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八爪女妖

    第十五章八爪女妖

    唐小峰祭出的法宝是破地梭。

    破地梭算不上什么神兵利器,只是用来钻土裂地的道具罢了。

    但它却是用天玄铁铸成,普通的玄铁玄木,都可被它轻易破开。

    红夫人原本并不怕这种东西,唐小峰的墨虹剑同样也是用天玄铁铸出,结果照样被她的肥夹住。

    但那并非因为她上的真的就比天玄铁还硬,而是因为她的肥实在太软,以柔克刚,再锋利的兵刃都拿她毫无办法。

    然而现在,唐小峰却用大量的天磷将她的皮肤烧得僵硬,再突然祭出破地梭,这女魔头一时大意,竟被钻地梭在肚皮上钻出洞来。

    红夫人痛得一声大叫,唐小峰却蓦地出剑,煞巫剑划出足以撕天裂地的黑色剑光。

    纣绝天斩

    黑色剑光划出,沿着被钻地梭破开的血洞往上拉,竟将她整个肚皮都破了开来,鲜血急涌而出。

    唐小峰将手一招,被她吞入肚中的五精泰煞宗天鼎立时飞了出来,鼎上全是血水。

    墨虹剑也飞回了他的手中。

    红夫人肚皮破开,肥肠满地。

    三昧真火烧入她的肚中,烧得她痛苦哀嚎。

    周围那些夜叉看得各各心惊。

    唐小峰得势不饶人,收起煞巫剑,以墨虹剑再斩三剑。

    三道黑色剑光破空而去,全都劈在这女妖被破开的肚子里,又从她后背穿出。

    这女妖居然还不死。

    唐小峰正要继续出剑,红夫人却猛然跳起。

    唐小峰眼前一黑,一团墨汁涌了过来。

    他不知道这墨汁有没有毒,赶紧闪开,墨汁却不断扩散,等它终于散去,红夫人已是破空而逃,化作一团黑光消失不见。

    另一边,绿二娘与蓝三娘看到红夫人惨败而逃,大惊失色,无心恋战。

    两妖纵要退,月亮的彩带却一飘一卷,刹那间卷上绿二娘,直接将她撕成碎片。

    蓝三娘心胆皆寒,方逃未久,却又被唐小峰纵剑追上,一剑劈成两截。

    那些夜叉见三位夫人两死一逃,哪里还敢待着?纷纷逃散。

    ……

    青莲宝境外。

    夜叉王勾木域率五大妖王及数千兵将攻打最后一层制。

    那层制越来越薄,离被破已是不远。

    一只夜叉却从海中飞出,大叫道:“大王,不好了,不好了。”

    夜叉王怒道:“又怎么了?”

    夜叉颤声道:“夫人、夫人被杀了。”

    夜叉王惊道:“哪个夫人?”

    夜叉道:“全、全被杀了。”其实它隔得老远,也不能确定红夫人是否真的已死,只是看那样子,只怕不死也残。

    夜叉王暴怒,唤上五大妖王,便要往海底冲去。

    尸者屠赶紧拉住他:“大王,此时离开,前功尽弃。”

    夜叉王吼道:“他们杀我娘子,难道要老子我在这做缩头乌龟?”

    尸者屠道:“虽然如此,正事要紧。”

    夜叉王怒道:“放。”又喝道:“跟我走。”

    五大妖王无奈,只好留下那些飞龙夜叉,带着一批精锐,紧追夜叉王飞入海中。

    青莲境内,若花见夜叉王率众离去,剩下的敌人虽众,却显得慌乱不安,低声道:“对方必是出了什么事。”

    骆红蕖道:“会否是他们故意造出假象,设下埋伏,我们出击?”

