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颠魂倒魄(求票)

    (求票,月票和推荐票都要啊。)

    唐小峰醒过来时,天色已黑。

    他蓦地跳起……那丫头到底要做什么?

    心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他飞了出去,在夜色中顿了一顿,略一迟疑,马上便飞向姐姐的闺房。

    他推开门,紧接着,脑袋便是轰然一响。

    房间内,四角都燃着红红的蜡烛,地上倒着两个少女,一个是林书香,一个是薛蘅香。

    房间的中间,立着他的姐姐和白话。

    姐姐的手中,拿着一串珠子,那是他让徐丽蓉从中原带回来的古今颠反如意挂。白话的手中握着一根彩带,彩带的另一头,刺入了姐姐的心口,又从她的后心穿出。

    静。

    极致的静。

    淡淡的月光从窗户透了进来,明明屋内烛光闪动,这束月光不但没有被烛光侵蚀,反而显得分外耀目。

    月光照在小女孩上,如梦似幻,她将手一抽,彩带飞出,带出艳丽的血花。

    姐姐倒了下去,前溅出鲜血。

    唐小峰怒吼一声,急飞过去,接住姐姐的体。

    紧接着便是闪电般挚出墨虹剑,直夺小女孩的咽喉。

    小女孩却是茫茫然地站在那里,茫茫然地看着他。

    她是那样的迷茫,迷茫得就像是在苍茫月色间迷路的孩子。

    这一瞬间,唐小峰明白过来……她不是白话。

    她是月亮……已是消失许久的月亮。

    月亮脚步虚点着地,飘在那里,仿佛整个人都要融进那一束刺透烛光与黑夜的月色间。

    她看着唐小峰,眼神是那般的迷蒙与无措,以至于唐小峰无法杀她,不忍杀她。

    听到唐小峰吼声的徐丽蓉、颜紫绡、骆红蕖、祝题花等人也赶了过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唐小山死了,她死在了唐小峰的怀中,地上满是她的鲜血。

    小女孩飘在唐小峰的剑下,手中的彩带,一滴滴地滴落着血珠,小小的脸蛋却是那般的茫然与无辜。

    唐小峰冷冷地看着小女孩,一字一句地道:“你、为什么要杀她?”

    就算要杀了她,就算一定要杀了她,替姐姐报仇,但这一刻,他还是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杀他的姐姐?

    小女孩怯生生地取出一颗珠子、一封信,递在他的面前:“白话叫我做的,她叫我把这封信给你,她叫你……一定要相信她。”

    ——“你说过,一直都会相信我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要好好照顾月亮,不要怪她……她不是故意的!”

    唐小峰想起了,在自己昏迷前,打在他脸上的,那一滴滴悲伤的泪水……

    天色开始亮了。

    唐府内香气不再,那本是开得绚丽的合欢花,不知怎的,在一夜之间突然凋零,连枝叶都开始枯萎……全都开始枯萎。

    唐敖一夜悲伤,林氏更是哭得死去活来,宋良箴、林婉如、芸芝、紫芝虽然亦为唐小山难过,此时此刻,却不得不尽心尽力地安慰他们。

    唐小山的尸体放在上,她虽然已经死去,肌肤却依旧温润,容颜也仍然光彩,虽然没了呼吸,却像是睡着一般。

    在她的口中,放着一颗珠子,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

    隔壁屋子,唐小峰、徐丽蓉、颜紫绡、林书香、祝题花、骆红蕖六人围在一起。

    窗户边,还立着一个穿着白衣的小女孩。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了进来,小女孩伸出手,将阳光接了一下,又像是触到火一般,赶紧收了回来,然后再慢慢地伸过去。

    她的眼眸中尽是疑惑,仿佛不知道照进来的这团光亮,到底是什么东西。

    因为她是月亮,只有晚上才会出现的月亮。

    她以前从来也不曾见过阳光。

    徐丽蓉看向唐小峰,唐小峰的手中依旧握着那封信,整个人都陷入沉思。她道:“夫君,信上到底说了什么?”

