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宗灵七非,极乐鬼城!

    第二十章宗灵七非,极乐鬼城!

    (求票,求月票,求推荐票。)

    南海之上,有一座孤岛。

    二十四道黑影疾落而下,蓦地消失。

    孤岛依旧是孤岛,一眼看去,谁也无法看出上面有人。

    看似无人的黑暗中,却传出一个森冷的男子声音:“失败了。”

    紧接着便是女子声音传出:“那少年提前发现了我们。”

    男子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女子道:“不知。”他们对时机的掌握,几乎无错可挑,那些人一路逃亡,精力已疲,又是冒雨前行,天寒地冻。

    他们本该是万无一失,结果在他们动手的那一刹那,那少年却突然出声,提醒了其他人,才使得他们徒劳无功。

    男子道:“你有何建议?”

    女子冷冷地道:“要杀他们,必须要先杀那个叫唐小峰的小子。击退勾木域的是他,出声提醒的也是他,他们虽然布下奇阵,但作为阵眼的仍然是他。其他人显然都听他的,只要他一死,其他人必乱。”

    男子道:“走”

    二十四道黑影一闪即逝。

    留下的只有一片空旷。

    唐小峰等人赶了一整天的路。

    他们提心吊胆,不敢有丝毫懈怠。

    到了傍晚时,他们找了个地方歇息。

    每个人都疲惫不堪,这一路上,他们不但不敢睡,连眼睛都不敢多闭几下。

    若花道:“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敌人以逸待劳,我们却绷得死紧,只怕还没到东海,我们自己就先崩溃了。”

    唐小峰沉吟道:“如果你是敌人,接下来你会怎么做?”

    若花道:“再选一个最佳时机,强行出手。”

    唐小峰道:“怎么出手?他们已经失败过一次……”

    若花眯着眼睛:“所以下一次,他们一定会强行杀你。”

    她分析道:“只怕在我们刚离开青莲宝境时,他们就已在观察我们,那样的话,他们必定已经知道,你不但是我们的阵眼,亦是我们的头,同时还是我们中本领最强的一个。我们都是为了你才来南海,你一死,我们便成一盘散沙,所以接下来的一击,他们必定会直接冲着你来。”

    苏亚兰道:“但就算知道这点也是无用,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出手,无法一直防备下去,等他们出手的时候,我们只怕已是来不及做出反应。”

    唐小峰道:“那些人似乎精通某种隐术,只要隐藏起来,就无法发现他们。但在他们出手的时候,却也不是全然无迹可寻,上次之所以能够提前发现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出手的那一瞬间,在他们藏的位置,五行之气变得紊乱,我的灵郁之气虽然发现不了他们,但可以看出五行之气的变化。”

    又道:“他们出手的那一刹那,其实也是我们还击的最好机会,只要把握住机会,说不定能够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低声将自己的办法说了出来。

    众女思考一阵,苏亚兰道:“虽然可以一试,但这还是无法解决最主要的问题,那就是,我们根本无法知道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出手,就算唐公子能够在他们即将出手的那一瞬间看穿他们,但唐公子你也不是铁打的,他们必定会选择你最困最乏的时候,再行出手。”

    若花道:“所谓兵法,不过就是各种欺骗惑敌的手段,强则示之以弱,弱则示之以强,既然不知道他们何时出手,那我们就给他们制造‘最佳’的出手机会便是。”

    当下,他们继续上路。

    仿佛为了强行甩开“二十四杀”,他们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赶路。

    尽管他们以剑遁为主,飞得极快,但他们的前方总会有人拦着他们。

    这里是龙族的地盘,冰夷早已在他们的前方布下天罗地网。

    这些拦截他们的敌人,给他们造成的威胁虽然远不如“二十四杀”,却在消耗他们的意志,拖延他们的速度。

    他们越来越疲惫,越来越困乏。

    尤其是唐小峰,他乃是“七星反吟”之阵的主星,主星动,七星动,他所消耗的剑气和精力远远超过其他人。

    他的精神越来越差,人也越来越暴躁,甚至时不时的就对其他人辱骂,不管是紫芝还是芸芝,都好几次被他骂哭。

    诸女虽然被他责骂羞辱,却又不得不依赖他,这种依赖反而加重了他的负担,让他更加暴躁,更加绝望。

    终于,他开始支撑不住,虽然想要强打精神,却时不时的陷入迷糊状态。

    诸女的精神倒是极好,但是她们虽然想要替换他的位置,他却死也不肯,反又将诸女骂了一番。

    不知不觉,又是一夜。

    这一夜,他们竟是一刻也不曾休息,不管其他人如何建议,他却死也不肯停留。

    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唐小峰虽然飞在空中,却是摇摇坠。

    蓦地,二十四道黑影从夜色间穿出,闪电般冲了下去。

    这二十四道黑影,自然便是“二十四杀”。

    阳杀、杀、天干十杀、地支十二杀,杀人无形,杀人无算。

    他们选择的,是黑夜将尽、黎明未至,寻常人的注意力最无法集中的这一瞬间。

    他们的目标,是那个精气神已是衰弱至极点,连剑遁都难以再维持的少年。

    主星破,七星破,只要杀了那个少年,诸女布下的奇阵也会被马上破去,然后她们就会变成一盘散沙,将任由他们屠宰。

    冲在最前方的,正是二十四杀中的阳杀。

    从来没有谁能够从他的手中逃脱,这一次也不例外……本来是不会例外的。

    但就在他冲下去的那一刹那,他突然发现那连御剑飞行的力气看上去都已失去的少年,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是如此的锐利,如刀,如剑,如守候已久的苍鹰终于等到了田鼠,于是毫不犹豫地展开行动。

