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棋局:孟芸芝!

    第五十九章棋局:孟芸芝!

    孟芸芝手捏一枚白子,看着棋盘,不断地发着颤。

    此时,棋盘中央处的一条大龙被黑子不断驱赶,竟连两只眼也做不出来,已近绝路。

    就算这条大龙活下去,她也未必能够还出棋头,而现在,她竟无法让它活下来。

    棋路已是垂死,她将左手藏于袖中,不停掐着天地盘,想从六壬中找出生机。

    但是没有生机。

    我的六壬是他教的,我看的课书是他写的。

    我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少女的心中已经开始绝望。

    她正在把自己的妹妹输出去。

    虽然自己有的时候也会嫌她话多,虽然自己有的时候也会恨不得她离得自己越远越好。

    但她终究是跟着自己同一天出生的妹妹,笑的时候一起笑,痛的时候一起痛。

    她已经失去了五个亲姐妹,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回,她怎能再失去这个妹妹?

    但是,究竟要怎样才能赢下这盘棋?

    她的体开始僵硬,她的手抖得更加厉害。

    唐峰与白话对望一眼,他们已不忍心看到她继续下下去。

    但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他们要等她下完这个子,轮到李淳风思考下棋的时候,再突然出手,那才是最好的时机。

    所以他们只能继续等下去。

    头慢慢移向西边,孟芸芝居然还是僵在那里。

    李淳风却也悠闲,一点也不着急。

    反是唐峰与白话开始急了起来。

    紫芝咬了咬牙,道:“不用下了,我跟他走就是。”往李淳风走去。

    才走过芸芝边,手腕一紧,却是芸芝死死抓住了她。

    芸芝左手抓住紫芝,右手依旧捏着棋子,死死看着棋盘。

    捏着棋子的手不停地颤着,握着妹妹的手却一丝一毫也不松动。

    紫芝低声道:“姐……”她很少叫芸芝姐姐,她总是直接叫她的名字。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怔怔地看着芸芝,唤了声姐姐。

    芸芝没有看她。

    她一直在盯着棋盘。

    怎么下?到处该怎么下下去?

    难道这盘棋,真的就只能这样子结束?

    就在这时,她的脑海中突然闪出了一句话。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这是《符经》演术章里的句子。

    她的目光从那已经无路可走的大龙移开,在棋盘上不断游走。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她蓦地下了一子,这一子远离了大龙。

    林书香与紫芝都会一些围棋,看着她这一子,颇有些疑惑。

    如此远的一子,能够做些什么?李淳风只要死死的吃掉这块大龙,任她在别的地方如何作怪,这局棋都是已经胜定了。

    李淳风的脸色却是蓦地一变,开始变得凝重了些。

    唐峰与白话对望一眼,他们两人都下不来棋,就因为不会下棋,所以他们看的不是棋盘,而是下棋的两个人。从芸芝不再发颤的手,和李淳风突然眯起的眼睛,他们开始意识到,芸芝刚才下的这招棋……有戏。

    所以他们现在并不急于出手了。

    李淳风思考一阵,应了一子。

    这一子竟也跟着孟芸芝所下一子,远离大龙。

    林书香对棋弈之道本也极是擅长,此刻却是怎么也看不明白。直等孟芸芝继续下去,星星之火从远离大龙的地方开始点了起来,又从远而近,莫名地将整片大龙卷了进去,她才开始意识到,刚才那一招里,竟藏着无数妙招,看似与大龙的生死无关,却隐隐窥视着黑子的棋筋,攻的是敌方必救之处。

    孟芸芝不再试图救出大龙,而是在外头不停地借劲腾挪,看似每一招都在尝试救自己的大龙,却又每一招都走在远处,点到即止。

    不知不觉,又下了数十手,林书香与孟紫芝一看,芸芝的大龙终于被黑子吃死,但是芸芝的白子却借着早已是救不活的大龙,在外头将黑子滚打了一圈,破去了一些原本属于黑子的空,抢到了许多刚才还是各不归属的地盘。

