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赌命:这不可能!

    ()    ('第二十七章

    赌命:这不可能!

    杀失魂落魄:“这、这不可能!”

    竟然没点……六枚骰,一点都没有。[]

    杀指着唐小峰,连手都在发抖:“他、他作弊……”

    唐小峰冷冷地道:“刚我们摇出没点的骰,你说我们作弊,现在你们自己摇出没点的骰,你还说我们作弊。”他看着杀,一字一句地道:“你……是在搞笑么?”

    杀有如被冷水浇过一般,立在那里,竟是无法说出话来。

    白衣人死死盯着桌上六枚全是无点一面朝上的象牙骰,眉头皱得死紧。

    周围所有人俱是议论纷纷,骰取出来时,所有人都亲眼看过,每一面都是有点的,既然所有的面都有点,为什么这一刻,这又丑又小的女人竟会摇出六个无点的面来?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被人了,但问题是,谁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做到的。

    唐小峰看着杀,缓缓地道:“明明检查过的骰,你却摇出无点的面来,你……是不是在作弊?”

    杀的声音也在发颤:“我、我没有……”

    唐小峰又道:“骰盅是在你的手中,骰也在你的手中,我们有没办法作弊?”

    杀怔在那里……就算对方作了弊,她也没有看到。

    所有人都没有看到。

    如果一个人的千术,高明到所有人都无法看穿的地步,那他还算作弊吗?

    唐小峰森森冷冷地道:“既然你们没有作弊,我们无法作弊,那么,我们十五点,你们没有点……你们怎还不自己跳到坑里去?”

    四杀僵在那里,面无血色。

    白衣人盯着六枚骰,绕桌一圈,又将骰取在手中,看了几看,然后死死地盯着唐小峰,唐小峰却是冲他微笑。

    即便是看着唐小峰那从容而略带嘲弄的笑容,所有人也都知道,他必定是做了什么,但问题是,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却没有一个人看出他到底是如何做的。如果一个人作弊的手段高明到谁也无法看穿,那他就绝对没有在作弊,这也是赌场的一个“规矩”。

    白衣人将唐小峰盯了好一阵,然后慢慢回过头来,看着杀和她边的另外三名杀手,冷冷地道:“跳下去!”

    四杀绝望地对望着……愿赌服输,这是极乐鬼城的规矩,在这里破坏规矩的人会有什么下场,他们一清二楚。

    唐小峰对这四人懒得再看一眼,只是淡淡地道:“我们走。”

    他带着祝题花与米观、米兰芬往外头走去,凡他们经过的地方,每个人都让了开来。

    在他们后,蚊虫嗡嗡,血气翻涌,传来凄厉不绝的惨叫。

    唐小峰与祝题花两人,分别以剑光截上米家兄妹,飞出血盅宫,离开极乐地狱。

    路上,祝题花实在是太过好奇,问道:“唐公,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唐小峰嘻嘻笑道:“做到什么?”

    祝题花揉了揉太阳,知道他肯定是不会说的。

    说起来,这家伙也实在是厉害得紧,就像那个时候,她与印巧文明知道窦、苏、钟三女被这坏蛋骗得看了光股,结果轮到自己时,还是被他骗过。

    也不知这家伙到底有多少莫测高深的手段,竟是让人防也防不过来。

    刚一飞离极乐地狱,却看到师兰言与谢文锦飞了过来。

    师兰言低声道:“唐公,出事了。”

    唐小峰一顿:“出了什么事?”

