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九重禁制

    第七章九重

    紫芝在那飞啊飞,芸芝抓着她的胳膊,怎么也不肯放开。

    这层制里,虽然到处都是天神,但这些天神要么对她们视而不见,要么就跟刚那一黑一白两个天神一样,冲上来后,看到紫芝上的五彩之气,又退了下去。

    虽然如此,到处一片白茫,她们也无法找到其他人。

    紫芝道:“芸芝,你算算,到底该往哪个方向找他们?”

    芸芝手藏袖中掐指一算,苦恼地道:“卦象太luàn,根本无法算清。”

    紫芝嘀咕:“关键时候就派不上用场。”

    芸芝被她这么说,也是一阵郁闷。

    她们却哪里知道,但凡这样的制机关,都会设下屏蔽六壬的咒法或是制,以防止有人通过卦术算出内头的设置与陷阱。

    好在芸芝会的,却也并不只有六壬,自从拜李淳风为师,得了密传口诀和《起土出书》、《九气尚占学》两本道书后,她连风水、望气之道也开始有所涉猎。

    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重睁开,使用望气之术。

    她看到妹妹头上有五sè云霞涌在那里,那便是又被称作“王气”的五sè之气、五彩之气。

    那些天神头上,则是金sè之气居多,不用望气之术还可以看到他们的实体,使用望气之术,看上去却像是一团团的云彩。

    因为像这种神灵,原本都是没有的,乃是死后封神,固而用望气之术看到的都是他们的yīn神。这类神灵比不了真正的仙人,就算本领再大,在仙神中的地位亦是极低,即便是道教的护教之神六丁六甲也是一样,多就是比下界的土地神、灶神、én神地位高些,下界地仙又或是有道行之人,只要找到窍én便可通过斋直符录御使他们。

    芸芝看到前方有一道黄光:“我们过去看看。”

    她们手牵着手飞了过去。

    前方是一个漂浮在空中的白yù阶台,两侧各立着十二名天神神像。

    她们落了下去,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

    前行未久,两边石像动了起来,各持神兵向她们砸去。

    她们没想到石像会动,抱在一起,俱是尖叫。

    神兵砸在她们头顶,被五彩之气一托,便又顿在那里,然后缓缓收回。

    紫芝见这些家伙好像都不敢伤她,慢慢的,胆也大了起来。

    她自然不知道,任何召神御鬼,都不得伤害有五德之气护的人,这本就是天庭的规矩。

    这还是九鼎被毁,若是九鼎还在,附五德之气的王者不但不受鬼神侵害,有鬼神随保护,助其度过重重厄运。

    紫芝牵着芸芝继续往前走,胆越来越大,竟开始得意起来。

    踏上白yù阶台的尽头,来到一座金内有一只乌龟,背上背着一块大石碑。石碑上又贴着一张大符纸,符纸上画满了密密麻麻的蝌蚪文字。

    她们两人认不来仙篆,也不知这符有什么用,芸芝左看右看,见这里再无其它东西,一时不知该做什么。紫芝却不管那么多,直接把大符纸摘了下来:“大哥好像看得来仙篆,我们把它……呀”

    符纸一摘下来,马上便无火自燃,紧接着,整个大开始消失,乌龟背上生出翅膀,开心地飞走,那块石碑也砸了下去。

    两人茫然相顾,现不但大消失,连那些举着神兵的石像,到处飞着的天神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边剑光连闪,却是唐小峰跟其他人掠了过来。

    骆红蕖见姐妹">huā两人御着飞天绫在那呆,周围飘着符纸焚化后的飞灰,道:“你们做了什么?”

    yīn若huā笑道:“不用问了,必是她们把制破了。”

    唐小峰冲上来捧着紫芝的脸狠狠亲了一下:“紫芝你真bān。”他刚差点就要坚持不住了。

    姐妹">huā脸一红,同时伸手打他……他亲的虽是一个,两人却都感受到了他的“ěn”

    青莲宝境北面二十里外,海底宫

    夜叉王勾木域正跟座下五大妖王饮酒作乐,一名夜叉奔入:“大喜,大王大喜。”

    夜叉王大笑道:“莫非又是哪位娘有了孕?”

