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赌命:少年赌神?

    ('

    一群人让开路来,赌桌的另一头,是一个又丑又小的女人,她的后吊着一个青年,那个青年上鞭痕累累,全是血,她的脚下踩着一个少女,少女战栗着、害怕着,令人心怜。

    吊在她后的青年是米观,倒在她脚下的少女是米兰芬。

    又丑又小的女人边,还站着三名男子,俱是长相怪异,有若侏儒。

    那女人看着唐小峰:“你终于来了。”

    她的个子实在太小,被赌桌挡住大半个子,唐小峰要低下头去,才能看到她那张怨恨而扭曲的脸。

    唐小峰冷冷地问:“你是谁?”

    “他们都叫我杀,”女子地道,“我们本有二十四个人,被你杀得,只剩了我们四个。”

    二十四杀,杀人无形,杀人无算。

    他们本是由二十四个天生残疾的可怜人组成的杀手集团,之所以总是藏在暗处,不让人看到他们的模样,实是因为他们长得太怪太丑,从一出生,就注定了悲惨的命运。他们接了不知多少任务,杀了不知多少人,他们从来也不曾失败过,只有这一次,他们不但失败了,而且几乎死个精光。

    他们要洗清失败的屈辱,他们要报复失去同伴的怨恨,这就是他们现在在这里的理由。

    唐小峰冷冷地道:“你要怎么才肯放过他们?”他指了指米观和米兰芬。

    杀一伸手,旁边一人递过铁烙……烧得通红的铁烙。

    铁烙一伸,烙在米兰芬背上,青烟飘起,米兰芬紧咬着牙颤了一颤,没有发出声音。

    祝题花看不下去,便要闯上前去,唐小峰一伸手,将她拉住。

    “这里是极乐鬼城,”冷地笑着,“你们最好不要在这里闹事,闹事者死……这可是鬼城的规矩。”

    唐小峰淡淡地道:“你现在难道不是闹事?”

    “我可没有闹事,”杀怪笑道,“这里不能闹事,但是可以买卖,还可以赌,这丫头为了救她哥哥,竟然跑来跟我赌,她输了,所以她现在是我的,包括她的子,她的命……”

    她抓起米兰芬,撕开她的襟,露出纤而又白嫩的,通红的铁烙烙了过去,烙出深深的印子。

    米兰芬一声惨叫。

    唐小峰看着杀,嘴角溢着似有若无的嘲弄:“我来跟你赌。”

    杀眯着眼睛,露出凶戾的光芒:“怎么赌?”

    “我们两个人,赌他们两个人。”唐小峰淡淡地道,“如果我们输了,我们两人任凭你处置,如果你输了,就把他们两兄妹交给我。”

    杀看了祝题花一眼,冷冷地道:“你可以替她做主么?”

    唐小峰没有说话,只是立在那里。祝题花向他看了一眼,在她眼中,少年显得那般的从容与自信,仿佛此时此刻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小孩子玩的无聊游戏。她道:“他可以替我作主。”

    杀盯着他们:“赌注既然由你们决定,怎么赌就该由我们说了算。”

    唐小峰道:“没问题。”

    杀将面前的骰盅一抬,现出六枚骰子,道:“我们就用这六枚骰子赌大小,每人摇一次盅,不能损坏骰子,不能偷换骰子,不能使用任何玄气与术法。”

    唐小峰道:“没问题。”

    冷地道:“你们知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血盅宫?”

    唐小峰问:“为什么?”

    杀将手一指,另一端,有一个深坑,坑里有许多奇怪的蚊虫飞来飞去,还有许多白骨。杀森森然道:“因为这里原本就是用来赌命的地方,那些虫子叫做血蚀魔蚁,连人的魂魄都可以啃成无数碎片,若是有人掉下去,将从血到、从魂到魄,一点一点地被它们啃个干净,那是最痛苦的死,比千刀万剐的凌迟还要痛苦得多,你们要是输了,就自己跳下去。”

    祝题花看向坑内成群的魔蚁,越看越是心惊。唐小峰却道:“没问题。”

    杀道:“白先生,你可听到了?”

