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回到家中

    --

    第二章回到家中

    傍晚时,唐山依旧躺在上。

    躺得太久,却又实在是无法睡着。

    外头突然响起一声叱,好像还有火光闪动。

    紧接着便是某个家伙的叫声:“娘子,停,是我。”

    唐山怔了一怔,然后便又听到徐丽蓉的声音:“原来是夫君,我还以为是哪里窜出来的yin贼呢。”

    唐山这才知道是弟弟回来了,又惊又喜。

    唐峰掠进姐姐房中,见姐姐躺在上,还有些不太相信地定睛看他,于是唤了声“姐姐”,又问:“你的病怎样了?”

    唐山道:“原本就不是什么大病,实是她们太紧张了。”

    唐峰却知道,姐姐本是百花仙子转世,在她时候,从来也不曾见她病过,现在突然病倒,而且一病就是两个多月,如何不让人担心?

    只是认真看去,发现姐姐的精神还好,虽然躺在上,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憔悴,这才放心许多。

    由于唐峰的归来,唐府一下子又闹了许多。

    林氏看到儿子又带回一个英气的姑娘、一个勤劳的丫鬟、还有两个有趣的双胞胎姐妹,笑得合不扰嘴,直想着自己的儿子真是能干,当然,边上还有一个跑来跑去的女孩,暂时被她给无视了。

    唐敖不知道中原局势到底变得如何,于是详细问起。

    在书房中,唐峰避开其他人,也不隐瞒,将所发生的事都告诉了父亲。唐敖没有想到本是一场反周兴唐的忠义之事,最后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连幼子都成了被朝廷通缉的要犯,亦是大吃一惊。

    唐峰道:“现在中原一团大乱,五岭道路不通,外头的消息还无法传进来。等到海捕公文一到,就算是印太守,也不敢再护着我们,爹只怕要早做准备。”

    唐敖却也没有责怪儿子,只是道:“罢了,实在不行,我们便举家离开岭南,到东海去。”

    唐峰自然也知道,说是这样说,真要放弃唐家祖传的家业,流落在外,也不可能全无遗憾。不过这事却也不急,他从中原直接飞来,自然很快到家,但普通人从洛阳一路来到岭南,没有四五个月乃至半年,根本就无法到达,等官文到达岭南,起码也是几个月后的事。

    从书房出来,又见着了林婉如、宋良箴、薛蘅香、姚芷馨五人。

    姚芷馨道:“大哥,你再不回来,箴姐姐都要等不及了。”

    宋良箴道:“啊?我、我为何等不急?”

    “完婚啊,”姚芷馨掩嘴笑着,“伯母一直在讲,说大哥明明说好年前回来,回来后跟箴姐姐完婚,替她生个胖孙子,箴姐姐这般孝顺,伯母想要孙子,她自然会想满足伯母的念头,可大哥你不回来,她怎么生得出?生不出,那岂不就急了?可孩子这东西,她再怎么急,生不出就是生不出啊。”

    唐峰哑然失笑,宋良箴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胡、胡闹。”

    唐峰看去,见薛蘅香低着头立在那里,虽是偷偷看他,却不说话,心中一暖,又见大半年不见,连姚芷馨也变得亭亭玉立,漂亮许多,于是冲她嘿笑,弄得姚芷馨的脸儿也跟着宋良箴,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另一边,祝题花与颜紫绡也在聊着,去年颜紫绡虽然路过唐府,与祝题花见了一面,但太过匆忙,两人也没有时间交谈,直到现在才有空详谈,祝题花自然要因私学颜家剑术的事向颜紫绡致歉,颜紫绡却也不在意这个,再说,就算在意也已经迟了,况且当年若不是她和唐峰引来虎妖,祝题花也不会家破人亡,从这一点来说,颜紫绡也不是全无歉意。