    若花摇头道:“不然,他们势众,我方势弱,他们不需要搞什么谋诡计,只要强攻下去,我方必灭。况且夜叉王的子早已被我调查通透,勇而无谋,不纳忠谏,谋诡计之类的东西,他也搞不来。”

    芸芝道:“待小妹算上一卦。”手藏袖中,掐指一算,道:“天盘乙奇,中盘开门,地盘巽四宫,此为风遁,风从西北方来,当顺风击敌。”

    若花笑道:“好一个顺风击敌。”禀明昊王,率了骆红蕖、祝题花、印巧文等人,领一批少昊一族精锐战士杀了出去。

    制外的飞龙夜叉正因铁龙兵团惨败,若花适才连番示威,正自心浮气躁,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夜叉王又突然离开,气势更挫,虽然兵力依旧强势,士气却衰至极点,再加上那些飞龙受到轩辕剑压制,根本无法发挥实力,竟被若花率众杀得溃败千里,海面上尽是浮尸。

    ……

    海底峡谷内。

    唐小峰等人虽然重伤红夫人,杀了绿二娘、蓝三娘,然而藏在这里的那些村民也基本死尽。

    米观、米兰芬兄妹二人连他们父亲的尸体都未能找到,也不知是不是被红夫人给吃了。

    唐小山、紫芝将米兰芬安慰一番。唐小峰抬头一看,见上空海水怒涌,有影不断压下,赶紧道:“这里不可久留,快走。”

    米氏兄妹与那些化星将的汉子无奈,也只好舍下乡亲的尸体,与唐小峰、唐小山、紫芝、月亮一同,急速离开这里。

    他们方走未久,夜叉王便已带着五大妖王与夜叉族众多精兵破海而下。

    夜叉王看到翠二娘、蓝三娘的尸体,又气又怒,命人加紧搜索,誓要将杀害她们的凶手找出,碎尸万段。

    唐小峰却已在米观等人的带路下,跳入一条鬼溪,被地底激流带着,远离此处。

    他们经过几条鬼溪,来到一处地方。

    唐小峰看去,见前方有一个圆形大坑,内中有许多人类与水族被监督着,盖一座大型建筑,他们搬运巨石,挖掘沙土,稍一延误,就被督工的夜叉用鞭子抽得鲜血淋漓。

    米观恨恨地道:“夜叉王引龙族入南海,得各族降服,又嫌他的那个宫太小,要学神州大陆的人族建造皇城,把各族当作奴隶使唤,也不知被他害死了多少人。”

    紫芝气道:“这些人也就听他的?为什么不联起手来反抗?”

    唐小峰哂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敢反抗的人都被杀了,剩下的这些,自然都是不敢反抗的。况且,好死不如赖活,看到别人被杀死,一个个想着只要不杀自己,自己还是赖活得好,等到杀他时,其他人却也是这般想法,人心不齐,又没有人敢先站出来,自然就落得如此地步。”

    米兰芬轻叹一声,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是一个原因,便是南海各族间原本就互不往来,又不像神州,所有人都在同一片大陆上生活,像海上诸岛与海底村落,彼此之间隔着海水,难以联系,一旦出了事,根本无法团结起来。其实像这种海底,终究是不适合人类居住,只是以往由于战乱又或是天灾,才慢慢地聚集了不少人族村落。”

    又道:“即便是跟东海也无法相比,东海岛屿多,虽然分裂成许多岛国,但大部分的岛上居住的都是人类,大家都是炎黄子孙,又有轩辕国这种千秋之国周旋调节,一旦受到外族压迫便能够团结一心,如厌火、翼民之类的非人种族在东海往往都会受到岐视。南海原本就是水族的地盘,人族数量不占优势,又因岛屿数量远不及东海,大多数更无法居住,只能移居海底。但在这种地方,人族哪里比得了水族?很多时候,面对水族压迫,也就只好忍气吞声。”

    紫芝道:“既然这样,他们为什么不移居到东海又或是神州?”

    唐小峰翻个白眼:“大海茫茫,这里又远离神州大陆,你以为每个人都是剑侠,飞来飞去就可以么?”

