,使得他们无法放开速度往前飞。

    唐小峰心悬姐姐与若花、紫芝的安危,不想被这魔头拖在这里。

    师兰言道:“唐公,你先走,我来拖住它。”

    唐小峰也不客气,道了声:“多谢。”一窜,电光般掠往前方。

    一道影从暗处袭来,以奇诡的角度与速度向他偷袭。

    师兰言躯一纵:“翔魔,看这里。”

    翔魔不想看她,却又不得不看。

    她的声音中仿佛带着一种神秘的力量,竟是让它不能不听。

    它一看过来,偷袭唐小峰的速度立时就慢了,被唐小峰脱而去。

    师兰言细腰一扭,挡在它的前方。

    翔魔要藏。

    它作战的方式,便是藏在暗处,偷袭暗算,总是从对方难以防御的角度进行袭击。

    师兰言却道:“不用藏了,你藏不住的。”她的声音很清,很脆。

    这清清脆脆的声音无形无质,却蓦地闯入翔魔的心头,令它一带。

    明知道应该先藏再说,但在这一瞬间,它却又真觉得自己藏也无用,于是便滞了一滞。

    但它乃是见多识广的魔头,马上便意识到这少女用的是言灵之术。

    言出即灵,是为言灵。

    在它一滞之间,师兰言挚出一根竹竿,疾点它的心口。

    竹竿还未点中翔魔,翔魔便已碎散成十几片影,围着师兰言急转不停。

    师兰言轻叹一声:“鬼影分之术?”鬼影分,要将所有化全都消灭,能够杀死施术之人。

    她自然知道这种分的弱点,就是每一个分的实力都不如本尊,若是寻常敌人,使用这种鬼影分之术,在她面前只会死得,但这翔魔原本就不以力量见长,而是擅长五行遁法、潜踪匿迹,十几个分一同潜藏,寻机偷袭,既避免了鬼影分之术的弱点,又让她不得不面对多的敌人,防不胜防。

    看来会稍微麻烦一些……

    唐小峰继续向前飞着。

    下方却传来不断震响。

    极乐天宫、极乐海市、极乐人间、极乐地狱,到处都在爆炸。

    是这宗灵极乐城在举办什么隆重的活动,还是有什么人,刚好也在这个时候,于极乐鬼城生事?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不管是谁要害他的亲人和朋友,自己都不会放过他。

    他又杀了许多鬼怪,闯到宫深处。

    护花铃上的嗡嗡声却消失了。

    是她们已经遇难,还是她们已经化险为安?

    玉阶尽头,一个男立在阶上,头戴峨冠,披金袍,怒视唐小峰:“什么人,敢跑到我的地盘闹事?”

    唐小峰冷笑道:“你就是极乐鬼王?”

    极乐鬼王冷冷地看着他:“你又是谁?”

    唐小峰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盯着他:“若花跟其他人在哪里?”

    “原来是为她们来的,”极乐鬼王嘲弄地道,“你来迟了,那几个丫头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已将她们杀了。”

    唐小峰怒视着他。

    极乐鬼王往他后看了一眼,淡淡地道:“你竟能闯到我这里来,缚离和青血怎么了?”

    唐小峰冷冷地道:“它们敢挡我的道,都已经被我杀了。”

    极乐鬼王哼了一声:“底下那些爆炸,可是跟你有关?”

    唐小峰反问:“你说呢?”

    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撞出激烈的火花。

    极乐鬼王怒气上涌:“自极乐城创建以来,从无人敢在这里闹事,你可知道老是谁?”

    唐小峰大笑道:“我只知道你是个仗着有个爹就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诈了许多宝物却连一点品味也没有的蠢货。”

    极乐鬼王勃然大怒,袖一拂,数十道法宝朝唐小峰冲了过去。

    极乐鬼王有许多法宝,每一样,都是别人梦寐以求的好东西,他却随手祭出一堆。

    唐小峰右手出剑,墨虹剑破掉一些,左手掷鼎,金鼎砸掉一些。

    极乐鬼王动容:“五精泰煞宗天鼎?”

    唐小峰笑道:“还算识货。”和一卷,紧跟着便出绦,凤凰折翅制神绦卷向极乐鬼王。

    就算仗着有个好爹,但这家伙做了那么多的恶事却无人敢惹他,其自修为也绝对不会低。唐小峰深知此理,所以一出手,便想用制神绦将其制住,他的制神绦乃是用黑龙龙筋所炼,又画有仙篆,只要是被制神绦制住的人,都将玄气尽失。

    极乐鬼王冷笑一声,蓦地出刀。

    当他出刀的那一瞬间,唐小峰知道他有刀。

    知道他有刀时,刀已劈到头顶。

    极乐鬼王笑着……这是在修罗地狱斩杀过一千个魔头的修罗无影刀。

    这小死定了。

    但是唐小峰未死。

    他居然避开了。

    明明是避不开的刀,他居然避了开来。

    极乐鬼王只看到他在刀下一扭,修罗无影刀便劈了个空。

    极乐鬼王再次动容……这到底是什么招数,怎的如此奇妙?