    ——“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返昼夜,用师万倍。”

    只是刚才白子的劣势实在太大,此刻芸芝虽然借大龙腾挪,扳回许多,但是棋盘上的空间越来越,而白子却显然无法还出棋头来。

    林书香暗叹一声:“可惜她如此努力,终究还是要输。”

    李淳风道:“看来这一局,贫道是要胜了。”

    芸芝咬了咬嘴唇:“你不会赢。”

    李淳风淡淡地道:“那你要如何,才能不让我赢?”

    芸芝盯着棋盘,连嘴唇都咬出了血,忽地又连下几子,这几子俱是下在无关紧要的地方,虽迫得对方应手,却根本改变不了局势。

    她甚至将原本已属于自己的空,又送出了许多。

    李淳风哼了一声,冷笑道:“拖延时间,对你并无好处。”

    林书香看着棋局,愈发忧虑,刚才虽然还不出棋头,至少盘面上相差不多,只是惜败之局,然而此刻芸芝竟将自己的地盘越送越多,差距竟是越拉越大。她心里想着:“莫非这条大龙还有活路?”左看右看,却是怎么也看不出来。

    李淳风亦是盯着大龙,心里忖道:“这丫头不似无理取闹之人,莫非这大龙还有救?”犹豫一番,下了一子,将大龙彻彻底底地吃死,然后拂须微笑,等她投降。

    芸芝却像是生怕他反悔般,在远远的地方下了另一子,李淳风微一错愕,突然醒悟过来。这女孩刚才下的那些基本上都是扰他耳目的废子,看似想要垂死挣扎,再次尝试去救大龙,其实尽是无用之子,内中只有一子隐隐窥视着他另一块棋的弱点,而他竟然未能觉察。

    ——“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也”

    李淳风微微皱眉,却并不急,沉思一阵,落子而下。

    原胜负已分的棋局突然又卷起波澜,两人各出妙手,彼此相争,竟做了一个打劫出来。

    林书香心里想着:“为了做这个劫,她刚才牺牲过多,大龙可以被借用的地方都已被借用干净,劫材不足,这个劫只怕是赢不了的。”

    然而芸芝却像是有成竹一般,突然换了位置,利用此劫和刚才那几个废子连施妙手,竟又做了两个劫出来。

    林书香又惊又喜:“三劫循环?”

    孟紫芝亦是看着棋盘,喃喃道:“这样的棋局,我以前虽然听过,却是从来不曾见过。”

    唐峰与白话对望一眼,看着密密麻麻的棋子,再看李淳风拂须,芸芝咬嘴,竟是怎么也搞不清状况。唐峰声地问:“那到底赢?”

    林书香道:“既是‘三劫循环’,自然是不输不赢。”

    唐峰与白话对望一眼……不输不赢?唔,这似乎也是好事。

    芸芝却将下唇的血越咬越多:“我、我输了。”

    众人一惊,林书香再一低头,仔细看去,这才发现,虽然是“三劫循环”,但其中一劫太,李淳风若是硬将那块棋不要,仗着前面的优势,还是能刚刚好好胜出一子。

    她心中暗道可惜,知道主要还是前半盘拉开的差距实在太大,芸芝虽然连出奇招,不断追赶,却还是未能扭转局面。

    她往李淳风看去,“三劫循环”既可以无限循环下去,其中一方若是拼着大损,却也可以强行分出胜负,是下是和,全看李淳风的意思。

    李淳风却是看着芸芝,道:“若是再下一局,你觉得自己会输会赢?”

    女孩大声道:“我一定会赢的。”不知不觉流出泪来。

    李淳风淡淡地道:“不错,贫道亦无信心与你再下一局,只可惜这世上并没有多少个‘再来一次’的机会。”

    唐峰看向白话,心里想着既然棋已要输,看来只有强行出手了。只是这一次,这丫头没有跟他“心有灵犀”,而是在那喃喃自语:“没有道理啊,开门大吉,开门大吉……既然已经开门做生意了,怎么没有大吉?”