    紫芝道:“如果用上这些鬼溪……”

    米兰芬道:“没有用的,这些鬼溪里的无垠水都是来自归墟,只有靠近归墟的地方才有,远离神州大陆。大部分的鬼溪,我也不知道它们到底会把人送到哪里,估计还是冲到归墟的可能最大,这些子,我时时计算,也只找出了一条可以助我们前往东海的鬼溪之路,至于到了东海后,有没有人愿意收留我们,前途到底如何,却也一概不知,只不过是这里已无活路,不得不逃罢了。”

    她黯然落泪……原本想举村而逃,结果现在,父老乡亲基本死绝,只剩了他们几个。

    紫芝见上空有许多夜叉来来去去,低声道:“我们为什么还不逃?”

    米兰芬道:“每一条鬼溪,内中都是四通八达,随着时辰的不同,溪水的流向也不同,一旦踏错,后果难料。前方有三条鬼溪,我们再等一会儿,其中一条便能将我们送到千里之外的一座荒岛,让夜叉王再也找不到我们。”

    唐小峰问:“若是到了东海,你们要去哪里?”

    米兰芬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唐小峰又道:“兰芬姑娘筹算之术惊人,连这些鬼溪的流向也可算出,女儿国国主若花正是用人之际,你们何不去投靠她?以姑娘的本,若花国君必定会重用姑娘。”

    米兰芬无奈地道:“纵然是利用鬼溪,从这里到东海,长路漫漫,也不知是否会遭遇意外。就算到了东海,女儿国国主地位高贵,也未必会见我们。”

    唐小峰笑道:“只要兰芬姑娘有这心,我倒是可以帮姑娘引荐,至于说要见若花,其实根本不用到东海去,她现在就在南海。”

    米兰芬错愕地道:“女儿国国主现在在南海?她在南海哪里?”

    唐小峰道:“青莲宝镜。”

    米兰芬愕然,低声问:“公子认得女儿国国主?”

    紫芝嘀咕:“女儿国的国主都还要他去做她的皇后呢。”

    唐小山惊道:“小弟,你答应没有。”

    唐小峰干咳一声:“怎可能答应?”

    紫芝嘻嘻笑道:“小山姐姐你担心什么?他去做了皇后,你这个姐姐和我这个义妹,就都是国舅爷了。”

    唐小山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小峰若去做了女儿国的皇后,岂不等于是入赘?那我唐家岂不是无后了?”

    紫芝道:“这有何难?在女儿国,传宗接代的是女子,他在女儿国做了皇后,你和伯父伯母就都搬到女儿国去,你可以在那里娶他几个男子,不就有后了?”

    唐小山道:“但是……”

    “喂喂,”唐小峰一脸黑线,“不用真的讨论这个吧?”

    时辰已经到了,他们悄悄地往前走。

    紫芝一边走一边调皮地道:“别人想当皇后都还当不了呢,大哥你有什么好怕的?就不知在女儿国是男人生小孩子还是女人生小孩子,说不定大哥你嫁给若花国主后,还会生个小小峰出来。不过那小小峰可千万不要像大哥你,要不然的话……”

    唐小峰见她说个不停,于是在她的翘狠狠地摸了一下。

    紫芝惊叫一声:“大哥你为什么摸我?”

    唐小峰伸出双手,极是不解的样子:“我哪有摸你?”

    紫芝愕然看向一旁,其他人都离得远些,摸不到她,能够摸到她的只有唐小峰,偏偏唐小峰的两只手都举在她的面前,而她的儿还在被人摸着。

    她吓得来回乱跳,却怎么也看不到别人。唐小峰责备道:“别闹,小心被敌人发现。”

    紫芝吓得都要哭出来:“有鬼,有鬼。”

    唐小峰笑道:“光天化,哪来的……啊不,这里不是光天化,搞不好真的有鬼。”一边说一边继续摸。

    紫芝惊叫一声,扑到他的怀中。

    唐小峰实不愧是一个又善良又有责任感的好大哥,赶紧用双手把她搂得紧紧的,不断安慰,用他那宽厚的膛,慰藉她那被鬼吓着的、胆怯而又脆弱的心灵。

    唐小山在一旁看去,见弟弟上居然有四只手,两只手搂着紫芝,两只手伸得老长,摸她股,不由暗自稀奇,心想这是什么妖术?

