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梦与画,人与鬼

    ('

    回到住处……师兰言早只等在那里

    祝题花见唐小峰等人出门时还好好的,回来时却都显得有些异样,于是便问了起来。

    紫芝口快,将路上看到的那些事说了出来。师兰言叹道:“诸位只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多来几次,见得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极乐鬼城对一些人是地狱,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是天堂,若是将一些不平之事全都放下,尽心享受,便是个连仙神都流连忘返的地方。你们将自己代入被端到桌上的鲛人,自然越看越悲,但若是去做吃菜的人,心境岂非又是不同?其实极乐人间还是好的了,极乐地狱更是如此,享受的人享受至极,心存善良的人,很可能逛上一圈便已崩溃。”

    紫芝怒道:“这种事就没有人管么?”

    师兰言叹道:“谁人敢管?普通人自然管不了,那些修仙之人,大多都是自扫门前雪,只顾着自己成仙成圣,哪里愿意多惹是非?更重要的是,那极乐鬼王在陈曹地府神通广大,除非你真能修到成仙成圣的地步,不用坠入间,但修仙之人无数,修成正果的万中无一,没有成仙成圣,那就总是要死,他乃是间卞城王之子,得罪了他,岂不是连死后都有可能落在他的手中?”

    钟绣田恨恨地道:“这真的是没有天理了。”

    师兰言无奈地道:“这世上,没有天理的事多了去了,其实也不只这一样两样。”

    诸女沉默。唐小峰哼了一声……看向外头……虽未说话,却是一脸冷光

    师兰言道:“我已查明,弓将在后,于海市铭宝大进行拍卖,此时,鬼王早已将它的消息传了出去……不知到底会有多少人为弓而来。”

    唐小峰道:“极乐鬼王会不会自己贪图弓?”

    师兰言道:“凡是在海市拍卖的宝物,为了以示公平,他自己绝不去竞价,若非如此,谁还敢来这里跟他交易?但他虽然不是买家,却可以凭着佣金和仙叶赚一大笔。试想,别人若是为了得到弓,势必要拿别的宝物去换他的仙叶,这些仙叶对他来说……应有尽有,并不值钱,换来的宝物可并非如此。”

    唐小峰想,这就是所谓的“铸币权”了……就好像在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可以通过发行美钞,换来别人的实物,其它国家就巅知道这样子会被美国赚得欢,但全世界的石油交易基本都是用美元来结算,不用美元都不成。

    紫芝恨恨地道:“明明就是我们的东西,却弄得不卖都不成,我们还得自己想办法买回来……那狗鬼王真是可恶。”

    芸芒道:“紫芝,你、你不许说脏话。”

    紫芝翻个白眼……也就比我早出生一点点,就管着我了?

    骆红蕖道:“大哥,此事既然如此麻烦,那弓其实不要也罢……”

    唐小峰大声道:“你放心,不管怎样,我都会把弓弄回来。”

    师兰言取出一个箱子,道:“这里有九千片仙叶,乃是我从一位好友那借来,便先放你们这儿。”

    紫芝乍舌:“你说过,黄金万两抵不得一片仙叶,那这里岂不是至少抵得九千万两黄金?这这过……这都可以把大唐买了。”

    师兰言道:“要算的话,自然是可以这样算,但要考虑的是,对于普通人来说,黄金自然是贵重之物,但会出现在这里的贵客,最不需要的往往就是金银这种毫无用处的东西。莫说是这里,便是四海的水族,金银之类也只是稍为贵重一些的装饰罢了,它们流通的货币并非金银,而是鲛珠。”

    又道:“在这种地方,万两黄金换不了一片叶子,但你要拿着一万片仙叶到洛阳,你看有人跟你换一两黄金不?”

    紫芝道:“在家中时,爹爹每月多给我一两银子的零花钱,我都高兴着呢,现在南海跑一趟,才知道金银果然都是些阿堵物。”

    唐小峰道:“职然都是阿堵物,你那一袋子的珍宝我也不还了……”

    紫芝叫道:“不行。”

    唐小峰道:“不是都是阿堵物么?”