    人既然多了,事也就多了,宋良箴和姚芷馨去腾空房给芸芝等人住,忙不过来,林书香以唐府的丫鬟自居,自然开始帮她们。

    颜紫绡以前跟着唐峰,那是从来不做事的,现在住进唐家,生怕被未来公婆嫌弃,一下子也勤快起来,看得唐峰好笑。

    晚饭过后,唐峰来到厨房,薛蘅香正在那里敖着药汤。

    她穿着一翠绿色的衣裳,前围着围裙,蹲在那里,盯着火炉,好像还念了什么巫咒。

    唐峰心想,她应该穿越到某个奇幻世界,去当一个女巫什么的。

    唐峰在她边坐下,问:“这是什么药?那里面的是……咳,虫子?”

    薛蘅香低着头儿:“原本就是我娘留下来的苗疆蛊药,自然会有虫子。”

    唐峰笑道:“她们说你熬药的时候,原本是不让人看的,我要出去么?”

    薛蘅香脸儿一红,低声道:“不、不用,妹只是怕她们看到我在里头放了什么,告诉山姐姐,山姐姐不敢喝。”

    咳……你到底放了什么?

    唐峰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当然,古时候的中药里原本就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里面放些蜈蚣、冬虫,都是很正常的事。而薛蘅香熬的既是苗疆巫药,只怕还比普通的中药更加奇怪。

    他见薛蘅香低着脑袋,不敢看他,于是侧蹲下去,用手指托起她的脸儿。

    薛蘅香虽是被迫看他,眼眸里却满是欣喜。

    唐峰却也没敢打扰她熬药,调戏一番,将她放过。

    药熬好后,唐峰便主动代劳,端着药汤来到姐姐房间,谁知一进去,却看到白话和唐山在那里聊着,白话叽哩呱啦地说着一堆有趣的东西,唐山睁大眼睛听着,很怀疑她是在骗人。

    姑娘看到他,嘻嘻一笑,钻了出去。

    唐峰将药汤端入屋中,唐山半裹着被子坐起。

    唐峰却没有将碗递给她,而是低声道:“姐,你别动。”

    侧过子,便要吻过去。

    唐山子一滑,一下子就缩入被中:“弟,你、你做什么?”

    唐峰干咳一声:“我是在帮你看病。”

    唐山道:“胡说,哪有这么看病的?”

    唐峰赶紧向她解释,说这是一种隔体双修之术,他只是要藉着口舌接触看看她的病

    唐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颇有些不相信的样子。

    唐峰开始发誓,唐山见他难得认真的表,开始信他,于是又坐了起来,闭上眼睛,嘴儿微启。

    唐峰凑过脸去,离姐姐越来越近,同时看着她那蜜桃般的脸蛋和嫩的嘴唇,心跳得好快。其实他刚才真没什么邪念,只是那么一解释后,不知怎的,连自己也觉得暧昧起来。

    气氛实在是有些怪异,这样想亲又不敢亲的样子,反而更加奇怪,他赶紧吻了过去。

    两人的嘴唇方一接触,姐姐的呼吸立时变得急促起来,唐峰亦觉唇上柔软如水,感觉极是美妙。但这种美妙的感觉肯定是不对的,他只好强压下心头的绮念,将真元渡了进去,在姐姐体内快速地转了一圈,然后才将唇分开。

    唐山又往被窝里一钻,用被头掩着嘴儿,只露出半张脸来。定睛看着弟弟,想问他探出了什么。

    唐峰却也有些疑惑,从对姐姐体内五行之气的查探来看,元虽然偏弱,体却也没什么不妥之处。但体明明无病,为什么元会弱成这个样子?这也实在是有些奇怪。

    他想了想,声地问:“姐……你多久没出去走走了?”

    唐山道:“也不太久,我想想……去年冬天实在是有些冷,那两三个月倒是都没出过府,过年时病了,其实喝了蘅香的药后,倒是好了许多,但就是懒洋洋的,不想起来,偶尔在花园里走走,也都没怎么出去。嗯……也就是半年没有出门。”

    唐峰汗了一下……这个叫不太久?

