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可以吃了

    (求票,拼命地求票,各种票都要。)

    青莲宝境内,某处地底。

    徐丽蓉取出小镜,左照右照,又取了一枚牛角梳梳啊梳,还顾影自怜了好一阵。

    紫芝在一旁小小声地问:“我们现在在哪里?”你能不能不要再梳了?

    徐丽蓉连看也不看她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我哪知道?”

    紫芝道:“那我们还不去找其他人?”

    徐丽蓉道:“你知道其他人在哪里么?”

    紫芝摇头,摇了半天,发现这女人根本没看她摇头,只好移了一步,到徐丽蓉侧,再摇一遍。

    徐丽蓉从镜子里看到她摇头,这才说道:“既然不知道该去哪找他们,倒不如在这等着,说不定他们会来找我们。”

    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在哪里,怎么找?紫芝发现自己很想哭……这么多人,她怎么偏偏就落了单,跟这个除了照镜子其它什么事也不想做的女人在一起?

    一群少昊一族的战士从另一边冲了上来,徐丽蓉对他们看也不看,随手一抖,熔岩漫去,直接将那些人淹得鬼哭狼嚎,等她收回熔岩时,这些人早已死得一个不剩。

    紫芝退了一步……虽说这个女人又臭美又自恋,但还是不要惹她的好。

    只是这样等下去,她也实在是等不住,她想要说话,偏偏徐丽蓉根本不想跟她说话,她只好继续等着。

    没过几下,她肚子“咕咕”地叫了几声。

    徐丽蓉道:“饿了?”

    她竟然还听得到?紫芝赶紧站上去,对着镜子使劲点头……只有这样子,徐丽蓉才看得到。

    徐丽蓉左看右看,觉得乱了的云鬓终于弄好,这才收起镜子,道:“走吧,我们去找些吃的。”

    话说完,紫芝却是不答,徐丽蓉瞅她一眼,道:“在看什么?”

    紫芝伸手一指:“乌龟。”

    徐丽蓉看去,见果然有一只乌龟在地道的另一头爬啊爬,然后便突然消失。

    她心想,实在找不到吃的,把乌龟烤来吃,也还不错,于是以炎气载上紫芝,疾飞而去。

    乌龟却找不到了。

    紫芝疑惑地道:“跑哪去了?”这只乌龟有些眼熟,很像在第一重制里,长翅膀飞走的那只。

    徐丽蓉随手一挥,万神圭旨乾离火轰了出去,轰碎一扇秘门:“在这。”

    她们果然又看到了乌龟……

    ……

    若花、祝题花、骆红蕖、印巧文、窦耕烟等美眉藏在山中,看着远处一座宫

    钟绣田道:“那里必是王宫。”

    印巧文道:“这个不是废话么?任谁看了,也知道那里是王宫。”

    祝题花道:“可它这么大,要如何才知道昊王在哪里?”

    芸芝道:“小妹略通一些风水与望气之术,但凡王宫豪宅,为求吉利,都是按某一特定方法所建,依小妹看来,昊王的这个宫,用的乃是九星占水之术。风水所用的九星,与奇门遁甲和六壬不同,乃是贪狼星、巨门星、禄存星、文曲星、廉贞星、武曲星、破军星、左辅星、右弼星。这宫前有大河,后靠大山,内藏九星,九星纳甲,甲……”

    苏亚兰笑道:“妹子别说这么多,你只要告诉我们,那昊王最有可能在哪个地方就可以了。”

    芸芝脸儿一红,道:“若要找昊王,他处理政务的地方必是左辅星位,若要找他的妻女,则要去巨门星。”她一一点去。

    祝题花道:“我们便直接去找昊王。”

    窦耕烟纵一跃,飞入土中,开出地脉,其他人紧随而去。

    王宫周围虽然护卫重重,但她们借着窦耕烟仙剑的遁地之术,轻而易举地潜了过去。王宫底部亦有一些可以钻土的披兽战士潜伏,还藏着一些制,但芸芝所学《起土出书》乃是著名相师李淳风亲传,早已将皇宫里的格局看得通透。

