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那个那个……

    第十七章那个那个……

    青莲宝境——

    芸芝躺在上,正休息着,刚才她全发疼,过了一会儿,双腿又传来剧烈痛感,好像突然被人切去一般,痛得几乎要晕倒。

    昊王便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让她在这歇息。

    苏亚兰与钟绣田在旁边守着她,二女正在闲聊,苏亚兰忽地看到芸芝睁大眼睛,呼吸急促,脸儿徘红,赶紧摸她额头。

    钟绣田急道:“芸芝,你是不是病了?我让昊王给你找大夫去。”

    “没事,”芸芝赶紧拉住她,“没、没事……”

    钟绣田见她脸蛋红成那个样子,哪里像是没事?非要去请大夫。

    芸芝却坚持说她没事,二女无奈,只好在这陪她。

    芸芝盖着被子,连脑袋都遮了,装作睡着。

    腹下却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这种奇妙的快感如潮汐般涌来,一阵阵拍打着她体的每一个角落,让她想要呻吟,想要喘气。

    她将小手伸到腿间,仿佛想要阻止什么东西,却哪里阻止得住?

    她神迷意乱,心儿跳得好快,既害羞,又害怕,偏偏又想要让这种酥酥的快感来得更多更密。

    紫芝,你、你到底在做什么……

    坏蛋,你、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紫芝子泡在水中,一颗脑袋露在外头,背靠池壁。

    水里头,唐小峰上竟然有四只手,两只握着她的双腿往上压,两只托着她的翘,整个人没入水中,埋在她的腹下,着弄着。

    她不得不用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儿,才没有因那美妙至不可言喻的舒服感觉而叫喊出来。

    大哥,你、你坏死了,那种地方……那种地方怎么也可以亲?

    一边在心里悄悄埋怨着,一边却又忍不住将腿儿拔得更开。

    时间似乎过得好慢,慢得像是周围的一切全都定格,时间却又过得好快,快得让她恨不得这种快感永远都不停歇。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边的两妖云霁雨散,又谈了什么,然后飞走。

    唐小峰知道两妖离开,托着少女的离开水面,将她放在宝座上,继续“服侍”,少女抱着他的头,开始发出一连串充满愉悦的叫喊与呻吟。

    ……

    同一时间。

    海面上的一座孤岛,岛上丛林密布。

    唐小山、月亮、米兰芬、米观等人在这里等着。

    一轮圆月升上夜空,繁星点点。

    唐小山看着另一边的鬼溪,焦急地想:“小弟到底在做什么?”

    他和紫芝这个时候都还没有出现,他们到底是出了意外,还是他临时起意,做其它事去了?

    她看向米兰芬,米兰芬摇了摇头,低声道:“时辰早已错过,他们现在就算再往那条鬼溪里跳,也不会到我们这里来。”

    唐小山想来想去,终究还是觉得弟弟是出了什么意外,否则没有理由扔下她,把她落在这里。

    月亮牵着她的手,抬起头来:“你想去找她么?”

    唐小山道:“你能帮我找到她?”

    小女孩很自信地点着头:“肯定可以。”

    唐小山大喜:“那你带我去找他。”

    小女孩道:“好。”

    米兰芬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唐小山向她看去,米兰芬毅然道:“唐公子将我从夜叉王的王宫里救了出来,我怎能弃他不顾?况且我跟着你们一同去,必要时,也可以帮助你们与唐公子,利用鬼溪离开险地。”

    唐小山心想这样也好。

    于是,米兰芬向哥哥和其他人说了一声,又将前往东海的鬼溪之路详详细细地画了出来,让哥哥和其他人尽快离开这里,前往东海。

    二女跟小女孩站在一起,小女孩将彩带一卷,疾风刮过,她们刹那间便失了踪影。

    米观等人见那小女孩如此厉害,暗暗称奇。

    他们却不知道,唐小山和米兰芬都犯了一个很大的错。

    唐小山与米兰芬之所以敢跟月亮去,是因为她们亲眼看到月亮击败绿二娘、蓝三娘的手段,知道这女孩子看着小,其实非常厉害。

    但她们对这小女孩实在是不够了得,如果是唐小峰在这里,肯定会阻止她们,不让她们跟着月亮跑。

    因为那小丫头……经常迷路……

    唐小峰将紫芝搂在怀中,嘿笑道:“舒服么?”

