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青莲宝境

    第八章青莲宝境

    (求票,求月票,求推荐票。(读看看小说网))

    飞出的上千名战士挡在他们面前,纷纷怒视。

    唐小峰注意到,这些人皮肤黝黑,上都有纹痕,就像是那个可以化迦楼罗的少年一般。

    其中一名大汉排众而出,怒喝道:“尔等亦是人类,为何要相助那些恶龙?”

    唐小峰点着虚空踏前一步,抱拳道:“在下唐小峰,有事求见昊王,不知……”

    那大汉长刀一指:“帮助恶龙破我青莲宝境多重制,还敢不逃,难道真以为我青莲宝境无人么?”

    祝题花实不愿与他们相争,被龙族和夜叉族得了渔翁之利,飘上前道:“这位大哥,我们实非助纣为虐的龙族细,只是因同伴惨死,求昊王赐下还魂仙草,救活同伴。”

    那大汉怒笑道:“助龙族破我制,还敢来要仙草?杀了他们”

    上千名战士一轰而上。

    唐小峰道:作剑光,疾冲而下。

    敌人虽多,但他们以飞剑布下幢幢剑影,又有轩辕剑和弓开路,竟是势不可挡。

    最后一重制原本就已打开了一道缺口,那些人见他们连破多重制,担心他们将最后一重也破光,固而急急赶了出来,却没有想到唐小峰等人不但不退,反而往缺口冲去,而他们竟是阻挡不住。

    那大汉喝道:“将它关了……”

    那道缺口越来越小,眼看着就要将唐小峰等在挡在外头。

    月亮突然出手,以彩带挥出九宫图,一道疾风刮过,他们借风而遁,刹那间便冲过缺口,飞入青莲宝境。

    那大汉大吃一惊,实未想到这些人中,竟有人会如此出神入化的遁术。

    就在这时,外头轰然一声震响,第三重制被那些飞龙与夜叉强行攻破,无数敌人冲来。

    大汉大惊,竟不敢让人再将最后一重制的入口打开,带着边战士,强行迎战。

    血雨纷纷,这些人纷纷死去。

    唐小峰与众女一落到地上,又有更多少昊一族的战士杀来。

    骆红蕖以出漫天箭影,若花以轩辕剑劈出道道金光。

    徐丽蓉与祝题花、印巧文亦纷纷出手。

    唐小峰抢过去,打开棺木,将姐姐的尸体抱了出来,道:“耕烟姑娘……”

    窦耕烟早已会意过来,子一窜,以破央剑破入土中,唐小峰抱着姐姐御剑追去,苏亚兰以剑光载上芸芝,钟绣田以剑光载上紫芝,紧随其后。

    若花、徐丽蓉、祝题花、骆红蕖、印巧文等亦逐一跃入破开的地脉。

    等敌人冲上来时,他们早已飞入土中。

    窦耕烟的破央剑乃是唐小峰亲手所铸。

    破央剑自带木行精气,以木破土,可以打开地脉,助人遁入土中。

    之所以叫“破央”,因五行之气,土居中央,所谓破央,其实便是破土之意。

    唐小峰自然知道,他们就算再怎么厉害,这里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再怎么杀人也是杀不尽的,更何况他们此番前来找还魂仙草,从一开始就打定了敌人不肯给的话,就用偷用抢的手段,从某种程度上说,实与小偷强盗无异。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便抱定了一旦生起冲突,闯入青莲宝境后,他们便马上借窦耕烟的破央剑遁入地底的主意。

    就算这里是少昊一族的地盘,但只要他们能够在土石之中来来去去,少昊一族也不可能将所有地方全都防住,总有防不过来的地方,他们就可以借机行事。

    唐小峰抱着姐姐追在窦耕烟剑气所化的黄光后头,又回过头来,见地脉中光芒隐现。(读看看小说网)

    他以灵郁之气聚在双目,见苏亚兰与钟绣田带着孟家姐妹,若花、徐丽蓉、祝题花、骆红蕖、印巧文紧随其后,大家都在,于是放下心来……等一下,好像少了谁的样子。

    他又往前看去,然后追上窦耕烟:“耕烟姑娘,往下飞。”

    窦耕烟听他吩咐,往下飞去,没飞多久,竟然进入一个地道。

    其他人遁着她开出的地脉纷纷追出,唐小峰低头瞧去,见姐姐虽然已死,看上去却栩栩如生。

    他之所以要将姐姐放入棺木,实是担心搂着抱着,战斗时一不小心,会害得姐姐口中灵蛇珠掉出,若是灵蛇珠掉出,害得姐姐尸体腐烂,那就算找到还魂仙草也是无用,固然将她放入棺木,让印、窦、苏、钟四女专门护着。

    而现在已经进入青莲宝境,带着棺木反而不好行事,这才将她抱出。

    “月亮呢?”他看向其他人。

    若花、徐丽蓉、祝题花等人也像是到现在才注意到月亮又不见了,齐齐摇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小女孩时不时的就会迷路,看都看不过来,谁也搞不清她什么时候会没了踪影。

    再加上,像芸芝、紫芝这种没什么战斗能力的,她们还会特别照顾,但月亮那小姑娘看似迷糊,真要打起来,其实比她们中任何一个都厉害得多,她们对她也没有太多担心,自然弄不清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骆红蕖道:“大哥,接下来该当如何?”