    师兰言道:“我们已查知,极乐鬼王趁着这次宴席,强行婚,令国主和令姐、紫芝妹嫁给他。”

    唐小峰震了一震,怒容满面。

    “题花姐,”他沉声道,“你先带米兄和兰芬回去,再与丽蓉、红蕖她们相会,我去救姐姐和若花、紫芝。”

    师兰言与谢文锦对望一眼,师兰言道:“我们与你一起去。”

    祝题花嘱他小心,带着米家兄妹匆匆离去。

    唐小峰与师兰言、谢文锦电光般往上疾飞,穿过极乐人间、极乐海市、极乐天宫,前往极乐鬼城顶端的鬼王宫……

    鬼王宫

    一群鬼女穿着霓裳载歌载舞。

    若花与紫芝坐一案、唐小山与月亮坐一案。

    月亮坐不住,左看右看,对周围极是好奇。

    阶上,极乐鬼王化男,看上去倒也英俊潇洒,不时劝酒劝菜,说说笑笑。

    对于极乐鬼王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场宴席,若花到现在都还是摸不着头脑。

    纵然旁敲侧击,亦无法从鬼王那探出口风来。

    极乐鬼王双手一拍,三名鬼女端上三个玉盘,盘中尽是奇珍异宝,各自摆在唐小山、若花、孟紫芝面前。

    鬼王豪朗笑道:“三位初到宗灵极乐城,本王略尽地主之谊,这些宝贝便当作礼物,送予三位姑娘。”

    若花微微一笑,从盘中取出一根玉钗,道:“这莫非便是当年纣王为博妲已一笑,派人由南海凝云山取来上古琼玉,打造出的玄天碧玉钗?”

    鬼王大笑道:“若花姑娘好眼力。”

    若花又取一珠:“此珠宝气惊人,来历只怕加不凡。”

    鬼王自得地道:“此珠乃是当年王母娘娘之女瑶姬为助大禹治水,赠给他的神凤飞虬珠,虽不及北海龙宫被盗走的定海珠,却也是三界中难得的宝贝。”

    又道:“可惜那定海珠虽是堪比轩辕剑、弓的极品宝物,却不知被谁给盗了去,竟没人能够找回。”

    紫芝诧异地想:“定海珠?在秦城时,白话妹妹给了一堆珍宝给我们,其中有一颗送给紫绡姐姐的珠,不就叫作定海珠么?”

    若花流波转动,见三盘俱是宝气婆娑,这些珍宝随便一样拿到外头,都是价值连城,极乐鬼王却随手拿出三盘送人,果然是财大气粗得很。

    她将神凤飞虬珠随手放回盘中,道:“多谢城主好意,只是无功不受禄,这些珍宝断不敢收。”

    极乐鬼王看去,见若花至少还取了两样看看,唐小山端坐在那,竟是连看也懒得去看,紫芝虽是瞅得眼睛发花,有些恋恋不舍,却也没有去动。

    这么多别人见都见不到的宝贝,竟无法打动三女,令极乐鬼王大出意料,想着不愧是花神下界、天仙转世,一个个竟是越看越喜,越看越

    一只母蚌成精的妖婆缓缓上,拜道:“城主今宴客,老婆酿了一壶玉醴,正好让三位姑娘一品。”

    极乐鬼王大笑道:“好、好。”

    三名鬼女捧上三个玉杯,倒入佳酿,酒香四溢,芳馨入脑。

    极乐鬼王道:“三位请。”

    紫芝伸手拿杯,若花纤手一翻,将她悄悄按住。

    唐小山淡淡地瞅了极乐鬼王一眼……她虽不知这酒中到底有何花样,但极乐鬼王刚那一闪而过的笑,与令人心感不的险目光,却是被她看在眼中。

    她旁边的月亮却是抿着嘴儿……珍宝只有三盘,酒也只有三杯,这让小女孩很不高兴。

    月亮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再加上她也实在是觉得无聊,这个鬼地方一点都不好玩,于是她抓起唐小山面前的杯,左看右看,然后一下就喝了下去。喝完后,她还瞅啊瞅,说:“不好喝……一点都不好喝。”

    极乐鬼王和妖婆僵在那里。

    唐小山本是想阻止小女孩的,只可惜小女孩动作太,她根本阻止不了。

    那妖婆死死盯着小女孩,本是担心她喝了这杯后,马上便会出现问题,谁知小女孩依旧在那无聊地左看右看,脸也不红,气也不喘。

    老妖婆暗自诧异,看向极乐鬼王。极乐鬼王狠狠瞪了她一眼……还说什么就算天上仙喝了一滴,也会变得不堪,为什么这女孩喝了一杯下去,一点事都没有?你他娘的耍老?