    紫芝叫道:“才没有、才没有很舒服……呀。”

    唐小峰伸手往她腹下的嫩蕊儿一触,她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他嘻嘻地笑:“真的没有?”

    紫芝羞羞气气地往他口捶了两下。

    他们又在水中洗了一番,唐小峰将她摸来摸去,还伸入她的襟口,将那柔软小巧的儿摸了好几把。

    反正连那种地方都“亲”过了,还有什么地方不能摸的?

    紫芝见他那得意的样子,很想咬他。

    紫芝的百宝囊中本是放了一些衣裳,她虽想换上一件,唐小峰却始终不肯转。虽然已经被他欺负个够,她却也终究不好意思当着这坏蛋的面脱个精光,结果也没有换成。

    唐小峰带她离开水面,又向她看去。

    紫芝上这件,本是在秦城时白话给她的云光绣衣,入火不化,入水不湿,一离开水面,水珠便自自然然地滑落,一下子就变得干爽。

    但是她裙子早已被斩了一大截,只能勉强遮住香和腹下,就像是后世一些不正经的女孩子穿的超短裙一般,偏偏裙下还是光光的,露出纤细。

    紫芝知道他在看自己腿儿,难为地立在那里,双腿夹拢。

    唐小峰道:“我们走吧。”

    “等一下,”紫芝嚅嚅着,“我、我穿件袄裤。”

    唐小峰道:“不许穿。”

    紫芝嘀咕:“为什么?”

    唐小峰道:“因为我觉得这样子更好看。”

    紫芝老老实实地“哦”了一声……她也不知自己怎的就变得这么听话。

    唐小峰带着她悄悄地往外飞。

    宝库的入口被重逾万钧的玄铁堵着,不过这可挡不住他这个五讲四美三,从不欺负女孩子的好少年。

    经过几条暗道,通过几个暗门,他们来到外头。

    这里果然是夜叉王勾木域正在建筑的新王宫,周围有许多被奴役的人类和水族在忙碌着,按照时间推算,现在已是深夜,他们却还在被迫做着苦差。

    唐小峰却也没空同他们,他现在首先要想的是,姐姐和米兰芬、月亮到底被送到了哪里,自己跟紫芝又该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去找她们?

    没有米兰芬在,他也没勇气带着紫芝往那些鬼也不知道会将他们送到哪里的鬼溪跳,而上方却是茫茫大海,夜叉王正因他的那些夫人被杀而震怒,到处都是夜叉,连海里也不例外。

    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最好的办法便是闯出这片海底空间,进入青莲宝境。

    然后再让芸芝帮忙,看看能不能通过卦术找回姐姐。

    唐小峰搂住紫芝,大口吻了上去。

    紫芝的心儿怦怦乱跳。

    这坏蛋,说也不说就摸人儿,说也不说就脱人裤子,现在又说也不说就吻人家……真是一个大坏蛋。

    唐小峰更用舌头撬开她的双唇,捉弄般地探了进去,搅了几下,然后才将内景之气度入她的体内。

    紫芝只觉体变得一片清凉,极是舒适。

    唐小峰子一窜,如电光般往上掠去。

    成群的夜叉冲了上来,却连他们的衣角也无法摸到。

    他们冲入上方海水。

    两条飞龙疾冲而来,唐小峰剑光一闪,直接将它们的脑袋劈开。

    周围光影变幻,鱼虾万千。

    纵然是在深蓝的海水里,他御剑的速度亦跟流星一般。

    夜叉王勾木域得到消息,从远处追来,却哪里能够追及?