    姐,你真是生错了年代,你应该到二十一世纪去做宅女。

    她那个时候确实是生了大病,不过到现在都没病死,其实是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是在上躺习惯了,反正只要有书看,她再怎么躺都成,于是就继续躺了。而这也是古代千金姐的诸多毛病之人,那就是越病越躺,越躺越病,说到底还是唐家家境不错,要是躺个两天就她下田种地,估计她这病早就好了。

    他黑着脸:“明天带你出门郊游去。”

    唐山干脆直接把脸都蒙了,在被窝里道:“不去。”

    “不行不去,”他哼了一声,“你不去我也把你抱去。”

    唐山在被窝里咬着嘴儿……一回来就给姐姐找麻烦,还不如不要回来。

    唐峰端起药汤,道:“吃药。”她这样躺都还没有把体躺坏,蘅香这药看来还是有效果的。

    唐山无奈起,唐峰干脆就一口一口喂了下去。

    唐山喝完药汤,裹着被子,犹豫了一下,道:“弟,你在外头好像学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我问你,你可会解梦?”

    唐峰错愕:“解梦?这个这个……这个难度高了点。”

    唐山若有所思:“这几个月来,好像一直都在做梦,只是醒来后,那些梦大多数也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差不多都是一样的梦,梦里有一棵非常非常大的树,还有许多不认识的姐妹,然后还记得自己好像在梦里做了些什么,但到底做了些什么,却也不记得了。”

    唐峰嘿笑道:“这种梦不用解,分明就是缺乏运动,多运动的人睡得安稳,缺乏运动的人梦多,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又替她盖好被子,让她早些休息。

    唐山躺好,等他离开,却又坐了起来,要从枕头下拿书,谁知翻来翻去,突然发现枕头下的书全没了。

    “该死的弟”她气道。

    明明没看到他拿书,怎么一不留神,就被他把枕头下所有的书都给偷了?

    唐山咬了咬嘴唇,又从被窝里掏了一本出来……幸好这里还有。

    唐峰来到外头,心里想着,姐姐肯定是缺乏运动的,但元如此虚弱,好像也不全是缺乏运动的原因。

    又想道:“梦?不知道芸芝会不会解这东西。”于是跑去找芸芝。

    芸芝、紫芝却与林婉如、骆红蕖、姚芷馨三人一起聊着天儿,唐峰问芸芝会不会解梦,芸芝睁大眼睛看他,心想我怎会这玩意儿?

    唐峰道:“《周易》难道不是学六壬之人必读之书?《周易》是周公所传,《周公解梦》也是周公写的,你难道只读周公的这本,就不读周公的那本?”

    芸芝瞪着眼儿看他,仿佛要用那凶恶的眼睛把他瞪退,弄得他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哪里弄错。

    紫芝却是口快:“拜托,排卦作《周易》的周公是周文王,解梦的周公是周公旦,一个是爹一个是儿子,不一样的好不好?况且《周公解梦》是否真是周公旦所作,并不可考,一般都是当作伪作的。此周公并非彼周公,你居然也会弄错?这倒是应了那句话……人呢?人呢?”

    林婉如、骆红蕖、姚芷馨一指……走了。

    紫芝嘀咕:“也不让人把话说完。”

    唐峰到了外头,想,既然芸芝不会,那说不定白话那丫头会,那丫头给人的感觉就是什么都会一点。

    不过那丫头不知又跑哪去了,他来到颜紫绡房间,敲了敲门:“紫绡姐,在么?”

    颜紫绡美的声音传来:“我在洗澡。”

    “哦,”唐峰推门而入,“那我跟你一起澡。”

    刚一踏进去,却发现澡桶里本就泡了两个人,一个是颜紫绡,另一个却是祝题花,二女同时扭头睁大眼睛看着他,圆嫩的香肩俱是露在外头,祝题花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唐峰干咳一声,声问:“我……可以跟你们一起洗么?”