    夜叉道:“不是,不是……”

    夜叉王道:“那是哪位有了孕的娘生下来了?”

    夜叉道:“不是,不是……”

    夜叉王道:“莫非是哪位娘……”

    “制破了,”夜叉叫道,“青莲宝境第一重的制破了。”

    “不可能,那层制是难缠,那些天神杀了又来,杀都杀不干净,尤其是前的那二十四宿雷将,娘的,老上次带了五百多人好不容易冲到那里,被他们杀得只剩老一人逃回,”夜叉王笑道,“必是哪位娘叫你来诳我。”

    夜叉道:“不是,不是,真被破了。”

    夜叉王大惊:“真被破了?被哪位娘……不不,被谁破的?”

    夜叉道:“不知,适有几名人族闯了进去,没过多时,那层制就被破了。”

    五大妖王中,有一名nv妖王唤作鱼羊鲜,乃是狡兽所化,笑道:“恭喜大王,那青莲宝境虽有九重制,这第一重却是麻烦,现在既已被人破去,可见是天助大王。”

    夜叉王大喜:“走,我们看看去。”

    率领五大妖王飞出宫……

    唐小峰带着众nv闯入第二重制。

    这第二重制却比第一重简单一些,第一重制是召神,第二重则是御鬼。

    此时,他们已经知道紫芝根本不怕这些鬼神,全都躲在她的背后,跟着她闯。

    纵有躲避不及时,骆红蕖的shè弓、徐丽蓉的万神圭旨乾离火俱是炎气bī人,对这些被御使的恶鬼极是有效,再配合唐小峰的五sè笔、yīn若huā的轩辕剑,见鬼杀鬼。

    祝、印、窦、苏、钟等人只要跟着他们便可以了。

    破掉第二重制,却听后杀声一片,众人回头一看,却是一大群的飞龙夜叉追着月亮冲来。

    小nv孩冲到他们中间,彩带一晃,九宫图案一闪,竟带着他们越过了第三重制,直接进入了第四重。

    只是,唐小峰让她继续用风云遁带他们往里闯时,她却又做不到了。

    唐小峰知道,既是九重制,像奇én遁甲这种奇术多半也会被防住,之所以能够越过第三重,大概只是因为那一重刚好无法防住奇én遁甲,就像第一重、第二重伤不了有五彩之气附的人一般。

    当然,奇én遁甲之术厉害到月亮这种程度,确实也很难防住,而有五彩之气附的人,那不是满大街都有的捡,全天下可就只有一个。

    第四重制却是刀光剑影,漫天都是锋利刀剑。

    唐小峰、祝题huā、印巧文等人以飞剑布下幢幢剑光,护着孟家姐妹">和装着唐小山的棺木,一点一点往前移。

    月亮则是飘来飘去,到处luàn闯,虽像无头苍蝇一般,却为他们吸引了相当多的刀剑。

    就靠着这一点一点地艰难移动,他们竟也闯过了这重制,来到了第五重。

    第五、六两重制都是以奇én遁甲设下的阵法,这种东西,对于不通此道的人来说,自是无比艰难,哪怕是再厉害的高手,若是不懂奇én遁甲,往往也会深陷其中,无法脱,只能困在里头等死,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

    但是他们中,却有月亮和芸芝这两大高人,尤其是月亮,她不懂什么是八卦、什么是九宫,但这种三宫五意、八卦九宫之类的东西,偏偏就是挡不住她,轻而易举的就被她破了个一干二净。

    芸芝极是好奇,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她睁着茫茫然的眼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第六重制破掉后,他们定睛看去,前方火势汹涌。

    那些竟是业火。

    唐小峰苦笑道:“这可如何是好?”他可是在罡风层里走过一遭的人,以他的还源仙气和yīn幽戾气,当时又是藏在五宗泰煞宗天鼎里,在罡风层中飞越的时间也不长,都差点因洪炎之气入体而化作飞灰,由此便可知道业火的厉害。

    徐丽蓉却取出一面镜,左照右照,将稍有些luàn的秀梳好,轻淡淡地道:“单有业火,没有罡风,有何好怕?”

