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青龙回首

    第六十章青龙回首

    林书香道:“公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唐峰看向白话,看这姑娘有什么主意,毕竟这丫头好像什么东西都会一点,虽然会出一些瘦主意,但有的时候也很有用处。

    姑娘却打着呵欠:“有你在这儿,我也懒得想了,你说怎办就怎办。”子一钻,竟钻到上,跟芸芝、紫芝这对姐妹花一起睡去了。

    唐峰也很想钻上去。

    他干咳一声,道:“其实我已经想好了,不过还是明天再说,这么晚了,这两天也逃得累了,先去睡吧。”

    客栈很空,他到旁边一间盗来被子,铺在地上,让林书香也睡在这间,自己拉了颜紫绡,到另一间休息去了。

    颜紫绡想起唯一的亲人也已死去,又与燕紫琼好友成仇,心中极是难过,此刻没有别人在场,心再也压抑不住,偎他怀中,不知不觉又落下泪来。

    “紫绡姐,”唐峰搂着她,低声道,“你还有我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颜紫绡低低地“嗯”了一声。

    唐峰怜惜地将她抱到上,褪下她的衣裳,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肌肤,又使用了从《欢喜经来的手法,以“指禅”将还源仙气中的媚药成分,随着手掌的抚摸注入她的体内,直摸得她喘气连连。

    少女虽然心中哀伤,却又无法阻止体的反应,睁开泪眼朦朦的眼睛,渴求着男子进一步的侵犯与温存。

    唐峰伏了上去,温柔而又有力地进入她的体内,又在撞击中加快了速度,一步步地将下的少女引导至**的巅峰,直至放开心,不断地呻吟与叫唤着。唐峰却又不想让她的叫唤被人听到,于是用力吻了下去,堵住了她的嘴儿,一边吻着,一边弄着……

    第二天一早。

    众人聚在一起,唐峰道:“我准备做一件事。”

    颜紫绡道:“峰,你要做什么?”

    唐峰道:“昨晚李淳风帮我们算了一卦,卦象是青龙回首,他说只要出奇,便可制胜。所以我要做一件那些人怎么也想不到的事。”

    白话道:“我明白了。”

    唐峰错愕地道:“你就明白了?”

    姑娘道:“此时此刻,最让那些人意想不到的事,就是他们辛辛苦苦追杀我们,我们却自己送上门去,负荆请罪,让那些人杀我们,这样他们肯定会大吃一惊。”

    孟家姐妹花面面相觑,林书香惊得呆了。

    颜紫绡惊道:“峰,你真的要这样做?”

    唐峰叹一口气,双手扶着姑娘的肩……真不愧是天才儿童,我对你已是彻底无语了。

    姑娘嘻嘻笑道:“是你说要让对方意想不到的。”

    唐峰翻个白眼……问题是你这也太让人意想不到了。

    林书香低声道:“公子,你到底要做什么?”

    唐峰面无表:“回洛阳,杀人”

    林书香问:“公子要杀谁?”

    唐峰冷冷地道:“桓、彦、范”

    林书香与颜紫绡对望一眼,白话喃喃地道:“果然是让人意想不到,那些人一路追杀我们到这里,确实怎么也不可能算到我们竟然敢又溜回神都,居然还要去杀黄天道的地公将军。”

    “正是如此,”唐峰目光中露出森冷寒意,“说到底,我们现在会落到这种地方,都是桓彦范和微微搞出来的,现在微微正率着天机五剑和黄天道内的一众高手追踪我们,洛阳城内,他们反而会松懈下来。一旦杀了桓彦范,朝廷必乱,太平公主单独一人难以控制朝政,微微只好赶回去帮她母亲,自然也没空再追杀我们。”

    白话嘻嘻笑道:“更重要的是,微微已经跟烛联起了手,我们如果一直逃,很难将他们甩开,但现在,他们以为我们往南逃,我们却悄悄往北溜回洛阳,这招必定大出他们意料。唯一需要担心的是,桓彦范可是黄天道的地公将军,一绝学,可不是那么容易杀得了的。”

    颜紫绡咬了咬牙:“我们就这样做。”一想到哥哥和银蟾、玉蟾等人都是或直接,或间接地被桓彦范害死,她就将他恨得入骨。

    对于唐峰来说亦是如此,微微是他的敌人,但她从一开始就摆明了要杀他,立场不同,虽然势不两立,但对那丫头他倒是并不讨厌。

    然而桓彦范在一开始却是冒充他的“自己人”,先利用他与他底下的一众剑侠攻打皇宫,然后再突然出手,连银蟾和玉蟾姐妹二人也是被他亲手所杀。

    对于桓彦范,他不只是讨厌,而且早已下定了必杀之心。

    芸芝却看着唐峰,低声道:“唐公子,我能否和你单独说些话儿?”

    唐峰知道有些事,已很难再跟她搪塞过去,道:“好。”

    他以御剑之术带着少女从窗口飞出,紫芝原本也要跟去,芸芝却是不肯,令她一阵郁闷。

    剑光飞出古城,落在淮水对面的岩石上,晨风吹过,卷动着芸芝的秀发。

    芸芝抬起头来,盯着唐峰的脸:“唐公子,你告诉我,那些人到底为何要抓紫芝?”

