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秦城宝库

    --

    第一章秦城宝库

    岭南,循州,百香衢。

    唐府中,唐山缩在自己上,半盖着一被子,咳了几下,又取了一本书,在着。

    她的肩上披着一件短袄,初时,**的手臂还缩在被子里头,看着看着,不知不觉,手臂都露在外头,人也坐着更直了些。

    紧接着便是一阵急咳。

    林氏在外头听她咳嗽,进来后,见她不去休息,反在那看书,一阵心疼,抢过书来,非着她休息。

    唐山无奈,只好又缩进被中,躺了下去。

    林氏一阵埋怨,又把书带走,不给她看。

    等母亲一走,唐山却又从被窝里取出一本,正要翻开来看,却又有人飘了进来,把她吓了一跳。

    她赶紧把书藏了回去,旁边却有人笑道:“你现在再藏,已经迟了。”

    唐山扭头看去,见进来的是徐丽蓉、祝题花、印巧文三人,而说话的正是印巧文,这才放心了些。

    唐山道:“这几都不见巧文姐,莫非又是天天躲在家中偷懒?”

    印巧文笑道:“我倒是想要偷懒,偏偏近又多,到处都是妖魔,妖魔一多,不知怎的,五岭便又到处都是瘴气,亚兰天天抓我去除妖,爹爹又要我帮他剿寇,竟是忙也忙不过来。”

    她在这边说话,另一边,徐丽蓉顺手从唐山手中取过书来,不让她看。

    祝题花摇头道:“别人生病,在上躺个几天便已是受不了了,但我看山你,只要给你几本书,便是躺上三年五载你也躺得住。”

    唐山不甘心地道:“但他们却总要把我的书给抢了。”

    徐丽蓉道:“实是你看一本书,竟是几个时辰都不放下,再怎么冷再怎么凉都不管它,哪个还敢让你看?”

    说话间,薛蘅香捧着一碗药汤缓缓行了进来,唐山坐起,喝了药汤。印巧文掩鼻道:“这药里到底放了什么?为何如此难闻?”

    薛蘅香却不回答,刚才一声不吭地飘了进来,现在又一声不吭地飘了出去。

    印巧文也不在意,笑了一笑,她来唐府本就是家常便饭的事,但唐府这么多女儿家,她跟谁都聊得来,唯有唐府公子的这个义妹,却从来不曾跟她说过话儿。

    这倒不是薛蘅香跟她有仇,事实上,她也没见府中有几个人跟唐公子的这个义妹说过话。

    薛蘅香出去未久,没过几下,林婉如与姚芷馨也行了进来,见大家都在这里,于是一同陪唐山聊着天,说着话儿。

    ……

    岭南虽从三国之后,便有汉人不断进入,但大多数时候,都与中原难以相通,而三国又或是东晋、南北朝时进入岭南的汉人,往往也是为了躲避战火而不得不举家逃难,被迫为之。

    唐朝时,岭南虽为天下十道之但到岭南为官的往往都是被贬的流官,因五岭地势险恶,毒瘴颇多,许多人宁可不当官,也不愿进入岭南。

    而每逢季,五岭潮湿,极容易形成毒瘴,与中原更是难以相通。在历史上,直到李隆基当皇帝的开元年间,宰相张九龄于大庾岭大修新道,使之连通岭南岭北,才使得“五岭以南人才出矣,财货通矣”。而宁可不当官,也不为岭南之官的现象,一直到一千年后的清朝也没有改变。

    此时,大庾岭的新道还未开拓,骑田岭反而崩溃,跑出无数妖魔,再加上正是瘴气最多的季,连通南北的仅有几条道也无法通行,中原一片乱相,岭南的普通百姓虽被跑出的那些妖魔困扰,相对却还安宁,亦不知外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越城岭,秦城。

    秦城,乃是秦始皇时秦军于五岭之一的越城岭所建石城。

    当年秦始皇征服六国,又发兵数十万,分五路攻入五岭,将岭南收入版图,然而秦军虽然声势浩大,又挟征服六国之余威,却因水土不服,兼受困于险恶的地形,竟被远比秦军人数少得多的越民打得晕头转向,不但主将战死,且“伏尸流血数十万”。