    紫芝道:“就算是阿堵物,我也要让它们堵在我自家门口,不让它们去堵别人家门口。”

    众女失笑。

    唐小峰笑道:“所以说不用还你啊,堵我家门口,不就是堵你家门。?”

    紫芝脸一红,一脚踢去。

    苏亚兰取笑道:“别人说赔了夫人又折兵,紫芝多子要小心些,可不要赔了阿堵物又折了自己。”

    诸女掩嘴笑着,紫芝气得去推苏亚兰。

    唐小峰道:“我说的是,她是我义妹,所以我们是一家人,你们到底想哪去了?唉,现在的女孩子啊,一个比一个不知羞。”

    众美眉气结……最不知羞的明明就是你好不?

    屋外的银光渐渐地淡去。

    极乐城里的夜晚,幽幽暗暗,唯有那些鬼女在外头飘来飘去,更显鬼气森森。

    唐小峰在上躺着,外头传来姐姐的敲门声:“小弟,我可以进去么?”

    唐小峰笑道:“姐你进来就是,难道还会有妖怪吃你?”

    唐小山心想,妖怪虽然不会有,但可不要躲了哪个光溜溜的女孩子.她进入屋内……见弟弟躺在那里……干是便也躺了上去.

    唐小峰惊叫:“姐,你做什么?”

    唐小山瞅他一眼:“怎的了?可以和别的姑娘在上打架,就不能和姐姐在上聊天?”

    唐小峰道:“哇,姐姐你真是太大胆了。”

    “大胆你个头。”唐小山拿起手中画轴,在他头上狠狠一敲,“小时候你不也经常往姐姐上钻?”

    小时候是小时候那时候你要要脸蛋没脸蛋往你上钻是看得起你……

    唐小峰嘻嘻一笑,用被子将姐姐的躯盖了一半,两人肩并肩地背靠头。唐小峰道:“姐,你这么快就画好了么?”

    唐小山轻叹一声,道:“小弟,你看。”画卷摊开。

    唐小峰愕然道:“她们是谁?”画上画了二十多个少女姿态各异,相貌不一,除了他以前在岭南偶尔见过几面的花再芳,其他人竟是一个也不认得。

    且这些新画上去的少女,色彩一个比一个黯淡。

    唐小山注视着天女散花图,道:“小弟你可记得,在家中时我跟你说过这几个月来我一直都在做梦,梦里有一棵大树还有许多不认识的姐妹?这些就是我在梦里看到过的那些人。

    唐小峰道:“你现在还有梦到她们?”

    唐小山黯淡道:“自从活过来后,便再也梦不到了,只是虽然不再做那恶梦,每每想起她们却有一种极是难过的感觉,总觉得不能放她们不管,总觉得自己一定要帮她们些什么……”

    唐小峰道:“姐,那都只是些梦……”

    唐小山扭过头来,定睛看他:“那些不是梦!”

    唐小峰怔了一怔。唐小山咬了咬唇:“那些绝对不是梦,我很清楚地知道,再芳姐跟这些姐妹一定是陷入了某种麻烦,还有白话白话也跟她们一样,就好像有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她们已成了网上的蝴蝶。我更清楚的事,我不能放着她们不管……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她们。

    唐小峰沉默。

    “小弟,我来找你,就是要你帮我,”唐小山看着他,“我不知道该上哪去找她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上她们,我只是有一种感觉,如果放着她们不管的话,她们会死……她们全部都会死。”

    “就像你不能看着我死一样……”,姐姐的眼睛流动着毅然的光,“我也绝不能看着她们死。”

    唐小峰想了想,道:“姐,你在这等我一下。”

    他拿着天女散花图跳下,来到另一个房间,敲了敲门。里头传来紫芝慵慵懒懒的声音:“谁啊?”