    唐峰不再瞒她,开始把游仙枕和五德之气的事说了出来。

    芸芝这才知道事竟比自己原本猜想的还要更严重得多,她看着唐峰,睁大眼睛:“王气?你是说,王气在紫芝上?这、这、这……”这实在是太难让人相信了。

    “抱歉,”唐峰叹一口气,“本来是不关你们姐妹俩的事的,结果把你们连累进来。”

    芸芝想说“就是”,却又咽了口口水,没有说出来,毕竟事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现在怪谁也没用。

    她声地道:“紫芝真的会当上皇帝?”总觉得她要成了皇帝,一定会天下大乱的样子。

    唐峰耸肩:“谁知道呢。”

    芸芝无奈,本来是想通过贵人找到失踪的五个姐妹的,谁知道华芝她们还没找回来,却惹出了这么大的事。

    孟家要出女皇帝?而且还是紫芝?这这这……这真是一团乱。

    唐峰载着她回到客栈,紫芝问她跟唐峰说了什么悄悄话,她却看着紫芝哀声叹气,倒把紫芝弄得一头雾水,心想你莫非把我给卖了?

    接下来,唐峰带着众女悄悄往北潜,在路上时,他让林书香背着他,自己则用玄关化体之术变出分,往南飞去,在古城里蒙头买点心,却又故意被人看到他的脸。

    此时,他的通缉令连这里也贴得到处都是,有人认出他来,悄悄报官,等捕快来抓他时,他却又越过淮水,往南边继续飞。

    飞了一两个时候,回头看去,见远处有人影追来,于是便藏入深山,散去分,魂魄重回自己真

    他知道,微微得知他一人出现,必定会疑神疑鬼,既会怀疑他是敌,又会怀疑他们是真的往南逃,只是故意装出敌惑敌的样子。

    她会犹豫不决,但她绝不会想到他们竟然不再逃,而是悄悄回头,潜回洛阳。

    凭着唐峰与白话的机灵,以及芸芝的卦术,他们成功避开微微和鬼神七子,来到洛阳城北面的邙山。

    颜紫绡问:“溜进城比较容易,但我们要怎样才能杀得了那姓桓的家伙?”

    唐峰沉吟道:“他乃是黄天道的地公,所住之处必定护卫重重,要在他家杀他,比较困难。他现在乃是顾命大臣,除了家中,只怕在朝中居多,我们也没那个能耐再闯一次万象神宫,既然这样,倒不如在他来去皇宫的路上杀他。”

    又道:“不过单靠我们几个,没有人帮忙,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人帮我们,才能收集到他上朝的时间和路线,选在最合适的地方动手。”

    林书香道:“公子想要找谁帮忙?”

    唐峰道:“李隆基”

    林书香错愕地道:“他已经帮了我们一次,如何会再为我们冒这个险?”

    唐峰淡淡地道:“他只要稍有一点野心,又不甘心任人宰割,就一定会帮我们。”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着林书香,道:“书香,你就带着芸芝和紫芝在这里藏着,一定要保护好她们。我们三人……”

    白话举手:“我也在这里藏着。”

    唐峰瞪她。

    她嘿笑道:“其实这些本来就不关我的事,我可没必要跟你去杀人。”

    又嘀咕道:“而且我也帮你很多了,再帮下去,可就要得罪大姊了,我虽然很想帮你,可我却也怕她。”

    唐峰愕然:“你大姊?你大姊是谁?”

    姑娘道:“你别管那么多啦,总之,我跟芸姐姐和紫姐姐在这里等着,你们自己心些。”

    林书香温柔地道:“既然白话姑娘留在这里,那奴婢就跟公子一同去吧。”

    唐峰无奈,也就只好这样子了。

    天黑后,唐峰带着颜紫绡、林书香潜入了洛阳城。

    武则天方死未久,全城治丧,到处一片安静。

    由于宵,到处都是守卫的士兵,但这些普通士兵自然是连他们的影子也无法摸到。

    唐峰七转八绕,来到了临淄郡王府,带着二女悄悄跃了进去。

    来到后府花园,一道剑光蓦地飞来,他立在那里,低声道:“陈将军”

    剑光顿住,落在那里的正是李隆基边的剑客陈玄礼。

    陈玄礼认出他来,微微皱眉。唐峰抱拳道:“在下有事想求见郡王,还请将军帮忙禀报。”

    陈玄礼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道:“跟我来。”

    他们跟着陈玄礼来到一处密室,在这等着。没过多久,陈玄礼便将李隆基带了过来。

    李隆基看到唐峰,大是惊讶,踏步上前,道:“你们怎的又回到洛阳?”

    唐峰笑道:“大家都以为我逃了出去,我却偏偏潜了回来,这最危险的地方,岂非也最是安全?”

    李隆基苦笑:“洛阳看似繁华,却是龙蛇混杂之处,你莫要真以为洛阳无人。”

    唐峰道:“我只是想做一件事,做完那件事后,我马上就走。”

    李隆基道:“什么事?”