    秦军残部被困在越城岭,进不得,退不得,只能在越城岭筑起坚城,粮食绝乏,不解甲兵,竟被困了三年之久。

    再后来,秦始皇举全国之力,不断征伐,不但男子戍兵,连女人都被征去为大军运输军资,才最终攻入岭南,将岭南收入大秦版内,这便是后世史学家常说的“秦戍五岭”。

    “修长城”、“戍五岭”,虽为中国后的大一统奠定了基础,但在当时,却让百姓民不聊生,亦使得秦始皇一死,大秦便分崩离析。

    而项羽灭秦之时,岭南还有五十万能征善战的秦兵无法回援,这也是后来一些人对一统六国、北击匈奴的大秦,为何如此简单的就被项羽的楚军扫入历史尘埃感到不解的主要原因,并非是秦军在短短的数年之内便由极强变得极弱,实是秦灭之时,数十万精锐秦军都被困在岭南,根本没来得及回到中原。

    而秦城便是秦军当年在越城岭被困之处。

    此时,一名少年,两名比他略大一些的少女,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的姑娘,还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妹花,正飞上秦城,来到这由石块堆成、如今已差不多被人遗忘的简陋石城。

    孪生姐妹花披着飞天绫,跟着少年落了下去。

    她们本是北方人,这种地方看似不如北方冷,但却极是潮湿,是一种彻入骨髓的冷,让她们连打了几个哆嗦。

    少年知道,这个时代不比卫生等各方面条件更好的二十一世纪,北方人初到岭南,往往都会大病一场,一病不起亦是常事,于是赶紧取了两颗还丹分给她们,帮她们强健体魄,驱除寒意。

    姐妹花的其中一个嘀咕:“我们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来?”

    少年往边上的姑娘一指:“问她。”

    那姑娘自然便是白话,她嘻嘻笑道:“取一些东西。”

    旁边一个穿着青衣的少女正是林书香,她以手绢捂嘴,虽然想要忍着,却还是连咳了好几声。

    唐峰知道林书香这两三个月,因为时常被他以还源仙气治疗的缘故,本已病入膏肓的病好了许多,但她的病早已渗入魂魄,到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治好,平里只是靠着那异于常人的坚强忍着。

    他赶紧也给了她一颗还丹,又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她上,道:“你也是第一次到南方来,可不要病着了。”

    林书香感激地看了公子一眼,反把公子看得难受,心想平里都是被她照顾,偶尔照顾她一下,就让她如此感动。

    到底是她太过温柔,还是我平里太不体贴?

    边上还有一个红衣少女,自然便是颜紫绡,颜紫绡本就是岭南人,修的又是剑侠之道,体魄远非林书香和孟家姐妹可比,倒没有被冷着。

    白话在秦城跑来跑去,也不知在做些什么,看得别人一头雾水。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飞了过来,在一块石砖上使劲踩,蓦地,八块巨石浮了起来,现出八个金门。

    姑娘道:“跟我来。”朝着其中一个金门飞了进去。

    唐峰与颜紫绡、林书香对望一眼,跟入其中。

    紫芝道:“芸芝芸芝,你说,他们是不是要把我们骗到岭南来卖掉?”

    芸芝没好气地道:“像你这么呱噪的人,他们想卖,那也得有人肯买。”

    紫芝道:“那你算算,我们进去后,有没有什么怪物吃我们。”

    芸芝懒得理她,御着飞天绫往里头飞。紫芝本就是不说话难受,倒不是真觉得里头有什么怪物,于是跟了进去。

    姐妹花二人飞入金门,还未看清里面有些什么,一个巨大兽头突然窜了出来,两人一声尖叫,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兽头缩了回去,白话笑嘻嘻地探出头来:“莫怕莫怕。”原来她手中拿着一个球,兽头就是从球里钻出来的。

    芸芝气得要揍她,紫芝嘀咕:“都说了叫你算一下,看看有没有怪物吓我们。”

    芸芝道:“你说的明明是看有没有怪物吃我们,‘吃’怎变成了‘吓’?”