    唐峰听到这里,心中一动,看向李淳风,道:“这盘棋还未下完,是胜是和全凭前辈心意,前辈何不以和为贵?”

    李淳风哂道:“既然能胜,贫道为何要和?”

    唐峰道:“胜了又能怎样?”他指着紫芝:“胜了的话,你虽然可以把这丫头带走,但这丫头话太多,整天在你耳边叽哩呱啦的,吵得你心烦,只怕你还会想送了她。就算你忍得了她的呱噪,她又好吃懒做,能吃会睡,一天到底什么家务事也不做,前辈岂非还得养着她来?”

    紫芝气道:“谁说我什么事都不会做了?我还是炒过菜的。”

    唐峰道:“你炒过什么?”

    紫芝道:“炒蛋。”

    唐峰道:“没炒焦么?”

    紫芝道:“那倒没有,就是盐放多了,又不心把厨房给烧了,弄得家里的一堆丫鬟佣人个个大哭。”

    唐峰道:“你看看,你看看,前辈,这样的丫头,你也敢要她?”

    李淳风道:“她虽话多,却是得天命的人,贫道也不带着她,贫道把她送给我师妹去。”

    唐峰道:“前辈费心费力赢了这棋,却把战利品送人,对道长有什么好处?”

    李淳风微笑:“但我不赢这棋,却又有何好处?”

    唐峰将手一指:“不赢这棋,前辈可以要她。”他竟是指向芸芝:“我要是前辈,我就要她,更文静,更漂亮,更聪明……”

    紫芝气道:“我俩长得一样,更文静更聪明也就算了,凭啥她比我更漂亮?”又嘀咕道:“我还以为你有啥好主意,你用她代我,那还不如我自己跟他走。”

    李淳风拂须道:“姐姐确实是比妹妹好些,但贫道要来何用?”

    唐峰道:“前辈可有徒弟?”

    李淳风叹道:“六壬之术,装神弄鬼的人多,真正能够学会的,却是寥寥无几,贫道年数已大,常恨自己一所学,无人可传。”

    唐峰道:“芸芝姑娘的课术当年本就是前辈所教,她常读的课书也是前辈所著,前辈觉得她学得如何?”

    李淳风道:“青虽出于蓝,却终有一天,要胜于蓝。”

    唐峰道:“既然如此,前辈何不将她收作徒弟?”

    李淳风继续叹道:“就算贫道有这心,那也得人家肯啊。”

    唐峰嘿笑道:“芸芝姑娘,你肯不肯?”

    芸芝“啊”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赶紧下拜,唤了一声:“师父”

    李淳风拂须笑道:“好是顺水推舟。

    紫芝嘀咕:“敢他一开始就是这个主意?”

    当下,李淳风变去棋盘,受了芸芝三拜。芸芝对李淳风本就闻名已久,此时转祸为福,突然成了这名震天下的著名相师的弟子,心里倒也欣喜。

    李淳风道:“你已成了我的徒弟,按理我该将你带在边,将所学细传于你,但你天资聪慧,单从贫道所著课书便已能触类旁通,六壬实不用我再多教。贫道此时方来收你为徒,只不过是见才心喜,前来占个便宜。这有两本道书,乃是为师新成,记着为师于风水、望气两道之所学,你便带在上,时时研习。”传了她两本道书,一本名为《起土出书》,一本名为《九气尚占学》。

    紫芝收了道书,欣喜拜谢。

    唐峰笑道:“不知前辈回去后,可还会再帮令师妹找我们?”

    李淳风拂须笑道:“师妹虽好,终不如自己的徒弟好,贫道怎好帮着师妹对付徒弟?”