    其他人亦向他看来。

    其实唐小峰心里早有主意,只是打算进入青莲宝境后,才告诉她们。

    他道:“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更不知该如何去找还魂仙草。更何况就算知道它在哪里,像这种能够起死回生的仙草,想必也有许多制保护再加上高手护卫,与其如此费力,倒不如做件简单的事。”

    苏亚兰最是聪慧,略有所思,却不说话,显然早已猜到他要做的是什么。若花微微笑着,亦不开口,祝题花与印巧文疑惑地对望一眼,还未说话,却是钟绣田最先开口:“到底要做什么?”

    唐小峰淡淡地道:“直接去找那还魂仙草,太过费劲,倒不如设法劫持昊王,又或是抓住昊王的家人,他交出还魂仙草。”

    祝题花等面面相觑,这样做不只是贼人行径,简直就是无耻了。

    唐小峰就是怕她们犹豫,才没有把这主意太早告诉她们,现在看她们表,如何猜不出她们的为难?剑侠剑侠,不但有剑,还要有侠,祝题花等人都是以剑侠自居,她们跟少昊一族的百姓无冤无仇,却连破他们多重制,很有可能把他们害得举族尽毁,心里已是过意不去,而这种劫持无辜人质的手段,更是为她们所不取。

    对于唐小峰来说,姐姐远比少昊一族的死活更加重要,但他也知道,就算强迫她们帮助自己,她们心中但有犹豫,做起来时,也难免耽误时机,于是将姐姐的尸体交给骆红蕖,面对着祝题花等人,忽地拜倒大哭。

    祝题花、印巧文等人大吃一惊,慌忙也一同拜倒,祝题花道:“唐公子,你这是……”

    唐小峰哽咽道:“我也知道这种手段实在是无耻至极,但除了这个办法,再也没有其它手段可以救我姐姐,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姐姐,如果不能将她救活,我也不想回去了。几位姑娘可以留在这里,剩下的事我一人去做,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们后回到岭南,也不要告诉我爹娘说我死了……”

    祝题花等听他说得凄凉,又想起唐小山跟她们同姐妹,眼见有可能将她救活,事到临头,怎能再行犹豫?

    祝题花道:“唐公子莫说这话,我们既已到了这里,怎会在这种关头,放下不管?唐公子只管放心,我们必定助你救回小山。”

    唐小峰流泪道谢,祝题花与印巧文等将他扶起。

    众人开始商量,若花却抽了个空,将唐小峰拉到一旁,低笑道:“你怎能说哭就哭?怎么做到的?”

    唐小峰将手悄悄一张,手心上放着一摄香灰。

    若花哑然失笑……敢他早就准备好在这里哭上一场?

    唐小峰心里亦是嘿嘿地笑,俗话说“君子可欺之以方”,其实不但君子可欺之以方,美女亦可欺之以哭,尤其是像祝题花这类善恶感较强的美女,心肠也最软,当着她们的面哭上一场,她们的立场马上就不坚定了。

    ……

    唐小峰从骆红蕖手中抱回姐姐,又将灵郁之气聚在双目,想要看清这条地道通往何处。

    他的灵郁之气修得其实还不到家,就算能够看透五行,其实也看不太远,而且不知道因何原因,但凡玉或玉石之类的东西都无法看透,不知道是玉石不算五行,还是灵郁之气另有缺陷。

    这一看,他蓦地叫了起来:“小心。”

    两壁、头顶同时窜出十几条黑影,向他们急攻而来。

    还有更多的人紧随其后。

    这些人披着古怪的异兽,之所以说是“披”,因为这些异兽头上长角,体却是扁平,可以像披风一样披在上,若再和一卷,他们整个人都会被异兽包住。异兽头上尖角像是木头雕刻而成,可以助他们破土而出。

    唐小峰等人都未想到,少昊一族的战士竟可以借着异兽的帮助钻土入石,若不是唐小峰刚好动用灵郁之气查看外头虚实,他们被攻个措手不及,此刻只怕已经有人死去。

    际此危急关头,众女也难再留手,若花一剑劈去,轩辕剑将土壁斩出深深裂缝,血水涌出。

    徐丽蓉化作熔岩,几个来回,攻向她的披兽战士尽化灰烬。

    顶上却轰然一声震响,壁顶塌了下来。

    窦耕烟大吃一惊,以破央剑开出地脉,率众女离开。

    地脉中一个回头,却发现唐小峰、徐丽蓉、孟紫芝三人竟然未能跟上。

    她想要回头救援,那些披兽战士却越来越多。地道已经震塌,地脉中,骆红蕖、祝题花、印巧文等人都难以施展手。无奈之下,窦耕烟只能开出地脉,避开群追而来的披兽战士。

    她们飞出土石,跃上空中,钟绣田以飞稚剑一带,剑中所含木行精气生出疾风,加快她们飞逃的速度。

    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她们落了下来。

    芸芝本是被苏亚兰带着飞,她本领不济,直到现在才注意到妹妹没有跟来,大惊道:“紫芝呢?紫芝呢?”