    姐妹花二人一边说话一边看去,见内头竟是一个宝库,里面放着许多奇奇怪怪的宝贝。

    另一边,唐峰、颜紫绡、林书香亦是一阵惊讶,他们比孟家姐妹花识货得多,自然看得出这里面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外头难得一件的法宝。颜紫绡捏起一颗蚌珠,见内中蓝光闪动,宝气惊人。姑娘嘻嘻笑道:“这个是定海珠,有它在的地方,再大的海浪也给息了,你要不要?我送给你。”

    又道:“你们想要什么,尽管拿就是。”

    唐峰大惊:“你吃错了什么药?”这丫头就不像这么大方的人。

    姑娘笑得可:“你们是我的好朋友嘛。”

    唐峰赶紧把芸芝拉到一旁:“芸芝,你赶紧用你的六壬算算。”

    芸芝道:“大哥要我算什么?”

    唐峰在她耳边偷偷地道:“算一下,她是不是要把我们全部卖掉。”

    芸芝:“……”

    姑娘跳了过来,拉着姐妹花:“芸姐姐,紫姐姐,我还有好东西送给你。”又把颜紫绡和林书香也带上。

    唐峰见她们往另一间走去,想要跟去,姑娘回头:“你不要过来。”

    唐峰叹气……这丫头到底在做什么?

    他把剑气聚在耳鼓,偷听她们说话,却听到颜紫绡又惊又喜的声音:“怎有这么多漂亮的衣裳?”

    姑娘笑道:“这些可都是用天上的云光绣,又或是鲛族的鲛绡制成,原本都是天上仙子穿的衣裳,遇火不燃,入水不湿,你们可要?我送给你们。”

    众女兴奋地挑着衣裳,唐峰心想,看来她们要换衣服了,赶紧将混有灵郁之气的剑气聚在双目,谁知这宝库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造出,那堵墙竟怎么也无法看透……太可惜了。

    不一会儿,众女出来,唐峰一眼看去,除了林书香挑了件最朴素的,其他人俱是美仑美奂。

    芸芝和紫芝穿的是石榴紫与秋香两色的绡衣,颜紫绡穿的是桃红色的云光绣,样式新颖,纤尘不染。她们本就漂亮,被这衣裳衬着,更是宛若天仙。

    白话又取了好几个百宝囊,竟真的就把宝库里的东西都装了进去,全部分给他们……

    当天晚上,他们便在宝库里歇息。

    夜半时,唐峰来到外头,见白话独自一人坐在秦城的城墙上,抬头看着天上逐渐圆了起来的月亮。

    他飞了过去,轻轻地咳了一声,正要说话。

    姑娘却已回过头来:“这个也给你。”她手中的竟然是玄天璧。

    他们在十天之会时,虽然费了好大工夫才弄到玄天璧,但徐丽蓉从圆峤秘境出来后,对它就已再没有半分兴趣,而玄天璧也就一直放在白话那里。

    唐峰听徐丽蓉将圆峤秘境里的白玉城讲得那么无聊,也变得兴致缺缺,也就没有再去问白话要玄天璧。

    他耸了耸肩:“不要。”

    姑娘却把玄天璧往他怀里一塞:“拿着就是。”

    唐峰疑惑地看着她:“你到底怎么了?”总觉得这丫头变得有点怪怪的。

    姑娘跳到箭孔上,恰好比他高出一个头来。她嘻嘻笑道:“给你一些好处,才好让你帮忙。”

    唐峰道:“不帮。”

    姑娘跳脚:“为什么?”

    唐峰道:“因为你给的甜头实在是太大了,你要我帮的忙肯定比你给的甜头更大,想一想都很吓人。”

    姑娘忽地扑了上去,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帮我。”

    唐峰叹一口气……这丫头。

    “好吧,”他道,“你先什么事,我帮你。”

    姑娘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向你借一样东西……就借一下下。”

    唐峰疑惑地道:“什么东西?”