    虽然唐小峰躲过了这原本是无法躲过的一刀,但极乐鬼王却不在乎。

    他祭出不知多少的神兵……这小终究是不可能逃出他的手心。

    极乐鬼王的神兵法宝实在太多,唐小峰知道自己很难跟他硬拼,于是他出梭,破地梭钻地而入,他亦随着一钻,不见踪影。

    极乐鬼王收回神兵,看着前方地洞,暗自诧异,他里的每一块砖,每一片瓦,用的都是至刚至坚的灵山金刚石又或是取自间的混凝土,按理说,这样的砖石,普通的神兵法宝想划出一道口都难,这少年却是说钻就钻,刹那间便钻出了如此大的一个洞,实是让他大感意外。

    这小的神兵法宝虽然不多,但每一样都是世所罕见,他的剑,他的鼎,他的绦,他的梭,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功能。

    尤其是他刚所用的金鼎,竟是应天地而生、连弓都是由它造出的五精泰煞宗天鼎。

    这小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一个黑色魔头从远处飞来,落在极乐鬼王面前,块头巨大,上缠着粗大铁索,发出阵阵腥气。

    极乐鬼王冷冷地问:“下面发生了什么事?”

    这黑色魔头便是三魔中的憎魔迦不灭,它伏地道:“到处都是爆炸,有人在闹事。”

    极乐鬼王哼了一声,满是杀气:“封闭极乐城,谁也不许出去,敢在老地盘闹事,一个都不放过。”

    憎魔迦不灭应了一声,纵离去。

    宗灵极乐城共有七层,上方的是鬼王宫,位于鬼王宫之下的,乃是极乐天宫。

    虽然如此,在鬼王宫与极乐天宫之间,却也并非全是实土,而是建了许多秘室与地窖。

    唐小峰左手拎着护花铃,刚停了一会的护花铃,又开始发出嗡嗡嗡的声响。

    他先是立在那里,闭上眼睛,神识不断扩散,将周围的一切全都映入心头,每一粒尘土,每一个动静,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忽地,他睁开眼睛,仗着灵郁之气、听剑之术,以及钻土裂石的破地梭,往其中一个方向速钻去。

    似这般钻了一会,直至来到一个地底秘室。

    有人藏在这里,先是被他吓了一跳,紧接着便发出又惊又喜的声音:“小弟?”

    藏在这里的是唐小山、若花、紫芝和月亮。

    唐小峰看到姐姐,松了口气,面前却是香风一扑,紫芝扑到了他的上。

    “大哥……”紫芝手捂口,抬起头来,面红耳赤。

    唐小峰见她的样很不对劲,以为她是中了邪,赶紧将她抱住,又看向一旁,见若花以剑支地,也是面若桃花,含脉脉地看着他,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一般。他把爬树一般,往他上直贴的紫芝按住,问:“出了什么事?”

    “她们醉了,”小女孩抿着嘴儿,“她们真没用,我喝了那么多都没醉,她们就尝了那么一点点点点,就醉了,她们没用,她们真没用。”

    醉了?唐小峰看着满脸嫣红、万种的若花,又低头看向往他怀中直钻,恨不得把他那个那个掉的紫芝……她们真的只是醉了?

    看到紫芝那不堪的样,和弟弟那疑惑的眼神,唐小山脸也红了一下:“她们好像中了……媚药。”

    媚药?唐小峰赶紧捧住紫芝俏脸,一口吻了过去。

    他以蝶恋花探索紫芝体内,果然在她体内发现媚药的药,而且这媚药跟他体内还源仙气里所含的成分一般,都是出自南海蚌母。

    好在这丫头中的媚药实是不多,否则只怕还不只是这个样。

    他赶紧将紫芝体内的药吸了过来,放入还源丹中,女孩慢慢冷静下来,在他怀中睡着。

    他把紫芝放在地上,向若花伸出手,若花一下扑了过来,扯他衣裳。

    喂喂,我是要帮你解毒,不是要跟你……****啊!

    月亮睁大眼睛,想着他们怎的又在打架?唐小山脸都红了。

    唐小峰好不容易把若花反过来按倒在地,强吻她的双唇,将她体内的药吸了过来。

    若花冷静下来,却是全无力,喘了几口气,一脸绯红地看着他。

    唐小峰笑道:“你怎的这么不小心?”有若花带着姐姐跟紫芝,他本来还是蛮放心的,毕竟这姑娘从小就在那种边尽是谋诡计的地方长大,一般人算计不了她,却没想到聪明如她,竟也会落到这种地步。

    若花躺在地上,以手抚额,苦笑了一下,往睁大眼睛看着他们的小女孩瞅了一眼。

    她对那杯酒原本是碰都不打算碰的,结果月亮抢先把唐小山的那杯喝了,她看到月亮没事,这放下心来。就算如此,她还是小心得紧,喝的时候,轻轻含了一点,却故意以袖掩嘴,剩下的全都倒了。

    紫芝学她,也只轻轻含了一点儿,甚至都没有咽下去。

    就算如此,她们竟也是燥难支,恨不得找个男人来投怀送抱,由此可知,要是真把那整杯酒喝下去,她们会变成什么样。

    那只怕真的是路上有只公狗,她们都会跟它睡了。

    但为什么月亮这小丫头却是没事?若花瞅向小女孩,百思不得其解。

    未完待续。。

    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