    骆红蕖道:“妹子放心,我看到丽蓉姐带上了她,丽蓉姐上虽无破央剑这样的地行神兵,但她的万神圭旨乾离火可化作熔岩,连土石都可烧了,那些人拦不住她。”

    若花道:“小峰好像没有跟丽蓉一处。”

    苏亚兰笑道:“唐公子聪明得紧,虽没来得及跟上我们,却必定有他的法子,我们还是先顾自己。”

    钟绣田疑惑地道:“连我都跟上了,唐公子的本事远远好于我,怎的反没有跟上?”

    印巧文道:“当时土石乱坠,唐公子又离耕烟姐远了些,我们都是剑侠中人,上被土石砸个几下并不碍事,他却生怕被他抱着的小山被乱石砸着,不敢直接冲来,故而没能跟上。”

    钟绣田道:“他对小山姐倒真是好呢,看他刚才哭成那样,心都要碎了。”

    苏亚兰笑道:“我虽跟着你们与他拜来拜去,却是笑得肚子疼。”

    钟绣田气道:“亚兰姐你好没良心,唐公子与小山姐姐弟深,伤心成那个样子,你还在肚子里笑?”

    苏亚兰笑道:“姐弟深是真,但我们原本就是来救小山姐的,人死时大哭也就算了,既然还有救活的希望,岂有在这种时候才哭的道理?他无非就是哭给你们看罢了,难为他一边哭着,一边抹香灰,敢他香灰是早就准备好的?”

    若花赞道:“亚兰妹子好细心,我女儿国中还有一些要职,亚兰妹子可有兴趣?”

    骆红蕖掩嘴笑着,窦耕烟、钟绣田见连若花都这样说,红蕖又是这番表,开始相信唐小峰果然是在装哭。

    印巧文笑着摇头,祝题花手揉太阳,头疼不已。钟绣田气道:“难为人家刚才还为他难过成那样,敢他就是在捉弄人?”

    苏亚兰笑道:“荒唐大师的胡闹手段,难道你们是第一次见到不成?”

    祝题花等想起被那家伙骗着看了光股的形,俱是苦笑。苏亚兰道:“唐公子虽是胡闹,但他的理却没错,我们既已来到这里,将少昊一脉搅得风风雨雨,不管是对是错,我们都已经做了。若是做了这么多,却在关键时刻犹豫心软,那我们到底是为何而来?”

    又道:“劫持昊王又或是昊王的亲人,迫他们交出还魂仙草,看似卑劣,却是目前最直接也最合理的手段,总比杀得血流成河,死伤一片,最后还是要硬抢仙草更好。劫持了昊王,才可将我们与少昊一族的伤亡降至最低,亦可在得到还魂仙草后,从容来去。”

    印巧文道:“亚兰说的在理,正如国主所说,只论做或不做,不必去想太多,救活小山,这才是最重要的。”

    祝题花叹道:“是我想的多了。”

    骆红蕖看到远处有敌人追来,道:“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藏再说。”

    芸芝道:“稍等,且待小妹算上一卦,看看可有适宜躲避之处。”

    同一时间,唐小峰抱着姐姐,在地道里不断飞掠,在他后,土石纷坠。

    两名披兽战士从土中钻出,向他攻来,他却早已用灵郁之气看到他们藏在那,这两人方一窜出,他便已一剑一个,直接杀了。

    虽然这些人跟他往无冤,近无仇,但这种时候,他可不想为了所谓的良心,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姐姐。

    正如若花所说,这世上,有许多时候根本就无所谓善恶对错,救一个人,杀许多人,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实在是难以分清,真正需要去想的仅仅是,这“一个人”和“许多人”,究竟哪个对自己更加重要?

    前方有敌人冲来,他蓦地出剑,一剑下劈,劈出数丈缺口,紧接着便抱着姐姐往下一跃。

    他早已看清,下方还有一条地道。

    由于灵郁之气的帮助,他对周围地形的了解,甚至还甚于那些少昊一族的战士,哪处有暗门,哪处藏了人,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这些地道错综复杂,本是少昊一族为了预防罩着青莲宝境的九重制被人攻破,提前做好的准备,必须时可以让战士与百姓藏入其中。

    现在,这些地道却被唐小峰利用,七绕八转,反而将那些追他的人转得晕头转向。

    来到一处所在,他从囊中取出一件法宝。

    这件法宝乃是他无事之时所炼,其构造类似于玄机三祖攻入长生宫时所用的钻地梭。

    他将法宝一祭,法宝蓦地幻大,变成椎形,往下方快速钻去。

    他早已发现,下面还有地道,这一层与下一层之间,隔着三层玄铁、五层玄木,用剑是劈不开的,若是使用听剑之术,他现在也没有那个时间。

    但他祭出的这个法宝,却锐不可挡,直接便将这几层玄铁玄木全都攻破。

    他抱着姐姐,又跳了下去。

    ……

    (^_^有票记得投哟)。.。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