    就在这时,唐小峰发现头顶有群鬼压来。

    夜叉王座下有五大妖王,这五大妖王,分别是:鱼羊鲜、尸者屠、直孙案、莫三、百鬼。

    阻击他的,便是其中的“百鬼”

    没有人知道“百鬼”的真正姓名,只知道他乃是一个修行鬼仙之道的恶鬼。

    “百鬼”虽是一鬼,却以一化百,在唐小峰眼中,群鬼压顶,鬼气森森。

    唐小峰蓦地出剑,墨虹剑剑光暴散,群鬼一下子就被轰了大半。

    百鬼的一百个化有影无形,原本极是难缠,但唐小峰的墨虹剑却与众不同,可伤元斩魄,纵是神也给斩了,何况恶鬼?

    百鬼大吃一惊,这少年一剑毁它大半分,多来几剑,岂不是将它的分全都毁了?

    到那时,它就真的是魂飞魄散,连到曹地府转生都不用想。

    它赶紧收回残余分,急纵而逃。

    唐小峰追出一剑,本想将它直接毙了,它却一闪就没了踪影。

    唐小峰剑光飞快,百鬼能够阻击他,是因为它本是有影无形的鬼灵,来去如风,比唐小峰的剑光还快。

    勾木域和其他妖王却没有百鬼这般速度。

    百鬼本想将唐小峰阻住一时,等夜叉王和其他人赶到,再将他围困至死,却没想到一触即逃,别说阻住唐小峰,自己都差点送命。

    其他妖王虽然追得急,却只能看着那道剑光越飞越快,最终穿出海面,往青莲宝境疾遁而去,拿他毫无办法。

    唐小峰带着紫芝飞到青莲宝境制外头,又取了一件貉皮大衣给她披上,将她的香和都给裹了……他已将这丫头视作他的裔,舍不得让她被别的男人看去。

    守卫制的战士看到他们,匆匆向昊王禀报,没过多久,若花与骆红蕖、徐丽蓉等便飞了出来。

    在海底时,唐小峰便偷听到鱼羊鲜和直孙案这两个妖王的谈话,知道若花与少昊一族似乎已是化敌为友,还助他们大破敌军。

    现在看到这些战士对若花毕恭毕敬,对她不由得也佩服起来。

    内。

    唐小峰与若花、祝题花、徐丽蓉、骆红蕖、印巧文几人会在一起。

    紫芝裹着唐小峰的貉皮大衣,坐在旁边喝着参汤。

    貉皮大衣实在太大,她将飞天绫缠在腰上,袖子卷得老厚,这样子才能把手伸出来。

    她也实在是饿得慌,咕噜噜地喝着。

    另一边,若花等得知唐小峰已将他姐救活,俱是心喜,然后又得知唐小山被他弄丢了,又面面相觑。

    骆红蕖道:“大哥,你怎的这么不小心?”

    唐小峰苦笑……当时确实是大意了,怎么也没想到红夫人居然会躲他后,还差点把紫芝给害死。

    若花道:“你居然把夜叉王的那些老婆全给杀了,难怪他在那么关键的时刻,匆匆离开。”

    祝题花道:“但唐公子你那时既然取了还魂仙草,怎的一下子又会跑到海底去?”

    紫芝口快,在一旁叫道:“乌龟,都是乌龟害的。”

    祝题花道:“乌龟?”

    “长了翅膀的乌龟,”紫芝两手缩进袖子里,勾在一旁甩啊甩,“就像这个样子。”

    众女看去……唔,她这个样子还真是有点像乌龟。

    “紫芝……”欣喜的声音响起。

    却是芸芝跑了过来,在她后还跟着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三女。

    紫芝跳了起来,拉着芸芝的手。芸芝不放心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紫芝跳着,“好玩得很。”

    芸芝见她真的没事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

    当下,唐小峰让芸芝帮他算算,看唐小山现在在哪个方向。

    芸芝掐指一算,道:“哪个方向都有可能。”

    紫芝嘀咕:“这不跟没算一样?”