    卦术与风水互相结合,又有破央剑在手,她们一路有惊无险地进入了王宫。

    来到王宫东侧,她们悄悄潜入中,看到内远处,一名穿着金色锦袍的老者急促不安地在那踱着,周围散布着十来名护卫,又有许多人来来去去,向他禀报。芸芝低声道:“此人之气与他人不同,多半便是昊王。”

    其实不用她说,从那人穿着和其他人对他的态度,祝题花等亦可看出。

    若花低声道:“绣田妹子,你就在这里保护芸芝,我们……小心!”突然生出感应。

    几名壮汉破土而出,袭向她们。

    钟绣田护住芸芝,印巧文、苏亚兰同时出剑,挡住敌人。

    苏亚兰叫道:“擒人。”

    若花与祝题花亦知道,不可以被这些人缠住,风一般冲向昊王。

    昊王边战将子一卷,竟是化作异兽,迎向她们。

    少昊一族的战士不但可以御兽,其中的精英更可将自己也化作野兽,眼看他们就要截住、祝二人,万千箭光来,将他们纷纷倒。

    昊王大吃一惊,在几名战将的护卫下抽走,窦耕烟却已从土中窜出,劈倒一人。

    另有两人上前战她,外头又有许多战士冲来。

    若花回一劈,轩辕剑斩出华丽金光,冲进来的战士一下子就倒了一片。

    祝题花剑若紫星,风一般窜了过去。昊王边四人向她攻来,她不愿多杀人,子一扭,奇诡地从他们中间掠过……这是在岭南的那几天中,颜紫绡教给她的“星空倒转”。

    颜紫绡本是无私之人,跟她们结拜姐妹后,竟将自己这些年领悟出来的绝招倾囊相授。不管是“星空倒转”还是“风华剑舞”,都是以紫华剑气为本,窦、苏、钟三女进入紫华境界没多久,本事更差一些,还不曾学会,祝题花与印巧文却已是领悟。

    祝题花躲过攻击,紫剑一划,架在昊王脖子上,叱道:“住手!”

    那些战士全都住了手,不敢妄动,若花等疾飞而来,将祝题花与昊王围住,令这些人再无救人机会。

    少昊一族的战士将她们围得有若铁桶,却又拿她们毫无办法。他们的防卫不可谓不严,但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潜入王宫的,他们到现在也还没能弄个明白。

    昊王虽被劫持,却毫无惧意,他苍老地咳了几声,道:“几位姑娘亦是人类,为何要相助龙族,毁我青莲宝境?”

    若花笑道:“我们不是龙族派来的。”

    祝题花轻叹一声,道:“我等前来,实是因一位好友遭灾而死,希望王上能够赐一株还魂仙草,容我等救活好友。”

    昊王道:“还魂仙草,我青莲宝境总共也只有那么一株。”

    若花道:“正好,我们也不要多。”

    就在这时,一名战将从天空落在前:“王上……”他本是急赶而来,有事禀报昊王,谁知一进,便看到如此景,立时僵在那里。

    若花淡淡地道:“战事当前,昊王可先处理公事,我等在这陪着。”

    昊王看向战将:“何事。”

    那名战将脸色苍白,跪禀道:“最后一重制亦是越来越薄,即将被破,恐怕来不及将百姓移入安全之所。”

    昊王长叹一声,道:“几位姑娘,可容我到外头看看?”

    若花道:“昊王请。”

    她们拥着昊王来到外,抬头看去,制之外,那些飞龙夜叉不停地攻打着最后一重制,那层制看上去渐渐变得透明。天空中,数千名战士严阵以待,但是外头的飞龙夜叉,一眼看去,竟是不知多少。

    昊王叹道:“看来今,天亡我青莲宝境。”

    若花淡淡地道:“小女子听说,率军攻打青莲宝境的乃是夜叉王勾木域,那厮勇而无谋,既然这重制再被攻打下去,早晚被破,昊王何不主动将它打开缺口,任由敌军杀入?”