    阳杀心中一惊……明明他们是鹰,这少年只不过是只无力再逃的田鼠,然而,在看到少年的那一眼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原来那少年是鹰,他们才是自投罗网的田鼠。

    他想要叫声“小心”,但是一道剑光、两道玄气已迎面而来。

    出手的只有三个人……唐小峰、若花、骆红蕖。

    而其中最最凌厉与惊人的,却是唐小峰的纣绝天斩,直令得天摇地动、电闪雷呜,仿佛整个天地都要被它劈开。

    当看见那一道弧形的黑色剑光有若开天辟地般狂斩而来时,阳杀的第一个直觉便是“这不可能”。

    这个少年绝不可能有如此惊人的剑气。

    他的直觉是对的,从青莲宝境开始,就一直在监视唐小峰和其他人的他,早已将唐小峰的实力掌握得清清楚楚。

    唐小峰绝没有这般惊人与强劲的剑气,单靠他一个人,无论如何也劈不出如此惊天地、动鬼神的纣绝天斩。

    但他不知道的是,唐小峰之所以能够斩出如此惊人的一剑,靠的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力量。

    这些天,除若花、骆红蕖之外的其他少女,一直在以九天星月轮中的“众星拱月”,将自与唐小峰内外交感,隔体双修,让唐小峰时时保持在最佳的状态,而唐小峰这段时间的暴躁与颓废则全都是装出来的,反而是看上去一直都精力充沛的徐丽蓉、祝题花等女真元不断输给唐小峰,已经快支持不住。

    强则示之以弱,弱则示之以强。

    而此时此刻,众女更是强提精神,以隔体双修之术,将自的先天灵气借着阳交感全都度往唐小峰。

    徐丽蓉、祝题花、印巧文、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芸芝、紫芝诸位美眉全都是花神转世,天仙下凡。

    当她们的先天灵气全都借给唐小峰时,唐小峰体内剑气的提升,绝不只是一倍两倍。

    撕天裂地般的纣绝天斩,再加上轩辕剑、弓这两样上古神器击出的惊人霸气和火凤凰,如同金乌照地,海啸狂卷。

    阳杀与杀反应最快,刹那间闪了开来。

    但他们却没有提醒其他人的时间。

    二十四杀,讲究的一向都是来如闪电,去如疾风。

    此时此刻,他们刚好是处在朝唐小峰疾扑而去的那一瞬间,难以改变方向,偷袭之人反被袭,只一瞬间,天干十杀、地支十二杀竟被那海啸般的剑气与玄气淹没。

    惨叫连连,血雨纷洒。

    天干十杀,地支十二杀一下子就被杀了十九个,只有三个黑影从这股难以抵挡的杀人浪潮般脱出。

    阳杀、杀怒极,各自划了个弧线,奇诡地掠向唐小峰。

    唐小峰却也是暗吃一惊,他本以为如此出奇不意的反袭,必定会将这“二十四杀”全都杀尽,却没想到仍有两条黑影提前闪来、三条黑影成功脱出。

    在这种况下,还能成功躲过又或闪开他的纣绝天斩的,自然都是真正的强手。

    两道黑影在前,三道黑影在后。

    若花与骆红蕖赶紧出手,挡住前方的两道黑影。

    唐小峰调整过来,剑若虹光,与她们并肩作战。

    徐丽蓉、祝题花、印巧文等人这几持续消耗,先天灵气在刚才那一瞬间也全都度给了唐小峰,助他一剑杀死对方十九名杀手,此刻已是摇摇坠,根本无法帮助他们。

    若是以往,阳杀、杀一击不成,必然立即撤退。

    然而现在,一下被对方杀了十九名同伴,他们已是恼羞成怒,誓要将这些人全都解决。

    二十四杀,唐小峰擅且不怕,现在只剩了“五杀”,他自然更加不怕。

    他怕的不是他们,而是别的。

    天际,一条曙光撕开黑夜,将海天拉出一线缺口。

    远处,杀气腾腾,妖气急卷。

    唐小峰知道,还有其他敌人藏在暗处,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脚步一错,带动七星,掠往天际。

    阳杀、杀怎肯让唐小峰杀了他们十九名同伴后,从容离去?紧追不舍。

    后方还有风卷云涌,那是冰夷所安排的各族杀手。

    冰夷做事,一向都讲究万无一失,即便找来了以前从来不曾失手的二十四杀,她仍然躲在一旁,始终监视。

    虽然如此,她仍是没有想到,“二十四杀”竟然会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就在刚才,就在“二十四杀”开始袭击的那一刻,她本以为唐小峰跟他边的那些少女已是死定,他们已疲惫难支,他们不可能再从“二十四杀”的袭击中活下去。

    她本已做好了收工回家的准备,她甚至还打了个懒洋洋的呵欠。

    然而就是这么一眨眼间,“二十四杀”竟然死得只剩五个。

    原来那少年这一路上的狼狈全都是装出来的?原来他是故意给“二十四杀”制造出这样一个“最佳”的出手机会?