    唐峰道:“杀人。”

    李隆基道:“杀谁?”

    唐峰道:“桓彦范。”

    李隆基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陈玄礼淡淡地道:“原来你是跑回来送死的。”

    唐峰道:“两位莫非以为我杀不了他?”

    李隆基看向陈玄礼,陈玄礼依旧面无表地看着唐峰:“桓彦范乃是黄天道的地公将军,这可是你告诉我们的。”

    唐峰道:“正是。”

    陈玄礼低声道:“其实以前,我也曾见过桓大人几面,却从未看出他怀绝学。直到经你提醒后,昨我跟随郡王进入皇宫,在正前遇到桓大人,故意散出剑气,却被他以不可知的玄气突然压制,那时我才真正相信,他果然是深藏不露。”

    唐峰淡淡地道:“最初见到他时,连我也没有想到他竟有如此本事。”

    陈玄礼道:“昨虽然只是试了一试,但我自忖,若是真的与他动手,只怕难以挡他十招,不知唐兄弟觉得,自己能与他对上几招?”

    唐峰微笑:“上次与陈将军在园中对了几剑,在下的剑术,大约还胜不了将军。将军接不了他十招,我也接不了。”

    陈玄礼冷冷地道:“那你为何还有如此自信,敢重回洛阳,杀自己杀不了的人?”

    唐峰缓缓地道:“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肯定不行。”又做了个引见的手势:“这位是从与我一同学剑的颜紫绡颜姑娘。”

    颜紫绡踏前一步,陈玄礼定睛看她,正要说话。

    突然间,剑光连闪。

    唐峰与颜紫绡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出剑。

    陈玄礼大吃一惊,飞剑出鞘,刹那间挡住唐峰的墨虹剑。

    颜紫绡双剑奇诡地一划,一剑刺向他的眉心,一剑刺入他的咽喉。

    陈玄礼冷哼一声,后退一步,刺出道道剑光。却听两声锵响,他的飞剑被颜紫绡的凤霄双剑硬生生锁死。

    他的双剑动不了,颜紫绡的飞剑也动不了。

    但是边上还有一个唐峰,唐峰的墨虹剑刹那间便已点在陈玄礼心口。

    静,无边的静。

    唐峰与颜紫绡同时收剑。

    陈玄礼抹了一把冷汗。

    唐峰盯着他:“若是只有我一个人,我肯定杀不了他。但是我们两个人,却肯定能够杀死他。”

    陈玄礼深吸一口气,道:“我信。”

    这两个人虽然都很年轻,但他们的剑术已是远远超过年轻一辈的其他剑侠。以他们这样的年纪,在剑术上就能有如此成就,实是让他大感惊讶。

    但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人那不可思议的灵犀与默契,当这两个人联起手来,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威力绝不仅仅只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李隆基看向陈玄礼,陈玄礼点了点头。李隆基这才重新看向唐峰,道:“就算你们有杀死桓彦范的剑术,我又为何要帮你们。”

    “于公于私,杀了桓彦范,对你都是一件好事,”唐峰回应着他的目光,“于公,天下本是你李家的天下,张柬之、李多祚等人也都是心向李唐的忠义之士,然而桓彦范乃是黄天道之人,他杀了张大人,又以假诏书当上顾命大臣,别有用心,现在不杀他,等他彻底控制朝政,天下如何还会是李家的天下?于私,你现在已是太平公主的眼中钉,她随时都有可能找机会把你害死,武家余孽还未除尽,朝中还有许多异己,桓彦范这顾命大臣一死,太平公主孤掌难鸣,只好借用你的力量,你暂时便可不用担心她会害你。”

    李隆基盯着他:“你怎知姑姑要害我?她姓李,我也姓李,她没有害我的必要。”

    唐峰淡淡地道:“太平公主若是只为李家考虑,就绝不会容忍桓彦范杀死武后和张大人,她明知桓彦范杀了武后,却还跟他合作,无非就是因为她自己有当皇帝的野心。除非你甘心像令尊一样,一辈子唯唯诺诺,否则,她绝不可能放过你。”

    李隆基与太平公主的冲突,在后世的史书上写得清清楚楚,在他当皇帝之前,太平公主便几次三番想要害他,即便是在李隆基当上皇帝后,朝中大臣也尽是太平公主的人,令他不得不动用血洗手段,将朝中的三四品大臣杀得没剩几人,赐死太平公主,这才没有成为他父亲那样的傀儡皇帝。

    虽说历史很可能已被改变,但李隆基与太平公主之间的关系,估计是不会变的。

    李隆基自然知道他说的没错,他伯父李显懦弱,什么事都不敢去争,太平公主与桓彦范事先杀了张柬之等有可能与他们作对的人,又假借武则天遗诏成为顾命大臣,一旦稳住朝政,他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姑姑的下一个祭品。

    但桓彦范若是突然死去,为了防止武家垂死挣扎,趁机反扑,太平公主只能集合所有能够集合的力量,自然也就不敢动他。

    他沉声道:“我要如何帮你?”

    唐峰微微一笑。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