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护花铃

    ('

    离拍卖会只有一天,唐小峰到海市,把从夜叉王宝库里偷来的珠宝全都换成仙叶。师兰言告诉过他,不换成仙叶,在拍卖会直接用来竞价虽然也可以,但在估值时,会大打折扣。

    夜叉王在南海为非作歹,它所收集的珍宝自然都非凡品,当他在海市将这些珍宝倒出来时,那些海商一个个看得眼睛发直。

    他们见唐小峰年纪轻,以为他是生手,用了各种压价的手段,却不知唐小峰虽然年轻,但口才好,脑筋快,再加上他出神入化的“听剑”之术,这些珍宝的品质到底如何,谁也哄不了他。

    这些珍宝加在一起,竟然卖了三万多片仙叶,连师兰言知道后,都吓了一跳。

    三万多片仙叶,加上师兰言借来的那九千多片,合起来四万以上。师兰言沉吟道:“如此多的仙叶,应该是够了。”

    唐小峰道:“只是应该?”

    师兰言道:“能够出得起这个价位的人绝对不多,但需要考虑到的是,或会有谁专为弓而来,无论如何都要将它卖下。虽说能够出得起这价钱的少之又少,但弓名声太大,似这等神器,许多人一辈子也见不到一眼。”

    唐小峰也知道,这世上算不到的事数不胜数,不可能什么都在自己计划之中,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回到住处,居然看到姐姐、若花、紫芝三人每人手中一张请柬,在那发怔。

    他问道:“出了什么事?”

    唐小山将请柬递给他看,无奈地道:“明午间,极乐王邀请我们到他的宫中做客。”

    唐小峰错愕地道:“就请了你们三个?”

    唐小山点了点头。

    唐小峰皱眉:“他这是什么意思?”这也实在是有些奇怪,若说极乐鬼王单请若花,那还是可以理解,毕竟若花份不同,但是请了紫芝不请芸芝,却有些说不过去,而他姐姐以前更是从未离开过岭南,跟极乐鬼王扯不上半点瓜葛,极乐鬼王为何连她也请?

    他让芸芝用卦术算一算。

    芸芝掐指一算,道:“卦像实是太过含糊,倒像是暗中有人做了手脚一般。”

    唐小峰道:“就像你师父以‘五不入时’扰乱你的卦术时一样?”

    芸芝点了点头。唐小峰踱了几步,沉吟道:“明午时,正是弓开始拍卖的时候。”又看向若花:“你怎么看?”

    若花思索道:“这里毕竟是极乐鬼王的地盘,得罪他终是不好,况且,极乐鬼城制重重,他若不想放我们出去,我们连走都走不掉。”

    唐小峰听出她的意思:“你们打算去赴会?”

    若花道:“不去赴会,如何知道他的用心?况且他要害我们的话,躲在这里和在他宫,只怕也没什么区别。”

    唐小峰道:“月亮呢?她在哪里?”

    紫芝道:“在后面跟绣田玩着呢。”

    唐小峰道:“你们将她也带去。”

    这时,徐丽蓉飘了出来:“我跟你们一起去。”

    祝题花、印巧文同样飘出:“我们也一起去。”

    若花摇头:“鬼王只请了我们三个,他未必会让你们进去,况且带的人多,万一真的有什么麻烦,陷进去的人也多,倒不如就带上月亮,真有事时,她的风云遁也能帮得上忙。”

    唐小山头疼地道:“就是不要迷路才好。”她实在被月亮带着,迷路迷怕了。

    回到自己房间,唐小峰忖道:“若花有轩辕剑,姐姐有四时乖错太平铃和五色笔,紫芝王气附,再加上月亮的风云遁,就算真遇到凶险,也绝不至于束手待毙,况且我们也没有得罪过极乐鬼王,他应该不至于无端端的害她们。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一切还是小心些好。”

    他左踱右踱,在心中不断构思,然后再开鼎炼宝。

    子时夜半,银光幽暗。

    就算在这里已经住了两,紫芝与芸芝依旧觉得鬼气森森,姐妹两人缩在一张上,俱是睡不安稳,聊到半夜,似困非困。

    两声轻响传来,她们在黑暗中对望一眼。紫芝小小声地问:“谁?”

    唐小峰的声音传来:芝咬着嘴唇:“你、你又要做什么?”

    芸芝瞅了妹妹一眼,心想你这又是害怕又是期待的语气,究竟算是什么?

    唐小峰却是嘿笑一声,推门而入,来到头。

    姐妹两人缩在被窝中,露出一个头来,一同看着他,光线太暗,她们也看不真切。唐小峰取出一个铃铛来,朝紫芝道:“这个给你。”

    紫芝方要伸手去接,他却又不害臊地上了,把她往里挤。紫芝叫道:“你做什么?”

    唐小峰笑道:“又不会吃了你们。”

    芸芝本是睡在里头,紫芝被挤在中央,唐小峰居然还躺了下来,与她们盖着同一被子,又与紫芝脸对着脸。紫芝的脸在黑暗中红得可,心如小鹿般乱跳。

    唐小峰把小铃铛交给她:“把这个带着。”

    紫芝嘀咕:“为什么要带着?”