    唐小峰道:然就这样推门而入。

    芸芝惊叫道:“大哥你不要进来。”

    唐小峰笑道:“迟了。”

    两个美眉抓紧被子,看色狼般看着他。唐小峰却将天女散花图一摊:“你们看看,有没你们认识的人?”

    芸芝和紫芝一看,芸芝叫道:“这这……”紫芝叫道:“华芝姐?芳芝姐?瑶芝、玉芝……”

    两个女孩惊讶地坐了起来,也忘了去想自己上只穿着亵衣,这一坐起,不免光外泄。唐小峰一边欣赏她们圆润的香肩和半遮的酥,一边问:“你们失踪的五个姐姐都在画上?”

    芸芝摇了摇头:“华芝姐、芳芝姐、瑶芝姐,还有玉芝在,但是琼芝不在。”

    紫芝道:“还有宝云表姐、彩云表姐、锦云表姐、紫云表姐也在,但是香云、素云、绿云却又不在。”

    唐小峰道:“你说的宝云、彩云什么的是谁?”

    紫芝道:“是我舅舅家的几个表姐,她们全都姓卞。”

    原来是卞璧那几个失踪的姐姐!他收起画卷,道:“没事了,你们早点睡吧。”说完便走了出去。

    孪生姐妹花错愕对望,紫芝道:“气死人了,他三更半夜把人从上叫起,却又不说个清楚。”

    芸芝道:“他又没有见过华芝姐她们,怎会把她们画在画上?”

    紫芝道:“画上还有我们两个呢。”

    芸芝道:“去问问……”

    紫芝“嗯”了一声。

    姐妹花赶紧穿衣下,一同来到唐小峰房间。

    房间内,唐小峰正与姐姐一人坐一头,看到姐妹花两人探进头来,便让她们进来,又笑道:“夜凉,你们也到上来。”

    姐妹俩先有些不好意思,又想着他姐姐也在这儿,应当没有什么关系。于是,芸芝与唐小山一头,紫芝与唐小峰一头各用被子遮了半个子天女散花图就放在被上。芸芝最先问起,唐小峰将画上她们的姐妹和几个表姐都是唐小山梦里所见的事告诉她们,芸芝与紫芝尽皆愕然。

    唐小山居然在梦里见到自己失踪的姐妹,还把她们画了上去?这种事虽然奇怪,但事实便在这里。芸芝拉着唐小山:“小山姐,那你知不知道她们到底在什么地方?”

    唐小山摇头:“那个地方,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只知道非常的古怪,不像是神州的哪个地方。”

    芸芝担忧地道:“莫非是海外?”

    唐小峰却想着,只怕不是海外,而是哀萃芳曾经提到过的“非人间”。这些花神的失踪肯定是跟哀萃芳、纪沉白、师兰言、微微那伙人有关,但她们到底又到底在做些什么?他低声告诉三女,让她们不要将这幅画的事告诉别人

    尤其是不可让师兰言知道。

    孟家姐妹花错愕对望,唐小山道:“小弟,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线头虽然有一些,但根本就理不清楚。”唐小峰苦笑了一下。

    那些人到底把这些失踪的花神抓到了哪里?她们原本是要杀百花仙子的,白话杀他姐姐,肯定跟史幽探有一定关系,但她杀了姐姐后,为什么又要留下书信,告诉他怎样救活姐姐?

    而且师兰言已明言不会再找他们麻烦,在这种况下,为了那些失踪的花神再去跟那伙人作对,到底是值还是不值?

    但他看向姐姐,姐姐盯着画卷上那些色彩灰暗的花神,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芸芝、紫芝看着画上的亲人,亦是一脸伤感。这些失踪的花神肯定是遇到了什么灾祸,这点他早就清楚。

    自入以来,许多原本已到了时令的花,就一直没有开过,不但不开,反正全都枯萎,不管是神州还是东海都不例外。

    但在他边的菊花仙子、兰撞仙子、水仙花仙子、梅花仙子等等,她们所司的花都开得好好的,枯萎的,应该都是那些失踪了的花神。

    当然,例外也才,白话应该是合欢花仙子,在她变成月亮之前,合欢花也开得好好的,在姐姐用古今颠反如意挂替她“颠魂倒魄”后,合欢花便在一夜之间全部枯萎,而且看来,这似乎是白话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有谁强迫她。

    那丫头……到底在做什么?