    这一瞬间,她下定了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将这少年杀死的决心,这少年实在太可怕了,他边的那些少女也实在太可怕了。

    他们怎么能装得如此像,以至于连她都被骗过?

    这样的敌人……绝对不能放过。

    云阵朝唐小峰等人涌去。

    唐小峰和一众美眉这几天来,有若紧过度的发条,此刻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甩开阳杀、阳杀,以及后紧追的无数杀手。

    就在这时,他看到前方有一座巨大的空中楼阁。

    那是一座诡异的楼阁,仿若隐于云雾之中,似幻似真,若有若无,时而鬼气森森,时而消失不见。

    唐小峰已无路可逃,于是想也不想,带着诸女往那座空中楼阁急腾而去,带出一道虹光。

    阳杀、杀,以及“二十四杀”中残存的另外三个杀手亦不管那么多,紧随而去。

    追在最后的云阵中却蓦地响起一个声音:“且住。”

    美女、双龙尾的冰夷转了出来,望着那奥妙无端,散出鬼气的空中楼阁,面容微变,沉吟起来。

    一妖在她旁边低声问:“冰夷姑娘,那是什么?”

    冰夷缓缓地道:“极乐天宫、极乐海市、极乐人间、极乐地狱”

    明明只是一座楼阁,她却说了四个名字。

    四个名字,指的却是同一个地方,它既是天宫,也是海市,既是人间,又是地狱。

    群妖面面相觑,有妖失声道:“难道住在里面的便是……”

    “不错,”冰夷缓缓地道,“宗灵七非……极、乐、鬼、王”

    没有太阳,没有月亮。

    上空挂着一个散出银色光芒的神秘图案,周围摇曳着一排又一排的影木。

    神秘图案银光铺地,森冷可怖;影木一叶百影,摇动起来,仿若万千鬼影。

    在他们的前方,是那大得有若七座城市叠在一起的空中楼阁,或是散出黑气,或是不断扭曲,单是看着,就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唐小峰等想要朝那楼阁飞去,却总有一道无形的墙将他挡住,让他们怎么也无法过去。

    毫无疑问,挡住他们的是某种阵法。

    他们落在地上,唐小峰正要问芸芝可有什么办法,后却有五道黑影追来。

    五道黑影,两前三后,为首的正是“二十四杀”中的阳杀、杀。

    唐小峰与若花、骆红蕖见无路可逃,只好齐齐回,将其他人护在后,要与“二十四杀”中最后、同时也是最强的这五个杀手血拼。

    蓦地,白光闪过。

    一个鬼魅的影钻了出来。

    五名杀手看上去只是朦朦胧胧的五个影子,没人能看清他们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挡下他们的,却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白衣人。

    阳杀冲在最前,怒吼道:“让开。”扑了上去。

    白衣人随手一拂,血花炸开。

    阳杀只见影,不见形,但这白衣人拂袖击去,阳杀竟是躲避不及,直接爆成血雨。杀和另外三人立时顿住,再也不敢上前。

    这白衣人却是木木然然,连脸色和皮肤也是白的,既不像是人,也不像是妖,将他们冷冷地扫了一眼:“何人敢在宗灵极乐城,杀人生事?”

    杀失声道:“宗灵极乐城?宗灵七非?”

    唐小峰无法看到杀的样子,他只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

    他与骆红蕖、徐丽蓉等互相对望一眼,都不知道这“宗灵七非”是什么东西。

    但不管这是什么地方,白衣人拂袖杀人的本事,已是让他们刮目相看,不敢轻举妄动。

    若花却是动容:“宗灵七非……极乐鬼王?”

    白衣人面无表:“既然知道极乐城,便该知道极乐城中,众生行乐,敢在极乐城中生事者……死”

    杀犹豫迟疑,她虽愤恨这白衣人杀了阳杀,但此人的本事实在是让她头皮发麻,她犹疑道:“极乐城中不能生事,却同样也不是人人都可进入。我等误闯极乐城,这便离开。但这几个人同样未受极乐王邀请……”

    白衣人冷冷地道:“一同离开。”

    唐小峰与众女对望……冰夷跟不知多少的杀手等在外头,他们早已筋疲力尽,这个时候出去,岂不是死得快?

    若花笑道:“我听说就算未受极乐鬼王邀请,误闯极乐城,但只要能被极乐鬼王看上眼,亦可进入宝地?”

    白衣人淡淡地道:“只要能得大管家许,就算没有邀请帖,亦可进入。”

    若花道:“不知大管家可在?”

    白衣人将若花看了一眼,看到她所持的轩辕剑,略一动容,道:“稍等。”

    ……

    (新的一月开始了,记得投票哟^_^)。.。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