    一个白衣人飘了出来,落在旁边,面无表地道:“听到了。”

    杀道:“白先生乃是极乐地狱的总管,由他当我们的见证,你应该信得过?”

    白衣人淡淡地道:“极乐城讲的就是公平,谈好的条件,谁也不可反悔,谁要是作弊,又或者是愿赌不服输,我会让他死得比被血蚁啃食更加悲惨。”

    唐小峰道:“我相信。”

    杀道:“我们赌大赌小?”

    唐小峰道:“赌注既是由我决定,赌大赌小都随你。”

    杀道:“这些骰子你可要检查?”

    “不用,”唐小峰露出古怪的笑容,“我相信你。”

    杀将米兰芬往地上一扔,再次踩在脚下,道:“谁先?”

    唐小峰优优雅雅地做了个“请”的姿势:“随便。”

    杀哼了一声,骰盅一拿一卷,将六枚骰子卷了进去,不断摇动。

    她的心中森森地冷笑着,因为这个蠢货竟然真的敢跟她赌骰子。她是一个侏儒,她从一出生就注定了悲惨的命运,在她那不堪回首的过往里,她学了许多其他人难以学到的东西,而赌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她赖以生存的手段。

    骰盅按在桌上,快速一开。

    周围传来一阵惊呼……竟然是一点。

    六枚骰子全都叠在一起,一粒红点朝上。

    这里乃是赌命的地方,周围自然有不少高手,在不能使用任何玄气与术法的况下,要想用六枚骰子摇出“一点”,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祝题花亦是一阵忧虑,在不能损坏骰子的况下,“一点”已经是能开出的最小的点数。

    对方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杀一拍桌子,骰盅与六枚骰子移了过去,冷笑道:“该你们了。”

    唐小峰微微一笑,退了一步:“题花姐,请。”

    祝题花失声道:“什么?”

    唐小峰道:“该我们了。”

    祝题花惊道:“我没有赌过。”

    “没事,”唐小峰耸肩,“我也没有。”

    上一世,他就是一个五讲四美三的好孩子,这一世,他更是一个五毒不沾好少年,骰子从来没摸过,青楼从来没……咳,青楼只去过一次,还倒霉地撞上了尊圣门的圣主,真是有够衰的。

    祝题花在那发怔……她刚才见唐小峰那么有自信,还以为他必定也是赌中高手,现在他却说他从来没赌过,居然还让自己上阵?

    冷笑,周围那些人更是哗然……从来没有赌过的两个雏,居然一来就跟人赌命?这是两个白痴么?

    被吊在杀后头的米观虚弱的睁开眼睛,心底更是一阵失望,他不怕死,但他真的希望唐小峰和祝题花能够把他的妹妹救走,他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死去,当看到妹妹颤颤抖抖地,被杀骗进来时,他已经恨死自己,他想要死,但落在这些人手中,他连死都无法做到,他只能看着妹妹为了救他,被着与那又丑又小的侏儒女人赌了一局,落得跟他一样的下场。

    他希望唐小峰能够救走他的妹妹,但现实总是这般的残酷。

    祝题花怔怔地看着唐小峰:“唐公子,我……”

    “没事,我对你有信心,”唐小峰微笑,“题花姐你就不用留手了,我们赶紧赢下这局,还要到海市跟红蕖她们相会呢。”

    他的样子实在是太过轻松与自信,以至于连杀都忍不住看向祝题花,想着难道这个姑娘真的是深藏不露,扮猪吃老虎的高手?但她就算真的是赌中高手,也不可能赢得下这一局,皆因,在不损坏骰子的况下,不可能会有比她更小的点数。