    老妖婆被他瞪得心里发毛。

    若花亦是看向月亮,她乃是牡丹花花王转世,从小又是生活在王宫那种到处都是谋诡计的地方,能够活到现在,其机智与敏锐自然远胜常人。

    当这壶酒被端上来时,她便觉得有问题。

    但现在,月亮已经喝过了,不但喝了,还一点事都没有……难道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小女孩左看右看,看到若花瞧向自己,还抿着嘴,不高兴地说:“一点都不好喝。”

    看来确实是自己敏感了!若花放下心来,与紫芝一同举起玉杯,极乐鬼王敬道:“城主请。”

    极乐鬼王干咳一声,亦端起自己案上的大杯:“两位姑娘请。”

    若花微微一笑,左手将玉杯慢慢移向檀唇,右手却悄悄地在紫芝腿上掐了一下……

    极乐海市,铭宝大

    其它一些宝物全都拍完,后轮到弓。

    骆红蕖、徐丽蓉、苏亚兰三女虽然带了四万多片仙叶,但正如师兰言所担心的,弓乃是当年神将羿落九时所用,名气实在太大,中有不少人专为弓而来,轮番叫价之后,价位便已超过她们所带的仙叶,即便是加上唐小峰为防万一,让她们带在上的舍利和其它宝贝,也还不够。

    骆红蕖亦是无奈,明明就是自己的东西,却落得想买都买不回来的地步,不管怎么想,这种事都令人郁闷。

    徐丽蓉冷冷地道:“我们何不直接把它抢了?”

    苏亚兰担心她真的胡来,赶紧道:“这里乃是极乐鬼王的地盘,我们就算抢了它,也无处可逃,难道还在这种地方大开杀戒?”

    骆红蕖叹道:“当年能够寻到它,不过是个巧合,得之过于简单,失之亦是容易,想来这也是天意。”

    叫价的还有两人,几番竞价后,竟已叫到了六万四千片仙叶,紧接着,其中一人将价喊到六万六千,另一人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放弃。

    骆红蕖与徐丽蓉、苏亚兰对望一眼,已是懒得再看,便离开。

    就在这时,角落里却突然传来清清淡淡的声音:“十万片。”

    众皆愕然,每一个人都扭头看去。

    喊出十万片的,是一个人族男,他负手立在那里,面无表,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台上主持之人道:“现卖现买,各不相欠,下需证明自己真有十万片仙叶,可喊出此价。”

    那男淡淡地道:“我没有。”

    中一阵喧哗,台上之人冷冷地道:“下是来生事的么?”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敢在极乐鬼城生事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那男清清冷冷地道:“我虽无十万片仙叶,但我有这个。”将手一张。

    一颗珠飘了起来,蓝色光环一波又一波的散开,照得整个大都变成了梦境般的蓝。

    台上之人动容道:“定海珠?”

    众人哗然……竟是北海龙族的密传之宝,早已被人偷走的定海珠?

    那男淡淡地道:“不错,正是定海珠。”

    又道:“它可值十万片仙叶?”

    台上之人道:“若它真是定海珠,自是值得……下可否让我们的人鉴定一番?”

