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鬼溪

    ()    与米观战在一起的那两名女妖看到剑光电一般袭来,慌忙出手。

    但是唐小峰早已将她们的本事看得通透,子一扭,飞剑一划。[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华丽剑光闪过,两个女妖同时被斩成两截。

    唐小峰刚才之所以没有早些出手,就是因为要在暗中观察,这两个女妖原本也非弱者,就因为唐小峰将她们的弱点看得一清二楚,又找准最佳时机出手,以至于这两个女妖空有一神通,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在上方观战的四夫人大吃一惊,她看到这少年御剑飞出,她看到这少年以剑光斩向她的两个姐妹。

    她本想看看这少年到底有何本事,却没想到剑光方一划过,她的两个姐妹立时惨死。

    四夫人暴怒,祭出一座大钟,持钟砸下。

    此钟名为“天破阳钟”,钟往下砸,气狂涌,不管是人是妖,任何雄物都要化作血水。

    唐小峰却冷笑一声,蓦地劈出三剑。

    明明只有三剑。

    却有三百二十四道剑影。

    五精天火所化的一百零八道剑影在前,破尽狂涌而来的气。

    紫华剑气所化的一百零八道剑影在中,将“天破阳钟”轰得粉碎。

    四夫人心惊胆寒,纵要逃。

    紫幽仙气所化的一百零八道剑影在最后,将她劈成无数碎,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

    唐小峰一出来便出四剑,四剑杀了三个夫人。

    剩下的夜叉喽罗数量虽多,却个个惊惶,米观带着残余壮汉精神一振,趁机杀去,杀得这些夜叉纷纷逃窜。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怒吼,这吼声既尖且厉,像是女鬼哭嚎。

    刚才还悍不畏死的那些壮汉,竟是个个变了脸色,惶惶起来。

    米观低声道:“红夫人来了,大家快走。”

    众人背对吼声传来的方向,拼命奔着。

    唐小峰回头看去,看到一团暗红色的惊人云团,朝这个方向疾扑而来。

    米观见他不动,赶紧道:“还不快逃?”

    唐小峰很想问他,这红夫人到底是谁?但看这些适才连死都不怕的家伙,此刻竟是怕成这样,便知道这红夫人不但名气极大,手段只怕亦是极狠。

    他虽未必怕什么红夫人,但考虑到万一这红夫人真的难缠,姐姐和紫芝的安危难以保证,于是子一窜,回头载上二女,追着米观等人。

    但是那暗红色的云团飞得极快,越追越近。

    米观等人惊惶不安。

    唐小山又取五色笔,写了一张符纸,祭上空中。

    星移斗转,那团红云明明是往他们追来,却受这符纸影响,反而渐追渐远。

    等符咒的效果消失,他们已逃了数里。

    前方有一潭清水,米观与那些汉子全都跳了下去。

    唐小峰想,反正他们再怎么怕那红夫人,也不可能到投湖自尽的地步,于是跟着往下跳。

    水潭看起来很平静,内中却是暗潮涌动。

    一股激流带着他们往远处冲去……

    青莲宝境外——

    夜叉王勾木域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若花。

    若花手持轩辕剑,在祝题花、印巧文的护卫下,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五大妖王之一的尸者屠哼了一声:“这几个丫头,莫非真当我们无人?”

    鱼羊鲜笑道:“不用急,就让她们猖狂,等她们得意忘形,远离制入口,我们再断她归路,杀了若花,抢了轩辕剑。”

    尸者屠yin笑道:“何必杀她?不如把她抢了,给大王做十四夫人,到时候连东海都归大王所有,岂不更好?”

    夜叉王大笑道:“好主意,好主意。”

    鱼羊鲜掩口笑道:“大王连十三夫人都还没有成亲,就想着要十四夫人?”

    夜叉王得意地道:“娘子嘛,总是越多越好。”

    他们等在这里,做好断若花归路的准备,谁知若花虽将那些飞龙夜叉不断杀退,却绝不离制入口太远,又有骆红蕖以弓接应,压力稍大,便即折回。

    尸者屠皱眉道:“这丫头机灵得紧,且深通兵之要。”

    旁边又有一位,乃是五大妖王之一,唤作直孙案。

    直孙案冷笑道:“老子去会会她。”将一纵,如雷电般冲向若花。

    尸者屠淡淡地道:“直公这一去,若花必定是退至制入口前,先探他虚实。”

    果然,若花看到一个老妖怪怒冲而来,周围龙与夜叉纷纷避让,立时知道此妖来者不善,也不逞意气之争,率众先退。

    直孙案紧追而去。

    守在入口处的骆红蕖连三箭,爆裂箭在直孙案上,轰然炸开,直孙案却从焰光中直接穿出,令骆红蕖暗暗地吃了一惊。

    骆红蕖虽然暗吃一惊,直孙案却也一阵惊讶,他以金刚之气护,一般的神兵利器根本伤不了他。但远处那丫头的火箭却差点穿透他的金刚之气,幸好她只能同时出三箭,若再多出一箭,他的金刚之气必定被破。