    昨晚,月亮杀了唐小山后,给了他一颗珠子、一封信,唐小峰看完信后,将珠子放入姐姐口中,然后便一直在那发怔。

    唐小峰叹一口气,低声说道:“白话留下的那颗珠子,叫做灵蛇珠,她在信上说,只要将这颗珠子放入姐姐口中,姐姐的尸体就永远不会腐烂。她还说,南海极远之处,有一个地方叫做青莲宝境,在青莲宝境里,藏着一株还魂仙草,只要在七七四十九天内找到这株还魂仙草给姐姐服下,姐姐就会活过来。”

    众女错愕地对望一眼,徐丽蓉道:“你相信她?”

    唐小峰来到窗前,看着外头那些已近枯死的合欢花,沉默半晌,道:“相信。”

    骆红蕖却道:“但她为何要如此麻烦,先让月亮杀了小山姐,又让我们去南海摘取仙草,救活小山姐?”

    唐小峰摇了摇头,表示他也弄不清楚。他取出天女散花图,摊了开来,画上的白话不知何时,变得黯淡无光。

    明明昨天画好之后,画上的她虽不像颜紫绡等人那般色彩分明,却也不是这般的黯淡。

    他看了看旁边依旧好奇地看着外头阳光的月亮,又看了看画上的白话。她们两人似是同一个人,却又不是同一个人,画上的小姑娘嬉皮笑脸,一看就知道是白话,谁也不会将她当成月亮,而此刻在他边的小女孩,却显得好奇、茫然,是一个连阳光也不曾见过的女孩子。

    众女中,徐丽蓉、颜紫绡、骆红蕖都是既见过白话,也见过月亮,林书香和祝题花以前却不曾见过月亮,看着窗边的小女孩,颇有些一头雾水。

    祝题花不解地道:“小山不是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么?为何她还能害死小山?”

    唐小峰看向月亮,苦笑道:“太平铃挡不住这丫头。”

    以前在东海时,也发生过这样的事,那时候,月亮跑来杀他和若花,若花上明明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却还是被月亮轻轻松松地打成重伤。

    这小丫头不但会许多神神秘秘的厉害功法,更精通奇门遁甲之术,四时乖错太平铃根本挡不住她的奇门遁甲。

    骆红蕖道:“大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唐小峰正要说话,外头有人敲门,林书香飘了过去,将门打开,立在那里却是姚芷馨,姚芷馨轻声道:“大哥、红蕖姐!耕烟和巧文、亚兰、绣田四个姐姐到了。”

    林书香看向唐小峰,唐小峰想了想,低声道:“将她们请到这里来。”

    林书香飘了出去,去请四女。

    印巧文、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四女本是听说唐小山再次病倒,今天约好了一同前来看她,却没有想到进入唐府,得到的却是唐小山死去的噩耗,一时间,全都懵在那里。唐小峰知道她们前世都是姐姐的座下花神,今生与姐姐亦是同姐妹,也不隐瞒,将还魂仙草的事说了出来。

    四女对望一眼,印巧文道:“听说南海都已落在龙族手中,要去龙族的地盘寻找仙草,只怕并不容易,小山与我们一向都如姐妹一般,可以的话,便让我们与你一同前去。”

    徐丽蓉、骆红蕖等人对望一眼,道:“我们也去。”

    唐小峰却道:“稍等。”出去将芸芝请了进来,让她算上一卦。

    芸芝手藏袖中,掐指一算,道:“六戊到庚,值符飞宫,吉事不吉,凶事更凶。”

    又道:“若有贵人相助,可以化凶为吉,一帆风顺。”

    祝题花道:“贵人在哪里?”

    芸芝道:“贵人有两个,一个就在眼前,马上便到,另一个……嗯,得的是个坤卦,乾主男,坤主女,又是极贵,卦中有龙凤之象,按方位是在东方极远之处,这个这个……”

    唐小峰与颜紫绡对望一眼,颜紫绡道:“若花姐?”