    那男道:“请便。”将手一挥,蓝珠飞上台去。

    台上那人赶紧让鬼城的鉴宝师接过蓝珠,仔细鉴定。

    鉴定师研究了好一番,道:“果然是定海珠。”

    可与轩辕剑、弓这等神器相提并论的定海珠竟然出现在这里,台上的拍卖师大喜,宗灵极乐城靠着这种以宝换叶的方式,也不知替极乐鬼王收集了多少宝贝。

    铭宝大做的从来都是赚的生意,弓原本就是别人的,在将其拍卖的过程中,竞价者为了得到它,不得不用其他宝物来换取鬼城的仙叶,等弓被人买走,他们只需将“等值”的仙叶交给弓的主人,那些宝物却归他们所有。

    虽然如此,他们却也没想到,竟然有人将定海珠这等神器,拿出来换弓。

    这人既取出定海珠来竞价,自然再没有人能与他争,很,他便将弓拍至手中。

    得到弓,他却随手一掷,弓划作金光,跃过众人头顶,落至骆红蕖手中:“送给你。”

    骆红蕖怔在那里,其他人是一阵错愕,这人以定海珠换来弓,转手就将弓送给他人,如此手笔,如此大方,实是让人大出意料。

    那人一飘,飘出铭宝大,与此同时,骆红蕖耳中响起他的声音:“离开这里。”

    中有这么多人,听到他这句话的,却只有骆红蕖一人。骆红蕖一惊,拿着弓,与徐丽蓉、苏亚兰速离开。

    台上,拍卖师正自大喜过望,取了宝箱,将定海珠小心放入,正准备拿它去向鬼王邀功,却未注意到,蓝珠的内头,莫名地闪出一点红光。

    骆红蕖、徐丽蓉、苏亚兰速飞离铭宝大,到了远处,又有数女疾飞而来,为首的竟是祝题花和印巧文。

    徐、骆二女见她们行色匆匆,显然是出了什么事,正自要问。

    突然间,后方一声轰响,焰光冲天,充斥海市的无垠之水一阵阵地卷,到处都在摇晃。

    她们错愕回头,这看到,铭宝大竟是炸了开来……

    唐小峰、师兰言、谢文锦穿过极乐天宫,飞至极乐王宫门。

    前方红光一闪,一名魔头带着众多鬼怪挡住他们。那魔头冷冷地道:“你们要做什么?”

    师兰言低声道:“公小心,他便是极乐王座下三魔之一的燎魔缚离。”

    唐小峰道:“我等有事,求见城主。”

    燎魔缚离森然道:“城主没空。”

    唐小峰道:“女儿国国主若花正在宫中作客,我有急事,要见她一面。”

    燎魔缚离冷然道:“她既在宫内,何时离开,岂由尔等说了算。”

    唐小峰心头涌起怒火,正强闯,就在这时,脚下忽地轰然一响,震了一震。

    燎魔缚离眯起眼睛……爆炸声是从下方的海市传来。它急急命人去查探发生何事,同时冷然盯着唐小峰三人:“滚。”

    唐小峰像是未听到般,低下头来看着什么,紧接着又将手一翻,在他手中多了一个小铃铛,铃铛发出嗡嗡的声响。

    这是护花铃,一共有两个,另一个在紫芝那里。

    紫芝正在向他求救。

    师兰言道:“唐公……”

    唐小峰道:一翻,从燎魔头顶跃过。

    燎魔怒道:“找死。”形一幻,强大劲气卷向唐小峰。

    唐小峰回剑一劈,剑光与劲气相交,一声震响,燎魔滞了一滞,唐小峰却借着劲气的反弹从它头顶跃过,闯过门,剑光连闪,鬼怪纷死。

    燎魔怒至极点,意追击,边却有两道光影风一般卷过,令它一惊。

    等它回过神来,与这少年同来的两名少女,一名追他而去,另一名却是挡在它的面前。

    唐小峰回头,见师兰言风一般跟在他的后,谢文锦却截住了燎魔缚离。

    燎魔化成火一般的巨大妖魔,如熔岩般卷向谢文锦。

    谢文锦却鬼魅般的飘来飘去,让它怎么也无法卷中。

    谢文锦回头瞅了他们一眼,师兰言轻声道:“文锦让我们先走,她来解决这魔头。”

    ……。。

    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