    祝题花心惊胆战地拿起骰盅,将骰子放了进去,摇啊摇。

    杀和她边那三名杀手都开始露出嘲弄与冷笑……这少女别说是什么高手,看她手法,根本就连骰子都是第一次摸。

    祝题花骰盅按在桌上,迟迟不敢开盅。

    唐小峰居然还催她:“快点快点,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祝题花暗叹一声……这盅开出来,他们只怕再不用做别的事了。

    无奈之下,她打开骰盅,却是不敢去看。

    周围突然一片安静,静得连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

    紧接着便是杀愤怒的吼声:“不可能。”

    以及唐小峰的冷笑:“为何不可能?”

    周围更是一片哗然。

    祝题花错愕看去,一下子又惊又喜……六枚骰子叠在一起,最上面一粒居然没点。

    一点都没有!

    杀怒道:“他们作弊,他们必是换了骰子。”

    唐小峰冷笑道:“你说我们作弊?你有什么证据?我们做了什么手脚?我们使用了哪种玄气和术法?”

    杀道:“怎么可能会有没点的骰子……”

    “这要问你了,”唐小峰继续冷笑,“这六颗骰子一直都是放在你那,在这之前,我们连动都没有动过。怎么会有没点的骰子?这个问题可问得真好。但不管怎样,我们这边既然没点,也没做任何手脚,那自然是你们输了。”

    杀大声道:“但是……”

    旁边传来低沉而又森冷的声音:“住口。”说话的是一直立在边上的白衣人。

    杀闭嘴,周围的其他人也立时噤声,所有人都看着白衣人。

    白衣人盯着桌上叠在一起的六枚骰子,仿佛要将它们看个通透。

    每个人都在等着他。

    白衣人沉默良久,道:“一方无点,一方一点,无点的胜。”

    众人哗然,后一边杀手不服:“他们换了骰子……”

    白衣人冷然道:“谁能证明骰子在交到他们手中时,全都是有点的?”

    杀等怔在那里……他们无法证明。

    杀突然想起,在唐小峰说他不用检查骰子,说他相信她时,脸上那古怪的笑容。

    如果他在那个时候检查了骰子,其他人也会跟着看清骰子有没有问题,是不是全都有点。

    但是他没有检查,于是现在,谁也不能确定骰子在交过去前,到底是不是所有的面都有点。

    更重要的是,就算唐小峰真的做了什么手脚,但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却没有一个人看了出来。

    这里是极乐地狱,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都不是普通人,他们中有妖有魔,有鬼有怪,更有一些是名震天下的一派之主,还有掌握血盅宫的白先生,在成为极乐鬼王手下前,他本便是江湖上屈指可数的高手,从来没有人作弊,可以逃过他的眼睛。

    这么多人在这里,却谁也没看出,唐小峰到底做了什么样的手脚。

    想到这里,便连杀自己也开始动摇起来……也许骰子在交过去时,真的有一面是没有点的,也许那个明明只是第一次摸骰子的少女,真的只是运气太好,将没有点的那面摇了出来。

    只是……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

    唐小峰冷冷了过去:“极乐鬼城里,谁也不得生事,赌了却不服输,你自己也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杀无奈退开,唐小峰将米兰芬扶起,取了一件大衣将她衣裳破碎的躯盖住。米兰芬偎他怀中,不断地颤着:“唐、唐公子……”

    另一边,祝题花也跃了过去,将米观放了下来。

    米观低声道:“多谢。”

    唐小峰扶着米兰芬,转便要离开,后传来杀不甘的尖叫:“等下。”

    唐小峰背对着她,冷冷地道:“还有什么事?”