    唐小峰想,东方极远之处,有龙凤之象的女子,为女儿国国君的若花可能很大。

    他道:“那这就在眼前,马上就到的却又是谁?”

    芸芝挠头,卦象原本就是含糊不清的,她也不知道指的是谁。她道:“这两个贵人,都有龙凤之象,我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唔。”说到这里,她心中一动。

    众人正等着她说下去,一个脑袋从窗户探了进来:“你们在做什么?你们躲在这里做什么?”

    众人齐齐看去,说话的却是紫芝。

    紫芝左看右看……你们这样盯着我做什么?

    唐小峰先不去管紫芝,而是看向芸芝,道:“我们要到南海寻找仙草,救回我姐,你愿不愿意帮我?”

    芸芝柔一福:“小山姐姐虽与我们相识未久,感觉却极是亲近,大哥既然有法子救她,我们自然要进一分力。”

    紫芝脑袋伸进窗户,子伏在窗台,双脚在外头勾啊勾:“去哪里?去哪里?带我去,你们一定要带我去。”

    唐小峰走到窗前,按着她的脑袋,把她往外一推,放下窗格,回到桌旁,又犹豫道:“依这卦象,我们未到南海,反要先到东海去……”

    骆红蕖却道:“大哥,就算没有这卦象,只怕我们也还是先到东海的好。”

    唐小峰道:“怎么说?”

    骆红蕖道:“听说南海基本上都已落在龙族手中,龙族野心极大,大哥又因五色笔之事,早与龙族结了深仇,大哥难道想一路杀到青莲宝境去?况且这里无南海之人,我们连青莲宝境在哪里都弄不清楚。东海原本就是紧挨南海,若花姐为防龙族侵略,对南海局势也必定有所研究,可以帮上我们。此外,我们先到东海,再从东海进入南海,看似绕了一大圈,路上遇到的凶险反而少了。”

    林书香道:“况且,公子,依芸芝姑娘的卦象,若不先去东海寻到贵人,吉事不吉,凶事更凶,反不利于找到仙草。”

    唐小峰知道自己多少有些乱了方寸,静下心来,沉吟一阵,心中想道:“四十多天时间,看似不少,稍有耽搁,就无法赶回来,倒不如先去东海找若花,并将姐姐的尸体也一同带去。”

    又看向颜紫绡和林书香,道:“紫绡姐,书香,我和其他人先走,你们先留下来。”

    颜紫绡错愕地道:“小峰……”

    林书香道:“公子……”

    “你们先听我说完,”唐小峰道,“锦枫和墨香、兰英、玉英她们估计也很快就要到了,我们是要到龙族的地盘,也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人手越多越好。况且按白话信上所说,就算找到还魂仙草,还要将它练成丹药,需要用到锦枫。你们先在这里等她们,她们一到,马上便带她们追上去。紫绡姐你总是能够找到我的,不是么?”

    颜紫绡这才知道他不是不让她去,而是要让她先在这里等廉锦枫和阳墨香她们,于是点了点头。

    唐小峰看向祝题花、印巧文、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五人,道:“这一趟要离开神州大陆,路上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本来不想麻烦大家,但是……”

    窦耕烟道:“唐公子何必说这些客气话?此时此刻,一切都以救回小山为重。”

    钟绣田道:“且不说小山姐姐与我们之间的分,便是去年,公子你助我们消灭五瘟尸王,又为我们铸剑的恩,我们也都还没还呢。”

    唐小峰眨着眼睛:“那不是荒唐大师做的么?”

    苏亚兰笑道:“在那之前,绣田本是对公子极是仰慕,在那之后,她移别恋了,开始对那荒唐大师仰慕起来,公子可莫要吃醋。”

    钟绣田气得推她:“亚兰姐你、你尽瞎说。”

    唐小峰笑了一笑,正要说话,另一边传来小女孩的惊叫声:“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好大的火球,你们快看,好大的火球。”

    众人愕然看去,却看到月亮不知何时飞到了窗外,指着天上,一脸惊讶。

    小女孩沐浴在阳光下,抬起头来,虽被阳光刺得眼花,却还是忍不住抬头看着。唐小峰苦笑了一下,飞过去,将她拉了回来,不让她多看。

    小女孩拉着他的手,好奇地道:“那个是什么?”