    远处,尸者屠在夜叉王边淡淡地道:“那箭的丫头,必定是东海十大寇中的‘小杨香’,她拿的是当年神将羿用来落九弓。她这三箭看似对直公毫无用处,直公的速度却明显慢了,看来对她手中金弓并非全然不惧。”

    轩辕剑,弓,这都是上古之时传下来的神器,像这样的神器,平常人别说得到,连见也难得见到。

    想不到这两样本在上古传说中才能听闻的神兵,竟然会同时出现在这里。

    尸者屠看出的,若花也同样看出。

    从那老妖怪速度的放慢,若花看出对方对弓还是有些顾忌,于是回过来,在骆红蕖前方凌空俏立。

    直孙案没有信心同时面对轩辕剑与弓,迟疑了一下,停在那里。

    若花一声冷笑,带着祝题花、印巧文、骆红蕖,以及一众战士缓缓退入青莲宝境。

    这样做看似小事,关系到的却是敌我双方的士气。是被敌人追着狼狈逃回,还是吓住敌将,从容而退,直接影响到两方的斗志和信心。

    制闭上,若花率众落下,迎接她的是烈掌声。

    那些飞龙夜叉看到连五大妖王之一的直孙案都被吓住,士气更挫。

    夜叉王道:“现在该如何是好?”

    尸者屠冷笑道:“对方看似威风了一阵,其实不过是苟延残喘,只要继续攻打制,这最后一重制一破,他们便只有全灭的下场。”

    夜叉王道:“若是那若花再杀出来,却又如何?”

    尸者屠道:“以她的机智,她离阵,断她归路,这一计看来并不可行,她若再次杀出,属下等便都出手,将她制,那样一来,她便是笼中之鸟,想逃也没得逃。”

    夜叉王大笑道:“好,好。”

    就在这时,底下有夜叉飞来,道:“大王,不好了,不好了。”

    勾木域怒道:“老子刚说好,你就说不好,你跟老子作对是不?”

    夜叉吓了一跳:“不不,大王说好,那那、那就是好,那就是好,但是、但是还是不好了……”

    勾木域瞪它:“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夜叉吓得不敢吭声。

    尸者屠皱眉道:“出了什么事?”

    夜叉颤声道:“四夫人、七夫人、八夫人、十一夫人、十二夫人,都让人给杀了。”

    勾木域大惊:“到底是什么人,竟敢杀我五位娘子?”

    夜叉道:“是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人族小子。”

    勾木域怒道:“竟然杀我娘子,让老子将他逮着,必定将他千刀万剐,让他想死都死不成。”便要纵向下。

    尸者屠赶紧将他拉住:“大王,我方现在士气不稳,大王这一离开,少昊一族趁机反袭,我方必败,势必影响大局。”

    勾木域怒火中烧:“难道本王就任由自己娘子被杀,弃之不顾?”

    尸者屠看向夜叉:“大夫人何在?”

    夜叉禀道:“大夫人得知七夫人被杀,大怒出宫,追杀那少年去了。”

    尸者屠重新看向夜叉王:“大王,既是大夫人亲自出马,那少年难道还有活路?大王只管放心便是。此刻青莲境九重制,即将尽数被破,若不趁着这个机会将其一举攻下,待他们稳住阵脚,恢复九重制,我们不知又要浪费多少时。”

    夜叉王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忖道:“也对,别的娘子被杀,红红未必会管,七娘却是红红的亲妹子,红红出马,二娘与三娘不敢不跟,她们三人合在一起,连我都怕,不管那小子有何来路,都必死无疑。”

    ……

    唐小峰搂着姐姐与紫芝,被激流带着,不知往哪里冲去。

    虽是泡在水中,却并不难受,竟然还可以自如呼吸,也不知这水到底是什么水。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被激流冲了出去,唐小峰剑光一闪,落在空地上,往周围看去。

    这是一个奇怪的洞,石壁灰灰暗暗,壁面上却又镶着许多发光的石子又或珍珠,一道道光线流移着,如梦似幻。

    米观和跟他一伙的那些汉子早已等在那里,一同看着唐小峰和二女。

    若不是这三个家伙把敌人引入那片珊瑚林,他们也不会死那么多人,他们本该怪这三人。

    但是唐小峰几剑杀死夜叉王三位夫人的剑侠手段,他们也亲眼看到,这三人显然不是他们的敌人。

    米观沉声道:“你们到底是谁?”

    唐小峰笑道:“在下唐小峰,这是我姐姐,这位是我义妹紫芝,刚才我们并非有意要把那些夜叉往诸位藏之处引,抱歉抱歉。”

    米观长叹一声,道:“罢了,如果你们没把敌人引来,我们不至于马上就被发现,但如果不是你,我们一个也别想逃出。”

    又黯然道:“其实我们要做的,原本也就是无做到的事,提前被人找上,又或是我们自己送上门去,本没有太多区别。”

    唐小峰与二女对望一眼……他们藏在那种地方,到底要做什么?