    唐小峰这才想起,白话好像说过,这世上没有几个人算得了他的姐姐。

    他想,大概是因为他姐姐是群芳之主的缘故吧?就像祝题花无法把他姐姐画进天女散花图一样,芸芝的卦术虽然精妙,却也算不了他的姐姐。

    于是,他道:“那就算算月亮在哪里。”

    芸芝掐指再算:“哪里都有可能。”

    紫芝继续嘀咕:“还是跟没算一样。”

    唐小峰瞪她一眼,她吓得藏在芸芝后,怯生生地道:“我又没有说什么。”

    其他人疑惑地看向紫芝,心想这丫头这么怕他做什么?

    唐小峰开始头疼……大海茫茫,到底该怎么去找姐姐和月亮她们?

    同一时间……

    唐小山与米兰芬看着茫茫大海发怔。

    她们乘的是月亮召出来的云彩。

    小女孩也跟着她们一起发怔。

    唐小山看向月亮:“这是哪里?”

    月亮摇头……她也不知道。

    不过没关系,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小女孩对自己很有信心。

    于是她又挥着九宫图,移啊移。

    半个时辰后——

    唐小山:“这里是哪里?”

    小女孩摇头。

    一个时辰后——

    米兰芬:“这里是哪里?”

    小女孩摇头。

    好几个时辰后——

    唐小山和米兰芬:“这里是……”

    小女孩摇头……

    唐小峰与众女讨论了好一阵,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找唐小山。

    唐小峰暗自后悔,那个时候没有好好问清米兰芬,那条鬼溪到底是通往哪个地方。

    虽然他对南海并不了解,米兰芬就算真的告诉他,他也未必知道。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想着,有月亮跟着姐姐,就算遇到敌人,应该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月亮那小丫头本事大得很,不管是奇门遁甲还是杀人的本事,可都比白话厉害了不知多少。

    问题是,那小丫头太过迷糊,就算有她陪着姐姐,也无法让人放下心来。

    如果陪着姐姐的是白话,他反而要放心得多,白话那丫头也许本事不如月亮,但至少她机灵。

    紫芝又累又困,便跟着芸芝,到昊王安排的房间里睡觉。

    到了房间,她脱下貉皮大衣。

    芸芝惊道:“紫芝,你你、你怎穿成这个样子?”妹妹竟然只穿着小半截裙子,稍稍一动,连股都露了出来。

    紫芝脸一红,不敢吭声。

    芸芝叫道:“你你、你难道跟大哥……”

    紫芝嘀咕:“我要是跟他做了那种事儿,你肯定知道。”

    芸芝咬着嘴儿:“虽然没做那种事儿,但你们肯定做了什么。”

    姐妹花互相对看,芸芝一脸怀疑,紫芝却终究是不好意思跟姐姐说大哥对她所做的那种事,羞得一下子就钻进了被窝。

    芸芝也躺上去,侧看她,见妹妹闭着眼睛,分明是在装睡。

    无奈之下,她也只好躺在妹妹旁边,没有她说出“真相”。

    似这般安静了一会,妹妹的声音响起:“姐……”

    “什么事?”芸芝道。紫芝很少叫她姐姐,一般都是直接叫她的名字,所以她知道,她说的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事。

    紫芝低声道:“我是不是很让人讨厌的一个人?”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话太多啊,”紫芝嘀咕,“以前在家里时,你们就说很讨厌我,想把我扔了。”

    芸芝失笑道:“那就是随便说说,难道还真的把你扔掉去?”

    想了想,又道:“你是不是喜欢大哥了?”

    紫芝脸一红:“鬼才喜欢他,是他坏死了,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还弄得别人什么都该听他的一样。”

    芸芝心想,就算他做的是莫名其妙的事,那也要你肯让他做啊?就算他喜欢命令人,那也要你肯听他的啊?

    紫芝探出头来:“姐,如果我真的成了大哥的女人,你怎么办?”

    芸芝怔道:“什么叫我怎么办?”

    紫芝瞅她:“我痛你也会痛,我冷你也会冷,那要是我被大哥那个那个了……那不是你也被那个那个了?”

    “什么那个那个……哎呀,死紫芝,你到底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芸芝气得去呵她咯吱窝。

    紫芝咯咯咯地笑着,往被窝里一直缩……

    ……。.。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