    姑娘道:“古今颠反如意挂。”

    唐峰错愕地道:“你怎么知道这东西在我这?”他不记得自己有跟她说过。

    “不在你这,在你姐姐那,”姑娘得意地道,“我知道的东西多着呢。”

    唐峰将她推开一些,疑惑地看着她……这丫头还是很怪。

    第二天一早,众人起程。

    为防意外,唐峰让芸芝再算一卦。

    芸芝以九星占卜之术,得了一个“天禽”,宜往东飞。

    于是,他们便顺着五岭边缘,往东飞去。

    飞了半,越过大庾岭时,唐峰忽地看到,深山中有一群妖魔正在围攻三名少女。

    其中一名少女出道道箭光,唐峰一眼看去,认出那竟是弓与他亲手所铸的五行箭。

    而另外两名少女剑气冲霄,竟然是颜家的紫歌剑术。

    颜紫绡道:“莫不是红蕖在那里?另外两个又是谁?”

    唐峰先闭上眼睛,再行睁开,以灵郁之气看破五行,越过重重妖魔,这才看清,另外两个少女竟是苏亚兰和钟绣田。

    他带着颜、林二女冲了下去,里应外合,杀散妖魔。

    其中一女抬头看他,又惊又喜:“大哥?”

    唐峰却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们。

    几人会在一起,钟绣田见到他,脸儿一红,拜道:“多谢唐公子相助。”

    苏亚兰笑道:“你莫谢他,他就算不来,那些妖怪也奈何不了我们,你这一谢,倒像是我们欠了他的。”

    又见颜紫绡刚才用的分明也是紫歌剑术,道:“这位姐姐是……”

    骆红蕖向她们介绍一番,苏亚兰和钟绣田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红衣少女就是颜紫绡,赶紧下拜……她们偷学的原本就是颜家的剑法,在颜紫绡去东海时,又时常冒她之名行事,倒确确实实是欠了她的。

    颜紫绡与苏、钟二女聊了起来,苏亚兰机灵,钟绣田憨,倒也让她喜欢。唐峰又将芸芝和紫芝唤了下来,与骆红蕖相见,既然大家都是他的义妹,芸芝和紫芝干脆就认了骆红蕖做二姐,反正大家虽然都是第一次见面,却不知怎的,分外投缘,就好像上辈子在哪里见过似的……

    唐峰看着骆红蕖,疑惑地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骆红蕖却道:“大哥稍待,妹先取了草药再说。”

    只见她飞入下方沟渠,摘了一朵丑陋怪异的紫色草。

    唐峰疑惑地问:“这是什么草?这草的味道……还真是难闻。”

    骆红蕖道:“这是天鱼腥,蘅香要用它熬药。”

    唐峰道:“难道她又在养蛊?”

    苏亚兰笑道:“如果令姐是蛊的话,那她倒确实是在养蛊。”

    唐峰愕了一愕,骆红蕖却也错愕地看着他:“大哥,难道不是紫樱将你唤回来的?”

    “紫樱?”唐峰疑惑地道,“她难道不在岭南?”

    骆红蕖低声道:“紫樱将伯父送回来后,便又到中原找你去了。山姐姐病重,怎么也无法治好,紫樱说锦枫与你在一起,便又到中原找你与锦枫去了。”

    唐峰大惊:“我姐病了?什么病?”

    “却也说不清楚,”骆红蕖道,“自入以来,山姐姐便一病不起,虽然请了许多大夫,却都无法治好,病越来越重,几近垂危,还是蘅香想起以前她娘传给她的苗疆偏方,病急乱投医,勉强一试,这才救了回来。只是蘅香的药方虽然救回了山姐,却总是断不了根,我与丽蓉姐都觉得,锦枫或有办法,刚好紫樱将伯父送了回来,因她御剑更快,便让她回中原找你去了。”

    自入以来就一病不起,那不是已经病了两三个月?

    唐峰大急,纵起剑光,便往循州飞去。

    ……

    --如果不是某章的最后一页--

    --如果是某章的最后一页--。。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