    “我再跟你们赌,”杀想要让语气显得平淡,却隐藏不住她的愤怒,“我们四个,赌你们四个。”

    唐小峰缓缓回过来,看着杀:“好。”

    祝题花惊道:“唐公子……”既已救回了米兰芬,她实在不想再生事端。

    唐小峰却指着另一边的蚁坑,看着杀和她边的那三个杀手:“如果你们输了,你们就自己跳下去。”

    杀咬着牙:“你们输了,也是一样。”

    围观众人屏住呼吸……刚才赌的还是两条命,现在一下子就翻倍成四条。

    这少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手段,竟然敢再一次的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还是他真的只是个不怕死的呆子?

    赌桌的一端,立着杀和另外三名杀手。

    赌桌的另一端,立着唐小峰、祝题花、米家兄妹。

    白衣人将他们扫了一眼:“你们都已准备好了?”

    杀哼了一声,唐小峰却只是耸了耸肩。

    白衣人将手一伸,桌上的骰盅与六枚骰子全都飞了过去,被他随手一扔,扔到后的蚁坑。

    一名鬼女飘了过来,取了一副全新的骰盅和六枚象牙雕刻而成的骰子。白衣人将六枚骰子滚了几滚,淡淡地道:“你们最好看清楚些,所有的骰子是不是全都有点,又或是有没有什么别的问题?”

    边上每个人都在看着,杀更是将它们多看了几眼。

    唐小峰却笑道:“既是白先生取来的骰子,我相信它们绝对没有问题。”

    白衣人盯着唐小峰,冷冷地道:“不得损坏骰子,不得偷换骰子,不得以任何玄气又或是术法作弊。”明明是八个人在赌,他却只盯着唐小峰一人。

    十几名冷冷的鬼影,从顶钻出,从地底钻出,将唐小峰与杀两方人紧紧围住。白衣人森森然地道:“谁要是坏了规矩,我会让他想死都死不得。”

    他的语气实在太过森,祝题花、米观、米兰芬三人听在耳中,俱是心寒。

    唐小峰却是微笑:“没问题。”

    白衣人道:“这一次,比大比小?”

    杀咬了咬牙:“刚才比小,现在比大。”

    白衣人道:“哪方先?”

    杀盯着唐小峰与祝题花:“刚才我们先,现在他们先。”

    白衣人往唐小峰这边看去,唐小峰继续微笑:“题花姐,请!”

    祝题花头皮发麻……怎的又是我?她瞅了唐小峰一眼,唐小峰的笑容实在是太从容,太淡定,让她那本是忐忑的心,一下子安定了许多。

    她取过骰盅,放入骰子,摇动起来。周围一片安静,每个人都在看着她手中的骰盅,听着骰子在盅内撞击的声音。

    唯有主管极乐地狱的白先生,却是死死地盯着唐小峰,哪怕是他眨一下眼,打个呵欠都不放过。

    啪的一声,祝题花骰盅一按,开盅看骰……十五点。

    周围传来失望的声音。

    六枚骰子,只开出了十五点,这个点数实在太小太小。

    米氏兄妹惶惶相望,祝题花脸色苍白。

    唐小峰却只是看着杀,淡淡地道:“该你们了。”

    白衣人将手一挥,骰盅与骰子全都移到杀面前,杀冷笑一声,持盅一卷,骰子在盅内不断撞击。

    对方的点数实在太小,哪怕她什么手法都不用,胜出的机率也是极大,但她却要胜得精彩,她要摇出最大的三十六点。

    赌术到了她这种境界,就算不用任何玄气,也可以随心所地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

    看着她那得意的笑容,祝题花与米家兄弟愈发心凉。

    白先生却依旧在盯着唐小峰……死死地盯着他。

    唐小峰仍然在笑,笑得从容,笑得淡定。

    骰盅一按,啪的一声,桌子震动。

    祝题花等人,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震动了一下。

    杀冷笑道:“你们输了。”骰盅一开。

    唐小峰淡淡地道:“输了么?”

    四杀脸色一变,白衣人皱紧眉头,祝题花与米家兄妹面面相觑。

    围观之人一片沉默,紧接着便哗然起来。

    ……

    未完待续。.。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