    “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他赶紧一缩,把门关上,那东西砸在了门上。

    唐峰叹气……紫绡姐你也真是的,人家题花姑娘都还没扔,你扔什么啊?

    说不定题花姑娘肯呢……

    白话看来是不在这里了。

    他到处转了一下,却在后院花园找到了那丫头。

    姑娘坐在树枝上看着花园里的花儿,唐峰想,原来这丫头还喜欢赏花?这还真是不符合她的子。姑娘看到他,兴奋地道:“你家怎种了这么多的合欢树?”

    我家合欢树种得多,你兴奋个什么劲?

    唐峰耸了耸肩:“种起来简单呗。”这确实是最主要的原因,合欢树喜欢潮湿暖和的地方,在中原比较难种,很少看到,在岭南却到处都是,种在园中,自行生长,也不用什么照顾。

    此时正是合欢树开花的季节,树上的叶子是绯红色的,一片片地卷着,仿若含羞草一般,花瓣则是绯红色的,就像是少女脸上的晕红,又总是拢着,一如含羞启的嘴儿,不肯将蕊儿示人。

    姑娘一脸失望:“好种?就是这样?”

    唐峰瞅她:“那你以为是怎样?说香嘛,它没有桂花香,说好看嘛,它没有菊花好看,有人赏桂赏菊赏腊梅,你听说有谁赏合欢花的?当然,合欢花入药还是有点用处的,用处却也不是太大,说到底还是什么用都没有……咳,你做什么?”

    姑娘跳了下来,用想要杀人的眼睛盯着他。

    唐峰道:“有问题么?”

    姑娘道:“你为什么不反过来比?论好看,它比桂花好看,论香气,它比菊花更香,你看它还可以入药,桂皮和菊花就只能入味入茶……”

    “这就是它不怎么样的最大原因,”唐峰道,“你看它什么都有一点,却什么都不出众,有香气,却不是特别香,可观赏,却也不是特别好看,可以入药,却又不是少了它就不行的那种。啊,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替它打抱不平了,你就是这个样子,什么都会,什么都不精,论剑术打不过真正的剑侠,论仙术也就是那个样子,奇门遁甲知识很足,结果遁术比不了月亮,六壬比不了芸芝,跟合欢花一样,看着都行,其实什么都不行……做什么做什么?”

    姑娘扑上去使劲咬他。

    疯了,这丫头疯了。唐峰使劲将她推开:“喂喂,不用这么认真吧?”

    白话气道:“明明是你自己不会种,还说合欢花不好看。”

    我说合欢花不好看,你急个什么劲啊?唐峰想了想……难道这丫头是合欢花仙子?但好像岁数对不上,按《镜花缘》来判断,这个时候百花差不多都已赴完试了,这丫头年纪明显比其他人一截,根本就不是可以赴试的年纪。

    “滚开,我不理你了。”姑娘赌气扭头。

    不理就不理。唐峰耸了耸肩,往回走,走了一段……等一下,我刚才是来找她做什么的?想不起来了。

    算了,不管她。

    离开白话,他来到薛蘅香房间,敲了敲门。门被人打开,薛蘅香静静地立在那里。他嘿笑一声,也不跟她说话,进去一弯腰,就把她抱了起来。

    “大哥。”薛蘅香偎在他的怀中。

    “在你房间,还是去我房间?”他往少女耳朵里吹了口气。

    “芷馨等下会回来。”薛蘅香红着脸儿。

    “那就去我房间。”他抱着少女一跃,飞到自己房间。

    柔蜜语,满室生香。恩恩中,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红衣少女飘了进来:“峰,你也真是的,刚才门也不敲就闯进去……蘅香?”

    呆。

    ……

    --如果不是某章的最后一页--

    --如果是某章的最后一页--。。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