    “它是我新铸出来的法宝,叫做护花铃,是一对的,你一个,我一个,”唐小峰道,“你把它挂在心口,当你觉得有危险的时候,又或是害怕的时候,只要叫我,我这个就会响,它会带我去找你。”

    紫芝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会找我?”

    “嗯,”唐小峰道,“绝对。”

    紫芝往被子里缩了缩,像鸵鸟一样,脑袋都蒙了进去:“你不许骗人。”

    “我不会骗你的。”唐小峰道。由于紫芝的脑袋往下缩,他的视线刚好与芸芝撞了一下,这句话既向是在回答紫芝,又像是跟芸芝说的,弄得芸芝的脸也红了起来。

    唐小峰嘿嘿一笑,挤了过去,把紫芝的脑袋搂在口,脸却凑向芸芝:“芸芝,我可以亲你一下么?”

    芸芝吓了一跳:“你、你要亲哪里?”

    唐小峰托起她的俏脸,在她嘴儿亲了一下:“这里啊……你以为是哪里?”芸芝羞得整个脸都是的。

    亲完后,唐小峰就这样搂着紫芝:“睡觉。”

    芸芝怯生生地道:“大哥……这是我们的房间。”

    唐小峰道:“没事,我不会介意的。”

    芸芝咬着嘴儿缩进被窝……厚脸皮的坏蛋!

    紫芝额头顶在他的膛,躯被轻轻地搂着,呼出的空气在狭小的空间里形成气,怎么也睡不着。

    唐小峰却呼呼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师兰言与一名少女来到这里。

    “这位乃是我的结拜妹子,姓谢,名文锦。”师兰言向唐小峰等人介绍。

    唐小峰定睛看去,见这谢文锦也不知练的是什么功法,模样虽然俏丽,鬼气却是极重,师兰言虽然已替她介绍,她却并不开口说话,只是轻轻淡淡地向大家福了一福。

    师兰言道:“文锦妹子因修行有误,兵解之后,再修鬼仙之术,此时正值‘默心’之境,无法与大家说话,还请诸位见谅。”

    唐小峰心中一动,想起宰氏姐妹也已成鬼,于是问道:“这鬼仙之术是否难学?”

    师兰言错愕地道:“唐公子为何问这个?鬼成仙,比凡人难上百倍千倍,多是做人时遇到杀劫又或是被迫兵解,又不想再入轮回,忘却前世,才不得已而为之,否则的话,谁会好端端的有人不做,去修鬼仙之术?”

    唐小峰笑道:“我只是问上一问,我的对头有不少,说不定哪天被人杀了,可以试上一试。”

    谢文锦从卷中取出一副纸卷,向师兰言看了一眼。她虽只是看了一眼,师兰言已是知她要说什么,便道:“文锦妹子说,公子若是要习鬼仙之术,她这有一篇《幽夜鬼经》可以送给公子,此为鬼仙之术的入门心法。”

    唐小峰接过《幽夜鬼经》,道:“多谢。”

    谢文锦再眨一眼,师兰言道:“文锦妹子还说,修鬼仙之术的鬼少之又少,她正愁无人与她作伴,公子若真想修习此术,不如早点儿变鬼,与她同练。”

    唐小峰:“……”喂喂,我还不想死啊。

    谢文锦掩嘴一笑,师兰言笑道:“文锦妹子开玩笑的。”

    唐小峰汗了一下。谢文锦又眨一眼,师兰言道:“借给公子的那九千片仙叶,便是文锦妹子的,她叫公子记得还她,可别跑了,最多她不跟公子要利息。”

    唐小峰心想,你们两个有心灵感应么?她眨一下,你怎就看出这么多来?

    他向谢文锦道了声谢,又向师兰言提起极乐鬼王邀请唐小山、若花、孟紫芝三女到他宫做客之事。

    师兰言与谢文锦错愕地对望一眼,师兰言道:“国主名扬四海,紫芝妹子气象非凡,鬼王请她们也就是了,为何要请小山妹子,却又不请其他人?”

    唐小峰道:“但愿我能知道。”

    师兰言道:“唐公子与令姐以前可与极乐城有过瓜葛?”

    唐小峰摇头。师兰言沉吟道:“此处毕竟是鬼王的地盘,得罪他总非好事,况且他只是请人赴宴,以他的地位,若是要害她们,想来也没必要弄什么鸿门宴出来。只是虽然如此,极乐鬼王却也实非好人,不可轻易信他。文锦在极乐城中亦有一些关系,公子不如先让令姐与国主赴宴,我们则暗中打听,看看鬼王到底有何用心。”

    谢文锦眨上一眼,师兰言道:“文锦提醒公子,若是没有必要,还是不要轻易得罪鬼王的好。”

    唐小峰冷笑道:“他若不惹我,我当然也不会去惹他,但真要惹我,我却也不信他就真的惹不得。”