    唐小峰叹气:“娘,你大概是不曾到业火里走过……”

    徐丽蓉一窜,化作坎离火飞入业火,转了一圈,又飞了回来,依旧取出镜左照右照:“现在走过了。”

    唐小峰大惊:“娘,你的本事见长了,连业火都不怕?”

    徐丽蓉继续照着镜,懒得理他。

    唐小峰凑上去:“娘,你又变得漂亮了。”

    徐丽蓉喜道:“你终于现了么?”

    众人:“……”

    骆红蕖道:“但只有丽蓉姐一人能够过去,却也不行,飞过业火,前面也还有两重制,况且就算连过这九重制,若是那些人不肯给还魂仙草,要为难丽蓉姐,丽蓉姐一人也是孤掌难鸣。”

    唐小峰道:“无妨,既然有人能够进去,那就好办,既是制,就必定有破它的办法。”

    他闭上眼睛,再行睁开,将灵郁之气聚于双目,视力穿过这凶猛业火。

    当年在东海,哀萃芳与纪沉鱼为了杀他和yīn若huā,将他们围在长生宫,又请来周侥国的玄机三祖破去长生宫外的重重机关和制,再后来徐丽蓉杀了玄机三祖,得了他们手著的《铜符秘录》,里面便记载了炼宝与破解机关制的办法,唐小峰对炼宝感兴趣,对机关制却是研究不深。

    虽然不深,这个时候却也能够派上用场。

    在能够看透五行的灵郁之气的帮助下,他找到了这重制的机关。

    徐丽蓉在进入圆峤秘境前,体内的乾离火就已在他双修术的帮助下,将杂质驱除得一干二净,在圆峤秘境的那一个月里无事可做,只能静修练功。

    圆峤秘境本就是适合修炼的胜地,其灵气之所钟,甚至远胜于神州大陆的十大dòn天。

    在那一个月里,她的《炎经》便已突破“火灵”,达到了“火神”的境界,修出火属元神,连能够烧化魂魄的业火都难不住她。

    徐丽蓉在唐小峰的指点下飞入业火,破了机关。

    所有业火立时消失。

    于是,又破了一重制。

    破了第七重制,来到第八重前方,第八重制却是一层透明的晶壁,也不知道有多少厚,唐小峰一剑劈去,剑光击在晶壁上,锵然一响,金光溅出,晶壁却是完好无损,纵然劈出剑痕,剑痕也很消失。

    唐小峰却不管那么多,一剑一剑,接连不断地劈去。

    “他难道是急得疯了?”紫芝拉了拉芸芝,“你劝劝他。”

    骆红蕖道:“大哥不是疯,他是在用他的听剑之术。”

    姐妹">二人这注意到,唐小峰在剑劈晶壁的同时,也一直在侧耳倾听。

    听到后来,唐小峰lù出笑容,道:“这一次,怕是要用到若huā的轩辕剑和二妹的shè弓。”

    他往上方飞了一些,用剑尖指出晶壁的弱点所在。

    yīn若huā与骆红蕖飞了上去,一个持剑,一个张弓。

    轩辕剑霸气席卷,金sè剑光照天彻地。shè弓炎气闪动,箭上利芒闪耀天空。

    一统大荒,后乘龙飞升的轩辕黄帝昔所佩宝剑,与shè落九,造福天下万民的神将羿当年所用金弓,两种神兵聚于一处,单是其shè出的光辉,就已是夺目。

    唐小峰见yīn若huā整个人都与霸气融成一体,仿佛要刺破苍穹,飞天而去,又见二妹张弓搭箭,一眼看去,有不知多少玄气被她拢来,即将随着这一箭shè去,于是在心中暗赞一声:“看来这大半年里,她们都不曾偷懒,比以前厉害了不知多少。”