    紫芝伸出手,见他们虽从水中脱出,周围却又水气弥漫,有一种奇妙的浮力轻轻托着他们,还有水泡在边升起。她好奇地问:“这到底是什么水?怎么这么奇怪?”

    米观道:“姑娘可能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此水名为无根水,又叫无垠水,乃是从归墟引出,在四海之极,接近归墟的地方比较常见,但在远离归墟的地方却不会有。在这种水中,人可活,鱼可游,但凡无根水大量聚集的海底深处,往往都会形成海下村镇又或是都市,只不过陆上的人通常都不知道罢了。”

    唐小山叹道:“果然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读了这么多书,也从来不曾知道,大海深处竟也会有人居住。”

    唐小峰笑道:“所以姐姐以后要少读些书,多出来走走。”

    唐小山抿着嘴儿:“我宁可躺在上,就是不想走。”

    唐小峰叹气……对这个宅女姐姐,他早就已经不抱希望了。

    紫芝突然叫道:“你们看,鱼,好多好多鱼……”一群小鱼在他们头上游来游去,她伸手一触,鱼群惊慌而逃。

    鱼在头上游,这种仿佛梦境一般的事儿,令她极是惊讶,兴奋地跳起脚来,彩绫飘飞,脸上洋溢着光彩。

    米观怔怔地看着她,竟是看得痴了。

    唐小峰连咳了好几声,米观才反应过来,脸上一红,退了开来:“此处亦非久留之地,姑娘请。”

    唐小峰翻个白眼

    什么叫“姑娘请”?就算你把我这个男的抛在一边,至少也要加个“们”字,把我姐算上啊。

    唐小峰与二女跟着他们,往前行了一大段,来到另外一条河道前,米观从怀中取出一个圆圆的东西,看了看,又等了一会,才让众人入水。

    唐小峰暗自诧异,想着他看的难道是怀表?但这时代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激流又带着他们走,就这样连转了几条河道,他们来到一处海底峡谷,谷中有许多人等着他们。

    这些人看到米观等人回来,俱是又惊又喜,仿佛不敢相信一般,在交谈过后,却又个个失望。

    一名老者拄着拐杖来到他们面前。米观上前扶他,道:“爹。”

    老者道:“事如何?”

    米观无奈地道:“死了许多人,但未能把妹妹救回,连夜叉王的宫都没能靠近。”

    老者长叹一声,又看向唐小峰与二女,诧异地道:“他们是……”

    米观苦笑:“他们就是坏事的人。”

    老者愕然。

    帐篷内。

    唐小峰与米家父子谈了起来,这才知道,这里的不少人,原本都不是南海人士。

    米家父子,便是东海的智佳国,当时东海大乱,到处都是妖魔,南海相对安宁,他们为了避难,举家逃到南海。

    却没有想到现在,南海局势大变,龙族控制南海,夜叉王仗着龙族撑腰,四处欺凌人族与其它水族,生活在南海的人类或是被屠杀,或是沦为奴隶。

    米老叹道:“夜叉王将海底各处的人类强行抓去,替他大修行宫,许多人都被硬生生给折磨至死,敢于反抗的,都被他给杀了。小女兰芬,亦被夜叉王强行掳去,说要娶作第十三位夫人,他们此次,原本便是想闯入夜叉王的王宫,将小女强行救出。”

    唐小峰道:“难道那夜叉王,还对人类女子感兴趣?”

    米老道:“他本是夜叉,娶的那些夫人非精即怪,哪里是真的对兰芬有想?不过是觉得娶上一个人族女子,更加威风罢了。小女之所以被他看中,皆因她擅长筹算,在父老中略有一些名气。”

    唐小峰心想,这就对了。

    就像被他杀死的那五个夜叉王的老婆,看上去一个比一个恶心,但在夜叉王眼中,说不定却是美若天仙,夜叉族与人类的审美观肯定是不同的,尤其是那夜叉王,会娶那般丑陋的妖怪老婆,很难相信他懂得人类女子的美丑。

    又或者……那个叫米兰芬的姑娘,其实长得像妖怪,恰好对了他的胃口?

    米兰芬……米兰芬……

    唐小峰突然醒悟过来,在心中忖道:“智佳国,精于筹算……难道是《镜花缘》里那个连几里之外打雷,都算得出来的米兰芬?”

    百花之中,确实是有好几个精于各种奇术又或是巧技的奇女子,比如芸芝精于六壬,紫绡精于剑术,锦枫能够下海,红蕖打得猛虎。

    而那米兰芬,虽是智佳国人,却不在东海十二花中,擅长的便是筹算,在书里面通过闪电与雷声之间的时间差,曾算出雷电是在多少里外。当然,在后世,只要知道声音和光传播的速度,就算是一个中学生都能算得出来,但要知道,现在可是唐朝,雷声的传播速度,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

    尤其是算数这种东西,在中国古代一向不被视作正道,也就只有国民喜欢比拼各种奇yin巧技的智佳国,才会去研究这种东西。

    唐小峰在这想着,米老的女儿是否就是百花里那个精于算术的花神,紫芝却道:“老人家,你好不晓事。”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