    师、谢二女对望一眼。师兰言道:“公子还是谨慎些好,极乐鬼王不但自冥合之法修到第八重境界,神通了得,座下还有三魔和五大金刚,那三魔分别是憎魔迦不灭、燎魔缚离、翔魔青血,以前都是纵横四海的魔头,死后被打入修罗地狱,又被极乐鬼王暗施手段,从修罗地狱提出,成为他最忠心的部属。五金刚则是他从九州四海找来的五大高手,俱是本领非凡。更重要的是,他乃是十阎王中卞城王之子,在间神通广大,凡人终是要死,死后一旦进入间,总是难逃他的手心。”

    唐小峰哼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骆红蕖道:“大哥,不如不要弓,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

    师兰言摇头道:“只怕不行,极乐城多数时候,都是位于被称作灰界的阳之间,鬼王若不放人离开,谁也无法出去。关键是,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他是好心还是恶意,也就难以做出防范,虽说他不算好人,但国主与令姐终归是与他无冤无仇,况且,他为了以示公平,不会轻易破坏自己定下的规矩,否则的话,无人敢入极乐城,对他亦是损失。”

    几人商量一番,由于不知道极乐鬼王的打算,终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当下,师兰言与谢文锦匆匆离去,看看能不能打听到鬼王这次宴席背后有没有什么别的目的。

    二女走后,唐小峰又抓来月亮,要她跟着姐姐一同赴宴,又提醒紫芝,万一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用护花铃唤他。

    若花笑道:“小山妹子只是去做一趟客,你就如临大敌,知道的说她是你姐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你的娘子,你生怕她被人拐了呢。”

    唐小峰咳了一声,唐小山的脸也红了一下。

    极乐鬼王安排的宴席更早一些,当下,若花便带着唐小山、紫芝、月亮前去赴宴。

    唐小峰则打算带着祝题花、骆红蕖前去海市铭宝大,想要通过竞价买回弓,至于徐丽蓉、印巧文、窦、苏、钟等人,则陪着芸芝和米兰芬留在这里。

    只是,还没等唐小峰上路,却又发生了意外。

    米兰芬竟然不见了。

    米兰芬虽然精于筹算,却没有什么别的本事,这个地方鬼气森森,跟他们住在这里后,也不敢离开他们,现在突然不见,令唐小峰等人生出不好的预感。唐小峰问起其他人,但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向周围那些飘来飘去的鬼女打探,才知道有人给她送了封信,她看到信后便脸色大变,急急离开。

    芸芝以卦术算了一卦,卦象大凶,但到底出了什么事,亦不清楚。

    印巧文道:“唐公子,不如你们先去铭宝大买回弓,我与耕烟、亚兰去寻她。”

    唐小峰沉吟一阵,道:“不,亚兰与丽蓉陪红蕖去买弓,我和题花姐去找她,你们全都留在这里。”

    祝题花、印巧文等对望一眼,不知他为何要如此安排。

    唐小峰冷冷地道:“我们能够出得起的价钱,只有那四万片仙叶,我就算去了铭宝大,要是有人高出我们的价,我也很难再做什么。倒是兰芬姑娘的失踪很有些古怪,她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既然有人把她引走,那肯定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祝题花皱眉:“那人到底是如何把她引走,甚至让她不敢告诉我们?”

    唐小峰还未回答,苏亚兰便已轻叹一声:“简单得很,必是她的亲人落在谁的手中,那人在信中告诉她,若不独自前去,她的亲人便会被杀。兰芬没有见过多少世面,被这一吓,自然乱了方寸。”

    徐丽蓉道:“莫非又是那什么鬼王?”

    骆红蕖道:“极乐鬼王对我们是友是敌,还不好说,但他已经请了若花和小山姐赴宴,没道理再弄这种手段,弄这种手段的不是夜叉王便是龙族,他们不敢在这里闹事,于是弄了这种下作手段。”

    唐小峰道:“题花姐,我们走!丽蓉、红蕖,你们也小心一些,我们一找回兰芬,便去与你们会合。”一声冷笑,带着祝题花飞了出去。

    骆红蕖轻叹一声:“总有一种山雨来风满楼的感觉,丽蓉姐、亚兰,我们也去吧。”三女往海市而去。

    唐小峰与祝题花飞了一阵,一名鬼女飘了过来:“这位可是唐公子?”

    “不错。”

    “有人让我告诉公子,要找那位兰芬姑娘,便请到极乐地狱的血盅宫中。”鬼女带路。

    唐小峰心中冷笑……那些人果然是冲着他来的。

    极乐地狱名为地狱,竟是霞光万千,飘飘奇彩,华美得有若天堂。

    只是到处都是惨叫,这些叫声极是悲惨,又有各种笑声。

    路过一池,他们看到许多孩子被铁索穿,哀哭挣扎,下方还有妖物一口一口撕咬他们的体,周围则是指指点点、笑个不停的富商。又有一处,许多美女赤,被人折磨虐待,直至哭声嘶哑,肢残体断,奄奄一息而死。

    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

    这里是极乐之所,也是极惨之地。

    他们来到了血盅宫。

    血盅宫竟然是个赌场……建于这极乐之所、极惨之地的,赌场。

    ……。.。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