    他在那想着心事,孟家姐妹花却蓦地红起了脸。

    因为他那不老尘的手正伸到被子底下,在紫芝的腿上摸啊摸。

    唐小山却又迟疑了一下,指着画上的两个美眉:“小弟,这两位姑娘是……”

    话音未落,那两个美眉竟从画里飞了出来,将孟家姐妹花吓了一跳。唐小山也没有想到会有人从画里飞出,一阵惊讶。

    飞出来的自然是宰银蟾、宰玉蟾这对姐妹,二女柔一拜,唐小峰赶紧替她们介绍。唐小山这才知道,这两位姑娘早已死去,她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没有进入间,反正入了画中,不由更是错愕:“这画还有这和用处?”

    宰多蟾道:“唐公子,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奇怪的紧。”

    唐小峰道:“你们怎的出来了?”

    宰银蟾笑道:“你也敢说,这些子你就没再把我们叫出来聊天,玉蟾想你想得紧,总担心你把她忘了,你说你可不可恶?”

    宰玉蟾气得推她:“瞎,瞎说。”

    唐小山盯着天女散花图:“小弟,这画到底有何用处?”

    唐小峰苦笑道:“其实我真的是不知道,只知道,许久以前,天上有一百位仙子,要画一幅画,画的名字叫‘天女散花”单是这幅画卷她们就织了上万年,其它的我就弄不清楚了。”

    唐小山看着画,一阵沉思。唐小峰道:“姐,你怎么了?”

    唐小山将手指轻轻放在唇边,沉吟良久,道:“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事,如果不把它想起来,就会变得非常糟糕的样子。”

    孟家姐妹、宰氏姐妹,两人两鬼互相对望……

    极乐鬼城最顶层乃是极乐鬼王所居宫

    阶下有歌有舞,群魔大吃大喝,阶上,极乐鬼王捧着巨大的酒缸,咕噜噜地喝了下去。

    极乐鬼王全黝黑,额上长角,两只眼睛有若电光,背上背着一柄巨大的斧子。

    在他旁边,侍立着极乐城大管家彭尸,与一名蚌母成精的妖婆。

    妖婆道:“恭喜城主,贺喜城主,好事来了。”

    极乐鬼王放下酒缸,大笑道:“莫非是那阳若花把她的轩辕剑也拿来卖了?”

    妖婆道:“非也,非也。”

    极乐鬼王道:“那又有何乐事?”

    妖婆道:“昨大管家说,与陈若花和‘小杨香’骆红蕖一同前来的那伙人族姑娘,气象非凡,看上去,都是下界的仙神……”

    “那又如何?”极乐鬼王道,“犯戒仙神多了去了,难道还要老子一个个招待过来?”

    妖婆道:“一般的仙神,城主自然不用理会,但我昨晚悄悄看了一会,那十几位姑娘,竟全都不是一般的犯戒仙神,她们竟然全是天仙。”

    “天仙?”极乐鬼王动容,“你确定没有看错?”

    所谓天仙,又与寻常仙人不同,一般的仙人都是凡夫俗子或者妖怪,通过各种修行,历经重重魔难,最终修成仙道,而天仙却是生而为仙。

    妖婆道:“我又怎会看错?”

    极乐鬼王道:“小小南海,一下子哪来的这么多天仙?”

    妖婆道:“这么多的天仙,又全是女子,大王难道就没有什么联想?”

    极乐鬼王眯着眼睛:“你是说……“蓬莱山红颜洞的百花仙子,和她座下九十九个花神?”。.。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