    接下来,李淳风便又秘传了芸芝一些口诀,然后便要离去。唐峰心想遇仙求仙,遇佛求佛,干脆便向他问卦,看要如何摆脱现在的困境。

    李淳风笑道:“你这子倒也有趣得紧,难怪连我那一向古灵精怪的师妹也拿你毫无办法。也罢,看在你帮我得了个好徒弟的份上,贫道便帮你一次,你且说个数字。”

    唐峰随口说了一个,李淳风手藏袖中掐指一算,道:“天盘六戊,地盘丙奇,此为青龙回首。青龙回首者,出奇便可制胜。”拂尘一挥,轮椅变回马车,两个道童驾车而起,飞出山缝,飞往天际,很快就消失不见。

    天色又开始黑了。

    芸芝那一棋盘下得呕心呖血,此刻已是坚持不住。

    唐峰将她背在背上,让她沉沉睡去,自己则御着剑气,在夜色间飞掠。

    白话在他左边,林书香背着同样睡去的紫芝,在他右边。

    没有李淳风这样的六壬高手在背后帮微微追踪他们,唐峰只觉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他们沿卞水南下,来到淮水岸边。

    淮水,亦是神州大陆比较著名的河流,传闻秦始皇时,有方士上奏,说这条河聚有龙气,秦始皇便下令,将这条河赐姓为“秦”,故又被称作秦淮。

    淮水岸边有一座古城,这座古城以前也繁华得很,每到夜里,沿岸会聚有许多花船,专供富商寻花问柳,只可惜现在天下并不太平,再加上武则天新丧,河上已看不到一艘营业的花船。

    他们悄悄溜进古城,来到西角,找到一家客栈,林书香独自敲门,待老板娘应门之后,以寻妹为名,问老板娘傍晚时可有单女客住了进来。

    唐峰与白话守在附近,没过几下,见二楼一间亮起烛光,于是飞了过去。窗户打开,他看到颜紫绡俏立屋内。

    唐峰虽知紫绡姐的剑术其实早已胜过燕紫琼,但直到此刻,见她等在这里,这才放下心来。

    他与白话飞入屋中,将熟睡的姐妹花放在上,盖好被子,这才转看向颜紫绡。

    颜紫绡的神哀伤而又憔悴,唐峰低声道:“紫绡姐……”

    颜紫绡黯然道:“我没有杀她。”

    唐峰沉默一阵,道:“我想,你哥哥其实不是她杀的。”

    颜崖应该是早已落在太平公主和桓彦范手中,以燕紫琼骄傲的子,就算是为了报仇,也只会直接冲着颜紫绡来,而不会去杀一个已经成为阶下之囚的囚犯。她更有可能是借了颜崖的人头,以迫颜紫绡跟她一决生死。

    颜紫绡流出泪来,扑在他的怀中。

    唐峰紧紧地搂着她,声安慰。

    他对颜崖本就没有多少好感,颜崖是死是活,他一点也不在乎,但不管怎么说,颜崖毕竟是紫绡的哥哥,见她伤心难过,他也不可能毫不心疼。

    安慰完颜紫绡后,他拉了少女,与白话、林书香坐在地上,一同商量。

    林书香不放心地道:“我们留在这里,会否被敌人找上?”

    白话嘻嘻笑道:“放心,没有李淳风那样的六壬高手,普通人难以一下子找到我们。鬼神七子的七篆搜魂**只在荒效野外有用,这种到处都是人的地方,他们反而难以下手。微微虽然人多势众,又可以借用官府之力,但她要搜城的话,怎么也会闹出动静,等她搜到这里,我们早已逃了。”

    颜紫绡错愕地道:“李淳风?”这个名字连她也听过。

    唐峰解释一番,她这才知道,这两在暗中帮助敌人追踪他们的竟然会是这天下闻名的相师,又知道李淳风已将芸芝收作徒弟,亦不会再帮助微微,这才放下心来,暗道侥幸。

    有那样的高人在敌人边,不管对谁都是一种巨大压力。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