    一名战将怒道:“那不是把敌人放了进来?”

    若花冷笑道:“我看你们是靠这几重制靠得久了,脑子也变得不太好用。最后一重制一被攻破,敌人一涌而上,青莲宝境不灭都难。主动放开缺口,任由敌军杀入,敌人从缺口杀来,人数虽多,却只能分批杀入,一方面,可以延缓制被破的时间,供百姓撤入山中,另一方面,你们只需要面对从缺口上冲进来的敌人,我众而敌分,消耗对方实力。”

    昊王叹道:“姑娘这法子看似虽好,但却并不可用。姑娘或许不知,率军的虽是勾木域和他座下五大妖王,但作为前锋的,却是由一百只虬龙组成的铁龙兵,这些铁龙兵,每一只都是龙族中的强手,若是单打独斗,我方能够与他们作对手的,不过十几余人,一旦打开缺口,这些铁龙兵组队冲来,我方根本无人可挡,只能任由他们横冲直撞。”

    若花笑道:“那就更好了,这支铁龙兵既是勾木域所倚仗的先锋,若将他们灭了,对方必定士气大挫,更有可趁之机。”

    昊王皱眉:“姑娘莫非在说笑话?若是能够灭了铁龙兵,我们早就做了,又岂会被他们围困如此之久?”

    若花道:“单靠你们,自然是无法做到,但有我相助,何愁不成?”话一说完,蓦地挚出金剑。

    剑光四溢,霸气狂卷,一众战将竟是不敢望它。

    昊王动容:“轩辕剑?!”竟是上古帝王轩辕皇帝所持,曾得龙族俯首称臣的轩辕剑?

    昊王自然知道,东海论起实力,在四海中本是最弱,然北海龙族占住其它三海,却迟迟不愿进入东海的原因,便是因为东海有轩辕剑。但凡轩辕剑霸气所至,任何龙族的实力都会大打折扣,就是因为有轩辕剑在,北海龙族不愿在征服神州大陆前,为了收服东海损耗过大,这才始终不曾踏入东海。

    昊王长叹一声:“姑娘莫非便是女儿国国主若花?”

    若花淡淡地道:“我便是若花。”

    那些战将面面相觑,他们实未想到这个助龙族连破多重制,闯入青莲宝境劫持昊王的女子,竟然会是近一统东海,在四海名声大震的若花。

    若花收起轩辕剑,看着昊王:“你送我们还魂仙草,我助你们抵御敌人。”

    昊王正自犹豫,旁边一名战将急道:“王上不可信她,若不是这些人,敌人根本威胁不到这里,谁知她是不是心怀叵测,明着帮助我们,却在关键时刻背后暗算?”

    苏亚兰笑道:“若是心怀叵测,我们只要挟了昊王守在这里,等着看你们死便是了,何必多管闲事?”

    那名战将哑口无言,昊王道:“好,本王这便派人去取还魂仙草,亦请若花国君相助我方。”

    那名战将道:“王上……”

    昊王摆了摆手,道:“她们若是敌人请来,我们反正已是必败,形势不会更糟。她们若真是只为还魂仙草而来,若是被勾木域攻入青莲宝境,她们得了仙草,也难以离去,全力相助我们守护青莲宝境,对她们亦有好处。”

    若花笑道:“昊王果然英明。”

    当下,昊王便令族中巫祝,去取还魂仙草……

    ……

    唐小峰抱着姐姐的尸体,以灵郁之气打量周围。

    他本以为这底下会是一个藏宝室之类的地方,却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一个种着奇花异草的地下洞

    他看了一阵,驭着剑气,往其中一个方向飞去,穿过了几道暗门,闯过了几重机关,来到一个地方。

    跟其它不同,此处虽是地底,却霞光萦绕,彩气飘飘。

    这些霞光与彩气,都是由地上的土壤散出,同时还有一种奇妙的香气,令人神醉。

    每一粒土壤,都是不知从哪取来的息壤。

    什么样的花草,要用这样的土壤来种?