    她却不知,这是《天地玄极阳妙象欢喜经》里的“千手”,唐小峰还算是练得不够好,最多只能做到“六手”,林书香随随便便就能做到“十八手”,甚至更多。

    唐小峰一边扮鬼吃义妹豆腐,一边藉着“保护”义妹的名义,将紫芝搂得紧紧,紫芝被吓个半死,虽觉肯定是大哥在捉弄她,却又怕真的有鬼,怎么也不敢离开他的边。

    前方果然有三口鬼溪,周围地势亦是坑坑洼洼。

    米家兄妹与其他人带头跳入其中一条鬼溪,很快就被激流冲走。

    月亮见着好玩,于是牵着唐小山,兴奋地跳了进去。

    唐小峰和紫芝剩在最后,他却还在那里作怪,又开始摸起紫芝。紫芝心想肯定是你吓我,气得要打他,却又突然睁大眼睛:“手、手。”

    唐小峰却早已将变出来的手藏了回去,笑嘻嘻地道:“什么手?”

    紫芝使劲拍他的肩,指向他的后:“手、手……”

    手?什么手?唐小峰疑惑回头……手

    一只巨大的触手扫了过来,一下子就把他和紫芝卷了过去。

    卷住他的是红夫人。

    红夫人有八只手。

    因为她是一条成了精的大章鱼。

    章鱼的别称便是“八爪鱼”。

    红夫人受伤飞遁,无巧不巧的,恰好是落在这里,奄奄一息。

    她听到有人来,于是便藏进一个坑里,坑口很小,但章鱼的骨头都是软的,再小的口她也能滑得进去。

    唐小峰虽然精明,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那么大的体,居然能藏进那些看着极小的坑里,一时大意,被她从后头溜出,用触手直接卷个正着。

    红夫人的八只触手都挤了过去,唐小峰想要挣扎,却怎么也无法挣脱,这女魔头的触手上长着许多吸盘,早已将他与紫芝牢牢吸住。

    他试图用剑去劈,同样无用,这些触手又软又滑,用剑根本无法劈开。前番他能够把这女妖的肚皮破开,是先用了三昧真火,将她的皮肤烤得僵硬,而现在要是强行使用三昧真火,只怕没有烧坏红夫人,就先把紫芝烧了。

    这些触手越抓越近,他剑合一,还好一些,紫芝却是一声惨叫……

    若花率众大破敌阵,直杀得海面上全是浮尸,这才回到青莲宝境。

    昊王大喜相迎,连番致谢。若花道:“昊王客气了,若非我们强闯此间,青莲宝境也不会落至如此险境,昊王不要怪罪才好。”

    昊王自然也知道,事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再去怪罪这些人连破多重制、强抢还魂仙草也没有什么用处,与其为过去之事埋怨不止,倒不如与这位称霸东海的女儿国国主弄好关系,以后或许还有借用之处,于是一边让人加紧修复制,一边命人设宴,款待若花与骆红蕖等人。

    若花也不客气,正要再说。

    就在这时,却听芸芝一声尖叫。

    众人赶紧看去,却看到芸芝突然倒在地上,全发痛。

    祝题花等人大吃一惊,赶紧扶她,问她发现了什么事。

    芸芝颤声道:“紫芝、紫芝……”

    此时,祝题花、印巧文、骆红蕖等都已知道芸芝、紫芝这对孪生姐妹花之间有着某种奇妙感应,一人痛时,另一人的同一部位也会跟着一起痛,不由互相对望,俱有忧色。

    难道是紫芝出事了?

    ……

    (t_t月票要跌出两百名了,谁再给我一些?)。.。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