    唐小峰道:“那个是太阳……只有在白天才会出现的太阳。”

    小女孩喃喃地道:“原来那个就是太阳?它会不会砸下来?”

    又牵着他,道:“白话呢?你有看到白话吗?”

    唐小峰叹一口气,回过头,看着窗外那一朵朵枯萎的合欢花……

    邙山。

    一名绝色女子行走在草丛间。

    她停下脚步,看着前方一株枯死的合欢树。

    五岭以北,合欢树本就不多,这株合欢树树上的花蕊方开未久,不知怎的,此时却连树都枯了。

    绝色女子摘下一朵枯萎的合欢花,黯然着,沉默着。

    在她后,一个提着灯笼的女孩仿佛从虚无中飞出,看上去朦朦胧胧,也不知是真是幻。

    “幽探姊,”提着灯笼的女孩低声道,“锦心姊传来消息,说白话已经杀死了百花仙子转世的那个人。”

    绝色女子回过来:“是么?她是谁?”

    女孩道:“锦心姊说那个人姓唐,名叫小山。”

    “唐小山?”绝色女子一阵错愕,“她和唐小峰有何关系?”

    女孩道:“锦心姊说,百花仙子,便是唐小峰的姐姐。”

    “是么?”绝色女子轻叹一声,道,“想不到这世上,竟有如此凑巧的事。”

    提灯笼的女孩又道:“锦心姊又说了一件事,她说,白话虽然杀了唐小山,但她自己也变成了月亮。锦心姊还说,白话留了一颗灵蛇珠给唐小峰,让唐小峰前往东海青莲宝境,摘取还魂仙草救他姐姐,锦心姊不知该不该阻止他们,让小妹来问大姊。”

    绝色女子沉默一阵,道:“不用了,让她回来吧。”

    提灯笼的女孩略一躬,正要飞入虚空,绝色女子却又道:“等一下。”

    女孩停在那里。

    绝色女子看向天空,忖道:“她既已死了一次,接下来或是复活,或是转生,其实都没有太多影响。但她若是真的活了过来,那个叫唐小峰的少年是她弟弟,他若是被人杀了,她必定也会难过。”

    于是道:“你再去告诉微微,叫她不可再去找唐小峰麻烦。”

    又道:“兰言可还在南海?”

    女孩道:“在。”

    绝色女子道:“找了锦心和微微后,你再去趟南海,将此事告诉兰言,你对兰言说,那些人若是无法顺利找到还魂仙草,就让她暗地里帮帮他们。”

    提灯笼的女孩道:“小妹遵命。”

    绝色女子挥了挥手,女孩提着灯笼飞入虚空,消失不见。

    女孩走后,绝色女子看了看枯萎的合欢树,黯然一叹,纵飞去。

    ……

    岭南。

    唐小峰买了一口棺木,将姐姐的尸体抱入棺中,然后便带着祝题花、徐丽蓉、骆红蕖等人,向父亲唐敖和林氏拜别。

    唐敖本是书生,平里所觉生死有命,不可强求,但此时死的却是自己女儿,听到唐小峰说有办法将她救活,自是难免报着一丝希望,又让唐小峰自己小心。唐小峰又嘱了宋良箴、林婉如、薛蘅香等人,让她们留在家时,多多劝慰一下他的母亲,不要让她太过伤心。

    唐小峰御剑离开。

    徐丽蓉化作万神圭旨乾离火,骆红蕖踩着滑云板,月亮御着玄气,芸芝、紫芝披着飞天绫,紧随其后。

    祝题花、印巧文等五名女剑侠,亦纷纷化作剑光,破空而去。

    颜紫绡与林书香对望一眼,只好先留了下来,在这里等着廉锦枫和阳墨香她们,希望她们早到来。

    ……

    (精采内容即将展开!)

    (要记得投票哟!)

    ^_^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