    二nv一声叱。

    轩辕剑斩出撕开裂地的金sè光芒,shè弓shè出五彩缤纷的天翔凤凰,两者同时撞上晶壁,只听轰然一响,晶壁如琉璃般层层碎开,出一串串悦耳的锵响,再四分五裂,如流星雨一般不断落下。

    整个晶壁都被毁去。

    他们往前飞去,来到后一层制前。

    这层制仿若一层半透明的玛瑙,从这里看去,青莲宝境里正有许多乘着异兽的战士集结。

    在他们后,亦传来连番轰响。

    他们一路闯来,除了第三重制是被月亮以风云遁带他们直接越了过来,第九重制还在他们面前,其它制都已被他们破了个干净。

    而现在,那些飞龙夜叉正在攻打第三重制,从这里看去,第三重制内火光闪动,有什么东西接连爆开,炸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钟绣田道:“我们累个半死,却被那些恶龙捡了便宜。”

    苏亚兰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若不这样做,这青莲宝境我们连进都无法进去,别提去找还魂仙草了。”

    宝境中的战士朝他们飞来。

    钟绣田道:“他们会将还魂仙草给我们么?”

    苏亚兰笑道:“如果你是他们,你会给么?”

    祝题huā长叹一声:“总觉得我们这般做法,和强盗小偷无异。”

    唐小峰透过第九重制,看向前方:“我不会去管那么多,那还魂仙草,他们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此时此刻,他唯一想着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还魂仙草,救他姐姐。

    窦耕烟是善良,犹豫道:“也许好好商量,能够说服他们……”

    “商量是要,但好不要抱什么希望,”yīn若huā笑道,“一年前,我还是一个被迫逃亡的储君,大半年来,在当上nv儿国国主,威bī东海诸国听从号令的过程中,我便已明白,这世上固然有善恶之分,但多的却只是利益纠葛。这几个月来,死在我手中的亦有不少好人。没有对也没有错,大家无非是立场不同,救一个人,害死多的人,这种事伟大也好,丑陋也好,都不要去想它,需要想的仅仅只有做……或者是不做。”

    芸芝看着yīn若huā:“你怎能笑得出来?”

    yīn若huā道:“我说的原本就是我所想的,既然是事实,为何我不能笑?”

    芸芝咬了咬嘴hún:“就算它是事实,但你带着这样的笑容,说着这样的话儿……它就是让人恶心。”

    yīn若huā却不介意,而是扭过头来,将芸芝认认真真的打量一番,道:“我nv儿国中还有一些位找不着合适之人担当,芸芝妹可有兴趣?”

    芸芝扭过脸去:“没兴趣。”

    yīn若huā眯眯地笑着,让人觉得她就像是一只狮,而芸芝却是一只早晚会落在她手中的小羔羊。她收起笑容,轻叹一声:“开始时,我也是笑不出的,但后来我现,不管我笑不笑,该做的事还是要做,心痛也好,心喜也好,前进的脚步总是无法停下来,笑,不过是笑给别人看的,为一国之君,其实连笑或不笑的权利都没有。”

    芸芝怔了一怔,不由得又向她看来。

    就在这时,前方制打开一道缺口,上千名战士乘兽飞出。

    祝题huā道:“我们该如何做?”

    唐小峰淡淡地道:“先退出一些,与他们谈话,若是他们不肯给仙草,再设法往里闯。jā手时尽可能不杀人,留下一点回旋的余地。”

    他带着众nv,向后退开……

    ……

    第七章九重

    第七章九重制,到网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