    他正要往前掠,一个老太婆突然窜了出来:“什么人?”

    唐小峰暗吃一惊,他早用灵郁之气将这个地方看了一遍,竟没有提前看到这个老太婆。

    老太婆极是矮小,又黑又丑,脸上还长着古怪纹痕。她森森地盯着唐小峰:“你不是我族的人,你到底是何人?”

    唐小峰笑道:“在你后面那间,种的可是还魂仙草?”

    老太婆冷然道:“是又怎样?”

    唐小峰暗道运气,他还想着,要用劫持人质之类的方式才能换得还魂仙草,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在这里就已经找着了。

    当然,他也不是盲目乱闯,闯到这里来的,而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通过灵郁之气,看到这个地方跟别的地方很不一样。

    而像还魂仙草这种可以起死回生的灵草,自然不会被随便乱放,这个地方既有许多陷阱制,土壤又跟别的地方完全不同,他觉得还魂仙草藏在这里的可能很大。

    老太婆却也眯着眼睛看他,这少年抱着一个少女的尸体闯到这里来,他的用心可想而知。她冷笑道:“竟然敢跑到我天霞姥姥的面前来抢仙草?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唐小峰心想,你又丑又黑,叫什么天霞,你干脆叫黑霞得了。

    他露出五讲四美三、既懂文明又礼貌的笑容:“要怎样,姥姥才肯把仙草送给我?”

    天霞姥姥哼了一声:“你死在这里,我就把仙草给你。”手臂一长,竟变成两把利刀劈了过去。

    靠,等我死了,谁知道你给不给?唐小峰担心被她伤到姐姐尸体,左躲右闪的同时,以心御剑。

    墨虹剑在他面前化出道道剑影,挡住天霞姥姥的手刀。

    两人就在这里战了起来。

    ……

    另一边,徐丽蓉带上紫芝,追着那只奇怪的乌龟。

    那只乌龟却极是能逃,她们怎么也无法追上。

    徐丽蓉不由赌起气来,非得把它追上不可。

    紫芝想,我们到底是来这里做什么的?

    她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地叫着。

    她们来到一个古怪的花坛,到处都是她们不曾见过的奇花异草。

    蓦地,妖风大作,一只怪兽跳了出来,朝她们怒吼一声,淌着口水,紧接着便扑了上来。

    徐丽蓉一伸手,一道火光冲了过去,直接把怪兽的口洞穿。

    杀了怪兽,徐丽蓉将这丑陋的怪兽左看右看,沉吟片刻,召出火来,朝这怪兽卷了过去,把它烤了一遍。

    直烧得外焦内嫩,气腾腾,徐丽蓉瞅了紫芝一眼:“可以了。”

    紫芝:“啊?什么可以了?”

    徐丽蓉道:“可以吃了。”你个白痴。

    紫芝看着这比四五个她还要高大,即便是烤熟了后,依旧显得又凶又丑的怪兽……僵!

    忽地,她看到花草中有什么东西在那爬啊爬,兴奋地扑了上去:“抓到了。”

    被她抓到的是那只奇怪的乌龟。

    乌龟回过头来看她一眼,好像也被吓了一跳,蓦地往下一扭。

    明明没有洞,它却像是钻入洞中,一下子就不见了。

    同时不见的还有紫芝……她将乌龟抓得太紧,在乌龟消失的那一瞬间,她也像是化作线条一般,整个人被卷了进去。

    徐丽蓉大惊,掠了过去,左看右看,怎么也找不出紫芝和这只乌龟钻到了哪里。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